分類
現言小說

eezno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愛人離去後 愛下-第九回鑒賞-y2q9h

愛人離去後
小說推薦愛人離去後
这么多年,他活在另一个男人无形的压力下,活在他留下来的女儿的阴影中,他其实很不容易。
直到上官绝逝世,他们的关系才有所好转。而此时,徐志森已经整整61岁,林凤54岁。
01
爱情在约会中滋长或衰亡。
萧萧的爱情从滋长到衰亡仅仅七个月,而她却爱得死去活来。最最叫她难以接受的是,这个衰亡还十分形式化的告诉她是彻底衰亡不可更改。
重生之大羅金仙
她曾经的爱人,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要在这一天迎娶另一个女人。
萧萧说想去酒店观礼,媚儿让她别去。可是她说一定要去看了才死心。“那我陪你去吧。”
可是她很快就后悔了。
萧萧说:“晚上六点,凯莱酒店门口见。”
02
如果命运硬要将两个人扯到一起,你是无法抗拒的。
秦可强在台上亲自主持,新郎官是他的朋友。他已经不会在很多人注视的时候脸红,他也可以很好地应付那些所谓的生意人士。
萧萧站在媚儿身边,她今天气色很好,还化了精致的淡妆。
秦渺和几个小孩充当花童,穿着西装的他帅气极了。看到媚儿,他飞快地跑过来在她脸上印了几个红印子。
他们聊着天,和小家伙重逢的喜悦让她没有意识到此刻萧萧已经离开她身边一步步往台上走去。
往地狱走去——
03
媚儿回过神来发现萧萧不见的时候,她已经拿着水果刀冲上了舞台——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静得人心里发寒。
随后是女人的尖叫、孩子的哭声。
“我恨他——”媚儿想起萧萧说过的话,你会杀了他吗?因为你认为他把你的人生撕裂了。
还是把刀刺向他身边幸福的女人?
让他恨你一生一世?
04
可是媚儿一个都没有猜对。
透視毒醫在山村
最后那一瞬间,萧萧把刀锋对向了自己——
这就是你要成就的美丽的爱情故事?
萧萧,你太傻了。
你真的真的太傻太傻了……
05
没有重逢的喜悦。
上官媚和秦可强在病房里陪萧萧。前者代表伤患的一方,后者代表酒店。
“你……”媚儿刚想打破这悲伤的气氛,萧萧醒了。
“你还好吗?感觉怎么样?”
“我没死吗?”她有气无力地说着,眼神没有聚焦。
“傻瓜,孩子为你挡了那一刀,他已经去了……你,你一定要为了他好好活下去。”
“是么……”萧萧看着她,眼神是望穿秋水的。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她又说。
“这是秦可强。”媚儿顺着她的眼神望过去解释道,“他是酒店的主管,你应该向他们道歉。”
“小事情,别放心上。”秦可强上前一步,“萧小姐多保重,我先走了。”
“那个…”媚儿犹豫了一下。
“什么?”他站在门口回过头问。
“天目湖国际饭店的事,谢谢你了。”
“秦渺的事,也谢谢你了。”想到先前可能是陈依颐挡掉了她的电话,他又走过来递了名片,“以后有什么事打我手机吧。”
06
天目湖国际饭店的项目,因为有秦可强若有似无的帮助,进展基本顺利。
萧萧也渐渐好起来,但只是身体的康复。内心的创伤,恐怕一时半会去不了。
连日来发生的一切使她丢掉了那层浮华,护士过来消毒房间的时候她会自觉去花园散步,不再挑剔对方某一方面服务不到位。
在你的生活中,很近很近的地方,存在着一个人。她永远没有人珍惜,永远没有人疼爱,永远活在痛苦的世界里。
她会在看到别的女孩受到大家喜爱时,心生嫉妒恨眼光不能变成激光把对方的皮肤烧伤。她还厌恶看见别的女孩因为被男朋友细心呵护,脸上流露出的幸福表情,嘴下刻薄地落下句讽刺的话语。
但是你没有办法在她失足时放任她不管,因为你曾经也是那样痛苦地走过来。
媚儿痛苦的时候,至少蒋林陪了她,而他弟弟,给她倒了杯水。还有,许许多多关心她爱护她的人,无形中,给予她力量。
07
“想不想学国画?”媚儿看萧萧今天气色不错,打算抽个空带她去见王为民。“王老师岁数大了,我想给他收个学童。你现在能够静得下心来吗?”
“我现在心里很平静,从来没有这样平静过。”她说。
“吉总给保险公司的单子上,填的是意外伤害。”
“谢谢你们。”她现在给人感觉说话都多了份稳重。
“本来我想给他请个护工的,我也算他半个女儿呵呵。”上官媚看着萧萧说:“你愿意的话可以先代理护工,他会教你画画哦,还有怎么样看待人生。等过阵子你心里的疙瘩平了,再回去上班,或者换份工作都可以。反正现在是半薪休假,还有保险公司的赔偿,说不定能够凑足钱去国外旅游一趟呢,带个帅哥回来哈……”
“我还没有目标呢…”她不好意思地说:“不过,我相信没有目标就是处处目标呵呵。”
“你笑啦,很好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08
“我想把最近几年我们公司做的方案印成书籍发售。”晨会上上官媚又开始她新的构思。
“你不觉得我们宣传太少了么?应该先印点文化册吧,你看对面的安氏设计,一年广告费都花去好多。”孙楠小小声抗议道。
“听听你的想法。”李曦说。
“就是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去打广告,又想提高知名度,所以才会有此设想。”媚儿看了看大家继续说道:
“我们登记版权之后自己掏钱印刷,出版社就不会做太大修改了。通知材料商,看看他们有没有做广告的意愿,可以加进去。找一个渠道覆盖面广一些的出版社全国同步发售,比起户外广告省钱得多,范围也广,说不定还能赚点酒水钱慰劳大家。各位觉得如何?”
“可以考虑。”
09
壞弟弟
天目湖国际饭店的相关资料已经由秦可强拿去给金莲花先审阅。临近年底,活也不是很多,大家都在等结果,一边悠闲地筹划即将出版的设计刊物。
小孩子们因为要期末考试,星期六就没有人来家里画画了。媚儿觉得有点冷清。
她去看了场电影,然后买点东西回家,但是这次没有再遇上秦渺这样的意外了。
突然很想念他。
第二天仍旧无所事事,她开车在街上乱转,心想是不是要去领养一条流浪犬陪伴自己。
就像很多小说情节里写的那样,她也不自觉地来到凯莱酒店附近。进去吧,她对自己说,就说看看秦渺,应该没什么关系吧?毕竟这个孩子跟自己生活过一星期。
她走到服务台,想问一下秦可强的办公室在哪里,却看到记忆中一个很模糊的身影,正在那边办住房登记手续。
10
徐诚!她在心里喊了句。但是没有出声。
对方回过头来,与她四目相对,然后笑笑。
官場紅人 莊三瘋
“好巧。”他说。
“是啊,好巧。”上官媚抑制着内心的激动轻声说。
超級贏家 宜城風客
“听说对面就是平江路,你…”他停下来,直视她的眼睛,“要不要一起走走?”
“嗯好吧…”她很紧张。
11
凯莱酒店出门过街,就是苏州有名的平江路历史街区。保留着浓郁的苏州老城印象,很长一段路都没有商店,只是画廊和清吧,还有媚儿开始学国画的革命根据地:寒香会社。
她以一个业余导游的姿态,尽可能详细地向昔日的情人介绍江南的历史与美景,以及文化。
徐诚对这些额外的东西并不是很感兴趣,可也不厌烦,他只是感到环境很好,闹中取静。还有身边的人,与五年前相比,她成熟了,更有女人味了,衣着与言谈间,处处流露着一个有故事的人,心中怀有的面对和承受这个世界的淡定与从容。
五年前,她是他第十一个女朋友。
结婚前最后一个情人。
12
父亲是他的偶像,白手起家打拼出来的事业,成为他从容不迫的资本。他希望娶到世界上最优秀的女子,就像上官媚希望摘到世界上最甜的苹果,是一样的心情。
谈了十个女朋友,他才感觉到累。
而这,恰恰使他无法不为她疯狂。
见惯了企业家的女儿们,那种金钱打造出来的现代美,比之上官媚独有的艺术气质,是无力的。
男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女人越追,他跑得越快。反过来,如果你越优秀,你对谁都爱理不理,若即若离,那追你的人就越多,他就越觉得你很珍贵。
在追求的过程中,他再次感受到年少时情窦初开的怦然心动。
而一个刚刚辍学,因家庭矛盾缺少关爱的,刚刚在装饰公司做绘图员的20岁女孩,如何抵挡这个自信满满,有着良好出身的情场老手一而再再而三的疯狂追求?那种由于荷尔蒙分泌过盛而导致的一系列激素,能够在人的脑袋里释放多久?
大多数的时候,距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距离。
或者,遗忘了距离。
13
“听说你结婚了。”
“嗯你来成都的那年年底。”他轻松地说着,“爸爸要明天才到,我们将在苏州设立分公司。”
“哦那恭喜了。”她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心跳加速了。
“你…结婚了么?”他似开玩笑地说。
“很想噢,可惜爱神尚未宠我呢。”她冲他调皮地笑笑。
“你还是那么可爱。晚上有时间么,我请你吃饭。”他的要求永远那么直接,那么理所当然。
“晚上我要去上钢琴课。”她撒了个小谎。
“现在在学了?”他几乎是用和五年前同样炽热的眼神望着她:“我记得你一直想学钢琴…”
“呵呵我要走了,”媚儿打断他,“老师很严厉呢。”
14
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结婚了?
媚儿回到家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她像上次一样点了檀香,然后把自己泡在浴缸里。
电话也像上次一样,在她还没来得及享受沐浴的快感,还没思考出问题的答案时莫名奇妙的响起来。
“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结婚了?”电话那头是母亲的老问题。
靠,真他妈邪门。
“老徐…胃一直不好,昨天检查出来,医生说是早期……”林凤犹豫了一下。
“早期什么?”
“胃癌。”
媚儿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开口,“我知道了。”
15
媚儿小的时候,老徐并不管她,她也不叫他。
媚儿想,或许是因为我不是他生的吧,所以他不爱我。
直到七岁那年,她发烧了。妈妈上班去了,他带她去医院,却发现不用排队,她才知道,徐志森是医院的药剂师。
等她又活蹦乱跳以后,他开始和她说话,教她和同事的女儿一起识别中药材。在医院很老旧的中药房里,师妹有一次小声地说:“你爸爸是我们的师傅呢。”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小小的上官媚赶紧把幼儿园老师新教的一句话背出来,脸上是得意的神情。
他笑起来,既然这样,那你以后就喊我师傅吧。
然,日子并没有这样平静的过下去,母亲总是和他吵架。她得不到她想要的,却又不甘拥有的。
而他犯的一个错误,是哀求林凤嫁给他。
在他们那个年代,离婚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尤其当时她还有个刚出生的女儿。他或许以为,如此他们之间就没有距离了吧。
林凤迫于舆论的压力妥协,但是她不爱他。
他一直承受着。
这么多年,他活在另一个男人无形的压力下,活在他留下来的女儿的阴影中,他其实很不容易。
直到上官绝逝世,他们的关系才有所好转。而此时,徐志森已经整整61岁,林凤5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