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hmxop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笔趣-第一百九十五章:殺人不眨眼閲讀-ia943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反正洛轻舞手中有先皇的令牌,至于这是从哪里来的吗?肯定不会是从皇上身上得到的。
之所以说是皇上给的,只是吓唬这些大臣们而已。
其实这块令牌是当初随着小包子一起的,原本洛轻舞也不知道做什么用,当时原主将这个令牌藏起来,她根本分不清这个令牌是做什么的。
怕放在身上惹来祸端,所以将它藏起来,这应该是原主做的最聪明的一件事了。
洛轻舞恢复记忆后,也是最近才在记忆中得到这个片段,去大树下将这个令牌挖出来。
随手就放进了空间,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场。
因为今天不少人进来都带着腰牌,就连南宫冥的腰上也有一块类似的腰牌只是很不一样。
洛轻舞就猜测这金色腰牌上面的龙纹,那么肯定与皇家有关。
毕竟一般人家也不敢用黄色和金色做令牌,而且这上面还有龙纹,若是真的平常人家用,那么就是大逆不道,有谋反的嫌疑。
今天也是在皇上,进来后,洛轻舞故意不小心掉在地上。
谁知道皇上就变得十分的听话,很想将她这个领牌哄过去,也就是因为这样才跟着洛轻舞他们在这里演了这样一出戏。
而由于皇上演戏,也将自己的女人和母后套进去了,所以没有脸面继续待在这里。
这才会匆匆找机会离开,就连靖王那也是一直跟在自己后面听从的,不然也不会给他放一个王爷做。
而就连皇上对于他都能这么听话,洛轻舞才会肆无忌惮的怼天怼地,怼皇后怼皇太后。
如若不然,他也不会随意公开与南宫冥的关系。
皇太后果然因为她这句话并没有晕过去,洛轻舞笑着问皇后:“你觉得你泼的那一点点水对我真的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吗?”
皇后的脸色黑的如同锅底,他没有想到有一个人居然能将事情摆在明面上来说,毕竟这京城谁说话不是弯弯绕。
權謀之一品凰後
南宫冥温和地安抚着洛轻舞:“轻舞,别跟她们一般见识,我们回家吧。”
洛轻舞自然明白,南宫冥是畏惧太子妃还在这些人的手中。
然而现在洛轻舞原本不确定的事情基本上都确定了。
直接伸手抓着南宫博庭,转头对南宫冥悄声道。
“阿冥,我有几句话要跟博庭说,你等我一下好不好?”
南宫冥深深的看了一眼南宫博庭,见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甚至有一点害怕,有些犹豫的问。
“轻舞你确定要这样吗?”
洛轻舞转头抚摸着南宫博庭的头发:“我相信我儿子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他都会接受的,因为他是一个小男子汉了。”
南宫博庭是一个心思十分敏捷的人,虽然他现在也只有七岁多,但是根据刚刚所有的事情分析,他大概明白了什么。
只是一直逃避的站在后面,不愿意站出来,因为他害怕事情一旦公布,那么自己会失去很多。
然而现在抬头看着娘亲,他一脸温和和原先并没有什么不同。
于是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点了点头:“无论娘亲说什么我都不会改变初心,我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因为你永远都是我的娘亲。”
看着南宫博庭这样南宫冥也就放心了许多,给他一个赞赏的眼神:“别怕有爹爹在。”
南宫博庭点点头,转头对洛轻舞道:“娘亲没关系,我知道你的用意,你就直接说吧,不用再到边上给我做思想工作,我都明白的。”
洛轻舞在南宫博庭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开心的笑着:“能得到你这样的儿子,我肯定不会推出去,放心吧,娘亲永远都是你的娘亲,只是娘亲想要多给你找一个人疼爱你,呵护你。”
“至于外公他们也会对你一如既往的,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
好久没有被娘亲亲了突然间娘亲这么热情,南宫博庭也有些不好意思,红着小脸:“娘亲我明白的。”
洛轻舞笑得见眉不见眼,这才转头对着皇太后和皇后道。
“我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但是恐怕皇上的皇位也未必就是名正言顺,要知道拥有着先皇令牌,那才是真正该登基的人。”
“而有一个很不幸的消息告诉你们,当初的皇太子纵使是死了,但是他的儿子南宫博庭却依然存在。”
“而且还有先皇给予的令牌,我也只是无意之中被人委托,抚养着南宫博庭,现在既然他已经回来了,那么太子还是我们的博庭。”
“至于皇位的意思,那就要看你们做的如何了,如果坐不稳的话,我不建议利用这个先皇的令牌诏告天下,毕竟名正言顺的人应该是博庭,而不是你们这后来居者。”
“还有给你一次机会,立刻将太子妃放出来,不然恐怕今天皇太后和皇后我就不会那么给面子了。”
说着洛轻舞霸气的瞅了周围人一眼,尤其是深深的看了太傅。
对着他似笑非笑得道:“我不管你这个外企是有多么想要霸占这齐国的权利,但是在我洛轻舞来到京城的一刻,一切都该停止了。”
“从此刻起皇上,只是暂时代理国事,其中有南宫冥与他一起拿,决定不得私自做出任何有损齐国的事情。”
“在座的两位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皇太后已经气得发抖了,指着洛轻舞:“你是凭什么在这里发号施令?”
洛轻舞转头看向她勾唇一笑,缓缓将自己手中的令牌举得高高的。
“我就凭我手中的令牌是先皇认可的太子人选,同时也是这齐国的皇上人选才能得到。”
“然而我不管当初你们用了什么样的奸诈诡计,在我没有查出来之前你们只能听我的。”
“你如果有所不服,不如过来我们俩单挑?”
他这一句话差点让在座的人都一个踉跄,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
啊喂,这是什么情况?这不是皇太后吗?这女人居然要找皇太后单挑。
她当这争皇位是什么?打一架赢了就可以的吗?
天底下哪有这么争皇位的呀,而且这虽然有先皇令牌直接来了就发号施令,是不是太过霸气了一些?
欧阳询挑挑眉,直接站了出来:“我也觉得皇上的皇位来得蹊跷,如今皇太子的儿子回来了,那么自然也应该由他继承这个皇位才是理所应当。”
“但是现在小太子年岁还太小,所以才会退后一步,让皇上和摄政王两人并肩而立,共同辅佐小太子。”
“毕竟国不能一日无君,而如果小太子直接上去恐怕也会有诸多不便,还需要熟悉一些国事才行,我作为朝堂左丞相,自然也有发言权。”
洛轻舞给了欧阳询一个赞赏的眼神:“不错,丞相已经开口了,那么祁王也没有任何的意见。”
说着洛轻舞,又转头看向七皇子:“七皇子应该也没有什么意见吧?毕竟你也是先皇的儿子,对于这件事也有绝对的发言权。”
七皇子完全没有料到,自己这个皇嫂居然会反过来问自己。
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走出来,站在洛轻舞的身边,对着她拱手:“皇嫂说的在理,我也支持这样的决定。”
接下来还有几个王爷也站出来站到了洛轻舞的身边。
现在他们可是看明白了,如果如今不站队,那么接下来要是皇位易主的话,对他们来说是很不利的。
虽然现在红卫没有落到他们的手中,但是如今的潇洒日子,他们也不想就这么放过。
吞天武祖 紋茫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保住自己的位置为重,毕竟这三皇兄对于他们也不会有赶尽杀绝。
反而是如今的皇上二皇兄,才更让他们忌惮。
有大腿不抱那才是傻子呢,尤其是这帮皇子,当初争名夺利那可是拼过来的,如今更能分清楚自己的方向。
黄子他们都站对了,大臣一个一个也站到了洛轻舞他们的边上,更是排在南宫博庭的身后。
将军府一行人在边上看了一会儿,但现在已经如此了,他们当然更加喜欢是小包子得到这个座位了。
南宫博庭这个名字果然适合做皇上啊,洛尘在心里也安慰了许多。
九重天闕 繡裝秀才
难怪自己学什么东西都跟不上,人家这是可是皇族血脉能相比吗?
心里瞬间是平衡了很多,果断的站在了南宫博庭的身边,用手戳了戳他的肩膀:“做好黄小太子的舅舅也是很舒服的哦。”
原本还一脸沉静的南宫博庭听到舅舅这样说,心里顿时暖洋洋的。
她失了心瘋
在转过头的时候,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嫌弃模样。
修士日常生
神仙超市 靈鐺
“舅舅你不考个状元出来,恐怕对不起我哦。”
“毕竟现在我不需要考状元了,接下来就是你了。”
那边在紧张的气氛洛尘和小包子却在这边商量着谁去考状元是要做什么,原本紧张的气氛,也因为他们俩的窃窃私语缓和了许多。
南宫冥转过头,对着他俩温和道:“嗯,我们洛尘不用烤也一定能中状元。”
洛尘扬起一抹自信的笑:“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教出来的,对吧姐夫。”
“老弟呀,你这样不是应该夸你姐姐找的姐夫好,然后说你姐眼光十分的独到吗?”
洛轻舞一副快来夸我,快来夸我的样子,洛尘郑重其事地道:“姐姐眼光独到,而且还能将小包子养的这么好,还能找来一个这么好的姐夫,嗯,确实眼光不错。”
然而洛天铭等人心中却有些复杂,原来这个孩子这么多年自己一个人背负着这样的秘密。
吸血鬼追獵者
而且还一个人度过那么苦难的日子,他们作为长辈却并没有为他分担一点心中愧疚归。
然而就在这时,太傅直接站起身:“你们不能这样做,你们这样是为谋朝篡位。”
“现在已经有了皇上,你们不能因为一个令牌就能够做到退出皇上,你们又不是先皇。”
太傅怎么可能愿意放弃自己的好日子?只要能够控制着皇上,他们一家就能世代享荣华。
斷鬼天師 嗜血骷髏
可是才刚刚做梦没多久,为何这个男人就回来了,回来不说,还将太子的遗孤带了回来。
这个女人又是从哪里来的?为何太子会落在她的手中抚养,而她却与南宫冥却是一对?
当初的南宫冥不是没有在皇城嘛?他为何会有这样的能力将这小太子直接偷龙转凤送走。
当时的太子妃不是流产了吗?不是生下死胎了吗?
为何他的孩子会突然间出现在这里?太傅的脑海中有太多的疑惑,然而现在就是尽力保住皇上的皇位。
洛轻舞眼神眯了眯,看相太傅的时候,眼中闪过杀意。
众人还没有回神的时候,他一个箭步闪身再次离开大夫身边的时候,一道。血柱如同小瀑布,从太傅的脖间流出来。
对方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脖子,一脸的不可置信,指着洛轻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倒在地上抽搐了两下,就直接断了气息,太后眼睛瞪大,完全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女人如此干净利落,直接将太傅给杀了。
然而皇后在原地下的浑身颤抖,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家爹爹已经死了,跑过去扑到太傅的身上。
“爹,你醒醒。”
然而洛轻舞却根本就不管她们,转头身上的气息一变完,全已经不是刚刚笑意盈盈的样子。
眼神冰冷的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如今还有谁敢反对吗?我有仙皇的令牌,那么我就有杀生大权,胆敢反对者都是想要谋朝篡位者,我儿子还小,我自有发言的权利。”
“我不管如今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当初太子既让人害死了我得到的消息之中,这太傅脱不了干洗,所以先给你们解决了。”
日久生情之蜜戰不休 沒見過的東家
“我可不想我儿子刚刚回来又走了他老爹的后路,所以还是先下手为强,至于冤不冤枉之后再说。”
那些人眼睛都快掉下来了,合着这杀人家是没有任何证据的,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儿子除去后患而已?
阿喂什么时候一个人拿着个令牌可以为所欲为了呀?
而且你是一个女人,你确定这么杀人真的好吗?
洛轻舞这边是威风完了,但是转头看向南宫冥的时候又有点小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