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31c7q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炮灰郡主要改命討論-第一百三十三章 突然崩潰看書-sazz3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被丁潇潇强制放了丧假的纪程,此刻正勤勤恳恳在医馆里帮忙,看见丁潇潇走进来的那一刻,小孩儿血都凝固住了,手里好不容易调准了的小秤咣当一声砸在桌上。
旁边的小伙计一声惊呼,顿时引得整个医馆的人都往这边瞧过来。
鬼妻 曲神
纪程紧张的走到丁潇潇面前,行了个礼,然后低头绞着衣服角,紧张的说道:“郡主,我,我的活都干完了,整个院子都收拾好了。这是吃饭的时间,我看柳神医这里忙不过来,所以……”
甜妻蜜襲:擎少的寶貝小嬌妻 非與非言
越是想解释越是语无伦次,最后实在说不下去的纪程,缓缓低下了头。
總攻系統 正攻娘娘
丁潇潇笑道:“所以,所以你就再来给柳神医添点乱吗?”
柳曦城听见声音,从内堂走出来,看见这一幕,故作严肃的大喝一声:“干什么到这来吓唬我的学徒!”
纪程闻言头低的更厉害了,丁潇潇却拉着他兴奋道:“听见没有,柳神医愿意收你为徒了,还不去磕个头,当心他反悔!”
孩子猛地抬起头,眼神里仿佛点燃了一生。
片刻之后,医馆恢复了忙碌有序的模样,丁潇潇将柳曦城拖到一边,轻声说道:“徒弟都白送你一个了,有件事你得帮忙!”
柳曦城作为大夫,被人请去是常有的事,听了丁潇潇的话之后,他立刻收起玩笑的神情,略带严肃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丁潇潇咬牙切齿道:“还不是你!治好了病人,送过来欺负我。”
“什么?”柳曦城一头雾水。
丁潇潇大概把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现在那个李大个儿因为被少君打断了腿迁怒于我,领着工人们起义呢,我想来想去能卖点面子给他的,也就只有你这位大神医了,赶紧想想办法,帮我劝劝他呗。”
一顿解释之后,丁潇潇迎来了一张很是疑惑的脸,作为编剧,她对自己组织故事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怎么也不至于这么点事说不明白。
她用手在柳曦城眼前晃了晃,问道:“听明白没有,诶?!听见没!”
柳曦城缓缓看向丁潇潇,掀起她的眼皮仔细瞧了瞧,丁潇潇打掉他的手,不耐道:“你干嘛?我的场子就在那晾着等人呢,赶紧和我去。”
“也没病啊,怎么就疯了呢?”柳曦城咋舌着,一脸可惜。
丁潇潇怒道:“你才疯了,你全家都疯了。”
柳曦城突然笑起来:“我全家?好的,我全家。”
“快点走啊,都中午了,再一晃又过去一天。”丁潇潇又是拖又是拉,想把柳曦城从医馆拽到马车上。
“你要在城西开布庄?织布?还雇用城西的那些人?”柳曦城三连问道。
丁潇潇这才发现,自己说了半天,这家伙重点听偏了。
“对呀,我工钱都预支了。”
柳曦城摇摇头:“你真是太天真了,这怎么可能?”
丁潇潇不管,必须让他先去把李大个儿搞定:“生意怎么做那是我的事情,你就说帮忙不帮忙吧。”
“你要真是有闲钱,就投我医馆得了,每个月给你分红,保证你和你那几个奇形怪状的手下都能吃饱。”柳曦城觉得这丫头纯粹在过家家,不想陪她疯,转身往内堂走去,还有病人在等呢。
“我不!我不要你的医馆,我就想做点自己的事情!”丁潇潇突然爆发了,她自己也没想到,原本以为根本不值一提的情绪,根本不存在的郁闷,根本不真实的世界,会对自己造成这么的大影响,“自从我来了,什么事情都不顺利,谁都看不起我。我是东临的郡主,可是迟梅公这个东临来的臣工都不曾正眼看过我,更别说你们西归的达官贵人了。你,柳曦城,初次见面的时候你是什么态度,你还记得吗?”
说道激动之处,丁潇潇一抹眼泪,强令自己镇定:“我不是城主夫人,我也不是东临的郡主,我就想做我自己,挣自己的钱吃自己的饭,怎么啦!?我就该被少姬整日欺负,被全西归城的人当做笑柄,让说书的将我编的鸡鸣狗盗,还有莫名其妙的人想害我杀我,还有西归的臣工,那个首辅大人想关就关想放就放?我是个屁吗?”
愛情就是循序漸進 花之心戀
柳曦城从没见过这样的丁潇潇,一直以为她没心没肺的,什么事都不挂心。本来还想安慰几句的,听到最后没忍住,还是喷出一个笑来。
“你……”丁潇潇指着柳曦城,顿时红了眼圈。
“好了好了,是我不对。”柳曦城道歉,“可是城西很乱啊,你一个姑娘家去那里做店,这能行吗?”
丁潇潇甩掉眼泪,恨恨道:“我倒是想在城东……”
柳曦城自己开医馆,自然知道城东这些铺子、商人、官宦的尿性,一个名声早已经不好听的郡主想要在这里立足,确实不容易。
“城主其实能帮你的,只要你说一声。”柳曦城不忍心道。
丁潇潇长长舒了口气,脸色恢复如常:“我现在就是求你了,找到你门上来了,帮我去跟李大个儿说句好话,你墨迹了我多久了?算了,你不帮忙我也有办法。”
眼看丁潇潇带着红眼圈要上车了,柳曦城粗略交代了两句,便急匆匆跟上。
三國之大爆兵 隔壁的小蜥蜴
心跳戀愛社 郭妮
“你这丫头,生意多大不知道,脾气倒是涨了不少。”
丁潇潇感觉到后面一抖,知道柳曦城已经上车了,也不管他坐没坐稳,一甩缰绳就冲了出去。之后,如愿以偿的听见后面扑通一声,她红彤彤的眼眶里,总算浮起一层笑意。
城西的大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丁一三人和赵大哥忙了一上午,但也仅仅将织布机架起来一部分。
“主子,咱们真的是尽力了,实在是忙不过来。”丁一见丁潇潇脸色不好,赶紧上前解释。
“我知道,大家辛苦了,先吃饭。”丁潇潇嗓子微微有点嘶哑,极力掩饰着自己眼中的失落。
柳曦城看了看初具规模的织布场地,不得不承认,这里的房租和工人确实比城东便宜太多了。而且,城东本来就没有什么织布厂,布庄不是从东临千里迢迢的进货,就是从城西的作坊里买些便宜货。
“走吧。”柳曦城突然说道。
“去李大个儿家吗,你知道他住哪?”丁潇潇自觉不该那么失态,毕竟是自己求人,略有些不好意思,垂着眸子问道。
“他现在肯定不在家,你就跟我走吧,大掌柜的!”柳曦城拉住丁潇潇的胳膊,带着她往城西再往西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