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歷史小說

r1ryb火熱都市异能 小閣老 txt-第一百一十八章 事後諸葛誠意伯看書-2egd2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好半晌,尹千户才回过神来,小声问赵昊道:“这,这是哪位?”
得,感情刚才光顾着看美女了,连赵公子的话都没听清。
“这是长公主的义女,张大学士的千金张小姐。”赵昊咳嗽一声道。
“哎呀,失礼失礼!”尹千户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用什么礼节好了。
“这位大人不必多礼。”张筱菁用一种疏离淡漠、高高在上的语气道:“刚说过了,我干娘需要休息,不要再让我把话说第三遍了吧?”
“是是,张小姐息怒,我们这就下船。”尹千户赶紧点头哈腰。
“多谢了。”
张筱菁福一福,转身进去了船舱。
甲板上一片死寂,这下没人敢出声了……
陈王诚更是彻底没了气焰,哆哆嗦嗦像是雨中的鹌鹑。
他已经深信不疑,自己捅了天大的篓子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船上没有长公主,只有张大学士的女儿,也够他和他哥喝一大壶了。
张相公原本分管军事,陈以勤致仕后,他又兼管河工,如今正是漕运衙门的顶头大老板。自己居然袭击他女儿……
滴滴答答一阵水声,他身后的刘大哥裤裆湿了一片,竟然吓尿了。
见赵公子厌弃的捂着鼻子,尹千户赶紧低声吩咐道:“把他们带下去!”
几个官兵赶紧把瘫软在地的陈王诚和姓刘的拉起来、堵住嘴,带回战船上。
“这下千户大人相信了吧?”赵昊语气疏离,对他不信任自己表达不满。
“从来就没怀疑过!”尹千户急忙解释,却又怕吵到舱里的贵人,赶紧双手捂住嘴,样子十分可笑。“小人奉中丞之命前来,自然唯公子马首是瞻。”
说着将袖中的白银票奉还道:“怎么敢收公子的钱呢?”
“拿着吧,本公子给出去的赏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赵公子一摆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公子赏。”尹千户身子登时酥了一半,竟就势给赵公子跪下了。
“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赵昊伸手扶他。
緋聞巨星
尹千户却长跪不起,给了自己两个耳光道:“小人方才太该死了ꓹ 抓到这样大逆不道的恶徒,居然还劳公子审问ꓹ 打搅了贵人休息,真是罪该万死!”
“行了,不知者不怪嘛。”赵昊如今也是阅人无数ꓹ 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便压低声音笑道:“放心ꓹ 尹大哥营救之功,干娘那里会知道的ꓹ 张大学士也一样。”
“哎哎ꓹ 多谢公子!”尹千户求的不就是这个?他砰砰连磕了几个响头,激动道:“往后我尹政就是赵公子的人了!”
“自家兄弟,好说好说。”赵昊笑着扶起他来。
“敢问公子,此事该如何处置?”尹政态度端正的请示的道。
“兹事体大,我不能做主。”赵昊寻思片刻道:“请尹大哥到客厅喝茶,我请示下干娘。”
“应该的,应该的。”自然他说什么是什么。
赵昊便让护卫领着尹政到一层客厅ꓹ 自己则进去了那戒备森严的二层舱室。
~~
舱室内,只有小竹子、马秘书和巧巧三个ꓹ 哪有什么长公主ꓹ 就连小县主都先一步去了苏州好么?
不然方才出面的该是柳尚宫ꓹ 而不是小竹子了。
一看到赵昊进来ꓹ 小竹子赶紧迎上来,满脸惴惴的问道:“赵公子ꓹ 刚才小妹没露馅吧?”
“怎么会呢。”赵昊笑道:“就凭你这一亮相ꓹ 说自己是瑶池仙女他们都深信不疑的。”
“讨厌!”小竹子顿时喜形于色ꓹ 佯嗔道:“说正经的呢。人家长这么大,还头一回撒谎呢ꓹ 而且还是撒这种弥天大谎。”
“安啦,越大越好,大了才过瘾。”赵公子咽下唾沫道:“反正他们也没处查证的,回头跟干娘对对口供,不就天衣无缝了。”
这几个月,赵公子可是给干娘创造条件,过了大瘾了。为了让干娘高兴,他连爷爷都踢到了两千里外的广州去,还献祭了亲爹。
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次小小利用一下干娘,她老人家定然不会介意的。
赵公子又跟三位美女说说笑笑,吃了碗宵夜,这才下楼去见尹千户。
單身媽咪19歲 孫晗
客厅中,尹政笔挺的坐在椅子上,给他奉上的茶点香茗也丝毫未动。
这是他事业关键点,能不能上去就看这一下了,可不能出一点纰漏。
见赵昊进来,尹政马上起身相迎,恭声问殿下有何指示?
“唉,我干娘慈悲为怀。”赵昊背着手,一脸不甘道:“说既然没伤到人,就不要闹太大了。”
血染星空下
“殿下真是菩萨在世啊。”尹千户忙大赞两声,长公主会作此反应,不出他预料。毕竟长公主离京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再闹大了实在不好收场。
妖孽總裁,本仙來自蜀山 淺鏡子
“但是,绝对不能轻饶他们,要让他们复出惨重的代价!”赵公子咬牙切齿道:“这是我说的。”
“那是自然!”尹千户马上同仇敌忾道:“一群宵小胆敢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不让他们比死还难受,不足以平民愤!公子说怎么做吧,我都听你的!”
“你这样……”赵昊便压低声音,吩咐起来。
“明白明白,公子放心吧,这种事儿,末将熟得很。”尹千户一听,正在自己的业务范畴,马上笑逐颜开。
~~
金陵城,平江伯府,陈王谟提心吊胆一宿没合眼。
按说他弟弟昨晚怎么也该回城了,却一直没见人影。让人去寻找,也如泥牛入海……
天亮,依然不见回报,陈王谟愈加担心出了纰漏,顶着对黑眼圈,和一帮勋贵焦躁的在堂上躲来躲去。
终于,快到午时,派出去的人慌慌张张回来了。
“大事不好了,伯爷!二爷和刘大哥他们被操江衙门的人抓了!”
“什么?!”陈王谟霍然起身,难以置信道:“操江衙门吃饱了撑得吗?管我们漕运衙门的闲事儿?!”
漕运衙门管大运河,操江衙门管长江,双方在镇江和扬州之间,有一段辖区是重合的。因此日常多有往来,但因操江衙门管的是江防,跟漕运衙门职责分明,所以不像漕运河道间那么多龃龉,双方一直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
陈王谟挑选动手地点,特意选择辖区重叠的地方,已经照顾到了操江衙门的面子,真出了事情,后者完全可以推个一干二净。没想到他们居然还不识趣!
真是他娘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職場嘻哈族 弋元
“小人原本也不清省,只看到操江衙门的战船封锁了北新洲一带。还好小人一个亲戚是领兵的百户,从他口中才知道了昨晚的原委。”
手下人赶紧将打听到的经过,一五一十禀报给平江伯,带着哭腔道:“二爷和刘大哥他们捅破天了,事情大条了啊伯爷……”
“啊……”陈王谟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失手打碎了钟爱的紫砂壶,跌坐在椅子上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
“大哥,稳住啊。”见陈王谟庙里长草慌了神,一旁来听消息的南和伯赶紧扶住他道:“咱们得赶紧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压下去,不能把事情闹大啊!”
他们几个也派了家丁一起去的。这些勋贵的家丁,其实就是世世代代依附于他们的亲兵,打断骨头连着筋,出了事儿一个也逃不脱!
“是啊,老陈,这事儿透着诡异。”东宁伯也阴着脸:“你家老二是去通知他们有变化的,按说前天夜里就该把话传到,早就离开北新洲了。昨晚怎么能被一锅烩了呢,不应该啊!”
輕狂染指流年
創神
“嘶……”陈王谟倒吸口冷气,确实不对劲啊。
“哈哈哈!”素来以智多星自居的诚意伯刘世延,忽然怪笑起来道:“看来你们还没笨到姥姥家。”
“你看出什么来了?”众人也顾不上计较他阴阳怪气,催促道:“快说说看!”
“很简单,”刘世延二月天摇着羽扇,摇头晃脑道:
“长公主来南方过冬,这咱们都是有耳闻的。可她真在船上的话,姓赵的小子只消报一下她的字号,老二他们就是头再铁,也保准吓得掉头就跑。怎么会‘被抓了才知道船上有,长公主和张大学士的千金’呢?”
“不错,他手下只说‘船上有贵人’,分明是混淆视听,诱我们的人上钩啊!”南和伯一拍大腿,恍然道。
“现在明白了?”刘世延用扇子指着陈王谟道:“而且看来,那日在国公府吊唁时,他是故意激怒你,又透露行踪给你,引诱你动手的。”
“怎么会呢?”陈王谟一阵面红耳赤,他向来自诩甚高,没法接受被一个毛头小子耍了的结果。
“怎么不会呢?当天你们给人家烧了小仓山,多大点事儿啊,用得着姓赵的小子亲自处置吗?他不过是借故耽搁一天,一来给操江衙门布置的时间,二来等着你们再派人去报信,好抓个对证!”
说着他满脸讥讽对众人道:“人家早就设好天罗地网要收拾你们了,你们这群蠢货也真是不自量力,还要绑人家的票?九大家尚且被姓赵得收拾的服服帖帖,何况你们这些米虫了。”
众人被气得够呛,却又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气哼哼道:“这些话,你怎么不早说?”
“呃……”事后诸葛诚意伯尴尬一笑,心说我事先也看不透啊。
ps.这张算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