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xbb5g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偏執總裁有點狂》-第330章 番外56相伴-cshp0

偏執總裁有點狂
小說推薦偏執總裁有點狂
“可是,以前我们就喜欢在那个地方玩,我还记得,那里充满着我们的回忆。”
月牙表情异常委屈的看着宋靳墨,伸出手臂,紧紧的抱住宋靳墨的脖子说道。
宋靳墨的眼眸,也因为月牙的表情,带着些许的迷茫。
他淡淡的笑了笑,摸着月牙的头发,抱着月牙,朝着别墅里面走去。
安暮晚跟在宋靳墨的身后,看着月牙和宋靳墨亲密的样子,心中一阵酸涩起来。
她刚走了一步,胃部一阵翻滚和难受。
安暮晚忍不住躬身,捂住嘴巴,小声的干呕了起来。
可是,宋靳墨没有看到安暮晚此刻的样子,只是抱着月牙,离开了。
安暮晚抬起头,眼眶带着些许泪意的看着宋靳墨和月牙离开的样子。
女人的双手,紧紧的握紧成拳。
宋靳墨,你现在的眼里,就只有月牙吗?
刚才看都没有看安暮晚一眼?
哪怕是一眼都没有。
“夫人,你的脸色很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福妈看到安暮晚跟在宋靳墨的身后进来,脸色苍白难看的样子,有些担心的叫着安暮晚问道。
安暮晚虚弱无力的摇头。
她只是觉得肠胃很不舒服,刚才吐了好久,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想了想之后,安暮晚才疲惫不堪的朝着楼上走去。
“我先上楼去了。”
“少爷正在月牙小姐的房间,夫人,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福妈迟疑了一下,看着安暮晚说道。
福妈真的不知道宋靳墨是怎么想的。
照顾月牙的事情,交给她就可以了。
他现在在月牙的房间里这个样子待着,让安暮晚的心情怎么能够好受。
安暮晚的身体,微微绷紧。
她抿着嘴唇,看了福妈一眼,声音沉沉道:“宋靳墨现在在月牙的房间?”
穿進np文的作者妹子你傷不起
“少爷说,要给月牙……洗澡。”
宋靳墨给月牙洗澡?
忍无可忍。
安暮晚黑着脸,气冲冲的朝着楼上走去。
她来到了月牙的卧室门口,就要敲门,却听到里面传来月牙低柔娇媚的声音。
“靳墨,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吗?”
炮灰不想說話
“嗯。”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
宋靳墨,你会怎么回答?
安暮晚冷着脸,就靠在门口的位置,安静的听着宋靳墨的回答。
但是,等了许久,安暮晚都没有等到宋靳墨的回答。
后面,他只是浅浅道:“月牙,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啪。”
“宋靳墨,你说什么?你要照顾月牙一辈子?”
安暮晚再也没有办法忍受,一把将房门给推开了。
“晚晚。”
“安暮晚。”月牙和宋靳墨两个人,齐齐的看向了推门进来的安暮晚。
安暮晚看着月牙和宋靳墨,上前,将宋靳墨扯到了自己的身边。
月牙看着安暮晚的这个动作,眼底顿时一片的委屈,她抓住宋靳墨的手臂,就是不肯松手。
安暮晚冷眼的看着月牙,一双眼眸,不带着丝毫的感情。
“晚晚,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在外面吗?我要是不是在外面,怎么可能听到你说了什么话?宋靳墨,你不要太过分了。”
这种承诺,也是随便可以许诺的吗?
宋靳墨难道忘记了,月雅就是因为宋靳墨这个样子许诺,随后才会一直跟着宋靳墨的。
为什么宋靳墨还是这个样子?
就真的这么喜欢月牙吗?
“安暮晚,你不要不可理喻。”宋靳墨似乎也被安暮晚这种咄咄逼人的样子弄得异常烦躁起来。
男人冷下脸,一双冰冷的眼眸,冷冷的看着安暮晚。
安暮晚被宋靳墨这种冰冷的样子弄得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她缓慢的掀起唇瓣,笑得异常冰凉道:“宋靳墨,你现在是为了月牙要和我生气吗?”
她只是想要提醒宋靳墨,不要因为对月牙的愧疚,弄得什么都忘记了。
都市劍說 華表
不要让月牙,变成了第二个月雅。
难道当初月雅做的那些事情,宋靳墨都已经忘记了吗?
宋靳墨垂下眼睑,俊美的脸上满是铁青。
“靳墨。”月牙看着安暮晚那么生气的样子,似乎有些被这个样子的安暮晚吓到了。
她怯生生的看着宋靳墨,表情似乎带着些许的惶恐和不安的叫着宋靳墨的名字。
“月牙,你已经是过去式了,你发生的那些事情,我都非常同情,但是,同情归同情,我不会就这个样子让你将宋靳墨抢走的,或许你还不知道吧?我和宋靳墨已经结婚了,宋靳墨现在是我的丈夫,所以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在这个样子缠着宋靳墨。”
“你在说什么?靳墨怎么可能会喝你结婚。”月牙不可置信的摇晃着脑袋,朝着安暮晚低吼道。
安暮晚看着月牙失控的样子,眼眸不带着丝毫的感情。
“宋靳墨是我的老公,这一点,没有人可以改变,不信,你问问宋靳墨……”
“够了。”宋靳墨看着月牙伤心欲绝的表情,又看了看咄咄逼人的安暮晚,不由得朝着安暮晚咆哮了起来。
安暮晚完全没有想到,宋靳墨竟然会对着自己生气。
她抖着嘴唇,目光有些怔讼的看着宋靳墨。
“靳墨,这不是真的是不是,靳墨。”月牙哭泣的看着宋靳墨,原本就柔美娇弱的五官,看起来异常的凄楚可怜。
宋靳墨看着这个样子的月牙,伸出手,轻轻的婆娑着月牙的脸颊。
“月牙,不要哭了。”
“你告诉,这不是真的,是不是?一定不是真的?为什么你会和安暮晚结婚?你骗我,一定是在骗我的。”
月牙抓住宋靳墨的手臂,朝着宋靳墨大叫起来。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回来了宋靳墨的身边,可是,她听到的却是这个信息?
宋靳墨和安暮晚结婚了?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要是宋靳墨和安暮晚结婚了?
她要怎么办?
她只有宋靳墨一个人了,只有宋靳墨一个人了。
“月牙。”月牙因为情绪激动的关系,整个人都昏死了过去。
看着昏倒在自己怀里的月牙,宋靳墨发出了一声低吼,他抱起月牙,大步离开了房间。
僵屍萌寶,買一送一
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安暮晚一眼。
安暮晚捏住拳头,看着宋靳墨冷酷的背影,声音嘶哑甚至缓慢道。
“宋靳墨,你现在是想要抱着月牙去医院吗?”
“晚晚,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你明明知道月牙现在的情况,为什么还要刺激她?”
“你心疼了?是吗?”宋靳墨的质问,让安暮晚的嘴唇一阵微微颤抖起来。
她走进宋靳墨的身边,伸出手,摸着宋靳墨的俊脸,声音有些冰冷的朝着宋靳墨问道。
“宋靳墨,你现在是在心疼了吗?是吗?”
“安暮晚,你给我适可而止,不要这么无理取闹。”
“呵呵……”
宋靳墨的话,让安暮晚忍不住低笑了一声。
最终,她在宋靳墨心中的地位,还是比不上月牙是不是?
月牙现在这个样子,宋靳墨就已经担心的不得了?
可是,宋靳墨,你似乎忘记了,你曾经说过的,这一辈子,就爱她一个人的。
为什么现在看到月牙这个样子,你会这么的紧张,甚至忘记了她的存在。
“你先好好的休息,我带着月牙去医院看一下。”
宋靳墨看到安暮晚脸上的悲戚,心中一阵的复杂。
他只是,不能够看着月牙这个样子,毕竟,月牙受了这么多的苦。
在怎么说,他和月牙从小就一起长大,两人以前的感情就这么好了。
安暮晚目送着宋靳墨抱着月牙离开之后,整个身体缓慢的僵硬了起来。
随后,直到看不到宋靳墨的背影的时候,安暮晚浑身的力气,像是在顷刻间被抽干了一般。
她慢慢的坐在了地上,痛苦不堪的捂住了脸。
宋靳墨……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大混蛋。
宋靳墨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自己?
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做?
……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安暮晚受不了这种痛苦,她拿起钥匙,一个人在酒吧里喝酒。
因为觉得一个人有些孤单了,就给萧珩打了一个电话。
接到安暮晚的电话,萧珩很快便出现在了安暮晚的面前。
看着安暮晚一个人喝的醉醺醺的样子,萧珩的一双眼眸,不由得闪动着些许的复杂。
安暮晚慢慢的抬起头,看了萧珩一眼,扯动着唇角,笑嘻嘻道。
“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喝酒?我也不知道。”
“安暮晚,是不是宋靳墨欺负你了?”看着女人眼睑下的泪珠,萧珩的一双眼睛,倏然一寒。
安暮晚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如果不是宋靳墨的原因,萧珩实在是想不到还有别的原因,可以让安暮晚变成这个样子。
“宋靳墨,宋靳墨那个混蛋,那个混蛋。”
安暮晚拎着酒杯,朝着萧珩低吼道。
“够了,不要再喝了。”看着安暮晚这幅疯疯癫癫的样子,萧珩忍不住皱眉。
他扶着安暮晚,离开了酒吧, 可是,安暮晚却一直在闹,萧珩看着闹得特别严重的安暮晚,只好用哄着孩子的口吻,对着安暮晚说道。
“乖,我们先回去,好吗?”
“不要回家,我不想要回家。”安暮晚睁着一双朦胧的大眼睛,看着萧珩俊美的脸摇晃着脑袋道。
她不想要回家,只要回家,就可以看到月牙和宋靳墨两个人那副样子,她不想要看到宋靳墨和月牙那么亲密的样子。
每次想到这些,安暮晚都痛苦不堪。
她知道,宋靳墨是因为对月牙觉得非常愧疚才会这个样子对月牙的。
但是,宋靳墨在对待月牙的时候,这么优柔寡断的样子,还是让安暮晚非常的恼怒。
“好,我们不回家,我带你回我那边。”
看着安暮晚这个样子,萧珩很清楚,安暮晚和宋靳墨肯定是吵架了。
而吵架的原因,应该是和月牙有关系的吧。
“宋靳墨,你这个混蛋,混蛋。”
安暮晚断断续续,低声咒骂了起来。
听到安暮晚的叱骂,萧珩有些头疼起来。
“乖,我们先回去了,好吗?”萧珩扶着安暮晚的身体,低下头,轻轻的吻着安暮晚的额头说道。
“放开她。”
正当萧珩搂着安暮晚就要去车上的时候,背后传来了一声阴沉冰冷的声音。
听到宋靳墨的声音,萧珩的嘴唇异常冷酷的勾起。
他扶着安暮晚,缓慢的回头,就看到了衣衫凌乱的宋靳墨。
男人那双犀利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萧珩的一双眸子满是冷酷盯着宋靳墨。
“宋靳墨,你现在是想要将安暮晚送回家吗?”
萧珩勾起唇瓣,俊美的脸上满是冷嘲的问道。
宋靳墨眯起眼睛,目光冷残的看着萧珩道:“将安暮晚还给我,别忘了,我才是安暮晚的老公。”
“我可没有忘记你是安暮晚的老公,但是,宋靳墨,你除了会让安暮晚伤心难过之外,你还能够做出什么事情?”
萧珩嘲讽的看着宋靳墨。
他只需要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安暮晚幸福就可以了,没有想到,宋靳墨竟然总是在伤害着安暮晚。
为了一个月牙,总是伤害着安暮晚。
一想到这些,萧珩就恨不得将宋靳墨撕碎。
如果安暮晚和他在一起的,一点都不会受到这些的影响。
但是,宋靳墨的存在,却总是让安暮晚伤心难过。
萧珩没有办法原谅宋靳墨的所作所为。
“我说,将安暮晚还给我。”
宋靳墨上前,想要将安暮晚抱过来。
妖魅公主誤惹邪魅殿下 ps:貓寶
但是,安暮晚微微的眯起眼睛,看了宋靳墨一眼,醉眼朦胧之下,看到了宋靳墨的脸之后,用力的将宋靳墨的身体凶狠的推开。
“滚开,混蛋,我不想要看到你。”
“晚晚,我们先回去在说。”身体被安暮晚毫不留情的推开,宋靳墨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他隐忍着心中的妒火,对着安暮晚沉声道。
安暮晚讥诮的看了宋靳墨一眼,身形一阵摇晃道。
“怎么?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医院陪着月牙那个女人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月牙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的,不是am?”宋靳墨头疼的看着安暮晚,声音沉沉道。
安暮晚冷嘲的看了宋靳墨一眼,低声的呢喃道。
“我很清楚吗?不,我一点都不清楚,宋靳墨,你现在是不是还喜欢月牙?既然这么喜欢月牙,你直接和月牙在一起算了,过来找我干什么?”
“安暮晚,够了。”
安暮晚今天的不可理喻,让宋靳墨非常的恼火,甚至是生气。
宋靳墨用力的捏住拳头,对着安暮晚低吼了起来。
听到男人的低吼声,安暮晚的身体一阵微微的摇晃了起来。
她低笑了一声,脸上满是凉薄和嘲讽。
“萧珩,带我离开这里吧?我不想要在这里。”
真的不想要在这里了。
不想要看到宋靳墨那张脸,更加不想要看到宋靳墨因为月牙的关系,那个样子对自己。
每次想到这些,安暮晚就觉得整个心脏都像是被人捏住了一般,呼吸很困难。
窒息的感觉,像是要将安暮晚整个人逼疯了。
“安暮晚……”
“靳墨,靳墨,你在哪里,靳墨。”
宋靳墨看着安暮晚竟然主动的抱住萧珩的身体,气的整张脸都黑了。
他刚想要上前去将安暮晚抢回来,不想,背后竟然传来了月牙惶恐不安的声音。
听到月牙的声音,宋靳墨慢慢的回头,在看到月牙竟然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自己身后的时候,宋靳墨发出了一声咒骂。
“该死的,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让你好好的在病房待着吗?”
“我醒来,找不到你,我就过来找你了,靳墨,你不要离开我的身边,我好怕,真的好怕。”月牙紧紧 的抱住宋靳墨的腰身,苍白的脸上,满是娇弱和脆弱的气息。
看着在自己面前拥抱暧昧的宋靳墨和月牙,安暮晚发现自己此刻的心情,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她冷嘲的看了月牙和宋靳墨一眼,缓慢的闭上了眼睛,将整个身体,也靠在了身后萧珩的身上。
“萧珩,抱我离开这里吧,我不想要看到他们。”
一点都不想要看到宋靳墨和月牙两个人这么亲密的样子。
看到让安暮晚心中一阵厌烦。
“安暮晚。”看着萧珩就要抱着安暮晚离开,宋靳墨发出一声类似咆哮的声音。
安暮晚的身体微微绷紧。
她慢慢的回头,面带嘲笑的看着宋靳墨。
“我们走吧。”虽然看着宋靳墨,但是话却是对着萧珩说的。
萧珩意味深长的看了宋靳墨怀里 月牙一眼,抱着安暮晚,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安暮晚,萧珩,你放开安暮晚,该死的,你给我放开安暮晚。”
宋靳墨的咆哮,让萧珩不由得停下脚步。
男人微微侧头,目光冰冷的看着宋靳墨气急败坏的样子。
“宋靳墨,你现在还是好好的照顾你怀里柔弱的女人吧,安暮晚,我会照顾。”
“你说什么。”
“你很清楚我在说什么, 不是吗?”冷漠的丢下这句话之后,萧珩抱着安暮晚,渐渐的消失在宋靳墨的面前。
看着萧珩和安暮晚离开的背影,宋靳墨气的整张脸都黑了。
綜家有家規 忘卻的悠
他想要追上去,可是月牙却紧紧的抱住了宋靳墨的腰身,让宋靳墨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找安暮晚。
“靳墨,不要离开我,我好怕,靳墨。”
月牙凄婉的看着宋靳墨,那副娇媚的样子,让宋靳墨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
他叹息了一口气,抱起月牙,往医院走去。
他还是先将月牙的事情安排好,等下再去找安暮晚。
一想到安暮晚现在和萧珩在一起,宋靳墨整个心脏都有些难受的扭曲在了一起。
守護少女時代
“靳墨,你和安暮晚结婚的事情,是假的,是不是。”
月牙看着宋靳墨,可怜兮兮的问道。
宋靳墨看了月牙一眼,声音微冷道。
“月牙,我和安暮晚结婚,是真的。”
怎么可能?宋靳墨怎么可能会和安暮晚结婚?
月牙的表情异常恐惧的看着宋靳墨,手指异常用力的抓住了宋靳墨的手臂。
“靳墨,你在骗我吗?一定是在开玩笑的是不是?”
宋靳墨以前说过的,会娶她的?
除了她,什么都不会娶的。
为什么现在宋靳墨竟然当着她的面,承认自己和安暮晚结婚了?
一定是骗人的。
“对不起,月牙,你不在的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发现,自己对你不是爱,只是单纯的那种喜欢罢了,我爱的女人,是安暮晚。”
“靳墨,你在胡说什么?你爱的人是我的啊,你忘记了吗?我们从小就在一起,你说过,会娶我的,这些话,你都忘记了吗?”
exo之女配翻身 夢女孩的夢
男人的话,让月牙没有办法承受。
她哭泣的抓住了宋靳墨的手臂,朝着宋靳墨大叫了起来。
看着月牙情绪激动的样子,宋靳墨的眼底带着些许的不忍。
毕竟是一起长大,以前还有着那么单纯感情的女人,面对着月牙,宋靳墨总是不能够像是对着别人一样,非常的狠心。
“很抱歉,月牙。”
“不,你一定是骗我的,是不是你也觉得我很脏?靳墨,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的身体脏了?所以你不要我了?是不是。”月牙有些控制不住的朝着宋靳墨低吼了起来。
重生之流氓修仙
看着月牙自残的举动,宋靳墨伸出手,抓住了月牙的手臂,声音沉沉道。
“不要这个样子,月牙。”
“我要怎么办、没有你,我要怎么办?”
“宋靳墨,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不可以,不可以这个样子的,宋靳墨,你是在骗我的,是不是。”
“好,我在骗你,你先不要激动,很晚了,你需要休息了。”
宋靳墨真的担心自己在这个样子刺激月牙的话,会让月牙变得更加的脆弱,他只能够暂时欺骗月牙,找机会在和月牙说。
“靳墨,我知道你在骗我的,我知道的。”
“以后,不要在开这种玩笑了,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月牙抽噎了一下之后,用力的抓住了宋靳墨的手臂,朝着宋靳墨喃喃自语道。
看着月牙的脸,宋靳墨原本想要说什么的,可是看着月牙这张脸,宋靳墨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等着月牙睡着之后,就想要去萧珩的别墅去接安暮晚的。
但是,月牙一直紧紧的抓住了宋靳墨的手臂,让宋靳墨根本没办法挣脱。
为了不惊醒月牙,宋靳墨只能够陪着月牙,一直到天亮。
……
“要是想要回去的话,我现在送你回去。”
安暮晚坐在沙发上,神情憔悴的样子,让一边的萧珩看了不由得皱眉。
萧珩很清楚安暮晚对宋靳墨的感情,安暮晚只怕也是舍不得宋靳墨吧?
“为什么要回去?我现在暂时不想要回去,萧珩,这几天,我可能要住在你这里了。”
“安暮晚,你这个样子,就是给月牙机会。”萧珩无奈的坐在一边,看着安暮晚说道。
他原本可以在这个时候乘人之危的。
但是,乘人之危,毕竟不是萧珩的性格。
他只是看着安暮晚,有些头疼道。
安暮晚垂下眼睑,漆黑的瞳孔泛着些许冷气。
“是吗?给月牙机会,要是宋靳墨真的对我的感情只有这么一点的话,就算是我每天看着宋靳墨,宋靳墨还是会和月牙再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