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仙俠小說

tvn1y優秀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 起點-第757章 真章-dgi84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修真界中没有巧合!必定有其内在的算计!
末世之狼纏
賽車之風神天下
尹相公和他此来碰上这三人在山谷内斗法,本身就是一个巧合,现在又赶上角马盗团的出现,巧合加巧合,就一定是有人泄露消息!
他们两个人,自己不可能泄露,那就只有同行的尹相公,这几乎是必然的事。
尹相公也不反驳,在敏锐的人来说,推脱也没意义,反倒让人看轻!
“是我找来的!那又怎样?全素是吧?你也不要在那里装好人,装正直!五年来我委托你太玄中黄的事你们是怎么办的?拖拖拉拉,推三阻四,找一个人,堂堂的大陆扛鼎之派,竟然都落到了两个女人之后,你们怎么找的?
是顾援的意思?还是你自作主张?我也不想知道!但今日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那就只能算你倒霉,就留在这里吧!”
全素点头,“好!既然你已经想好了,那么就让我看看,你怎么把这一切做到天衣无缝!”
尹相公冷笑,“在修真界,最完美的办法就是身死魂灭!
故事我都替你们安排好了,大盗单耳,披着一身逍遥皮的上门高弟,盗团围攻,英勇战死的太玄门人全素,黄庭的两位天之骄女……当然,如果有机会,我会选择在享受完两位天之骄女后再送她们上路,这样无论在心境上还是生理上,都更能满足我上境前的心态准备!
怎么样?觉得我很变态?你错了,我只是大大方方的说出来而已,在这个修真界,只做不说的人多的是,最起码我比他们强吧?”
尹雅有些崩溃ꓹ 她不明白自己的族兄怎么会在心里隐藏着这么恶毒龌龊的想法,她也不太清楚接下来该怎么做?
两名元婴和一名金丹ꓹ 对阵他们四个金丹,这场战斗怎么看都没法打,还有其他的可能么?
就在这时ꓹ 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
“尹雅ꓹ 夏美女,你们听好了ꓹ 接下来我说的话每一个字都很重要ꓹ 想要活下去,想要不受屈辱,你们最好就按照我说的来办!
穿越之茶言觀色 坐酌泠泠水
你们都是水系功法吧?看到山谷中的那个水潭了么?去那里,遁在水下,能为你们提供最大的依靠!
至于战斗,交給我和那个太玄牛鼻子,不要轻易出手ꓹ 这样的场面你们帮不上忙!如果轻易现身再被制住,反而是帮倒忙ꓹ 会让我们做出不得已的选择!”
夏冰姬俏眼一瞪ꓹ “你认为我们两个就只能坏事ꓹ 不能有所臂助是吧?最起码ꓹ 我们能缠住一个尹相公!
一只耳,到底是什么让竟敢看轻黄庭山法修?”
娄小乙坚持ꓹ “我知道这可能会损伤你们的自信!但这不是充英雄!如果没有这个罩子ꓹ 我早就跑了ꓹ 何必留在这里充大瓣蒜?我一只耳是要见识无边森林的人物,可不会为了两棵树就放弃整片森林!
这样ꓹ 你们先去水潭中防御,看一看接下来的战斗,如果自觉插不上手,就不要出来!”
就是糾結你咬我啊 青城豆
尹雅睁大眼睛,“一只耳,你是要施展你的绝世剑术了么?会不会自顾跑了,留下我们在水潭給你顶缸!”
美女培養師 青衣
娄小乙就笑,“你猜对了,这也在我的计划之中,如果能跑出去的话,你们缠住他们,我去喊人!”
尹雅就笑,“一只耳你真不是东西!这样的话亏你也说的出口!如果能把我和冰姐卖上价,你就一定会卖的吧?”
娄小乙点头,“当然!都是可再生资源,卖个一次两次我是无所谓的,但你那族兄现在是疯了,他奶奶的现在不讲价,只想白吃白占!
另外我要多说一句,尹相公活不过今次,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可别事后怪我杀了你们的兄长和同门!”
裁決星空
枕上歡:總裁的貼身愛人 雲起
两个女人无法理解他的自信来自何处?一个金丹大盗在面对两名元婴和一名金丹大师兄时,有什么理由觉得自己不需要帮助?是因为自身的实力?还是那个太玄道人?他们两个应该是素不相识的吧?
有太多的疑问,但不代表她们不知道轻重!她们很清楚这个大盗一只耳虽然满嘴胡说八道,但却在最危险的时刻表现出了一名金丹可贵的担当,和那些平时满嘴正义道德的大师兄完全相反!
“我们可以先去水潭观望!但我们也有自己判断的权利!如果觉得有必要,我们应该承担属于我们的那份责任!”夏冰姬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尹雅在一旁提醒,“小心哦!如果感觉顶不住,就往水潭这边跑!我有宝贝的!”
前妻的誘惑 柒世風流
娄小乙开始往前移,最后一句话是,“我来时感觉那水潭中有鱼!像这种深潭幽寒之鱼,味道最是鲜美,刺少肉多,你逮几条,等打完架咱们开个烧烤会!
夏美人你来烤,千万不要让一鸭动手,白白糟蹋东西!”
这是个疯狂的世界,尹雅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明白!
她和夏冰姬向水潭飘去,如一只耳所言,山谷中的这个水潭虽然面积不大,只有数百丈方圆,但却潭深无限,倚仗此处,最能发挥两人在水系上的能力,不说能够抗拒元婴,最起码多支撑片刻还是能做到的。
“拿出你最好的宝贝,阿雅,我们要拼命了!”夏冰姬轻声道。
尹雅就不解,“不是说让我们留在水潭观望的么?冰姐的意思?”
夏冰姬就苦笑,“是先观望,但我估计时间会很短!要么就不用我们出去,要么就会很快出去!没多少犹豫的时间!”
尹雅就很担心,“他们两个行么?一个是太玄的普通道人,连大师兄都不是,实力可想而知;另一个就干脆整天在那里吹牛赑,动不动我一出剑就会怎样怎样……”
尹雅说着,自己都笑了,虽然好像是死局,但她真的不太担心,因为这个大盗一只耳总是能让人感到意外,你根本无法预测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他会跑路么?”尹雅偷偷问自己的好姐妹。
夏冰姬就叹了口气,“不会!很多人都会口不应心,事到临头脚底抹油!但这种人不会,因为他们的骄傲是刻在骨子里得!”
尹雅就撇嘴,“什么骄傲?我怎么看不出来,真骄傲的话就不会去骗人抢人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