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f6f2v熱門都市小說 原來我曾經愛過你 清衣素靨-第一章 開始的回憶熱推-inrae

原來我曾經愛過你
小說推薦原來我曾經愛過你
楔子
我们爱的没有错,只是我们在佯装着自己不痛不痒罢了,每个人都是这样,更何况我们呢?
–何以蕊
何辰逸站在何以蕊的房门前,紧紧地盯着关闭的大门,仿佛是在期待着这扇门的打开。
一品嫡妃 公子斂
终于,过了不久,紧闭的铜红色大门被一个女孩打开,呈现出来的是一个长相精致、身材纤细的女孩,女孩身穿一件似雪的白色短裙,更显得女孩凹凸有致的身材。
“怎么,不走?还要继续死皮赖脸的赖在我这吗?”女孩神色冰冷的说道。
何辰逸神色惨白双腿无力的跪倒在何以蕊面前﹕“以蕊,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有什么好解释的嘛?”何以蕊无情的打断了他的话,冷冷的转身走向自家大门。
那晚,他跪在何以蕊房门前整整一晚。是啊,他那天伤她如此之深,现在她又怎会原谅他呢?我真可悲,呵!何辰逸自嘲的笑了笑。
他起身离开,现在大概是凌晨5点多左右,从昨天6点开始跪到现在的何辰逸,双腿已经没有了知觉,直到他挣扎了10分钟左右,才艰难地扶着墙慢慢地离开。
何辰逸上了黑色的劳斯莱斯,而身后有个女孩正默默的看着他,直到他离开,眼睛里也说不清是什么情绪,也许是忧伤,也许是同情,也许是不忍心,但更多的是不舍。
“以蕊,你往窗外看什么呢?天变冷了,记得多加点衣服,现在你快点去睡觉吧!”女孩的妈妈担忧的说道。“知道了,妈,您也快点休息吧,天色不早了!”女孩慢慢的走向床边,上了床之后,静静地合上眼睛入睡。
何辰逸疲惫的开着车,一想到刚才的情形,愤怒就与悲伤的心情交织在一起,令他不满的疾速开着车。
突然,在十字路口的转弯处一辆载着满是泥沙的大货车冲驰而来,何辰逸急忙踩住了刹车,最后,大货车的车头与劳斯莱斯的车头还是相撞了,大货车上的泥沙大半部分倒在了劳斯莱斯的车篷上,大货车司机的双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压住了,而何辰逸的头撞在方向盘上,挡风玻璃被撞碎,碎片飞进了何辰逸帅气而精致的脸庞。
将近天亮的夜色,路上,因为还是将近5点半左右,这条路又不太有很多人来,直到过了10分钟,有两个人路过这里,看到了这一切,才急忙的拨打起120的急救电话,过了差不多有将近半小时的时间,警察和救护人员相继到场。
大货车司机被解救出来,用医用担架抬起了他,护送到救护车上,而何辰逸被宣布当场死亡,被医用担架抬起,盖上白布护送到救护车上,救护车才急忙的开走,警察则打电话让拖车队的拖走那两辆已经被撞得狼狈不堪的车。
何辰逸死亡的消息已经在电视屏道里播出了,正好看到这个新闻的何以蕊疯狂般的冲出家门,骑着自家的自行车向电视台所报道的普英医院快速赶去,就连红路灯她也不要命的闯,终于到达了医院。
她跑到护士站询问了那个大货车司机的病房号后,也不顾自己的形象有多么得狼狈不堪,也不顾旁人惊讶的眼光,就向3号病房冲了进去。病房里的格式简约大方,摆着2张病床,,何以蕊一望,就看到了这个病房里唯一的病人–大货车司机陆晨安。
“您是昨晚在十字路口跟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相撞的大货车司机吧?”何以蕊因为来的一路上都在哭,所以声音变得很嘶哑,旁边的家属被这一景象惊到了,久久的没反应过来。
“是的,小姐,您是…?”陆晨安浑厚的声音响起,满脸疑问的看着她。
“我是那辆劳斯莱斯驾驶者的未婚妻,您那晚是不是真的见到他被宣布当场死亡?!”何以蕊痛苦急切地想要得到答案。“我那晚意识模糊,当时我被救出来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听到了…”
野獸好麻煩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有着一般成熟女性的声音打断了:“你谁啊?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这样横冲直撞的?!病人不用休息的吗?你先出去,有什么事跟我说,别打扰人家休息,走走走!”
那个女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概她现在才反应过来吧?她一边说一边硬拉着何以蕊走出病房,来到病房外的走廊。陆晨安本来想叫住何以蕊她两的,可是又被另一位年轻的小伙子拉住了。这两个人大概是陆晨安的家属。
刚才在病房里没顾得上和陆晨安的家属们打招呼,也没仔细的打量他们,现在仔细一看,这位女士竟然一身都是名牌,连头发和妆容也弄得很精致,没想那么多,何以蕊便先开口说道∶“这位女士,请问您是刚才那位货车司机的家属吗?”
無盡鬼武
“是啊,里面躺在病床上的是我的丈夫,他姓陈,你也可以叫我陈女士,你说吧,什么事那么着急。”
“陈女士,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跟您说那么多废话,请您原谅我的失礼!”何以蕊冷冷的道,说完便不管陈女士是什么表情,又一次迅速的走向3号病房。
“陆先生,对不起,打扰了,请把你刚才所说的话再重复一次,请您也原谅我这个当未婚妻的心情。”当何以蕊说完后陈女士进来了。
“既然你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赶你走了!”
“诶,老婆子,我都土埋半截的人了,这点问题也不会怎么样,况且人家只想知道自己未来的丈夫有没有事而已,我没关系的!”
陈女士还想在说些什么,却被那个年轻的小伙子给拉住了,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沈氏家族崛起 神木金刀
隋末 木子藍色
重生之超級毒後
“我隐隐约约听到了医生好像是对一个女的说∶这个人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絕世劍魔
当何以蕊听到那个她心爱的他真的死亡的时候,她脑子一片空白,脑袋里响着这不可能是真的!
经过一番折腾,何以蕊已经虚弱不堪,她扶着墙慢慢的向医院大门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