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仙俠小說

ztgx9精华都市异能 我不是那種許仙-第482章 殺心起看書-vbcae

我不是那種許仙
小說推薦我不是那種許仙
粗壮的大手,迎着微凉的春风,斩段绵绵细雨,准确地掴在了许仙的脸上,“咣”一声,清脆而响亮,惊动了几位围观路人不自觉地缩了一下脖子。
紫陌紅塵煙雨落
不过许仙倒是没什么感觉。
只是,这件事情太让人震惊了,很难接受,姐夫变成恶霸的现实,不仅拿锁链套走姐姐,还不问缘由,直接给了小舅子响亮一个大耳刮子?
这也是许仙第一次被人打脸,一时间有些失神,恍恍惚惚,愣愣出神,像被打懵了的样子,而后又听姐夫在叫嚣道。
“好一个狗东西,姐夫也是你这种人叫的?给我打!”
身后几个凶神恶煞的捕快闻言,当即便撸起袖子,恶骂着冲了上来,老拳,皂靴,刀柄,噼里啪啦招呼在许仙的头上身上,
一边打,还一边恶骂,时不时,还发出几声刺耳的淫笑,是街头恶霸才会有的淫笑。
许仙抱起脑袋,
痛苦地蹲在了地上。
任由捕快大哥们的拳头和皂靴,在自己头上招呼,身上倒是一点都不疼,但心却很痛,昔日亲如家人的兄长,眼下却在用最最恶毒的语言,和最冷酷的老拳,像痛打一条死狗一样狂揍着我。
呜呼哀哉,
人间惨剧啊!
至此,许仙也差不多搞清楚了,地藏大魔头的识海中,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漆黑的,颠倒的,充斥着各种罪恶的世界。
一梦一世界ꓹ 一世一轮回。
虚幻的世界,其实也并非虚无ꓹ 这个颠倒的世界,不过只是另外的一个世界罢了,包括周遭的人或物ꓹ 在这个世界里,其实也是真实存在的ꓹ 但许仙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姐夫……
不对,在这个世界里ꓹ
他不是我的姐夫。
这个世界里的李公甫ꓹ 只是一名恶吏!他们冲进了许仙家中,用锁链套走了姐姐,又把姐姐辛苦养的老母鸡顺走。
而在另一个世界里。
姐夫曾经也用过某种“手段”,拐走了姐姐养的老母鸡,但那个世界里的姐夫这样做,只是为了能跟姐姐在小竹林偶遇。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妖孽神棍
今妃昔比:罷免冷情王
嫡妻風華:紈絝世子傾城妃 魅魘star
直接把人撸走。
都市僵屍霸主
包括与姐夫共事的这几个捕快,在这个世界里ꓹ 也都成了大恶人,不仅为虎作伥ꓹ 出了院门ꓹ 还一脚踢翻了ꓹ 一个无辜小贩的小推车!
动作娴熟ꓹ
表情随意,
就像是家常便饭。
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以及眼神中ꓹ 许仙看到的ꓹ 只有恶ꓹ 深入骨髓,深入灵魂的恶ꓹ 哪怕是用地府的十八般酷刑,也洗不掉附着在灵魂上的污秽。
像这种狗东西。
我应该把他们碾碎!
所以此时,许仙是真的在考虑,离开幻境之前,要不要顺便把姐夫,和这几个捕快大哥,给一棍子剁烂了去。
这想法有点丧心病狂。
但许仙却突然有种莫名的兴奋,因为心存恶念,而滋生出来的一种,道不清缘由的兴奋,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许仙顿时警惕起来。
难道地藏大师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引诱我堕入黑暗?污化我的灵魂,沦为黑暗的奴仆?许仙用了极大的意志力,才克制住了这种邪恶的念头。
但也没有急着离开,神识所及,皆为黑暗,无边的黑暗笼罩世界,以及世界外的世界,看来地藏大师的堕落程度,比预料中的更加纯粹邪恶。
暂时好像也没办法离开。
而且这里还有个正遭受苦难的……“姐姐”?许仙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姐姐,但也不可能任由她被人虐待,我倒要看看,这恶念丛生的畸形世界,究竟能扭曲到什么样地步,
捡起地上的桃木簪,收入怀中,然后在拳雨中缓缓起身,顿时凶狠的斥骂变得更加恶毒,头上的拳头,也更加密集,但许仙丝毫不予理会,顾自缓缓转身。
来到姐夫身前。
刁蠻公主遇上惡魔王子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惊讶目光中,像扯棉线一样,一把扯碎姐夫手中的锁链,扶住木讷低语的“姐姐”,随后泰然离去……
“我看你是活腻了!”
才走出两步,呵斥声再次传来,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紧随其后,不过他们不可能追上,因为许仙虽走得很慢,但步子很大,三步就已经走到了灵隐寺。
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过来灵隐寺?难道是想找济颠大师解惑?只是灵隐寺中不仅没有济颠大师,就连和尚沙弥,也不见一个。
整个寺院阴森恐怖,房舍破败,佛像斑驳,地上的腐叶,足有半尺高,一阵清风荡过,发出阴冷诡异的声响,这哪是灵隐寺。
这分明是兰若寺嘛。
“汉文…汉文……”
姐姐仍在木讷低语,眼神呆滞,宛如失魂,许仙也终于听清楚了,原来姐姐是在念叨汉文?看她这失魂落魄的模样,这里的汉文该不会是暴毙了吧?
“姐姐,汉文怎么了?”
许仙轻声问了一句。
“汉文啊,你死得好惨啊。”
“……”
许仙哑然。
不论在哪,许仙都是个短命鬼,想再问问汉文是怎么死的,但是姐姐的精神,显然已经不太正常了,一直无意识地木讷低语,反复地念叨着汉文汉文。
却无视许仙的提问。
这让许仙有种莫名的心酸。
转身离开灵隐寺,缓缓一小步,便回到了北山道上小蓝家的馄饨铺前,铺子还是那个铺子,然伊人却已不再。
此时在铺子里掌勺的,是一个,模样敦实的方脸妇人,和一个灰头土脸的童工,食客了了,生意冷清,铺中妇人见许仙搀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立在铺子前,断定这两人是来乞食的,当即脸色一沉不耐烦地驱赶道。
“走走走!去别处要去!”
说完,还端起一盆用剩的污水,泼在了许仙脚下,飞溅而起的水花,打湿了长衣下摆,两片枯黄的菜叶贴在鞋背上。
系統之我非良人
于是,
许仙的心又痛了起来。
那个头上扎一方蓝色碎花头巾,看到乞丐路过,就会舀一勺馄饨施舍的善良小姑娘。
她不见了!
这一刻,心情几乎跌落到冰点,前面不远处,行人突然变得嘈杂,恶棍姐夫手提驱狗棍,正领着几个狗腿子捕快。
狞笑着往这边冲过来。
啊……许仙感觉自己要崩溃了,强忍着,一棒子碾碎他们的冲动,再行一步。
又来到了钱塘城中。
刚刚站定,一群小乞丐围上来,伸出柴棒似的小手,漆黑的污泥塞满指甲缝,几只破碗几乎怼到了许仙的鼻子上。
只片刻功夫,许仙的全身上下,就被小乞丐们的第三只手,给“掏”了一个遍,这是一群乞丐。
也是一群偷儿。
很符合暗黑世界的设定!
“啪!”
小乞丐们才刚刚离开,
一条结实得驴鞭,已紧随而至,不偏不倚,重重地甩在了许仙的脑袋上,倒是一点也不疼,但那甩鞭之人,恐怕要横尸当场了,因为许阎罗此时的心情,真的非常糟糕。
一路行来,所见所感。
窈窕淑女奈何做賊 涉月
皆是满满的恶意!
“滚开!别挡道!”
酒樓
而那将死之人,不知死期已至,仍在那嚣张地叫嚣着,手中的驴鞭再次高高扬起,在空中打出了一个刺耳的鞭花。
“瘦……瘦猴!”
看到驾车人的样貌,顿时一愣,疯狂涌起的杀心,也随之烟消云散,那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驴车也是熟悉的驴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