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懸疑小說

xqh8a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獵魔人怪談討論-262橙林美食節(三)分享-mde17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
辰逸已经认出那男人是谁了,曾经有一次,丰源市芙蓉区出现一只能把人带进潜意识的鬼物,辰逸就是在潜意识里见过他的。
当时潜意识里一片末日的景象,辰逸和萧伊婵、血衣候、张嘉色一起组了个四人小队,前往末日废墟支援。
而眼前这个男子正是四人小队的其中一人,拥有神通“守护”和“磁力”的血衣候啊。
自打遇见萧伊婵后,辰逸觉得潜意识里的可能是未来发生的事。
你是我一生的眷戀
所以现在虽然辰逸认出了他,但是他应该还不认识辰逸。
血衣候的出现,让辰逸更加坚信潜意识里的事是真的,可自己潜意识里为什么有未来的事呢?难不成当时最后一幕是真的,那只老鬼在未来使用轮回把自己送了回来?
可是自己明明也回到过一年前,发现过去根本是无法改变的,那自己回来的意义何在?
轮回,真的只是穿越吗?未来的我穿越回来失忆了,成就了现在的我?
没有了记忆的我,应该会做出和未来的我的过去同样的选择,那样,岂不是什么都不会改变?
“你搁这绕口令呢?”
辰逸内心的想法,他身体里的两只幽灵都能窥视,叶子发现辰逸在内心里绕来绕去,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辰逸甩了甩脑袋,这些问题太难了,只能等自己找到三生镜才能有答案。
眼下最重要的是猎魔人出现在了这个镇上,那就说明这个镇上确定有鬼物,他必须得尽快找到秦海,不然秦海要是被鬼物给迫害了,就真的没人带自己回临海市了。
辰逸不觉得自己掌握了什么线索,毕竟在街上来来回回走了三个小时,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所以,他打算跟踪血衣候两人,这两个猎魔人手里可能有鬼物的线索。
血衣候和搭档沈北昕来这个小镇已有两个小时,他们同样来回在这街上溜达了三趟。
最后,他们两人把目光锁定在街尾的那栋建筑物上,显然,他们是发现了什么端倪。
辰逸跟踪的手段不是特别隐秘,他只是仗着这里人多,自己跟着血衣候他们走一路也不会被发现。
殊不知,有些敏感的人,在你目光一直锁定着他的时候,他便会有所感应,而不巧的是,沈北昕就是这样一个人。
刚开始,沈北昕没过多关注辰逸,只觉得可能是往同一个方向的人罢了,可是后来她发现只要自己和血衣候放慢脚步,辰逸也会放慢脚步,这让她有了怀疑。
“我们被跟踪了。”
沈北昕扯了一下血衣候的衣角,悄悄说道。
现场杂声较大,沈北昕这细弱蚊子般的声音很快就被各种声音淹没,血衣候一脸疑惑的看着沈北昕,表示没听清她在讲什么。
无奈,沈北昕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本,把自己两人被跟踪的事写了上去,递给血衣候。
血衣候看到自己被跟踪了,下意识的想转头瞧瞧,沈北昕直接一掌拍向他的后脑勺,在小本本上写下。
“你这么做会打草惊蛇的!”
血衣候一脸委屈,他只不过是想看看跟踪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东西而已,他也学着沈北昕,在小本子上写下要说的话。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们拐进前面人少的巷子中间,看看他有什么目的。”
街道上的美食香味扑鼻,沈北昕和血衣候愣是没多看一眼,直径从小摊旁边绕了过去,走进后面的巷子里面。
辰逸见状,也没多想直接跟了上去。
夜半陰婚:我的相公是只鬼
小巷子里比较昏暗,缺少了街道上面的霓虹灯照耀,好像进入另一个世界的入口一般。
辰逸跟随着两人走进去,却发现已经失去了他们的踪影。
巷子很长,就一个入口和一个出口,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血衣候不可能一下子走的到另一头,那人怎么会突然失踪?
辰逸想不通人去哪儿了,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那两人很敏感,自己可能被发现了。
后方传来细小的声响,一股劲风袭来,辰逸耳朵微微一动,立马调换了位置。
名門絕寵 殷小妍
只见辰逸刚刚站立的地方,一个女子的拳头落空,无比气恼,她收回拳头,愤愤的问道:
“你是人是鬼?跟踪我们有什么目的?”
辰逸稳住身子,老实的回答道:
“我是猎魔人,我和一个朋友误入此地,然后又被人潮冲散,现在联系不到他了,正好遇上你们在处理灵异事件,便跟上来瞧瞧。”
“原来是自家兄弟啊!”
血衣候极其热情的迎了上来。
沈北昕扶额,再次伸出大巴掌,从血衣候的后脑勺上拍了下来,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她怒吼道:
帝王心術 寂寞
“你没长脑子吗?他说是猎魔人你就信啊?你在组织里见过他?”
教训完血衣候,沈北昕转头又对辰逸喝到:
“哪个分布的,叫什么名字,还有你的神通是什么?”
沈北昕的一系列举动看的辰逸目瞪口呆,这个女的居然这么泼辣,再看血衣候,完全是一副没脾气的样子。
辰逸依稀记得自己潜意识里的血衣候是一个铁血汉子,还是个暴脾气,怎么转眼到现实,画风就变得不像样了,面对眼前这个泼辣女子,他居然会这么怂。
辰逸嘴角微翘,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眼前这个女子对血衣候有着非一般的意义 。
见辰逸笑眯眯的无视自己的问题,沈北昕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辰逸的鼻子叫道: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傻笑个什么?”
辰逸顿时收起了笑容,这女的是吃火 药了?上来就是一顿乱叫?辰逸回答道:
“丰源市猎魔人,辰逸,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无可奉告!”
沈北昕拉过血衣候,像是小孩子极力想要证明自己一般,自满的说道:
明星裁判 南瓜樹
“看吧,他什么都说不上来,肯定就是鬼物变的。”
血衣候瞪大眼睛,仔细观察着辰逸,然后对沈北昕反驳道:
“我看不像啊!他怎么看都像是个人。”
“鬼要是伪装,会在自己脸上贴‘我是人’三个字吗?你又没有天眼,看不出来很正常。”
沈北昕其实没有任何证据指证辰逸就是鬼,她不过是警惕性比较强而已,但是后来看到血衣候居然不向着自己,小性子就上来了。
血衣候也看出来了,沈北昕就是在跟自己闹,可那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她是自己女朋友啊,该哄还是得哄一下的。
好一会儿过去,血衣候才稳住了沈北昕,让她接受辰逸就是猎魔人的事实。然后血衣候笑嘻嘻的对辰逸介绍道:
“我是白鹤市的二阶猎魔人,叫我血衣候就好,我身边的是我的女朋友,一阶猎魔人沈北昕。”
辰逸点点头,自己刚刚已经介绍过了,便不多费口舌,直接进入正题:
“我有个朋友在小镇上失踪了,我怀疑和镇上的鬼物有关系,不知二位可有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