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金融新聞

印度對43款APP頒佈禁令 多數來自中國 阿里”中槍”

印度對43款APP頒佈禁令 多數來自中國 阿里”中槍”

(原標題:最新!印度再對43款APP頒佈禁令,多數來自中國,這次阿里也”中槍”,發生了什麼?)

女老闆失聯 驚曝三亞南楓禪墅108戶購房者被坑內幕

印度又有小動作!

據環球網援引路透社消息,當地時間11月24日,印度電子和信息技術部發布命令,禁止訪問43款移動應用程序,被阻止訪問的移動應用程序包括阿里賣家(AliSuppliers)、千牛工作臺(Alibaba Workbench)、全球速賣通(AliExpress)和Alipay Cashier等。

巴黎香榭麗舍大街迎來一年一度的點燈儀式

印度新聞局發聲明稱,印度電子和信息技術部發布命令,禁止訪問43款移動應用程序。而這43款應用程序多數來自中國。據悉,採取此舉是因這些移動應用程序從事“有損於印度主權和完整、印度國防、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的活動”。

天津一職業學院兩老師期刊論文涉嫌抄襲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已經多次禁用中國多款APP,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公司APP在印度累計被禁用量超過200款。

印度再禁中國APP

胡春華與俄羅斯副總理切爾內申科共同主持召開中俄總理定期會晤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

11月24日,印度政府禁止了43款應用,印度科技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這43款應用主要來自中國,還包括一些約會應用,它們威脅到了“印度的主權和完整”。

今年以來,印度已經多次禁用中國多款APP。

6月29日,印度政府宣佈,印度出於“安全”考慮,禁止包括TikTok和微信在內的59款中國應用,認爲這些應用從事的活動有損印度主權、國防、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

緊接着一個月後,印度再次宣佈禁止47款中國APP。

9月2日,印度政府通過印度電子和信息技術部宣佈禁用118款“涉嫌參與危害印度主權與(領土)完整、印度國防、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活動”的中國公司APP,其中包括搜索引擎百度、電商服務平臺手機淘寶、在線視頻應用優酷,以及新浪新聞、微信閱讀以及《絕地求生》手遊等熱門應用程序。

中國發聲堅決反對

在印度頻頻禁用中國APP的同時,中國也多次發生表示發對。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峯9月3日在迴應關於“印度政府宣佈禁用118款中國APP”的問題時說,印度信息技術部以所謂“有損印度主權與完整、印度國防、國家安全與公共秩序”爲由,宣佈禁止118箇中國手機應用程序在印度使用。中方對此表示嚴重關切,堅決反對。

美媒看衰”人造肉”進軍中國,會比豆腐好吃麼?

高峯表示,印方濫用“國家安全”概念,對中國企業採取歧視性限制措施,違反世貿組織相關規則。中國政府一貫要求中國在海外企業遵守國際規則,合法合規經營。印方有關做法,不僅損害中國投資者和服務提供者的合法權益,同時也損害印度消費者的利益,損害印度作爲開放經濟體的投資環境。

《衣尚中國》之“驍勇之美”:觸摸鎧甲的“溫度”

高峯強調,中方敦促印方糾正錯誤做法。中印經貿合作是互利共贏的。希望印方與中方共同維護好來之不易的合作發展局面,爲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國際投資者和服務提供者營造開放、公平、公正的營商環境。

趙本山女兒被罵炫富懟黑粉:我家條件就是能慣着我

從始至終,印度政府宣佈禁止中國APP的理由都是影響了印度的國家安全。然而,拿所謂「安全」爲由禁用,實則對印度本身也會產生不利的影響。

新三板精選層綠鞋機制”失靈”?老股拋壓沉重 新股瀕臨破發

《印度快報》曾表示,這可能會讓在這些平臺上搞創作與工作的印度人失去收入來源和工作。印度新德里電視臺也表示,禁令將給比如TikTok平臺上的一些名人賬號和政府機構號蒙上陰影。

印度對中國進口激增

吉林銀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張寶祥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中國一直是印度最大的貿易伙伴以及進口來源國。官方數據顯示,2019年,中印雙邊貿易額高達6395.2億元,其中印度累計向中國進口了5156.3億元商品,佔兩國貿易總額的三分之二。

印度總理莫迪在今年5月份提出要讓印度“自力更生”的口號,此舉被廣泛視爲想減少印度的對華依賴。首次禁用中國APP也是發生在這一口號提出之後。但是數據顯示,今年印度對中國的進口不減反增。

據環球網11月23日引用《南華早報》報道,最新官方數據顯示,中國商品在印度整體進口額中的比重再登高峯,從上個財年的13.7%一路攀升至截至9月之前6個月的18.3%,激增了4.5%。依舊是印度最大的貿易伙伴和進口來源國。“自力更生”並沒有改變這一事實,分析認爲,中國主要原因還在於印度進口商品性質,印度進口並非多是成品,原材料、配件等也需要從國外進口,而中國恰恰是這類進口的主要來源。

11月22日,遼寧無新增確診病例

報道採訪了幾位受印度限制中國進口影響的企業主,31歲的塔達尼(Sameer Thadani)是一家高奢包袋公司的主人,他表示自己公司所生產的奢侈品包袋需要用到來自中國的鎖、鏈條和帶扣等配件,若用印度製造替代,他擔心客戶會因此而流失。短時間內,一刀切的“自給自足”給這類企業帶來了損失。

*ST剛泰被申請重整兩月後 二股東被申請破產清算

報道稱,在一些行業,短時間內中國供應受阻或中斷更多還是源於疫情影響而非政策,從市場經濟角度看,商人們更傾向於從中國進口材料和配件,過去如此,現在也是如此。對印度進口商們來說,“自給自足”早已不是新的概念,但改變印度當前商品經濟生態的積極跡象還未現象,一些人認爲政府不應該僅停留在喊口號上,更需要爲國內企業發展提供相應的便利以及激勵政策。

其實印度政府也意識到了,該國經濟的復甦離不開中國。據環球網11月17日報道,印度官員表示,該國正在考慮在一些領域放寬包括中國在內的外國直接投資的限制,允許外資比例在26%以下的投資無需當地的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