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kujrx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守護之傷-人生浮夢分享-ztabq

守護之傷
小說推薦守護之傷
平白无故的多了鼎凰的股份,赵磊之前的迷惑似乎已经成了认定。戴倩一直没有来找我,可见赵磊应该是没有说什么。我回到本市最初落脚的地方,在这个地方,我虽然失望,但是一直是自信而乐观的活着,短短几年间,居然物是人非。现场我留下了自己的外套,我希望有人可以找到我,把我送去我该去的地方。
房子一直那样放着,屋子里有斑驳的痕迹,像是一栋尾楼。没有人再来过,可能这里曾有的欢笑不敌后续的悲凉。我坐在地上,看着屋里的光线一点点变暗,正要昏睡过去的时候,屋里的灯突然亮了,二个高大帅气的***在我面前。如果这不是梦,该是多享受的重逢。突然觉得这些年一直都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知道现在的一切结局,当初会选择谁度过这样的岁月,或者,到底自己心里一直存在的是谁?
对于观涛的喜欢是因为真的喜欢,还是这么多年无法放弃的坚持?
他蹲在我面前,让我看着他,问我是不是田雪。
我笑着推开他,望着赵磊头也不回的背影,突然想到,自己最无助的所有瞬间都有他的影子,自己所有的不堪都在他的记忆里,而他,才是我第一个男人。回过头,于观涛仍旧死死的盯着我,“赵磊,你等等。”
“我没有时间跟你们一同庆祝重逢,晨曦,晨曦那边还有事要处理。”
魂鎖清宮 異語夢緣
花豹突擊隊 竹香書屋
“你不觉得有些人肆意的做事,总该付出点代价吗?你不会觉得你管的有点多吗。”他回过头,我冷冷的看着他。
“我管的多吗,这么长时间,我只是在管一个人的事,就这一个人的事,怎么就没完呢?”
“所以,这次的事,赵磊又是为了你吗?你打算要在幕后呆多久,久到你的事再也无法处理吗?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不觉得很多时候你要求的有点多了吗?”于观涛看着我,眼睛里有个很大的空洞,似乎我的问话已经将他击毙。
“赵磊,你是为了我吗?”于观涛低着头蹲在我面前,不看赵磊,不看我,声音低沉,让我感觉不到他的情绪的所在。什么时候我对他这么不了解了,还是,我从没了解过他吗。
隨身攜帶異空間:仙家有泉
“我没有时间和你们庆祝重逢。”这次他没能走出这个房间,于观涛把他拉住,还是那样的声音,还是同一个问题,还是不看任何人。
“于观涛,你闹够了没有?你什么时候能真正面对一下你的生活?她死过一次了,这次如果尹烟抢救不过来,她还要再死一次,你知道吗?你一直以来到底在意什么,这次想怎样,还把她抛给我是吗,我已经有自己的生活了,我没法再有那样的耐心和时间陪这个疯子瞎闹。你自己的事,自己去收拾好吗?”
空气一时间凝结,赵磊看着于观涛,于观涛仍旧低着头,没有目光,没有情绪。我静静的听着自己的一呼一吸,时空在这一瞬间让人压抑的难受。手机的声音这时候响起,让我浑身颤抖,那边Amy几乎是哭丧的声音,“田经理,你在哪?”
“怎么了,你冷静点。”
“尹天傲跟我说,如果我退还所有的股份,尹烟的事情他可以不追究……”
“这件事和你无关,咱们辛苦这么长时间难道真是为了给他解决难题的吗,你自己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吗,决不妥协!我的事,自己会处理,不许胡闹!”
“可是,田经理,你怎么办,你怎么处理啊……”还是哭了。
“Amy,我做事出过差错吗?你要是连我都不相信,你还能信谁?我失信于你过吗?听话,你要是妥协了,我比陪葬更痛苦……”赵磊抢走了我手里的手机,狠狠的砸烂。
“你能处理?你做的事没出过差错?你能干嘛!”
“这跟你无关。这里不是畅达,我也不是您的夫人,同学的那点交情实在不值得您一而再的帮忙。如果您今天不添乱,我现在收到的信息应该是加重病房里面那个人的死讯,你坏了我的事,难道还有颜面来指责我吗?”
“是啊,你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啊,跟我有什么关系,没关系啊,我救了她一命,你现在可以再冲过去弄死她啊。”
“她活不过今晚。”我背过身能看到月光照到这间屋子,自从神经出现问题后,每个黑夜我都特别难熬,眼前都是死去人的身影,他们不停的在我眼前晃,如今的月光好明亮,明亮如白昼,我再也不担心了。
“你怎么弄成今天摸样的,你还去,你再换一张脸回来,这边的事情就当没发生,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于观涛终于还是恢复了正常。
“于观涛,她这么自负不像是能听的进你意见的人。田雪,晨曦的死也和我有关啊,你也来报复我啊,怎么不见你对我怎样呢?怎么戴倩今天还能收到鼎凰的股份呢?怎么,戴倩帮我弥补了罪过吗?”
“你们二个人的问题好多。好啊,你们先回答我的问题,然后我就回答你们的好不好?”
“于观涛,什么叫什么都没发生?赵磊,你要我怎么报复你?你们这么悲天悯人是吧,那好,那我还真不介意让你们这辈子都活在悔恨中。赵磊,你觉得他爱我是吧,所以把我推给他你觉得是成全对吧,如果我告诉你,大学时候我的癫疯是因为他眼睁睁看着尹烟对我做的手脚呢,如果你知道是这样的,还会觉得自己高尚吗,会离开我让我和这样的人一同生活吗?”
“于观涛,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当时你放任尹烟的时候,不是说无论我什么样子都能接纳我吗,后来怎么离开了?连你都无法收拾这样的残局了是吗?你以为尹烟真的那么听话,大学后就停止对我的伤害了吗,如果是那样,我手里的这份诊断书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
“我就不明白了,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明明伤害我,却装作高尚?明明在还债,却装作施舍?”
我背对着他们,我不知道这样皎洁的明月能否将我映射出一个好的轮廓。那个轮廓能不能让我们回到最初的时光,那个轮廓能不能把我们带回最干净的时候。我们这一群病态的人啊,人生能不能给我们少一些的背负。
“于观涛,她说的是真的吗?”那样清冷的声音我第一次听到,那样的温暖。“是真的吗!”
于观涛一脸死灰,我背对着月光,想要看到他身上独有的光晕,但是仍旧没有。原来他的光晕不止在白天消失,晚上也没有了。
“你的外套我已经处理掉了,墓园的录像我也毁掉了,如果你的知识和身手都没有退步,那恭喜,你仍旧不用背负任何罪恶。但是,如果你这次失算,那么,我自己去偿还晨曦的债。”他转身打电话,“戴倩,是我,我来查鼎凰为什么转股份给你,发现尹烟出事了,我这边不方便走开,你能帮我去医院看看吗?如果她苏醒,麻烦你立刻打电话给我,好吗?……这个说来话长,等回去我慢慢跟你解释……嗯,如果她苏醒了你给我打完电话赶紧回家。……不用担心,我说没事就是没事。……嗯~~戴倩,你还记得当初咱们最开始认识的时候吗……没事,就是闲聊……你还记得啊,我在想,如果有的选择,早一点认识你就好了。”他挂了手机,坐在沙发上。
海賊蓋倫
“自己爱谁不知道吗?何必所有事都要等到没有机会拥有的时候,才知道珍惜。”
他像是没听见我的话,转头看向于观涛,“涛,你知道吗,自小我父母就跟我说,让我好好对你,不仅对我说,他们也是这样做的,很多时候我看着你和我父母在一起会觉得你才是他们的孩子,而我只是多余的一份子。我的存在是为了保护你们一家三口的幸福,我的出现是为了你挡风遮雨,保证你永远的享受本该属于我的幸福……但即使是这样,我也从没对你有过半分的嫉妒,我甚至庆幸,自己能以这样一个身份,感受到人世间最重义的故事。所以,即使你把一个活人丢给我的时候,我仍旧尽心尽力的为你分担责任。”他强烈的抑制自己的情绪,声音变得沙哑,“可是,于观涛,田雪是这辈子唯一给过我真实幸福的人,是唯一一个让我知道我活着不是为了责任和债务的人,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我爱她,宠她,照顾她,即使知道她只是一个神经错乱的疯子,还是付出全部……你回来了,你说要带走她,当时如果她不愿意,即使背弃我父亲的遗愿我也绝不会妥协,可是,她爱你,我知道,这件事即使我付出这辈子的努力和感情,也无法改变……”
科技營銷 武爭
“可是,可是,我不许任何人欺负她,谁也不行。”他直直地看着于观涛,“今天,如果尹烟没活过来,我要带她离开;如果尹烟活过来了,我去解决这件事,请你带她离开,别再伤害她。”
他说这些的时候,从始至终未曾看过我一眼,就好像他嘴里给他最深沉痛的那个人和我毫无关系。他的侧脸完全暴露在月光中,然而我却看不清他的表情。很久以前我就知道自己心里的答案了,为了追求公平,为了不甘,为了再也不需要回忆过往的肮脏,我必须铲除这个世界高高在上的障碍。可是,这些障碍与我而言,到底有多重要呢……
为什么这个世界要对得起我?这个世界,其实,有对不起我的权利。
我和Amy还有一个备用的手机,“Amy,事情已处理好,莫担心。联系戴倩,给赵磊打电话说尹烟没死。给我准备一张海外的机票,随便哪里,尽快。”
一会,赵磊的手机响起,他静静地听,收了线后,他径直走向门口。
“赵磊。”他停在门口,“给你一句话:痛的真实,怀念一生。”
昆侖有劍 久未飲酒
在蠱世界修仙
他呆在那里,可能想弄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但是突然的开门走出房间,也许觉得自己没有时间思索,可是,我很想听他最后的道别。
那边的脚步声渐渐消失,我拿起自己的手包也走向门外。坐在地上的于观涛静静的,没有声音,没有动作,甚至几乎没有呼吸。我走到门口,回望他的时候,他仍旧像是一尊雕塑。他其实一直是一个懦弱的人,只是被保护了这么多年,连他自己都忘了自己的懦弱。
禁忌師 吳一仙
候机室里Amy已经等在那里,不知道从哪居然给我整理了一箱的物品。
“事情已经摆平了,好好生活,要比我幸福。别哭。”
“我什么都给不了您,只能保证您户头的充盈。答应我,不要让我找不到您。”
“好。你闭上眼睛。”她听话的闭上眼睛,我在机票后面写了一行字塞到她的包里,涌入人群。
进入这个登机口前,我听到一个女孩子歇斯底里的叫声,她不敢用广播,她不敢叫我的名字,她只能喊我留给她的纸条。
“人生浮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