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都市小說

anpws非常不錯小說 《工程人生》-第四十七章 林二桿子寄的舉報材料?熱推-rdzk3

工程人生
小說推薦工程人生
工程人生
第二卷
第四十七章 林二杆子寄的举报材料?
第二天中午,林云带着何成刚一起赴约的。
这种世道,这种对象,一定要避免单独赴约,这是一种自我保护,这今后万一传出去了,没有的事情也会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吃饭的时候,就三人,老柯让林云点菜,林云就点了两荤一素再加个汤,倒是老柯自己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加了一道火锅鱼。
看来这老柯也是了解过林云的,知道林云四川人,喜欢麻辣。
趁着还没上菜,林云直接开门见山的问起老柯来。
“老柯,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说一下,今天何总也在,如果我们能帮得了的,我和何总商量着尽量给你办。”
老柯看了林云和何成刚一眼,叹了口气,悠悠的说道。
“雅雅跑了,卷了我四百多万,我现在公司账上活动资金连十万块都没有了……”
活该,看把你能的,五十左右的人了,找一个小妞当姘头,她不图你钱,图你岁数大呀。
还雅雅,这么俗气的女人,也好意思用雅做名字,这老柯闯荡江湖也不少年头了,连这点东西都看不穿吗?
林云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因为不知道的事情没有发言权呀。
“老柯,你本期计量多报了五十几万,你总产值一共才二百万不到,这报这么多我们不好处理呀。”
何成刚是老油条,林云不好说的话,他没什么顾忌,所以,等老柯说完,何成刚就接上了。
“我也知道两位领导为难,但我没办法了,我做的所有的项目,我都找了,都答应了帮忙解决一点。”
老柯这话还算有水平,林云接收到了一些想要的信息。
其它工地都解决了一点?
这一点是多少?
什么方式解决的?
林云觉得应该好好问问。
“老柯,你说其它项目也帮你解决了一些,你说说解决了多少,怎么解决的?”
“林经理,既然你问了,我也不瞒你,我现在集团公司的五个项目都有劳务分包,他们是这样解决的……”
虽然老柯是说得信誓旦旦,但林云相信包括自己在内的五个项目经理,不一定全都给老柯解决了一些周转资金,肯定有人拒绝的。
对于老柯说的这种方法,林云觉得应该还是可行的,但是自己毕竟没操作过,风险肯定是有的。
不行,这必须得找财务专业人士问一下。
资金风险肯定是有的,要是不给他解决一部分,这没钱周转,对项目部的影响是直接停摆呀。
人家其它项目为什么帮他,也应该是考虑到这点了。
“老柯,他们这种解决方法呢,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和何总一会吃完饭回去问一下财务,如果可行,我们也按这样给你解决一部分,你看怎么样。”
林云不敢把话说死了,这种事情做成了是人情,做不成反而容易恩中招怨。
自己的第一个项目,万事都得小心。
老柯说的办法很简单,每个月项目部计量截止日期都是20号,公司那边接收计量资料时间呢是截止25号,等到审核签字完毕,可以支付的时候就是第二个月初了。
这里边有半个月时间,也牵涉到一个农民工工资直发制度。
按老柯的意思,工程款照常支付,提前把下个月的农民工工资发了,按他四五十号工人的规模,这项目部至少得拿出去四十万上下,垫付工资,说是垫付一个月,实际上只垫付半个月。
但项目部垫付的是下个月工资,这工资却并没有发到工人手里,这些劳务公司,都是掌握了所有农民工的工资卡的。
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都明白,但是这样到底违规不违规,还得两说,这提前半个月发工资,按说也能说得过去,但是万一出点什么事情,这资金安全的责任算谁的?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林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下午快上班的时候,林云就接到了生产经理杜总的电话,寒暄了几句,然后提到了这个事情,还是那句话:
“酌情考虑。”
算了,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还是群策群力,讨论决定。
这讨论的范围还不能过大,林云分别给何成刚,邓梅打了电话,然后就在办公室等着两人上门。
没几分钟,邓梅下来了,进了林云办公室都还是满面潮红,头发也有点乱,而且陈雷也跟在屁股后面探头探脑的,林云望了一眼,这孙子装得若无其事的去了隔壁大办公室。
这大白天,两人该不会……
陈雷这牲口,难道这么快就接上头了,有两把刷子呀,这邓梅到底是个什么婚姻状况呀?
得找个机会问陈雷一下,别到时候搞得沸沸扬扬的,影响多不好呀,况且陈雷还是自己叫来这工地的。
林云正想呢,何成刚也进来了。
人到齐了,说正事。
虽然何成刚知道这个事情,但是邓梅不知道。
李云还是把事情大略的说了一遍:
總裁誤寵替身甜妻
“……,就是这样,公司生产经理杜总也打了电话过来,让酌情考虑。”
林云把话说完,邓梅依然没有从那种玄而又玄的状态中解脱出来。
“邓梅,你觉得这样处理行不行。”
何成刚也觉得邓梅状态不对,开口问道。
“啊,哦,可以的,可以的。”
可以个屁呀,我这谈工作呢,你那脑子里边想的是什么东西?
邓梅的心不在焉,反而让林云下定了决心。
MD,这责任凭什么我担,老子一分钱都不解决,直接拒绝了事,得罪领导怕个毛呀,出了事,领导也不会来帮我承担。
“何总,依我看,这个事情,不能这样解决,就这样吧。”
这公司杜经理也是,什么“酌情考虑”,这考虑结果出来了,我不同意,爱找谁找谁,很难得,林二杆子乾纲独断了一回。
“那好,这个事情你看谁给老柯说合适?”
何成刚人老精,又不想承担责任,又不想得罪人。
NND,太滑头了,但林云又何尝不是呢,其实人滑头反而是一种成熟。
“何总,支付的事情,还是你说好一些,我这两天可能要回公司处理点事情,要耽搁两天。”
林云也想帮老柯一把,但是这拿几十万出去,万一遇到点什么事情,今后说不清楚。
林云说要回公司处理事情,纯属瞎扯,这不春天到了吗,有些东西在体内压抑不住了。
工地上一切如常,林二杆子躲在办公室看书,当项目经理就这点好,除了每个月求爹爹告奶奶的去要钱,其它时候都没啥事。
本月的计量资料监理这边已经签完了,已经交上去了,业主还在审核,还没通知开票,这还有两天间歇期,所以林二杆子还能摸两天鱼。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林云接到一个电话。
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接起来。
“你好,请问你是林云吗?”
一个很平静的中年女声。
“是我。”
“我是集团公司纪委副书记冷艳红,我们收到了你寄出的举报材料,现在找你核实一下。”
什么玩意儿?
举报材料?
我寄出的?
“你好,冷书记,我没有寄过什么举报材料呀,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我们确定是你寄出的,我们已经核实了,寄出的位置就是你现在项目的所在地,名字是你的,电话也是你的,这样吧,你明天上午九点到集团公司来一趟,有些事情我们要当面核实。”
爛生活
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留下林云一个人在椅子上凌乱。
我去你大爷的,这会不会是谁的恶作剧呢。
别慌,我也核实一下,找谁核实好呢?
林云稳了稳神,给张丽打了电话,确认了这个事情,集团公司纪委副书记确实叫冷艳红,而且办公室座机号码确实是这个号码。
关键是林云没举报过谁呀?
“喂,喂,林云,你还在听吗?”
张丽见林云核实完了没再说话,有点担心。
“我在的。”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被举报了?”
“不是的,有人用我的名义给集团公司纪委寄了举报材料,算了,我马上回来,当面和你说。”
林云挂掉电话,打电话给何成刚交代了一下,去邓梅办公室拿了CRV钥匙就急冲冲的回城了。
一路上林云都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自己没有给任何人寄过包裹呀。
NND,张丽以前说被人冒自己的名字寄举报材料,举报现在的前夫巴德敬,林云还有点半信半疑,这下落在自己头上,由不得林云不信了。
举报也能这样玩吗?
真是开了狗眼了。
我和谁也无冤无仇的,也没掌握谁违法乱纪的材料,我怎么就能举报别人呢,还有,这冒名的人到底是谁,而被举报的又是谁?
到底谁这么缺德,这种斗争要带着自己玩,还是在不告知自己的情况下。
满脑门子官司的林云在挤挤挨挨的车流中回到张丽的公寓,停好车,已经快晚上八点了。
急急忙忙的上楼进屋,张丽已经做好了饭,在等着林云吃呢。
看着分量不多,但很精致的菜肴,林云不由得心里一热。
網遊之刺影天下
这女人还在等着自己,还没动筷子。
“我还真有点饿了。”
其实林云想明白了,这还算好的,反正是举报他人,又不是被举报,怕什么,吃饱了肚子再说。
茶几上摆着两幅碗筷,林云端起一个就吃,也没盛饭。
渡劫專家的後現代生活 十二重樓
“你也吃呀,对了,巴楚吃了没?”
“学校搞了个课后补习,巴楚在学校吃过了。”
“人呢?还没回来?”
“洗澡去了!”
“小伙子可以呀,都会自己洗澡了!”
还别说,现在有的家庭,真的是把小孩当祖宗,小巴楚也就六岁,很多家庭的小孩六岁都不会自己洗澡,这是事实。
武極封神 未朗
张丽见林云狼吞虎咽的大吃,去厨房把电饭锅端了过来,给林云添了饭,自己倒是没添,吃了几口菜,就开始问起林云来。
“你说的举报到底是怎么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