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t5e3m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愛下-第202章 被耍鑒賞-jaoj6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很显然冷天赐是兴奋地尖叫,他当若没有察觉自己还带了两个孩子出来。
“程俊,马上让游乐园的主管把摩天轮停下来!”燕厉寻可能那么多时间让冷天赐玩个够。
“是,老大。”
程俊办事效率很快,不到三分钟冷天赐便从摩天轮上走下来。
八零嬌妻逆襲記
他不晕不吐,抬眼看到冷清悠激动地跑过去。
然而冷清悠身边还有沉着脸的燕厉寻。
他顿时规矩了许多,不过精神还是有点亢奋。
“姐姐是来找我吗?”
燕厉寻在冷清悠回话之前开口道:“冷天赐,你把暖暖和子康带哪儿去了?”
冷天赐看也没看就指着捞小鱼的地方说:“不就在那儿捞鱼。”
冷清悠和燕厉寻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那里挤满的人已经散去,但是却没有冷子康和冷暖暖的身影。
冷天赐也傻了眼,“怎么不在呢,我明明让他们在那儿等我的。”
燕厉寻一拳把他打倒在地,冷天赐被打的眼冒金星。
他还是不明白,两个小不点怎么不在。
“他们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拿你试问。”燕厉寻霸气侧漏,冷天赐一句都不敢反驳。
他看向冷清悠时,冷清悠正满脸失望地看着他,他这才发现冷清悠脸色苍白,唇上一点血色也没有。
“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把他们弄丢的。”冷天赐当即道歉。
他弄丢了姐姐的孩子,真是该死,他都恨死自己了。
冷暖暖和冷子康好不容易才跟他亲近,他怎么让这么好的机会溜走。
“暖暖和子康是我的命。”冷清悠声音已经嘶哑,她一字一顿地说道。
燕厉寻揽住她的肩膀,指挥程俊动用全部力量加快搜查。
冷天赐一个人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他此刻也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冷清悠没有看他,之前那些好感也因为他的无知败光了。
燕厉寻更是没有施舍给他一个眼神直接拉着冷清悠往前走去。
兇猛大叔求放過
阑江城的一个废弃仓库里。
穿到攪基同人裏的作者你傷不起啊
“弟弟,我们怎么在这里?”冷暖暖清澈的大眼睛里满是疑惑,她并没有因为醒来以后身处陌生环境而恐惧。
冷子康淡定的说:“别怕,我们被绑架了。”
渣王作妃
“可是被绑架不应该有绑匪吗,怎么一个人都没看见?”冷暖暖不解,除了环境差些也没有人虐待他们。
冷子康环顾四周,周围都是陈年堆积的货物。灰尘满布,蜘蛛网随意地挂在仓库的不锈钢大梁上。
地上有凌乱的脚印,看来绑架他们的不止一个人。只是他们把自己和姐姐留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呢?
“姐姐,我们逃出去吧!”冷子康看到那个能容纳他们身体的出风口提议道。
“这不好吧,墙这么高万一我们摔到怎么办?”冷暖暖可是很怕疼的。
重生末世之強女 吃草的老羊
“怕什么,那不是有绳子吗?”冷子康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比他们胳膊也细不了多少的绳子,小脑袋瓜转得欢快。
“谁说我怕了,那你说我们手上的绳子怎么解开。”冷暖暖的头往背后看了看,手负在身后,绑的还挺结实。
冷子康伶俐地往后挪了挪,他用牙一点点解开冷暖暖身上的绳子。
冷暖暖的双手解开以后,兴奋地站起来,却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原来她的脚还被绑着,光顾高兴忘了这件事。
冷子康想抚额,可是他的双手还被绑着。
冷暖暖看着自己脚上的绳结发了愁,她不会解绳结啊!
她为难地看着冷子康,冷子康心里吐槽这个姐姐除了吃和吃还会做什么呀,不对,姐姐还喜欢钱,超喜欢钱。
不过吐槽归吐槽,他还是一本正经的趴下去给姐姐咬开脚上的绳结。
冷暖暖双手双脚都解放以后,她在冷子康的指点下,花了十几分钟才把弟弟的绳结全部解开。
她们刚刚拿到绳子就听见有开门的声音,冷子康麻利地把绳子甩出通风口,拉着姐姐躲到货物后边。
那是个阴暗的角落,连脚印都看不到。
大门“咣啷”一声打开,尘土飞扬。
来人是个两个粗壮的大汉,他们赤着胳膊相貌凶悍。
英雄聯盟之人生路
其中一个蓝衣大汉说:“两个小鬼呢?”
傾世紅顏:和親公主
另一个黑衣大汉快步走到原来冷暖暖和冷子康倒地的方向,“MD,绑这么结实都跑了,两个小鬼是属耗子的吗?”
蓝衣大汉往四周看了看,目光停留在挂着绳子的通风口。大喊一声:“糟了,两个小鬼头从通风口逃跑了。”
黑衣大汉不敢置信地把绳子撤回来,“还真TM跑了,愣着干嘛,快去追吧。”
他们说完把绳子甩到地上,马上追了出去。
他们谁也没想到两个四五岁的小孩子有那么大的主意。
冷子康拉着冷暖暖听到外边有人跑出去以后,试探着走到仓库大门。
然后他们又快速冲出去,走到一处比成人还高的草丛。
嫡女醫妃:逆天大小姐
“弟弟,你饿不饿?”冷暖暖饿地前心贴后背,一步都走不动了。
冷子康本想吐槽姐姐“吃货”,可是他的肚子也不争气地叫了。
他尴尬地冲冷暖暖笑笑,“等我们找到妈妈就有吃的了,姐姐在坚持一会儿。”
輪回至尊
他们穿过高高的草丛,望向四周,举目荒凉。
天地之大,他们蒙了。
“现在怎么办?”冷阿暖一向以弟弟的智商自豪,所以她期待弟弟能想出个好主意。
“先别动,那两个人很快就会发现不对劲,等他们返回来以后看情况再说。”冷子康果敢,冷静。
“好,我听你的。”冷暖暖紧紧拉住冷子康的手,姐弟两个彼此传递温暖。
果然不出冷子康所料,那两个大汉又回到仓库。
他们拿着手电,把仓库里里外外都转了一圈。发现他们姐弟两个在仓库的脚印以后,气得跳脚。
“MD,整日打鹰被鹰啄了眼,竟然被两个小鬼头涮了。”黑衣大汉啐了一口,把手电摔倒地上。
“方圆几里地人烟稀少,他们想逃也逃不远,我们现在就去抓他们。”蓝衣大汉到还算淡定,他拍了拍黑衣大汉的肩膀,两人相继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