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84p9z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卓靈系列之認真-第十二章 真兇-qrug3

卓靈系列之認真
小說推薦卓靈系列之認真
马荣佳走后,我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这个出人意料的真相,我真的难以接受,江墨谦走进来,坐到我的对面。
我看着他,问到:“我不是让你走吗?”
他说:“我知道你需要我?”
我问:“你为什么总是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他说:“因为我爱你!”
我问:“那我爱你吗?”
他反问道:“你需要我吗?”
我看着他,没有否认,因为在刚刚的那一刻,他的样子的确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
他说:“只要你肯接受我的爱就足够了。”
我问:“即使我不爱你,你也不介意?”
他笑笑:“真正的爱一个人是不问缘由,不求回报的,就像父母对待子女一样。”
我把NANA的故事讲给他听。
他叹了一口气,说:“真没有想到这件案子竟然这么峰回路转,我还以为Tony会是凶手呢!他其实很爱你,他每一次喝醉了都会叫着你的名字,然后告诉我们这群‘狐朋狗友’说你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只是我不知道他口中的Ada,就是我心中的灵儿。”
我说:“如果不是那天飞机迫降**,马荣华就不会死。更或许NANA也不会死。”
江墨谦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也不会遇到我。只有爱可以带给人莫大的勇气,也只有爱才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摧毁一个人。”
我说:“也许还有恨!”一个灵感进入我的脑海,可是我却说不出那是什么?
戰神養殖場
向著光明 寶貝
他说:“没有爱怎么会有恨呢?你想到了什么?”
我回答:“我也不确定,只是有一个念头在脑海中突然闪过,可是却不记得了,我只是隐隐觉得那个变态杀手案中的死者一定有什么关系,不然,那个杀手不会每次都用同样的手法。”
江墨谦说:“或许凶手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呢?”
我说:“现在警方介入了这件案子,我想即使通过处长的关系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资料,至于法国那边,案子那么久了,应该也没有什么我想要的东西了。”我深深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江墨谦走过来,吻了吻我的额头,温柔地说:“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冥冥之中,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能够意料到的。”他拉起我的手,带我离开咖啡厅。
紅塵默
我跟着他上了车,我问:“我们现在去哪?”
他说:“去帮NANA买阴宅,估计过几天就可以去警局认领尸体了。”
我点点头,说:“这是我唯一可以为NANA做的事了。”
論當鋪小夥計的自我修養
他用一只手拉起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他说:“别这样,NANA为你做的这一切都是希望你幸福快乐。其实,爱一个人才是最幸福的。”
的确,爱人的人有的时候的确比被爱的人幸福,因为爱人的人从来不知道也许他的爱对于被爱的人来说是一种负担。帮NANA办理完后事,生活仿佛又重新恢复了平静。半年来,侦探社接的尽是些无关痛痒的小case。生活就是这样,不会因为缺失了谁而停止,时间也不会因为什么没有解决的难题而逗留,人世间每天都会发生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一切总要继续。
这段日子里,唯一的乐趣就是拆穿江墨谦精心准备的求婚,要娶一个聪明的女人回家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这个世界上才会有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古人才会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训诫。其实,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江墨谦显然已经变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他也一改以往在公众面前浪荡不羁的形象,我知道他是想通过改变自己来让他的家人接受我,毕竟他家是名门望族,虽然我不是“灰姑娘”,但是让他的家人接受我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是一个天生古怪的人,要我改变恐怕不太简单,或许我真的没有江墨谦爱的多。我总觉得自己需要的时间学习去如何爱,可是这种与生俱来的的能力,刻意地学起来便显得做作了。江墨谦说谁爱谁多一点,这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我们已经离不开彼此了。他是对的,他为我做的一切,我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我会思念他,会想要依赖他,终于我不再犹豫了,接受了他的第二十次求婚。嫁给一个有钱人在某些时候的确是一件好事,至少自己不必为了准备繁杂的婚礼操劳,尤其是对于我和江墨谦这样都不喜欢拘泥于形式的人。
脫掉的愛情
可是婚礼的日子越来越近,我的心却变得越来越不安定,也许人家说这是婚前焦虑症,但我更觉得是太过平静的生活带给我的不安,一个习惯了冒险的人,往往会对潜在的危机有着莫名的预知能力。寂静的夜里偶尔会被噩梦惊醒,然后让一种莫名的恐惧缠绕一夜,尤其是随着婚礼的临近,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每一夜都梦到自己浑身瘫软无力,脸被蒙面人一刀一刀的划破……我一直没有放弃去找寻蛛丝马迹,可是半年来的努力都是徒然。江墨谦劝我不要对这个案件过于耿耿于怀,但是生活越是安逸,我的内心越是害怕,总觉得杀机就藏在某一个角落里……
明天要举行婚礼了,江墨谦约我到婚纱店里试最后一次婚纱。
虽然不喜欢形式,但是女人都是爱美的,我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我从来没有像一个小女生一样去幻想过白马王子,因为我从来不觉得结婚生子是一定必要的。不过,很多事情并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他就在不经意之间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知道嫁给江墨谦的决定是没有错的。
江墨谦从我的身后环抱住我,亲吻我的面颊,看着镜子里我说:“明天你一定会是最美的新娘。”
我笑笑,对他说:“你不觉得你的家人,把婚礼办得太高调了吗?”
他说:“过了明天,他们也是你的家人。为了我,试着去谅解他们的行为,好吗?”
我点点头。就在这时一个电话破坏了氛围,江墨谦接完电话,看着我。虽然只有半年的时间,我们已经相当有默契了,我说:“那你有事可以先走,我自己可以回去。”
江墨谦吻了吻我的额头:“那明天见!”
送走了江墨谦,我换下婚纱,一走出婚纱店就听到有人喊:“抓贼啊!”
我转过头,看到身后有一个中年妇人在喊叫着,朝我的反方向跑着,我看着远处有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人胳膊里夹着一个皮包跑着。看到这一幕,我条件反射地追了出去,这个贼的脚力不错,我追了两条街才追到他,就在我制服他的时候,一副手铐递了过来,我抬起头看到是于天航,我接过手铐,然后把贼交给执勤的PC。
于天航主动向我打招呼:“Hi!”
“Hi!执勤啊?”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于天航了,我这半年来的确很少去警局了。
“还以为你已经准备金盆洗手做少奶奶了呢,没想到你还这么爱多管闲事。”
“天生的性格是改不掉的。”
“已经半年没在警署到你了。”
“这只能说明在警方的保护下,**这半年来很太平。”
“的确,你每次到警局都不会有好事。我可不想见到什么吸血鬼或者外星人。”
“江墨谦没有陪你?”
“公司有事,他先回去了。”
“去哪儿?我送你!”
“你今天没有工作?”
“我今天休假,”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今天是小米的忌日。”
“对不起!”
“如果不介意的话,和我一起去看看小米。”
“也好!”
我跟着于天航上了车,于天航递过一瓶水给我:“喝点水吧!”
我接过水瓶:“谢谢!”试了一下午的婚纱,我的确有些渴了,我喝了一些水,便和于天航闲聊了起来,慢慢地我觉得有些疲惫,只是于天航的车开得却有些慢,不过闲聊之间也并觉得太久。突然间,我接到了,江墨谦的电话,只听江墨谦问我:“灵儿,你在哪儿?”我想要回答他,却感到一阵眩晕,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时,眼前还是一片灰暗,突然间眼前有一股刺眼的光芒,是有人打开了灯,这是应该是一间……废弃的仓库,就像是三年前的一样,和梦境里一样,一样的场景,一样的瘫软无力,一样的恐惧。我被绑在椅子上,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是于天航!我猛然惊醒了,于天航正在我的不远处磨着一把刀,眼睛却盯着我。
他看到我醒了,便走过来。
我尽量调整气息让自己可以说话,我喘着气问道:“是你?一切都是你做的对不对?”
他冷笑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什么意思?”
他笑了,笑得很诡异。他说:“三年前,我给过你一次机会了,只是你不珍惜,我就只好来惩罚你。”
“我做错了什么?”
“于天航做错了什么?”
“你不是于天航?”难道于天航有孪生兄弟,我不禁想。
“当然不是,我就他,他就知道我。他太软弱了,所以我要保护他!”
“保护?没有人伤害他。”
“你们这些贱人伤害了别人还不知错!”
“我们?你是说我和其他死者?我们错在哪里?”
“天航那么爱你们,你们却都为了名利离开了他!”
“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他,我们从来没有开始过。而且,三年前我根本不认识于天航。”
“三年前,你身边的男人不计其数,你根本没有正眼看过天航。而三年后,你在他和江墨谦之间选择了那个花花公子。”
“那是因为我爱江墨谦!”
“你爱的是名利!”
“好!就算我甚至法国的那些女人爱的都是名利!那明秀呢?”
“那个贱人,为了出国留学,为了所谓的梦想狠心离开了天航。”
“追求自己的梦想有什么错,爱一个人难道不应该成全她吗?”
“成全,我没有吗?我成全了小米,却把她成全到了另一个男人怀中。”
“Mavis也曾经是你的女朋友?”
“那个贱人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钱!”
“可是NANA呢?你认识NANA的时候,他还是男人吧?”我试探着问道。
“他更可恶,为了傍上马荣佳,竟然做了变性手术。”
“如果我告诉你,NANA做变性手术不是为了马荣佳,而是为了我呢?”
于天航疑惑地看着我,我把NANA的故事讲给他听,他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不要再说了!”
“你口口声声说要保护于天航,而于天航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存在,他根本不想要的保护,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
“住口!我不懂,你又懂吗?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于天航!”
“你只相信自己的执念,根本不信我的解释。”
“住口!住口!住口!不要再为你的虚荣狡辩!”于天航很激动,说着,他便拿着刀向我的脸刺过来。
我扭过头,夺过了这一刀,“为了保护于天航,可是你杀了每一个他爱过的人,他只会恨你。”
雲雲仙途
他恶狠狠地拿刀对着我,“你胡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对他好。我要保护他,我要杀光你们,我要用血来洗涤你们的罪孽!”他激动地朝我拿刀挥舞着,我拼命的躲着,却使不出力气,我想这下,我一定逃不开了。可是就在刀尖马上就要刺到我的脸上时,竟然定格了——是江墨谦,他来救我了。我昏昏沉沉地看着他们纠缠,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自己的床上了,而江墨谦就躺在我的身边。眼前这张熟睡的脸是如此的可爱,让我禁不住去伸手触摸。
“怎么,想趁机占便宜啊?”江墨谦突然睁开眼睛,手指悬在半空的我不知如何是好。
只好打在他的手臂上,“你竟然装睡?”
我没有想到他的手臂竟然受伤了,连忙起身查看:“你的手受伤了?严不严重?”
他看我如此关切,忙说道:“哇!被刀割伤了,流了很多血,快要死掉了!”顺势倒在我的怀里。
我笑笑,推开他:“你还可以跟我贫嘴,看来伤得不重。”
“真没有想到,于sir竟然就是你苦苦查寻的变态杀手!”
“没想到他有人格分裂。当他觉得自己的感情受到伤害时另一个人格就会跳出来保护自己。怪不得我一直想不通凶手的动机,也找不到线索。”虽然案子破了,可是我并不开心,我看着江墨谦,“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
“我之所以给你打电话,是因为今天来了一个公司的大客户,他是一个马来西亚华侨。他这次来到**,除了要跟公司合作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听说我的未婚妻是大名鼎鼎的侦探,所以想请你帮忙调查他未婚妻的死因。”
“哦?”
“你猜他的未婚妻是谁?”
“是蒙面杀手案里的其中一个女死者?”
“不愧是女神探,一点就通!”
“是哪一个?”
“小米!你每天都要研究一次这件案子,这些死者的样子都刻在了脑子里,当我看到小米的照片时,我便想起你说过她是于天航的未婚妻,就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所以就打给你,想要跟你分析一下案情,我知道这件案子查不清楚,在你心里一直都会是一个结。没想到……”
“可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愛悠悠恨悠悠 延胡索
“我们心有灵犀啊!”
“三年前的话,我还可以相信,现在……老实交代!”
“枉你还自称女神探,难道不知道现代科技中有一种叫做跟踪软件吗?”
魔天記 蝶變
“你什么时候在我手机里download的app?”
“我的新娘子这么喜欢冒险,我总得自己想个办法来找你吧!”
“你不知道未经同意,私自拿别人的是犯法的吗?”
“难道你想明天婚礼的时候没有新郎吗?”
“现在我不想结婚了!”我坐起身来,看着江墨谦。
江墨谦把我拉到他的怀里,温柔地说:“你放心的去做你自己,我只是想在你需要的时候可以及时出现在你的面前。”
癡情總裁霸道愛
“我……”
他拉着我躺下,紧紧地抱着我:“我们在命运的面前时如此的渺小,我们逃不过天灾,也可能逃不过人祸,更逃不过情感的纠葛。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珍惜我们所拥有的。”他吻了一下我的额头,“什么都不要想了,好好的睡一觉,等着做美丽的新娘子,好吗?”
無極始神
我不再说什么了,偎依在他的怀里轻轻地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