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都市小說

gkhka好看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豪情人生討論-第一百五十六章 凌嶽之死相伴-e3qo2

重生之豪情人生
小說推薦重生之豪情人生
二人抬眼望去,却见慕浩灰头土脸的出现在二人的眼前。
聖帝 寒塵
只见他快步来到二人近前道:“正豪你父亲说,想要谋害他的正是你的二叔凌辉!”
“什么!”凌正豪惊呼道:“不行,我得立刻上去保护他!”
张欣悦愕然的望着慕浩道:“你确定他是这样说的?会不会是他神志不清时说的胡话?”
“怎么,岳夫人不相信我?”
“不,不是。只是自从我丈夫病重,凌辉便忙前忙后悉心照料,特别是这几天,他一直陪在病床前,都不肯回家休息,并未见他有任何异常表现啊。”
慕浩闻言淡然一笑道:“这正是他高明之处,若非如此,他又怎会赢得你们的信任呢?”
王爺亂來:王妃不好惹
说话间房门猛然被推开,一个黑衣保镖闯了进来道:“少爷,夫人,不好了,凌董不行了!”
闻言,母子二人面色大惊,凌正豪望向慕浩道:“你……”
慕浩当然知道他要责怪自己,连忙向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话。
“什么!”张欣悦却是惊呼道:“怎么回事,刚刚不是还说正在睡着呢么,怎么突然病情就恶化了呢?快,快去叫苏医生……”
说完,她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保镖看了一眼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的凌正豪,心中暗道:这么大的事,凌正豪怎么看上却似乎并不着急?难不成他真的是在觊觎董事长之位,盼着他的父亲早些离世么?
不过这些事并不是他能管的,他的任务就是做好自己的保镖工作。
望着保镖离去的背影,凌正豪一把将慕浩的衣领抓住怒道:“你,你不是神医么?为什么不救救我的父亲!”
望着他怒不可歇的样子,慕浩道:“谁说我没救,如果我没救他,他怎么会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可是……”凌正豪迟疑道。
“你的父亲并没有死,是我给他用了一种丹药,这种药人吃进去以后,会进入假死状态。为的是让你有机会当面揭穿,凌辉的假面。”
“你小子,竟出幺蛾子!我得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妈,不然她一定会伤痛欲绝!”
闻言,慕浩一惊,一把将他拉住道:“你这不是在添乱么?现在除了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父亲的实际情况,万一出现纰漏,我们可就前功尽弃了。”
“可是我妈她……”
“暂时先让她悲伤一会吧,这也是无奈之举……”
叹了口气,凌正豪无奈道:“我这可是真的不孝了!”
“先,别管你孝不孝,接下来还有一场重头戏,需要你去主导,你现在必须立即进入状态。”
……
凌岳的卧房内,凌辉正伏在他的床边失声痛哭:“哥,我的大哥,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呢?没有你,凌月集团岂不是要倒闭……”
“凌岳,你怎么这么狠心,就这样把我们母子丢下,没有你的日子我和儿子可怎么办……”
“老爷,您待我们这些佣人,如亲人一般,您走了,我们将何去何从……”
“大哥……”
“老公……”
“老爷……”
房间内哭泣的声音此起彼伏,与凌岳能够搭上关系的人,都禁不住流下了热泪。
一楼大厅里的一众宾客早已听见哭声,人们不禁三五成群议论起来。
“完了,凌岳这一走,凌氏集团算是垮了。”
“你这是什么话,凌岳走了不还有凌辉么?”
“是呀,凌辉虽然这些年一直处于辅助地位,但是他也是很有商业头脑的。”
“凌辉不过是一介匹夫,若不是有凌岳在背后支持他,你以为他能坐稳那副董的位置?”
“这一来,凌氏的股票估计还会跌啊!”
“你不是都已经抛出了,怎么还惦记凌氏股票呢?”
蒼穹鬥聖 東佴
“唉,我先走了,凌岳一死,凌氏不可能再有大的作为,算了,回去吧。”
“你这可不地道啊,这就撤人,即便是人走茶凉,也没有你快啊!”
“……”
淩天劍神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凌正豪带着慕浩向二楼走去。边走,他嘴里还大声嚷嚷着:“凌辉,你给我出来,我爸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这么一会就出了问题,我看一定是你图谋不轨,故意陷害了他。”
“凌辉,你今天不给我个交代,我与你势不两立……”
糟糠
原本站在二楼的保镖见状,想要阻拦,却把凌正豪一把推到了一旁道:“滚开,这是我凌家,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我必须找凌辉,让他给我解释清楚……”
望着凌正豪怒气冲冲的样子,众人皆是连连摇头,这都什么时候了,他不赶紧张罗父亲的丧事,居然在这里大呼小叫,哪里还有凌氏长子的尊严。
正在凌岳房间内嚎啕大哭的凌辉,此刻已然得到了消息,他连忙站起,对着一旁痛哭不已的张欣悦说道:“大嫂,正豪怎么回事,他怎么又闹起来了。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可别再让他在宾客面前丢人现眼了。”
张欣悦虽然只不过是个弱女子,但她毕竟跟着凌岳也生活了这么多年,事情轻重缓急,她还是分得清的。
鳳戲九龍
柔情波水 秦天娃娃
闻言,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痕,道:“这个逆子,看我不好好收拾他!”
听说出了事,卧房内的人便都急匆匆的向门外走去。
刚刚出门,一行人便与气势汹汹的凌正豪遇到了一起。
见到凌辉,凌正豪高声叫嚷道:“二叔,我一回来就听说这些天是你陪着我的父亲,就连我妈上去探望都需要经过你的同意。为什么?难道他们夫妻见面还需要经过你的批准了?”
凌辉皱了皱眉,脸上露出凛然之色道:“你父亲病倒后,对声音很是敏感,他不希望有人打扰他。只是让我陪着他,为了给他更好的休息空间,我才特意做了这样的安排,况且,这一切也都是经过你母亲同意了的。”
“我母亲同意?”凌正豪咬牙切齿道:“我母亲为什么会同意?你带着这么多的保镖闯入我们家,名义上是照看我父亲,我看你是想要谋害他,夺取他的位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