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其他小說

4wdfg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逆襲之女配反擊 ptt-第一章 被害推薦-bv0z9

逆襲之女配反擊
小說推薦逆襲之女配反擊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展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妙偶天成 冬天的柳葉
舞台上,耀眼的灯光聚集在舞台中央,照耀着这个身穿白裙,仙气飘飘的少女。
她的柳眉修长修长的,渐细渐淡得隐进鬓角,那双顾盼撩人的大眼睛每一忽闪,微微上翘的长睫毛便扑朔迷离地上下跳动,如何不让人心生犹怜。她那纤细的手指拿着话筒,声情并茂地演绎着这段“童话”。
她就是著名的歌手——雨馨儿。
老公太放肆:嬌妻要造反
我欲淩天 夜聽雪
億萬豪寵:總裁老公從天降
回荡在整个演唱会的声音,如流水般清澈动人,敲击着人们的心灵,引人入迷。
台下的观众,都在跟着雨馨儿挥动的双手,挥舞着他们手中的荧光棒和应援牌。
可是,观察仔细的人会发现,雨馨儿的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她的樱桃小嘴一张一合,却没有发出声音。她仅仅只是在跟着音乐,小心翼翼地对着口型。
而同时,幕后,一名穿着普通的女生,她的手中,同样拿着一支话筒。
雨馨儿的经纪人林雯,坐在在这个女生的对面,紧张地盯着她和电视屏幕上的雨馨儿,生怕出了一点差错。终于,语毕。这名女生睁开了眼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便看向林雯,林雯做出噤声的手势,示意她不要说话,直到看见屏幕上面的雨馨儿完美谢幕后,才呼了口气,笑着说:“阮夏,做得不错!”
阮夏看着从台上渐渐走下来,心花怒放的雨馨儿,冷笑一声:“别夸我,我说过,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们了。”
然后,不给面前两人一点说话的机会,转身就想离去,可是她的手却被雨馨儿一把拉住,阮夏不耐烦地回头一看,雨馨儿睁着她那双楚楚动人的大眼睛,透露出些许的委屈:“表姐,这次的事情谢谢你!下次绝对不会再让你帮我假唱了…..”
然后,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了阮夏“这张卡你拿去用吧!去多买几件好看的衣服!”
阮夏听闻这话,嘴角不懂痕迹地抽搐了几下,然后默默地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衬衫和牛仔裤,暗自嘀咕:“不就是穿了件廉价的T恤衫吗,有必要这样嘲笑我吗?”
手却不由自主地接过了那张卡,眼睛直视着她,无奈地说:“行了行了,别跟我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要不是伯母临终前要我照顾好你,你认为我会帮你吗?”
说完,阮夏挥了挥手,便径直离去,只留下雨馨儿皱着眉头,牙齿轻咬下唇,听着周围人围在一起地窃窃私语,她低下了头,眼里闪过一丝不甘心:“小夏…凭什么…从小到大….什么都是你最好…”
刚从后门走出来的阮夏,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这可不是自己第一次帮雨馨儿假唱了。
二十一世纪的现代明星中,哪一个不是全能艺人呢?可偏偏,雨馨儿这个红遍大江南北的大明星,就是不会唱歌。无奈之下,只好求自己来帮助她完成演唱,甚至出版了几张专辑。
当然,作为回报,雨馨儿的工作室给予了阮夏高额的报酬,可阮夏这样性格的人,怎么可能一直帮雨馨儿“欺骗大众”呢?
就连当时答应帮助雨馨儿,都是因为她的妈妈嘱托阮夏一定要好好照顾雨馨儿。不过现在好了,阮夏也算仁至义尽了。手上把玩着雨馨儿给的那张卡,扬了扬头发,然后便拿出手机,手指熟练地打出数字,没到三秒,电话就被接通:“亲爱的大当家,有事儿就快点说!我这儿忙着呢!”
阮夏不禁粲然一笑,“二当家,没事儿就不能找你咯?今儿个晚上,下了班‘南风’约起!”
“好好好!到时候我跟你联系。”
简单地挂了电话,阮夏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招了出租车,回到了家中。
只劍天涯 九轉無極
晚上七点——“南风”。阮夏早早地坐在包厢里点好菜,等候着电话中的那位二当家。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包厢的门终于被推开,进来一个身穿职业白领服,脚踩恨天高的女士,阮夏招了招手:“总算是来了。”
这就是阮夏的闺蜜——牧心。
牧心微瞥了一眼阮夏,嘟着嘴抱怨道:“还不是我们公司那破总裁,我不就不小心得罪了他嘛?他这个小肚鸡肠的人就拼命让我加班完成工作,好不容易今天做完了,等会我还要好好回去补觉!!!”
阮夏挑了挑眉:“是小心眼吗,我看八成是他想泡你吧!”
牧心瞪了一眼阮夏,脸颊微红,声音不自然地越来越上扬:“你可别说瞎话!老娘才看不上他!!!”
“好好好,我开个玩笑嘛。”阮夏笑了笑,停止了这段对话。
牧心舔了舔略微干燥的嘴唇,拿起茶杯,抿了一小口,然后问道:“你最近怎么样,你那个大明星妹妹还在让你假唱吗?”
阮夏沉了沉眉,一时没接上话来,过了几秒,才说:“今天是最后一次。我之后不会再和她联系。”
“好!今天好不容易能出来聚聚,那咱们就不醉不归!!”牧心高兴地大叫道,阮夏也抛开一切心中的一切不愉快和烦闷,一杯一杯地倒起酒来。打闹声一时充满了整个房间。
全職刺客 貧僧戒色
和牧心告别之后,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阮夏一人散步在寂静无声的街道,静穆的夜晚,皓月当空,一切仿佛静止不动,阮夏搓了搓冻得微红的手掌,哈了一口气。
一抬头,就能看到那皎洁的明月,如玉盘一般挂在天空,阮夏眼神黯淡,为什么这明月总是在家人分离,朋友散去的时候,这样的圆呢,嘴角向上扬起,却是那样的悲凉。再次低下头来时,眼里的悲伤也被遮掩的干干净净,阮夏使劲地吸了吸鼻子,向前走去。
背后却突然一阵剧痛,阮夏闷哼一声,睁大了眼睛,想转过身,奈何实在是没有了力气,向后仰了过去,“咚”的一声,摔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她在失去意识前,隐隐约约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显得那样不紧不慢,也是那样的熟悉:“得手了,现在就直接把她扔到东街的仓库里。”
怎么会…怎么会是他…不对…我早该想到的…阮夏握紧了双拳,也再没了力气挣扎,不甘心地闭上了双眼,失去了她仅有的那一抹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