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都市小說

tewnk都市言情 無敵:從女裝大佬開始 起點-第一百四十章 尷尬的飯局鑒賞-6mc2o

無敵:從女裝大佬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女裝大佬開始
因为距离确实很近,汽车还要找停车场不方便。
于是秦泽骑着自行车带着柳诗雅来到了约好的餐厅前面。
隔着玻璃,秦泽已经能看到杜明了。
一看到他秦泽都不禁叹了口气。
时间变得真快啊,这才几年啊,这小子就换了个人一样。
杜明穿得相当正经了,甚至还涂着发蜡,和以前秦泽所熟知的那个二笔孩子完全不同了。
当然,更吸引秦泽眼球的,是他旁边坐着的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女人。
这个女人个子高挑,化着浓妆。
虽说在已经天天被美女环绕的秦泽看来,这女人并没漂亮得很出奇。
只是在普通人眼里,这已经算是美女了。
秦泽和柳诗雅很快就进去了,坐在这对未婚夫妇的面前。
杜明一看到秦泽带着身边的柳诗雅,也有点惊讶。
舌尖上的異世
凑到秦泽身边低语:“我天!老秦!你小子可以啊!连这么漂亮的妹子都能把到?”
“那可不是吗?本来我不想带她来的,可这妹子非要天天缠着我,唉,长得帅也不是我的错啊。”秦泽一边说还一边装模作样地喝了杯白开水。
当然,秦泽这话不敢说得太大声,要是被柳诗雅听到铁定少不了一顿揍。
“对了。”杜明赶紧给秦泽和柳诗雅介绍旁边的女人,“给你介绍下,这个是我未婚妻,蒋曼。”
“哦哦哦……你好你好……”秦泽和柳诗雅赶紧打招呼。
可蒋曼却只是看了一眼秦泽,脸上甚至连笑意都没有,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甚至连秦泽伸出去的手都不愿意握。
秦泽和柳诗雅尴尬地愣了两秒。
卧槽?
这女人这么高冷的吗?
高冷也就算了。
蒋曼还站起了身,没好气地瞥了眼旁边的未婚夫:“我去上个厕所,杜明你过来。”
“哎?”杜明愣了一下,只能朝着秦泽笑了笑,“那老弟你先和弟妹坐着,我去一下……”
“弟妹……”
柳诗雅一听脸瞬间红了。
“不是的……我……”
百煉神體
只是这两个人并没听她解释,甚至都没鸟她,就朝着则所走去了。
厕所边上。
少爺霸愛小丫 亦小沫
重生之80後 江南一夢
蒋曼皱着眉头看着杜明。
氪金英雄 青澀蒼穹
“你搞什么呢?你不是说你这发小是什么上市企业的老总吗?怎么这个穷酸样?骑着自行车过来?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少和这种人来往!”
“我这兄弟可能比较低调……”杜明摸了摸头,额头上都是汗珠了。
确实,秦泽今天穿得就不像什么吊炸天的人物。
一旁柳诗雅的颜值倒是炸天,只是刚刚坐自行车过来的时候太冷,于是穿了秦泽那丑兮兮的外套,到现在都没脱下来。
以至于看上去也有点穷酸。
“低调?低调什么啊!你也看看啊,那货的自行车和我家保姆买菜的一样!那女的倒是长得还可以,可穿得是什么玩意儿?会不会搭配啊!一点都不时尚!不fashion!不就是两个底层的人吗!”蒋曼不耐烦地说道,“和这帮人吃饭你不觉得浪费时间吗?而且你还给订了这么高档的位置?”
“我……”杜明的脸色很难看,不过完全不敢发火,只能陪着笑,“老婆,你消消气嘛……还有那位置不是你定的吗……”
“你还敢说!我还以为你这次终于能有个像样的朋友了!还特地给你们订了这种VIP座!谁知道还是这种底层垃圾!”蒋曼直接骂道,“你还和这种人交往?这种人看上的不都是你的钱吗!你之前借了多少钱给你的那帮穷兄弟们你自己没点数吗?有收回来的吗!你以为你现在的钱都是哪里来的!还不都是我们家给的!”
这么一骂。
杜明都低下头了。
说到底,其实他就是个赘婿而已,现在他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做生意的老丈人家给的。
“老婆,你这次就给我个面子吧……一次就行……我真不能在他面前丢了脸……”
“你要面子是吧?好!我这次跟你和他们吃饭!不过他们自己的钱得自己付!我不会再为这种底层的垃圾花一分钱!”蒋曼说完抢过他手里的钱包,快步走了回去。
杜明叹了口气,也只能跟上了。
他也没想到,自己老婆会气成这样。
神曰,虐渣男 緞姿
等这两个人回到位置上。
秦泽和柳诗雅都很懵逼。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刚刚吵了一架。
这特么怎么了?
是我们干了什么了吗?
也没啊?
我们进来不就坐在这里了?
还特么那么热情地打招呼呢!
秦泽还凑到了柳诗雅的身边:“是不是你眼神太凶吓到人家了?”
柳诗雅:“胡扯什么呢,我感觉是你的原因!”
二人互相推卸责任。
……
接下来虽然上了几道菜。
可气氛实在太尴尬,一帮人甚至都没有什么交流。
大唐再起
秦泽和柳诗雅只能专注于吃饭。
可他们越是吃饭就越是让蒋曼瞧不起。
重生之全能狂少 冷風無奈
哼,果然是两个土鳖!
一看就知道没来过这么好的餐厅!
反正你们自己付钱!随你们自己吃!
只是这帮人吃了不到半个小时。
俄國教父 蟲草田十
就来人了。
来的是几个看上去就很二笔的二笔青年。
杜明一看到他们,顿时脸都绿了,手里的筷子差点都没直接掉在地上。
那蒋曼更是皱起眉头,咬了咬牙,还瞪了杜明一眼。
“哟!老杜啊!你他妈果然回了东海了!”这几个二笔青年很自觉,自己搬了几张椅子就坐到了旁边。
柳诗雅看这帮人有点危险的模样,本能地往秦泽身边贴了过去。
秦泽也皱着眉头。
他现在见过的二笔青年太多,现在已经练到能感受到一些人身上的二笔之气了。
他能感觉到,这帮人身上的二笔之气就很浓。
“你们怎么在这儿……”杜明的声音都在颤抖。
“呵呵,你回东海结婚了,我们兄弟几个来参加你的婚礼不行吗?”几个二笔青年互相看了一眼笑着说道。
只是就连旁边的秦泽也能轻易地看出来,这帮人的眼神里有那么一丝贪婪和龌龊。
蒋曼直接对他们大骂:“我说过了!让你们不要再缠着我们了!你们到底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