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仙俠小說

4vtaf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道長去哪了笔趣-第五十九章 競買看書-xkned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说到探洞采矿,这是元宝童子的专业领域,当即侃侃而谈,教导顾佐和孔安国,什么是二次复采,什么是空场法,什么是崩落法,什么是伴生矿……
讲得顾佐直眨巴眼睛,和孔安国面面相觑。
一口气讲了半个多时辰,元宝童子这才意犹未尽的打住话头,喝了口招待他的灵酒,道:“若是没有记错,东越国国君是范蠡吧?此人我是有些印象的,很擅长营生,是把赚钱的好手。按说此等人物,断不会拿一座废矿来骗钱,毁的是自家声誉,以后还怎么做生意?所以,你们知道人家为什么要发卖了吧?”
顾佐大赞:“上仙果然见识明白,我听说,声誉就是一笔无形的财富,而且是长期财富,毁了声誉,就是毁自己的钱财。”
孔安国道:“无形的财富?财富怎么无形?无形还怎么算?”
顾佐道:“算的办法也有几种,比如元宝上仙那么多年来,为了维护他的声誉,花了多少钱?”
元宝童子挠了挠头:“这就难了,谁还记得?不过我的确花了很多很多钱,算不出来了!”
顾佐道:“那就还有一个办法,举个简单的例子,元宝上仙的声誉极好,假如有一天,他生意周转不开,向你借钱,你会借吗?”
他生怕孔安国来一句“小神没钱”,于是抢先替他回答:“你当然会借,因为你知道,借钱给元宝上仙是安全的,对不对?”
狂龍退隱 喬太子
孔安国果然四下打量起他这家徒四壁的竹楼ꓹ 好在不是傻子,指了指顾佐带来由金蟹将军馈赠的五尺珊瑚:“这是老夫最值钱的物件ꓹ 若是元宝上仙需要,老夫愿意借出。”
戰破星河
血紅軌跡 節操掉線了
皇甫然州和周曉迷 八千道
顾佐击掌:“你看,若是别人来借ꓹ 安国先生肯定不借,元宝上仙就没问题ꓹ 这就是元宝上仙的声誉价值。”
见元宝童子看向自己,顾佐会意:“又比如晚辈ꓹ 虽然晚辈和上仙只是头一回相见ꓹ 但凭元宝童子这四个字,就可以从晚辈这里借走一万灵石,若是换了别人,或许就只借一千、一百,甚而不借。这就是声誉,或者说是信誉的价值。再继续分析下去,这次我借了元宝上仙一万灵石ꓹ 元宝上仙到期之后如数偿还,下次再借ꓹ 我就敢拿出两万灵石ꓹ 这叫声誉增值。”
卑微的枯竭
元宝童子若有所思ꓹ 道:“也就是说ꓹ 本尊的声誉价值,就是可以借到的钱数ꓹ 如果本尊向所有人借钱ꓹ 能借到的总数ꓹ 便是本尊声誉的总价值。”
关于无形资产的计价和评估方式,当然没那么简单ꓹ 但顾佐没必要展开来谈,既然元宝童子这么理解,那就这么理解吧,无所谓。
凰道吉日:夜帝,來接嫁
跟竹楼中谈了一天,相互切磋了很多理念,双方亲近了不少,也相投了不少,元宝童子再次记挂起那座紫铜矿山来,顾佐和孔安国干脆带他去了一趟。
矿山周围,已经有东越国军士驻守,还布下了防护法阵,不让人接近。矿洞前已经有不少国中高修前来造访,都在议论这座矿山重新竞卖的事。
见此情景,元宝童子向孔安国和顾佐道:“不用问,必是有人在矿山中又发现了新矿种。”
孔安国低声问:“咱们要不要买?”
元宝童子一时间有些意动,但他也知道东越王范蠡的名头,范蠡如此大费周章,恐怕开价不会太少,若是花了大价钱,二次开矿却没有找到好东西,岂不是亏了?
正犹豫间,就见天上按下一个云头,云头上走下来个拄着拐杖的老头,矿洞前的修士们纷纷侧目,虽说不知这老头什么来路,但感受到了他带来的灵压,向两旁让避。
别人不认识,元宝童子却是认识的,来人正是青华宫司命王钦。王钦也见到了元宝童子,很是敷衍的拱了拱手:“见过仙童。”
元宝童子也拱手致意:“见过王司命。”
穿越之大師兄 寶典
王钦匆匆问了元宝童子两句来意,就很快离开了。顾佐心里有些恼火,这王钦连戏都不会演,脸上写满了不爽,这要是把事情弄砸了怎么办,岂不是白费了一番苦心?
正想着转圜两句,圆一圆场面,却见元宝童子神色凝重,向孔安国和顾佐道:“认识此人么?”
也不等他们回答,就自顾自解释道:“这是天庭青华宫司命王钦,药王真君门下弟子,上洞八仙的人。连他也来了,见了本尊后还如此作派——很不高兴啊。为什么不高兴,说明这矿山怕是真有宝物。”
異空薇情
得,省下解释了,也勾起了元宝童子浓厚的兴趣,于是顾佐道:“上仙对这矿山有意否?”
元宝童子犹豫道:“风险太大了,这种买卖跟赌也差不多,本尊向不开赌的。”
顾佐顺理成章提出建议:“要不这样,上仙要是觉着,和别家开赌风险太大,那就咱们之间做个对赌协议?”
元宝童子来了兴趣:“怎么说?”
顾佐道:“原本晚辈一直在苦恼,想请上仙帮忙,应该付出多少报酬才合适,既然有这么一座矿山在,我就把他买下来,凡是上仙在矿山中采掘出来的所有东西,都归上仙所有。”
元宝童子道:“若是王钦出手,你不一定买得下来。”
顾佐道:“不管他花多少钱,晚辈都比他高一点。”
元宝童子沉吟道:“若是这矿山中找不到好东西……”
顾佐道:“那就是您输了。相反,如果能令您满意,就是您赢了——当然,能不能探出来,还要看您的手段。”
元宝童子自信满满,道:“就没有本尊探不出来的宝贝!”
双方击掌三次,对赌协议达成,达成之后,元宝童子心里忽然忐忑不安起来,深吸了口气,笑道:“还真是有点刺激……什么时候开始竞买?本尊都有点坐不住了。”
矿山的竞卖没让元宝童子等得太久,三天之后,就在东越王宫拉开了帷幕,由国君范蠡亲自主持。不仅是东越国本地的高修名门、豪客富贾,远近五百里的很多修士都赶来了,甚至包括国君特邀前来捧场的两位土地、一位山神、一位城隍、两位水伯、六、七个合道散仙。比如东越城隍文种,据说是范蠡自下界一同飞升的好友,连元宝童子都听过他的名头。
南蠻大王混三國
当然,其中也少不了王钦。
矿山的价格一路飙升,从底价金百斤,一直涨到了金千斤。顾佐手上也没有那么多金器了,甚至连翡翠珠玉都填了进去,还有珍贵灵药、妖兽材料等等,都用来折价抵充黄金。
最大的劲敌正是王钦,喊到千斤之后,王充咬着牙取出了一朵荷花,顿时馨香溢满了整座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