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6xk0q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愛永生》-第六十章 威逼利誘相伴-6zscr

愛永生
小說推薦愛永生
乐毅听到这话后是立刻慌了神,说实话他也不想跟何欣玲搞对象,不过他这举动倒是让杜文斌感到挺失望,他原打算火上浇油,让乐毅去找高挺算账,最好是他们俩狗咬狗打起来,没想到他倒打了退堂鼓,杜文斌也不好说什么只得作罢,苦思冥想的琢磨其它办法。
高挺是不知道杜文斌心思,因为杜文斌给了自己五百块钱,他这心里也有了底,立刻是拨通电话把何欣萍找来,果然没过多久,他的这位心上人是匆匆来到公园,高挺还误以为她就是刚才在公寓里见的何欣玲,于是上来关怀悲切的问道,“我知道你是为了钱才跟那小子来那个的,我不会计较的。”
“你说的都是什么啊?我跟刚才哪个男的在一块了,胡说!”
“你就别狡辩了,我刚才在公寓都碰见你了。”
“你刚才进公寓了?”何欣萍听到这话后这才明白高挺的意思,知道他刚才见到的是自己的孪生妹妹何欣玲,但并没有把这事告诉高挺,因为他觉得这傻老爷们儿挺逗,“那你既然都看见了,还跟我说这些有必要吗?”
“我的意思是我不介意这个。”高挺还以为何欣萍生自己的气了,他极力辩解道,“都怪我没钱,才让你受这样的罪。”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喵喵剎異世 笨笨圈圈
超級小說
“那你还不赶紧是挣钱,我可跟你说,你要是没钱的话我可不能陪你。”
“五百够不够?”高挺说着从兜里把杜文斌给自己的五百块去递到了何欣萍手里,“你跟那小子一次才二百,我给你的钱够你两次还多呢。”
“你小子这是在哪儿发的财啊?”还没等高挺把话说完,陈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他上来一把就想抢过高挺手里的钱,但被高挺是一把推开,“你敢抢我就报警抓你。”
“那你赶紧叫吧,最好连她一起抓走。”陈康指了一下旁边的何欣萍,“她是干什么的你心里很清楚吧。”
“你们俩人别吵了。”何欣萍拿出二百块钱递给陈康,“这二百块钱,你拿着吧。”
“这还差不多。”陈康笑呵呵的把钱揣到兜里,然后转身离开。高挺望着这小子走远是一脸不高兴的对何欣萍说道,“你干什么给他钱啊,这钱我是给你的。”
“他老这么纠缠下去也不是个事啊。”
“你别怕,我哥们儿梁跃现在是协警,这小子要是真欺负你,到时候我找他。”高挺话音未落,这时候就见一辆警车停在马路边,车门打开后梁跃从车上来下,他急匆匆的走到高挺的身边,“你一个人歇着呢?”
“没有,我跟……”高挺本想说现在正跟何欣萍聊天,但发现她人已经走远了,“你给人家吓跑了。”高挺指了一下远处的何欣萍,“我好不容易才把人家约出来,都让你搅合了。”
“她跑什么,我又不逮她。”梁跃看了眼何欣萍的背影心里挺纳闷,“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你胡说什么,人家是不想见你!”高挺一脸不肖的对梁跃说道,“你找我干什么?”
“也没什么事,公寓刷门卡的钥匙你还得给我。”
“你至于吗?我就用一下,回头我再还给你。”
“可是华警官说不行。”梁跃说着指了指马路旁边的警车,“她说这刷门卡是陈珂芸的,不能给别人用。”
“那你为什么就能用?你是陈珂芸什么人?”
“你别说这话,人家跟我什么关系也没有,要回刷门卡是华警官的意思。”梁跃显得也很无奈,因为华晓宇现在住陈珂芸的家里,所以想让梁跃今天帮忙搬家,但是没想到梁跃说刷门卡借给了高挺,这让华晓宇颇为恼火,责怪她不该把刷门卡乱给别人,万一出事的话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暮光寶
意外发生的事件是不可预料的,就在梁跃跟高挺要刷门卡的时候,何欣萍却是遭到不测。她原本以为能悄悄溜走,但是没想到刚走到公园门口的时候,突然被一个人拦住了,她抬头一看是陈康,“你有事找我?”
“你说呢?”陈康是一脸狞笑,“我盯着你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了这事,还把我原来的工作混丢了。”
“你盯着我干什么?我又没惹你。”
不敗神話
豪門圈寵:失守的緋色遊戲
“你少废话了,你是不是干那活儿的?上回逮着你,你还死活不承认。”
“你逮到我?”何欣萍一听话立刻明白了,因为妹妹何欣玲跟自己讲过这事,但她不想说出实情,怕给妹妹找不必要的麻烦。
“我当时能承认吗?这事是我不对。”
“光这么说就行了?”陈康不肖的说道,“你怎么着也得意思意思吧?”
“那你想干什么啊?我兜里没钱。”
“谁说管你要钱,我是想……”
何欣萍见这小子鬼头蛤蟆眼儿的样心里就明白了,知道他无非是想占自己的便宜,虽说心里不愿意,但是她不敢得罪这小子,只得忍气吞声,“你想在哪儿来,你有地方吗?”
“没有,就在公园拐角吧。”陈康不由分说的拽着何欣萍来到一个隐蔽的旮旯,他让何欣萍扶着墙,自己在她身后办事,但是让何欣萍没想到的事这小子一边来一边偷偷的用手机拍照,陈康心里这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何欣萍当然是不知道了,当办完事之后她打算转身离开,这时候陈康堵住他的去路,“以后每天这时候咱们见面。”
“那你得给钱,最少也得一百块。”
“给他妈你大爷钱!”陈康说着把手机递到了何欣萍的面前,“看看这是谁啊?”
“你怎么给拍下来了?”何欣萍怒不可歇的说道,“你把它给我删了。”
“你说删就删啊?我跟你说,你要是明天不来的话,那我用微博把它发出去。”
“你敢!你发一下试试?”
“你要是不来我就发。”陈康说罢是转身离开,何欣萍此刻咬牙切齿,心里是恨透这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