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fdb3n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半勺歲月半勺傷討論-第三十二章 尾聲-sbhwb

半勺歲月半勺傷
小說推薦半勺歲月半勺傷
“陈哥走了“`”当阿格出现在韩艳面前时,是努力以平静的声音说: “陈哥为了你一直保留着最后一口气,你却坐在这里发愣,陈哥真是看错你。”他字字咬牙切齿,韩艳却静静地坐在靠椅上,听若无闻,阿格发誓,若不是陈哥拼死护他周全,临去时还有交待好好护她离开,他绝对想冲上去揍她的冲动。
變態殺手李老太太 肥丁
阿格扭头望着别处,愤愤地说:“陈哥说你自由了,你想去哪儿我都会送你去,就是别再留在这屋子里。”
韩艳半垂着眼睑,缓缓开口:“不用了,我会让我弟弟来接我“`”
阿格也不愿再多看这个寡情的女人一眼,抬脚出门,关门震而欲聋。
小峰开着车将韩艳送往车站,买好了票递给韩艳:“姐,车票。回家了别多想,好好生活。”
韩艳接过票,看着昔日顽劣的弟弟俨然成熟不少:“过年了就回来看我跟妈。还有,跟小芬分了吧。”
小峰略有惊色:“你都知道了?”
八零後特工教師
夢境幻想之時空魔方 默默洛
韩艳轻轻点了点头:“你已经是个大人了,这本来应该是你的事,但是姐还是认为她不适合你。”
小峰沉默地低下了头。
“我走了。”韩艳接过小峰手中的行李箱,转身朝车站起去。
“艳子!”一声低沉的叫唤在韩艳耳边响起,她瞬间不敢相信地缓慢转身,是庄。她吸了一口气,抬手挽了挽头发朝坐在轮椅上的庄走去。
庄望着她,静静浅笑着,身边的护士识趣地悄然走开。
韩艳屈下膝,望眼前曾经帅气迷人给过她安慰,给过她温暖的美好青年,如今却因为她终身坐在轮椅上矮人一截,心里有道不出的内惭与难受。
庄先开了口:“知道你要走,想来送送你。”
韩艳眼里涌出心酸的泪,吸了吸鼻子:“为什么你不怪我?对不起,我不想的,我没想过他会害你“`”
庄抬手抚摸着她的头发,摇摇头:“你误会了,不是他。所以不用替我难过,我反而要谢谢你及时送我到医院。”
韩艳抬起头:“我都看到,是陈中的人把你架上车的“`害你成这样的。”
廣州不相信愛情 蒲萄
庄肯定地再次摇头:“是罗玉的丈夫。他知道了我跟罗玉的事,一直在调查“`”
韩艳的眼眸惊恐放大,脑中轰然炸开,胸口慌乱一片吸呼也变得急促,嘴里兀自低语:“不是他“`不是他“`”似是要一遍又一遍地让自已清楚,全身发软地倒在地上。
庄慌了,想起身扶她,无奈根本动不了:“你怎么了?艳子。”
小峰赶过来,连忙扶起瘫坐在地上的姐姐:“姐,怎么了?”
韩艳闭上眼睛,泪珠从脸庞上落下,心房某处震震在击痕痛。
小峰扶她起身,韩艳忽然抓住小峰的衣袖,她吐着气轻幽幽地说了句:“带我去个地方吧“`”
墓地死气沉沉,就算是白天也亦是灰昏一片,韩艳每抬一步脚都觉得有千斤重,越是靠近陈中的墓碑越是举步艰难。
终是没有完全来到墓碑前,她的身子便虚弱地倒在墓碑边上,她圈起身体紧紧靠在陈中的碑上,终是压抑不住痛哭了起来,心里不停的在念:陈中,你说话不算话,说话不算话“`不是说好要好好生活的吗?不是说好要带我回你的老家南昌吗?不是说好要给我一个安稳的家吗?““
鬼皇的狂後 慕雪
肥廚 蕭禹
可如今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人死如灯灭,老天爷不会再让她见到他了。
她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起来,泪流满脸,似要把她一生的泪水全哭尽,韩艳边哭边嘶哑地说着:“错了“`错了“`全都错了“`”可究竟是谁错了都不知而知了。如果可以,她愿今生从来不曾与他相遇,不曾相识“`可世间根本没有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