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axjmi精华都市言情 誰與我共眠 愛下-番外二 尉遲冰雪熱推-2kcgu

誰與我共眠
小說推薦誰與我共眠
在我得知自己病情的时候,就没有期待过我的人生中会有婚姻,哪怕只是一个婚礼。可是萧逸说,他都会给我。
求婚来的很突然,我接受了,却并不觉得冲动。我们对彼此的了解,已经无需过多迂回的试探,我知道答应他的求婚,不但是成全自己,更是成全他,所以自然不会喊着【不能耽误你的青春,我要一个人孤独终老】这样的话,你又怎么知道你自以为是的选择,就一定是对他最好的安排?
後宮:步步驚心
婚礼前,林阿姨对我说【以后你就是萧家的儿媳了,要是他们对你不好,就给阿姨说,阿姨是你的娘家!】说完竟有泪光在眼中闪烁。
想来阿姨今天的心情没人体会过,这场婚礼既是嫁女,又是娶媳。不过说到底,她没有把自己当成萧家的媳妇,还是以我继母的身份出席婚礼,算是女方唯一的长辈。
大厅内司仪已经高声说着【有请新娘入场】,林沐风催促着情绪化的林阿姨,腾出一只手臂,示意我圈上来,在我的胳膊和他接触的那一刻,他惊异地看了我一眼,大概是我这段时间体重飞速下降,瘦骨嶙峋的胳膊不如他记忆中的圆润,我笑道【怎么?】并没有告诉他和阿姨我生病了,近一年来,我都过着深居浅出的日子,不想他们为我分担无用的悲伤。
【婚纱很好看,很适合你……我们进去吧。】他温润如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如同儿时每一个夜晚,入睡前他的呢喃。
識 碎竹葉
深情王爺追妻之溺寵神女妃 彩星
重生之虛無大帝
萧逸不知道何时已经定做好了婚纱,尺寸大小合适得近乎完美,整件婚纱上笼着一层蕾丝,缀满了朵朵水晶雪花,因为我说过,我喜欢盈盈那件嵌满水钻的水蓝色婚纱。尤其让我惊讶的是,在婚纱的裙摆处镶嵌的是雪花状的蕾丝。
记得我如此钟爱雪花图案的人,一个是萧逸,一个是林沐风。
此刻,他们两个人,一个站在红毯的那一头,一个与我并肩同行。
我的人生似乎也就像这一段红毯,在与林沐风那样亲密相伴过,以为从3岁到100岁,都会和他一起度过,谁知和他的终点,是与另一个人的起点。
楚医生四岁的女儿楚楚见到我精致的婚纱后,一双玻璃珠般盈亮亮的眼睛再挪不开视线,胖嘟嘟的小手捧着我的裙摆视如珍宝,自告奋勇要跟在我身后为我托着婚纱。
看来每个女孩,对婚纱都有这样难解的情结,穿着最美的衣服嫁给最爱的人。我看着不远处的等我的萧逸,脸上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微笑,却带着一抹凝重。我对他微笑,然后看见他严肃的双眼顿时暖化,对我露齿一笑,不是我自我感觉太良好,那一刻,我听见两侧嘉宾中,女性陶醉的低叹。
当我终于停在他面前,与他深情相拥,耳边的音乐和宾客的掌声如雷般洪亮,我却听见他在我耳边满足的轻笑,觉得此生,再无遗憾。
**** ****
我几乎因为这个完美的婚礼,拒绝去医院领取结果,萧逸自然是不会允许,【胁】同我来到医院,我不会生气,因为知道,我的生命不再是为自己而活。
楚天舒依然面色柔和,一如他前几次告诉我每一个坏消息和每一个好消息那样,从他脸上看不出自己命运的前奏。
他说【你们以后可以不用来医院了。】
我听完心里一紧,习惯性地往坏里猜测——是不是病情已经恶化到了无法医治的地步?上一次检查的结果没有变化,不是好事,我早就该知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楚天舒在我没有把这个疑问说出来之前道【全身骨扫描结果显示,之前癌变的部分均恢复正常,尉迟冰雪,我要告诉你。】楚天舒站起来,低头对我道【你康复了,这一仗我们赢了!你不用再来医院,你是正常人了。】他看着我好像我是他一个接触的艺术品。
我仔仔细细把他的话回味了好几遍,再看看萧逸激动得不敢置信的表情,这才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出错。
我想笑的,这也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可是眼泪流过脸颊的速度之快让我自己都意外,萧逸抱着泪流满面的我不断说着【没事了,没事了,尉迟……】
你问我为什么哭?
委屈,就像被诬陷犯罪要判死刑的人,终于在送上砍头台的时候沉冤得雪,如何兴奋的起来?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得到了原有的一切。
记得第一次化疗结束后,我背着萧逸悄悄问过楚天舒【什么样的人才会得癌症?缺乏锻炼的?有隐疾的?遗传?还是做了太多坏事罪有应得的坏人?】
霸道鬼夫太心急 流音
楚天舒的回答初听很外行,似乎还有些敷衍,然而后来却觉得很有道理。
他说【倒霉的人。】我听了忍不住笑。
他也是在告诫我,别去想自己如何招惹到它的,只要全力与它抗争就好。
离开楚天舒的办公室,走到医院大厅,如释重负,也许是方才哭了太久,我突然觉得口渴,萧逸为我买水,我坐在大厅的休息区等他。
不远处走来一位身材高大红光满面的老者,礼貌地问了问我身边有没有人坐,我说没有,然后他坐在我身边。
自从爸爸去世,我便很羡慕年长的人,萧逸问我为什么,我说,只因为他们有比爸爸长的生命,不论生存条件如何,他们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看着这位面目慈爱的老者,我忍不住与他攀谈。【您看着身体真好,有多大年纪了?】
他朗声笑着【75啦!】
我和爸爸的年纪加起来和他差不多,真的很羡慕。谁知道他又道【身体好,就不会来这里啦!】
【您哪里不舒服吗?】实在看不出来他的气色和心态像是有病的人。
老者依旧笑道【我60岁的时候呀,得了胃癌,经过了一年的治疗,医生告诉我已经彻底根除了癌症。手术后我活了14年!】他骄傲地对我说。
【那很好啊。】我微笑着听,也许不是每个人都像爸爸那样不幸。
【去年的时候,我查出又得了肠癌。】他面不改色地继续讲述,见我错愕的神情,他拍拍我的肩。【不过没问题!癌症是我的手下败将,我已经战胜过它一次了,这一次,我肯定还能赢!】他像个骁勇善战的士兵,充满斗志地对我说【等我老了以后啊,我要把我抗癌的经验写本书,让病友们都看看,我们不是等死的人!】他激动地比划着手,说的很有信心。
看着他满头白发,还说着【等我老了以后】这样的话,我的眼眶突然一阵湿热,还想说什么,他老伴走过来道【我去个洗手间的功夫,你就在这大吹你的抗癌经啦!你跟人家小姑娘说这些做什么?人家健健康康的,谁会听你唠叨。】言语里虽是责备,但一双眼却满是关心。
我忙道【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我很喜欢听他说话。】谁又知道我这样的年龄,也曾是他的病友?
我羡慕地目送他们二人缓缓离开,萧逸不知道何时拿着一瓶水站在我身边。
嫁值千金:名門第一少夫人
我起身同他走出医院,萧逸原本欢愉的心情此时明显消沉,我有些困惑,想要问他,终是他忍不住先说【尉迟,我想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复发的。】
我明白了,他听见了那位老者给我说的话,怕我胡思乱想。
我道【我不这么想呢!】我搀着他的胳膊【我从他的话里听出故事的另一面,有人可以在手术后活14年!而且是一位60岁的老者!萧逸,你知道14年意味着什么吗?】
他摇头,我道【意味着,癌症患者康复后,至少可以活14年,那么我也一定可以!就算我只活了14年,爱你的时间也已经超过爱林沐风的,我就拿他当我的第一个目标,向14年看齐!】
萧逸看着我的眼里终于退去了担忧,虽然有丝心疼,但被我鼓舞起了精神。【我羡慕他们,萧逸,我希望我们和他们一样幸福。】
萧逸望着远去的两个老人,默默握紧了我的手。
那对老人的身躯在地上投出长长的影子,就像我们的人生,也许不如其他人那样长久,但如果我们努力,却可以比别人更加悠远,丰富而精彩。
**&**后记 **&**
(以下不占用点数哦)
看到这里不知道有没有人觉得有一丝熟悉?爸爸胃癌过世后,我在央四的节目看到关于李蕾的介绍,一个20岁的女孩,鼻咽癌晚期患者,后转移到骨癌,可是最终,她通过努力,战胜了癌症。在8年后,就是2008年,写了本书《大美不言》,我没有看过,但想来应该是她关于抗癌经验和生活态度的文字。
那时候心里很难过,如果爸爸看到这样的例子,也许会开朗坚强很多,即使能多活几个月,也是对我最好安慰。所以这本书,虽然女主得了癌症,但我并没有安排不好的结局,也没有太过描写她病中痛苦的情形,因为这对于写文和看文的人来说,都是折磨。
公主文字表述能力不强,文章也许不会多深入人心,也不像老公一样是国际抗癌协会的成员,但却衷心祝福每一个癌症患者都能康复,也希望病患家属们坚强面对,活着就是最大的希望!
多喜一家人 一夏天
請原諒我 月關聖帝
另外,为了避免读者追文的痛苦,(本人更文速度真的太慢了,在此道歉)公主要休息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想彻底完结一部作品后再上传,大概在年底了。故事的主角是萧淼,其次,其他书里出现过的若干人物都会大批涌现,期待大家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