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agu54都市异能 清湯男愛麻辣女笔趣-四十七、hello(完結)讀書-pmy8g

清湯男愛麻辣女
小說推薦清湯男愛麻辣女
一月三十号,韩知梅终于回来上班了,就是阴历小年这一天;
她的到来也引起了古籍出版社的一阵骚乱,韩女照了照镜子,扪心自问,很正常的打扮啊!
今天她的大卷发早晨用吹风机吹过,于是蓬松自然的飘在她的肩头;
身上穿着淡粉色的亮面新款半大羽绒服(姐姐送的),里面是一件长款雪纺稠上衣,嫩绿和嫩粉外加水蓝混合的图案,内衬打底衫(她还是怕冷),下面一条灰白色的瘦腿裤,脚踩一双短款到脚踝的灰紫色漆皮靴子,背了一个FED的小包包,嘿嘿,这些都是嫂子和哥哥去HK见客户的时候送给她的;
腹黑爹地寵妻成癮 霓笑笑
(原因韩爸爸,唠叨他们不关心妹妹,于是她就多了一身名牌,嗯,也不错,虽然她有点不舍的,但还是把麻辣文的开衫留给爸爸了,围巾她留着,现在就在自己的脖子上,从来没想过,这条围巾还挺百搭)
韩知梅慢慢的倒腾着小碎步子,她不会穿高跟鞋,就算7分的跟,她也跟踩了一个高跷似的,有点寸步难行的感觉,反而因为走的慢,到显得一向平底鞋风风火火的某女,有了风情万种的女人味;
“韩梅,是你吗?”冯云从后面追了上来,从头到脚的打量一番;
“奥,冯云谢谢你最近帮我忙啊,”韩知梅摆了一个姿势(为了不摔倒,靠在墙上),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小礼物给冯云,那是S市的同学给的,某个牌子的头花,她又不带,送给冯妹妹吧;
“谢谢,回头咱两交接一下,过两天我也该休假了,那时就麻烦你了,查理德要约我到杭州旅游,你说我去吗?”冯云甩了一下自己的卷发问,语气多了一份柔媚;(恋爱中的女人吗!)
“啊,”韩知梅吓了一跳,唔,冯云进展还挺快,看来冯云想去,于是她回话:“我问了云青松他们公司对查理德的评价相当不错,你要是愿意就去吧;”
“谢了,韩梅,还是你最好,”说完冯云两颊绯红,扭着腰肢跑回自己办公室,身后留下一脸黑线的韩知梅;
哦买嘎,冯妹妹也不含蓄美了,爱情真伟大!
杠上真命天女
上午的时候,韩知梅正在审核稿件,突然收到一份来路不明的快件,她只好签收,以前听何牧梓说过,有时候会发生快递出错的情况,可她这是古籍出版社啊,方圆1里之内都是文物古迹的,要错也真错的离谱;
拆开一看是美晨百货的会员邀请函,她有点纳罕,自己什么时候在美晨办过这个,莫非是上回批发BRA,那也不对哦,自己在其他商场买的多啊;
打开看里面有一个信封,用A4打印纸写了一封信,意思是美晨对客户抽奖,抽奖范围包括各个品牌店的会员,抽到她了;(是不是说的她有霓裳靓颖的金牌卡,那是唯一一张级别高的打折卡)
在今天美晨春节特价展会上,时间晚上六点到九点,有2张一百的现金抵用券,可以在7层特卖场使用;
这个到是合算,具体的使用是有范围的,她这两张是内衣兑换券,嗯,她掐指一算,要是买个一般的BRA,添一点钱就足够了;
去,不去,那个地方实在是某女的伤心之地啊!
海賊王之母巢果實 蠱真人
绞着袖口她踌躇了,后来一咬牙,发狠的想不用白不用,她反正最近很寂寞就当做打发时间吧!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韩知梅的装扮被出版社的大妈级人物询问了个遍,尤其是沙书记,她说自个女儿今年大学毕业,要开始相亲了,需要买一些好衣服打扮打扮,这二年干嘛都要趁早,最后想起来一个词形容,这将来不能让姑娘当剩女啊;
沙书记一番话,立即得到诸位大妈级人物的响应,她们还不停的说人靠衣服马靠鞍,这一倒持,韩知梅竟然有了几分姿色;
唔,怎么越听越像讽刺,哎,韩女佯装高兴点头致谢;
大妈们又纷纷问了韩女衣服的出处,韩知梅装傻说是哥哥姐姐送的,实在不清楚,大妈们只好做罢;
她不能说实话,不然大妈们肯定会让她帮她们去采购HK的东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不是她能办到的;
被当成木偶展示,韩知梅到是无所谓,不过沙书记的那个词,剩女,深深的伤害了韩小编这颗脆弱的心,她可不就是剩女的代表吗!
这下更激发了她的昂扬斗志,她决定花了那二百元,咋的,内秀不行吗,她就是爱BRA;
呜呜,踩着高跟鞋,韩知梅只好打车,奢侈就奢侈吧,手机卡她到是还没有重新申请呢,算了现在上班有出版社的电话,回家有家里电话,不就是路上吗,到还显的清静,自我安慰一番,她买了一瓶农夫山泉的柠檬C,拿在手上准备购物;
韩女计划着利利索索的买完再去池记吃鸡翅,想好后大踏步的朝目的地进发;
促销的日子,来逛商场的人可真多,电梯里又是人头攒动,还好这次韩知梅穿着高跟鞋,所以她不怕被人踩,落地面积比较小;
这种场景很熟悉,她突然想起来唯一一次很舒服的在人多的地方坐电梯,那是跟麻辣文;
嗯,周边还真有那么几对小情侣,韩知梅看的好生羡慕,干脆垂下眼睑,低头,视而不见好不好,不早说好不想了吗!
到达七楼,虽然来过几次,确切的说韩知梅还是没有方向感,这次她看到楼层服务员,奈,以前见过的那个大饼脸大姐,谦和的问了内衣区的位置;
出其不意,大姐竟然笑容可掬的仔细指路,今天有点异样,莫非即将召开奥运会,商场服务员也加强了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培训,她耸了耸肩,朝着那个方向继续;
封天
一路走啊走,还是一驻足内衣区就激动,先看到特美、再看到戴安婷、美舒琪、顺这边溜到连芳娜,怎么哪个都好看她就是没有下定决心买一个呢;
这样想啊想,不知不觉她就来到了靠右边区域的,霓裳靓颖,韩知梅没有太注意;
咦,前面有一个背影挡住了她的路,某女低头着一边扫着货架;
吘,带着紫色的围裙,似乎有点高,怎么头发那么短,她抬起头瞥了一眼闷闷的说:“小姐,麻烦您让一下,我好过去,”嘁,头发剪得还真短,现在的“女生”好高,韩知梅压根就是扫了半眼;
眼镜在书包里,不爱带隐形,不仔细眯着看是看不清楚;
听到她的声音,那个背影颤动了一下,移动开位置;
搞什么,韩知梅没有再看旁边的人;
強武之路 時空老人
此时,她被前方货车上一件白色的BRA吸引,哎,这个正好春夏可以穿哎,说时迟那时快,她踩着脚下的小靴子咔咔走过去;
“这个是我先拿的,”当韩女刚把BRA拿到手,旁边也伸过来一只胳膊,跟她一起扯着BRA,韩知梅定睛一看,一个少女身材的萝莉;哇靠,这种没发育好的身材,怎么可能撑得起来C杯;(韩知梅的心声)
“大婶,我先看好的,”一旁的萝莉妹妹可爱的眨了眨眼,脸颊上的腮红像小猴屁股(含有嫉妒成分),脑袋顶上特意扎着的一撮小辫子连同粉色的蝴蝶结,随着她的摇晃摆啊摆;
今天她可是OL的打扮,低气也很足,不是她不谦让,这孩子明显有捣乱的嫌疑,韩知梅鼓足勇气回到:“妹妹,你那么消瘦的身材,能撑得起来吗,这是70C杯,”说完韩知梅还不忘把标签抬起来给她看,自觉很有女王的气质;
“知道,”萝莉妹妹甜蜜一笑接着说:“我要cosplay,水兵月,嗯,”萝莉妹妹用手比划一下胸部,意思美少女战士的前方很伟大啊,“不叫你大婶了,姐姐可以吗,”她眨着浓浓厚厚涂了大概有5层的睫毛问,双眼瞪得圆又大,蓝色的隐形眼镜发出幽幽的光;
“咦,”韩知梅愣在当下,她被九零后美少女击中;
“妹妹,拿走吧,给你交款单,”就在韩知梅发怔的功夫,一声熟悉的调子从她的侧前方飘了过来,待她反应过来时,萝莉妹妹已经拿着白色BRA,向她挥手交款去了;
这是谁,怎么自作主张,韩知梅抬头瞪着发音体;
嘶,在看到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时,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就吐出来一个字:“你……,”这不就是翻版的文冬叙吗!
那张她在梦里常见到的脸,可是怎么头发还有表情都变了,困顿中;
“哎,哎,”某文嬉皮笑脸相迎,并且用手在愣神中的韩女眼前晃了几下说:“hello,小姐,您还需要什么?”
恢复理智的韩知梅有点恼怒,是他不是他,为什么冤家路窄的又见面,撅嘴答:“我就要刚才那一个,一模一样的,”咬牙切齿,她恨恨的说,今天她是女王当然要摆出该有的范,她还想当女流氓呢!
他和她就当不认识,其实还在疑问中,眼前的这个人总是有点跟麻辣文不一样,YY中,难道是传说中的胞弟,可没听说某文有弟弟啊,头脑短路;
小文弯下腰做出努力在购物车里翻找的样子,韩知梅的眼前则闪出一堆BRA纷飞的影子,眼花;
“你,你干嘛,”韩知梅3分钟以后看到不能确定身份的某文,还在翻找,有点怒火中烧;
“给您找BRA啊,小姐,服务不到位吗?”文同学气死人不偿命的闪着无辜的眼神,这个动作和表情引来几个路过的大妈,怨念的怒视韩知梅,好像她在欺负某文一样,哇啊啊,冤枉;
“那你随便给我找一个70C的,”韩知梅越想越气,现在她已经能断定这是如假包换百分之百的麻辣文啦;
别以为剪了头发变瘦身了她就不认得他了,小样,他就死化成灰她也认得;(女人很可怕,平日里的蔫人,爆发起来更可怕)
说到这里,韩知梅有点口渴,从书包里拿出瓶装水准备拧开喝,不料刚拿出来的水却被文冬叙半路打劫;
他轻松的拧开瓶盖子自己咚咚的喝了几口,接着他一耸肩对旁边不远处的某个背影说:“刘姐,我先走了,等的人来了,”说完解下围裙,拿起一旁的黑色塑料袋递给韩知梅,顺畅的牵着她的手往出走,一切动作完成的合情合理;
走出美晨过了马路,韩知梅甩开文冬叙的手,径直一个人往前走,她什么话也不说,生闷气中;
开始还有一摸纤长的身影,覆盖在路灯下她的影子之上,就在她一闪神的功夫,她发现背后的人影没了;
等她转头的时候,身后空无一人,她的前方到是有几个来往的人,是幻觉吗?
韩知梅咬了咬嘴唇,往胡同深处池记串吧行进,明明只有5分钟的路,让她走了十几分钟;
嗨,她还穿着高跟鞋,可是她一点都没感觉脚疼,就是感觉自己是飘着的,他到底出现了没有,出现了为何又不见了;
她又为什非要甩开他的手,双手交叉一握,似乎交错的刹那,还能感觉的到文冬叙残留的温度;
不知不觉中,走进池记,老板笑脸相迎的打招呼,跟她说里面有位置,8号桌,韩知梅顺嘴说了老一套,接着没听见老板嘀咕什么,失神的挪到院子西边的小屋,8号桌在那;
混沌中她坐下等,一会忽然眼前放下一盘烤串,她才重新抬眼,是眼花了吗?
韩知梅仔细看看端盘子的,就是刚才不告而别的麻辣文,看到眼前的他,韩知梅委屈的吸吸鼻子,眼眶里忍了许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奔腾而下,打湿了衣服前襟;
“给,别哭了,乖,”麻辣文也再也装不下去一眼的柔情似水,递上一方小毛巾(就是韩知梅给的蓝色史努比),顺便抚了抚某女的卷发;
“你干嘛,不见了,我还以为你丢了,”韩女接过手帕,怨念的说;
“你因为找不到我伤心了?”文冬叙的声音轻飘飘,在有烤肉味道的地方,她居然嗅到了淡淡的橙花香味,安心了;
“嗯,”韩知梅也顾不上矜持,一只手悄悄的抓住了文冬叙的衣角,生怕某人再消失;
“喝水,”今晚的文冬叙并没像自己设想的那样,小小教训一下他的尾巴,当他看到她头一次在他面前落泪后,心,彻底的软啪,接下来的一顿饭乖乖的扮演好好先生;
再来啊!结过账以后,池记串吧的老板招呼他们,哎,多么恩爱的一对啊,小文下午就来订过位置了,嗯,老板看到登对的两个人,想出了他情人节的宣传口号:天使有一双翅膀,鸡翅也需要配对,吃了池记一双烤翅,有情人终成眷属;(蛮押韵,老板自美中)
灯影交错的胡同里,偶尔墙头有夜归溜回家的猫咪喵呜,月光透过柳树梢洒在地面上,一只大手牵着一只小手,拉出长长的影子,韩知梅与文冬叙肩并肩慢悠悠的走着;
網遊之封印之門 祈彤
“快递是你递的,”韩知梅幽幽的问,她能猜到,应该早就猜到;
“嗯,变聪明了,”文冬叙答;
“为什么把头发剪了?”这个她是好奇,一直以来臭美的文冬叙,是很在乎前卫形象的;
“怕又被你当成女生啊!”文冬叙狡黠笑着答;
“小冬子(韩女已经用上昵称),减肥吗,变瘦了,”她在思量他的答案,因为她还是有一份不确定;
“不是,是在某一天我病了,被一个妖女抛弃于是烧了三天三夜(夸大),之后就缩水了,再也回不去了,”语调充满被抛弃过后的委屈;
末世之渣受重生 澀澀兒
嘎,韩知梅囧红了脸,某非是说她,她随即奈奈的回答:“不是会有苏娅公主去搭救吗!”她不想装了有事就问,心力憔悴中;
“苏娅!”麻辣文停顿一下继续说:“要结婚了。”
说到这里韩女的心忽悠一下,她,有点害怕答案;
“奥,”她一紧张手心出汗;
“下个月,在加拿大,”文冬叙继续说;
“那跟谁啊,”韩知梅问的很心虚;
“男朋友,你见过的,外籍的那个,”说完以后,文冬叙突然走到韩知梅的面前;
“真好,”这个词是发自内心的,她高兴啊;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某文坏坏的反问;
“没什么啊,真心祝福,”她低下头,掩饰嘴角的笑意;
“嗯,我跟她没什么,不管是在蜜糖还是哪里,知道吗?”文解释;
“奥,”韩女不好意思在装傻,突然之间被牵着的那只左手,无名指凉凉的滑进了一个圈;
“什么?”她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一个银色的圈,是比较宽的那种,戴在她细白的手指上显得有点唐突;
“这个是吸铁石的,适合马虎的你,比如钥匙找不到了,在书包里一划拉,就吸过来了……,”文冬叙断断续续的说着戒指的功能,就是没说主题;
“奥,是礼物?”这种戒指她还没见过,韩知梅抬起手臂端倪;
“还有一个功能,”说完文冬叙伸出自己的左手,同样的位置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在他们的手指距离10厘米的时候自动的两个指头吸到一块;
“它的另一个功能就是,尾巴再也不能出走了,因为离开自然再会吸回来,”文冬叙弯腰低沉的说;
“奥,”韩女抬眼对上某文深沉似海洋的双眼,呀,那是一双渐渐幽深的眼眸,某天她看到过,于是有一个久违的唇瓣落在她的唇上,隐约间听到魅惑的声音传到她的耳朵里:“尾巴,这是订婚戒指,以后不许不告而别,不许有话不说,戴上了就是永远的意思……。”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