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仙俠小說

vl83h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都市:我有一隻老君爐 txt-468 業火藤蔓鑒賞-574bk

都市:我有一隻老君爐
小說推薦都市:我有一隻老君爐
佳兰布尔见那恒星快要出现,立马再次施展了控星术,试图阻止那恒星被召出。
但同时操控两个强大的天体,十分费力,她力量消耗巨大,肩上的伤口很快被撕裂,眉头皱了起来。
突然,一个黑色漩涡从身后出现,一支星杖击向佳兰布尔后脑。
杨铭已经猜到有人捣鬼,所以第一时间支援佳兰·布尔,他强化炉召出,替佳兰·布尔挡下了这一星杖。
“佳兰,如果不行就别勉强!”杨铭注视着从黑色漩涡里走出的面具人,对身后的佳兰·布尔说道。
佳兰·布尔咬牙说道:“帮我挡一会儿,马上就好了!”
杨铭一思索:“好吧,那你专心对付那两个家伙,后背交给我!”
杨铭知道对方很可能也是个控星师,而对付控星师,他很有把握。
不过,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黑色漩涡里很快又走出了一个面具人,这人上身裸露,有雷电涌动,手臂上各握一团火焰,腿上有罡风缠绕。
杨铭看出这人应该是一名炼星师,他缓缓伸手揽住了佳兰·布尔的腰,一有不对,就准备带着她逃离。
好在这时,滕五最先赶了过来,她无视那两名面具人,一下跳到了杨铭身上。
“打仗呢,小猴子……别闹……”杨铭哭笑不得,将滕五拽了下来。
佳兰·布尔手一收,终于将那黑洞给吸进了空间裂缝,继而专心对抗那颗想要冲破另一道空间裂缝的小恒星。
杨铭正奇怪为什么凌霜等人还没有来,就听滕五说道:“凌霜姐她们被敌人拦住了,所以只有我来帮你们了。”
“她们也遇到敌人了?”杨铭有些担忧,看来这次袭击比上次要复杂。
滕五点头:“嗯啊,咱们赶紧解决这边的情况再去帮忙吧。”
杨铭一惊:“那边敌人很强吗?”
“强,还不少呢。”滕五答道。
杨铭神情严峻了起来,既然如此,就不能耽误了,只是眼前这男人显然是一个强大的炼星师,哪有这么容易对付?
照理说,他有强化炉这个法宝克星,对付女控星师更为轻松,但将这男炼星师交给滕五,他又有些不放心。
天下至尊 水木石
滕五没在纠缠杨铭,她主动说道:“老公,这男的实力看起来很强,还是交给我吧,你去对付那个女的就好,等我打败了他,再来帮你!”
億萬前夫狠囂張 史墨
杨铭无语:“我有这么弱吗……”
“差不多吧!”说着滕五已经召出了业火藤蔓,瞬间分割了战场。
不朽
杨铭没再多想,朝着那戴面具的控星师冲了过去,只有快点打败这个控星师,才能去帮助滕五一同对付那个炼星师。
帝皇聖尊 夜月雨夢
那名女控星师手中星杖一挥,召出了一阵流星火雨,阻挡杨铭前进。
我就這樣出名了
对于控星师的基本攻击手段,杨铭完全没放在心上,顶着变大了的强化炉就冲了过去。
随后,他一个闪身,贴到了对方身边,只是身形刚出现,就被一股巨大的斥力远远推了出去。
“斥力而已,常规操作……”杨铭嘀咕了一句,话还没说完,全身突然像要爆开一样,原来,对面的女控星师在击飞他的一瞬间,又召出了五颗拳头大小的中子星。
强大潮汐力拉扯着杨铭的身体,眼见对方又举起了星杖,准备召唤什么,他立马一个虚空跳跃,勉强脱离了中子星的引力核心地带,随后,他再次破开虚空,贴近那名女控星师。
在被斥力击飞的同时,他掷出了强化炉。
花間年少 蘭人
强化炉的材质受斥力的影响比杨铭本身要小很多,所以,在杨铭被斥力弹飞的时候,他就驱使强化炉扣住了对方的星杖。
控星师没了星杖,实力大打折扣,这也是杨铭自信能应付控星师的原因。
对方的星杖品级很高,达到了圣八星,但对于杨铭来说,这还是有点低了,现在圣八星的装备,在“希望联盟”的圣皇之中都是标配,运气好点的都已经拿到了圣品九星的法宝装备。
特工醫妃:邪帝狠寵妻 月靈危
所以,两人角力了片刻,对方的星杖就被杨铭的强化炉给抹去了印记。
撩愛成婚
杨铭再次贴身上前,终于跟对方近身搏斗了起来。
尽管“源力”使得这控星师的身体也变得强悍,但控星师终究不是靠近身肉搏应敌,所以无论是近身搏斗经验还是肉体强度都无法跟修行了武道的杨铭比,片刻后就被杨铭一拳轰中。
一拳得手,之后便是一整套连环招式,彻底瓦解了对方的抵抗能力,随后杨铭便以吴天口研究出来的专门封印“源力”的符箓锁链将其锁住,并将其收进了储物空间。
圣皇的储物空间,几乎已经与当初的三寸空间一般大小,里面还有他找吴天口专门布置的囚笼,用来关押被封印了源力的敌人,再适合不过。
回头看滕五与那炼星师的战斗,滕五竟然还略占上风,他不由得松了口气。
炼星师胜在身体强悍,但滕五的藤条十分柔韧,对方难以扯断,就算能扯断一根,也扯不断十根百根,片刻就被缠成了木乃伊,而且,业火藤蔓的火抗非常之强,也不畏惧对方双手之中的火焰燃烧。
只是对方双腿似乎融合了高品级的风暴星核,罡风和火焰配合,这才屡屡破坏了业火藤蔓,从滕五的捆绑中挣脱。
獨占帝王心:棄妃不承歡z
随着对方面具被藤条抽碎,杨铭不由得一惊。
老丈人?!
佳兰·布尔刚将那小恒星重新打回了空间裂缝,转头就看到了浩奇·布尔。
对于自己的父亲,这个曾经的洛星之王,佳兰·布尔并没有太多感情,只是终究父女一场,她曾经也对他有过期望,只是后来被失望代替了。
杨铭对佳兰·布尔说道:“佳兰,他已经是傀儡了,我要动手了,你别怪我啊!”
佳兰·布尔摇摇头,“我来吧。”
“你……你还是休息吧,让我来,我尽量留手吧!”杨铭见她伤口已经渗血,而且刚刚又耗费了太多力量,显然不愿让她再参战。
佳兰·布尔说道:“你知道为何当初以控星师力量居多的洛星可以压制住炼星师居多的晦星吗?”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
混跡在明星堆裏的那些日子
佳兰·布尔答道:“那是因为,控星师本就克制炼星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