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ow29c精品都市异能 美麗禍兮福兮-第一章 農家有女初長成讀書-k6z8w

美麗禍兮福兮
小說推薦美麗禍兮福兮
临洮这个地方是大西北的一个县,也是黄河古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素有“彩陶之乡”之称。虽然位于甘肃中部干旱地区,可临洮南部高峰重叠,陡峻挺拔,山青水秀,自然风景一点也不逊色于四川天府之国。
然而 ,八十年代初有一阵子,临洮周边地区的男人,都喜欢到这里讨媳妇。原因很明了,地方穷,当地的姑娘们都希望嫁到好一点的外地。
本地的小伙子打光棍的特别多,可也没法子,谁叫婚姻和钱的关系很紧密。说是讨媳妇,实际上与买卖婚姻差的不多,听说大部分彩礼钱让媒人剥皮了,姑娘家得到的有时不足一半。
異界啟示錄 極品石頭
临洮县水土好,挺养人的,姑娘妹子长得都水灵灵的。在男人的眼里白白净净管好看的,感觉赛过了杭州西湖上的美人儿。再加上彩礼钱要得也比其它地区少一点,因而那个时候临洮到处是介绍对象的媒人和前来相亲的外地人。
说实在的甘肃是西北发展比较落后的省,绝大多数的地方是戈壁沙滩,寸草不生。那里的水贵如油,有些山区靠天种地吃饭,然而临洮情况则完全不同。
临洮县洮河峡谷有一个山村,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在西北很少有这样美的地方。在巍巍大山脚下,住着几十户人家。五十出头的许福老爹祖祖辈辈就生活在这里,虽然都是些山坡地,种的大多是包米、土豆、大豆等杂粮作物,但空气新鲜,环境优美,就像居住在了国家五A级自然风景区。山里面也有野蘑菇和草药,人们采回来的大多自己食用,很少拿出去换钱。山村里的人收入来源少,日子过得不容易,怪不得这么美的地方也留不住姑娘们的芳心。
總裁,你吃了我吧
也许是上辈子积得“福”,许福老俩口只生了三个闺女,个个长得眉清目秀,孩子们也都很孝顺。虽然日子苦了些,但一家人其乐融融,相安无事。
特别是二女儿妮娜,一双大眼睛会说话似的,从小懂事听话,街坊邻里都很喜见她。山区的教育条件差,孩子们上学往往到很远的地方去。妮娜有个姐姐叫妮翠,只比妮娜大两岁,父母打算供她念完中学。老二妮娜小学还没有念完就辍学了,过早地跟着大人干活,经常随父亲进山挖山货。
網遊之變態王子 流星雨
没几年,妮娜变成了十七、八的大姑娘了。她不仅长得宛如天仙,还练就一声好嗓音。妮娜没有去过大城市,但她知道国家在进行改革开放,也听到过外地小伙子到临洮讨媳妇的事。
风景如画的山川,不仅给了她楚楚动人的容貌,也赋予了她很多优秀朴实的品格和美好的愿望。
在现实生活中,女人长得漂亮是自己的本钱,好多事情美人办起来就顺利的多。可漂亮女人也有自己不必要的麻烦,如容易受男人骚扰,受丑女的嫉妒等。妮娜姑娘的未来是一个什么样子,长得美丽是祸是福,现在很难预料。
有一年夏天,妮娜在河边洗漱,邻村的一个老小伙子,看到她的美貌就起了歹意。要不是妮娜的父亲及时来到,那后果不堪设想。从那以后,她让父母操心了不少,也不让她出远门,自己也小心了很多。
同村子的小伙子好几个来提亲,都被妮娜的妈妈一一谢绝了。有一天,妮娜的表舅大老远突然来了,背着她和父母嘀咕了老半天。
大婚晚辰 肥媽向善
见到表舅,妮娜好奇地说:“二表舅,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表舅打量了一下妮娜笑眯眯地说道:“是好事呀!”
表舅走后,父母把找对象的事告诉了妮娜。妮娜当时不吭气,沉默了好几天。听表舅说,小伙子是永昌人,那里的生活条件好,将来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从留下的照片看,尽管人老气了一些,但模样儿长得还不错,最后妮娜咬了咬牙,就应了这桩婚事。
狼性誘惑 風雲小妖
说实在的,妮娜不愿意过早地离开养育了她的父母亲,而且又这么远。要不是想到给母亲治病需要很多钱,看到父亲饱经沧桑的脸庞,说啥也不这么快嫁人。彩礼钱是表舅拿来的,这是家里经手的最大的一笔钱。
那些日子,父母有点依依不舍,背地里常常流泪。妮娜知道和家人在一块生活的日子不多了,尽可能地多帮助父母干点活。小妹妹灵儿也一天到晚粘着姐姐,听话多了。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许妮娜出嫁了。她带着美好的向往和思念,离开了养育了自己的亲人,阔别了美丽的家乡,跟着表舅等几个人,来到了一个自己陌生的地方。
永昌是金昌市所属的一个农业县,离祖国的镍基地金川公司不远,是甘肃经济条件好发展比较快的地方。
妮娜的婆家姓刘,男人叫春建,年龄比她长五岁,家里还有一个小叔子和两个小姑子。春建总算结婚了,一大家子人都很高兴。特别是公公婆婆因娶了一位漂亮的儿媳沾沾自喜,觉得钱花得值得。
一时间街坊邻居津津乐道了好一阵子,男人们都很羡慕。春建更是喜欢的不得了,对待妮娜就像侍候皇后一样。
本村的小伙子也经常开玩笑说:“春建哥,这么美的媳妇,不怕让别人抢去。”每当这时他总是撅噘嘴,笑容马上消失了。
转眼妮娜结婚近一年了,繁琐平淡的生活让她有点焦虑,特别是丈夫像看犯人一般盯着她,让她有点失望。再加上妮娜的肚子没有一点动静,婆婆更是着急的不得了。
傅少誘愛重生小妻
春建虽然人实诚,但心眼子小,旁人玩笑开得多了,也就有点疑心。以前他经常到外面打工赚钱,现在也不了,生活越加拮据了。为此小两口开始拌嘴,碰碰磕磕的。
帝煞血妻 星諾琉玥……
“你一个大男人,成天在家不找事做,防贼似的。”妮娜气呼呼地说,“你不去我走!”
“我,我是要去的!”春建嘟囔着。可一个多月过去了他仍然在家里。家里人都知道春建的心结,小两口的事大人也不好过多干预。说穿了都是美丽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