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都市小說

uez7t精华言情小說 《不知原是知了》-第一章 安排工作展示-5cr6x

不知原是知了
小說推薦不知原是知了
楔子:有那么一句话,缘份天注定,但是也有那么些人认为自己与任何人无缘无份,对待突如闯进自己生活的陌生人以礼相待,随着与他们生活的交手,有的变成淡淡之交,有的变成一生知己。只不过人活着永远也想不到生命中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与谁走完一生,与哪些人走着就断了联系,生活就是那么神奇,摸不着头脑。在一些人怨天怨地的生存时光中,有些人悄悄地认识,相知,到无话不谈,到发现原来他或者她也可以转换成另一种身份呆在自己划地为圈的人生空间中。
他,从小被身边的亲朋好友奉为乖乖儿,师长对这名不怎么调皮捣蛋,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的学生很是欣慰,在同年龄的孩子中有时是个仗义的好哥们,有时却是个榆木脑袋,低年级的学弟学妹称他为问嘛事都能解决的亲学长形象。没错呐,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本正经的好人形象,连他自己都自称他没有所谓青春的叛逆期,觉得他自己过的很正常,和别人没什么一样。
總裁大人你狠強
直到多年以后,某一位大傻子睁着无辜的双眼问他:“唉,你初期给我的感觉那么一本正经,没想到本质上也这么闷骚内”。
那时他尴尬地闪闪了看似人畜无害的凤眼,反问她:“是吗?”
……………“好吧,我结束这个话题”
“走吧,看看前面有什么好玩的。”
又到很多年后,某个大傻子被某人压在质地柔软处沙发上的逼着她说“我厉害不厉害,哼?”
某大傻子最终受不了了,怒骂到:“你个死闷骚,快放开我!”
之后的声音化为一阵夹杂着呜呜哭声和压抑着快乐的愉悦的氛围中了。
她,被亲身父母视为眼中钉,从小不知母爱父爱为何物,从小被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的留守儿童,在她叛逆期间父母的回来,就开始了她痛苦的青春,以至性情变得慢慢淡如水,从初中期间就认定自己是会单身一辈子的。到高中时期对一陌生邻班男生情窦初开,心里默默地想这“会不会老天眷怜我,让我不会一直孤单呢”。然后这个想法到大学又变了,“单着就单吧,一个人自在多好”。就是这样一个感情一张白纸却相信爱情在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的但又时时提防别人对她下手的大傻子。
直到很多年后再次相遇,她都没想到那个人已刻在了自己的骨子里了,出入社会的多次拒绝身边人的桃花殷勤,原来竟是他在心里,骨子里在作祟。
網遊之復活
由于全球天气变暖洋流异常导致全球气温多年来一直不稳定,北半球多少年的冬天一直未下过雪。可是那年不知怎的,意味得下起了一地鹅毛大雪,两人双方的安静沉默的沿着城市的市中心广场的主街道来来回回得走了将近了有一个小时了,最后她终于鼓起勇气对盯着他的猩红的双眼说“我们试着在一起吧,凑合过一下可好”
…………两人双眼的碰撞,就那样直直地看着对方,仿佛被突如下降的气温和意味惊喜而至的雪绒花吓得匆匆赶回家的身边的行人都是飘过他们身边的空气,忘记了冰冷的温度,忘却了天上黑云层越来越密集的客观情况。两人就直直的盯着对方的双眼,因紧张而加重呼吸的热气都全然喷洒在对方的周围,营造一种暧昧的氛围。不知那两个傻子盯着对方看了多久,男的眼睛越来越猩红,女的眼睛紧张得快溢出泪光,倏地一下,男的紧紧她的腰身,吻上了紧张得泛白的双唇,浅尝辄止地贴红了她的唇瓣,继而吻向她惊讶得睁开双眼的沾了泪光的眼角,喃喃道“我知道这是你的初吻,很甜。”
注:这是两个感情白痴的离奇“恋爱”史,虽然男主认识女主期间有过女朋友,但从未作出过分的举动,这还成为了男主“嘲笑”女主感情一张白纸的借口。
第一章安排工作
極品少年花都修真 丁小少
“啪!”由一叠纸质重物忽然杂向书桌平面的声音惊喜了趴在正在桌面上打着瞌睡的整天不务正业的某资质平平的记者。
“吶,契丹儿,这是后天要去S大要跟拍的大人物的一些资料,好好看一遍”,周主编一张一合的红唇命令式地对趴在桌子上昏睡的林柒儿输出语句。其他人本来在安安静静地工作着,全被这女魔头公式化的口吻惊得可怜地看了一眼还趴在桌子上没动静的林柒儿一眼,心想“这契丹儿又要遭殃了,唉,在上帝面前为她默哀一秒钟。”
见身旁的人还没动静回应自己的命令,精致的面容上已有了一丝常人察觉不到的怒气,时常提醒自己行为举止要优雅淑女的暗示心理也敌不过身体最诚实的反映,涂着鲜红色的手指拧着林柒儿的耳垂,稍稍一用力,桌上的人身体反射似的双手紧贴腿边,呈军人立正姿态报告到“首长大人,啊呸,主编,您有什么事要吩咐小的去做。”说完,办公室一阵笑死不怕事大的笑声都快要震破了离他们不远的玻璃了,周主编的脸上也染上了一层笑意,但要维持自己领导威严的风范,轻咳一生嗓子改变状态对身边蒙圈的人说道“人在你左边”。
佳人多癖
奈何这大傻子还是个有时左右傻傻分不清的主,更何况在这时被人硬生生地从大白天的黄粱美梦中揪醒,这脑回路更是跑到了76年难一遇的哈雷彗星上去了,身体诚实华丽丽的转向了“是,主编大人”,可是转过去看到的不是那一张化着精致妆容但常年严肃的主编的脸庞,而是看到的是一群笑花四溢的同事的双眼,眉头轻蹙脸上一脸无辜像喃喃到:“啊咧,主编呢”,这时大家连掩饰都懒得装了,边掩嘴大笑边放肆放话“小柒呀,你真真是傻过头了”。
我不做陰陽師了
所謂愛情
周主编大人实在看不下去这一尴尬的场景了,面对着这群放肆的手下正声严肃说到“有时间笑话别人的智商,先用自己的智商把手头的事先干好再说”说着偏过头对着已转过身抓头掩饰自己的尴尬的林柒儿说道“还有你,擦掉嘴角的口水,拿着桌上的资料来我的办公室”,说完很尊贵得傲娇了走了,快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时突然停下脚步,对着还在原地木愣的林柒儿说到“还有擦干桌上的口水,每次睡觉时别强奸你的桌子可好,我都为那两块木头感到心疼。”好不容易被上级的威严压住的办公室氛围却又再一次燃起了笑声的燎原之势。
原地发怵的林柒儿嘴角抽了几抽,看向自己的桌面,心里叹气“哪有那么多口水,每次都喜欢拿撒欢,我怎么那么可怜,呜呜呜呜”,一系列的心里活动已排了好几个场景,捏捏自己张不起肉的小脸蛋脸,摸摸自己受伤的脑袋,擦擦自己受伤却没什么眼泪留的眼角………,唉,这辈子林柒儿不去当个作家都可惜了,又偏偏任性舍弃了红的一塌糊涂并且好捞金社会地位高的精算专业,干起了这越走下坡路的杂志社行业。
这丫头大概心里描述的活动太多,站在原地还不干正事的模样连身边人都看不下去了,一旁埋头在电脑面前的苏亚抬起脑袋,拿起桌上的文件夹戳了戳发呆的林柒儿“柒儿,你再不去怕是见不到今天的午饭了。”唉,这厮愣地回过头来,猛然想起了还有这档子事,拿起主编留下的资料,转过身对苏亚咧嘴一笑”谢了”,说着就走去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