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仙俠小說

w4ou2精品言情小說 《兩世爲仙》-第四百零四章、無可奈何的結局相伴-vaotg

兩世爲仙
小說推薦兩世爲仙
却说当时,天虹帮天虹大殿之内,突然间,啪啪之声大响,天虹上人被打得一脸懵,跳起来大叫:
“谁他吗的吃了狗胆,敢打老夫的耳括子?”
轉魂密碼
谁敢打天虹上人的耳光?
不是别个,此人正是刘叶经秋!
刘叶经秋催动山河图,随心而变,化作无形之掌,噼里啪啦,一口气打了天虹上人一百零八个耳括子!
任他天虹上人是这一世界的主人,但也不是刘叶经秋的对手!
一转眼,天虹上人的嘴脸,那是毫无疑问地肿了起来,说是肿得跟猪头似的,那也不算有什么夸张之处!
天虹上人作为一个小世界主,毕竟也是圣元一个,那也不是白给的。当时天虹上人只觉得对手似乎要永远地就这么打自己的脸,当即运起仙家圣道真元,在自家的脸上运转,不数息间,那肿胀的嘴脸就恢复如初了!
然而刘叶经秋催动山河图所化之无形掌,却在继续卖力地痛扇其耳光,于是,天虹上人的脸,那也就是瞬间肿胀又瞬间复原,瞬间复原再又瞬间肿胀起来!
闪电**军在旁边看着,不敢笑,只惶恐地叫道:
帮主,请赶紧护住脸!”
天虹上人听了,也才如梦初醒,双手不觉抬起,护住了自己的脸。
山河图内,龙灵子眼瞅着刘叶经秋痛打天虹上人的耳光,不由得是大笑又大跳,还又问道:
青雲之幻 億刀兩斷
“多宝兄弟,你为什么不直接灭了他?”
無良王爺賴皮妃 景景寶貝
刘叶经秋笑道:“凭他是圣元,我还真的一时半会儿杀不死他,但是要治他个灰头土脸的,那也不成问题!”
龙灵子听了,不由得问道:“多宝兄弟,既然你已经成为圣元高手了,那干吗还让东都天王他们几个那么辛苦去做小动作,对付天虹老贼啊?”
刘叶经秋哈哈大笑道:“掌门,报仇之事,总得亲力亲为,方才痛快!我让他们去亲力亲为,图的就是他们出气时的痛快劲儿!”
“原来如此!可惜天虹老贼如今已是世界主,圣道不死啊!凭他作的那些恶,够他死上九千九百九十九次都死有余辜啊!”
听到龙灵子这么一说,刘叶经秋不由得想起先前李诗剑也这么说过——也正是因为这么想,这才引发了刘叶经秋另一个联想:
当日自己在九阵星域,可是听探宝六友、古冶大师等多人说过,李诗剑是可以灭掉圣道大能修仙者的!
他是怎么做到的?
看来还得虚心向元大哥请教才是!
刘叶经秋将自己的想法跟龙灵子说了,龙灵子连连点头。于是刘叶经秋这才决定离开天虹世界,先回师门见太师祖托钵僧,再去古儒天寻找李诗剑。
刘叶经秋决定要走,那也就是催动山河图,眨眼间走了个无影无踪。
天虹上人的厄运也就算是暂时终结了。
天虹大殿里,天虹上人捧着自己的嘴脸哼了数声,暗运神通,转眼间嘴脸如常。
此时刘叶经秋早已催动山河图,去得远了。
话说刘叶经秋回到阴阳山本门所在,拜见了师父之后,就去拜见太师祖托钵僧。
恰巧转过一道小门,刘叶经秋迎面遇见了师祖刘小棒儿。
小棒儿道:“经秋,你回来了?”
刘叶经秋站在原地,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这才说道:“师祖好!我回来了!”
“你这一脸匆匆的样子,是要干吗呢?”
異世封龍 勁量小子
“回师祖的话,我要找太师祖请教。”
刘小棒儿笑问道:“什么事儿?”
“师祖,人都说‘圣道不灭’,不知可有灭掉圣道修仙者的办法?”
刘小棒儿听了,哈哈大笑:“能灭掉圣道修仙者的高手也是有的,比如诗剑仙李师叔。不过,我阿爸早已知晓你的意思,是要找那天虹上人干一架的了。”
刘叶经秋听了,笑道:“太师祖明鉴!”
小棒儿却是突然间端肃了脸上的表情说道:“经秋,你和你昔日的兄弟们找天虹上人打上一架,闹他一闹,出一口恶气,是可以的,但是要出手灭了天虹上人,那却是不可以的。”
刘叶经秋听了,大为诧异:“师祖,为何这么说?凭他周天虹所作的恶,他死上九千九百九十九次都融会贯通有余辜的了!”
小棒儿叹道:“这诸天世界的修仙者之间,关系也是复杂得很。那天虹上人本是普罗天世界主普罗上人的私生子,你想,若是灭了他,我们就得跟整个儿的普罗天为敌啦!
虽然我们不怕他,但是,我阿爸说了,灭了天虹上人,只怕会引发诸天诸神大战啊!你想想,大战一起,那得死多少修仙者啊?”
刘叶经秋听了,不由得叹道:“怪不得他作了那么多的恶,居然还能修仙有成,成就圣元之位,做了天虹世界的世界主,原来有更高的大能高手罩着他呀!”
小棒儿笑道:“这不很好理解么?若不是我五行道开天世尊门罩着你,你能那么快就踏上长生之道,迅速成长起来?
这诸天世界里,恶人有恶人的祖师爷罩着,好人有好人的祖师爷罩着,甚而至于好人的祖师爷,有时还不得不罩着恶人哪!”
刘叶经秋听到这里,不由得惊讶:“好人的祖师爷本当罩着好人,怎么会去罩着恶人呢?”
小棒儿叹了一口气道:“哎呀,我跟你直说吧,不要灭了天虹上人,这个是诗剑仙李师叔的意思!”
“为什么?元大哥岂是是非不分之人?”
刘叶经秋所说的元大哥,当然就是李诗剑。
刘叶经秋不明白,诗剑仙和自己的太师祖托钵僧,那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怎么如今都不想灭掉天虹上人这个大坏种呢?
看着刘叶经秋脸上的不解和疑惑,小棒儿笑道:“经秋,你跟我一起去见你太师祖吧,听他跟你解释。”
刘叶经秋点头。
于是二人来见托钵僧。
托钵僧见二人来到,先向刘叶经秋道:“经秋,你看看这个人是谁?”
刘叶经秋抬眼看时,哪里有甚么人?
然而,转眼间却是冒出一个人来,正是圣水天王!圣水天王此时犹自闭目盘坐,分明是闭关未醒的模样。
不待刘叶经秋动问,托钵僧笑道:“我这是帮助他泥尽快跨进圣道境界呢!”
说到这里,托钵僧心意动处,圣水天王是连人影子都不见了。
刘叶经秋情知这是被托钵僧收入诸天钵中去了,倒也完全放心。
托钵僧道:“经秋,我知道你心里连有些郁闷,可是为着不能灭掉天虹上人的事儿?”
刘叶经秋无言点头。
托钵僧道:“你也不必郁闷!我和诗剑都不,同意你出手灭了他,怕的是引发诸天大战。还有,你灭了天虹上人,天虹世界就要重新变回混乱世界,也会使无数生灵遭灾受难的!”
刘叶经秋道:“太师祖,我明白了,不灭他就不灭他,放他一条小命也就是了。”
托钵僧哈哈大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我和诗剑的主张,是你暂时不灭他天虹上人,并不是要你永远放过他,你可懂?”
刘叶经秋摇头:“不懂。”
托钵僧哈哈大笑道:“六十四诸天世界,经秋,你可知道那世界主们都是怎么上位的?”
刘叶经秋摇摇头,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不知道。
托钵僧笑道:“你听本老纳我跟你说啊——按时间计算,每一纪为六十四万年;每六十四纪为一个诸天轮回,要发生一次大劫;此劫是为诸天世纪大劫!
極品王妃,王爺我要和你離婚
诸天大劫降临时,从凡人到修仙人,包括六十四诸天世界主,俱都在劫数之内!
自然会有某些个诸天世界主,渡不过那诸天世纪大劫,但是圣道不灭,因此他们渡劫失败后,或转生,或轮回,也只能从头重修!那空下来的诸天世界主位子,便留待新的诸天世界主上位。”
刘叶经秋听了,心下暗思:“这与我要灭掉天虹上人有什么关系?莫非太师祖和诗剑仙‘元大哥’都准备趁机抢个诸天世界主的位子坐坐么?莫非太师祖抢上了诸天世界主之位以后,就可以放心让我去灭了天虹上人周老贼了?”
刘叶经秋是边听边心里思量着:“太师祖要想抢个诸天世界主的位子坐坐,那也是不费吹灰之力,我只须跟着献上绵薄之力,尽到心意也就是了!”
刘叶经秋一边思量,一边听托钵僧接着往下说,只听托钵僧继续说道:
“眼看着再过个三两万年,世纪劫便要到了,便是那普罗天世界主普罗上人,怕也难保其普罗天世界主之位!
世纪劫降临之际,他将忙着渡劫尚无余暇,又怎么会顾得了天虹上人!那时,你要灭他天虹上人,岂不正得其时!”
凰妻傾世 雪中回眸
刘叶经秋听到这里,不由得问道:“太师祖,既然世纪劫到了时,修仙者都在劫数之内,我们不也一样要承担劫运,忙于渡劫么?又哪里顾得上分出精力去灭掉天虹上人?”
“哈哈哈哈!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托钵僧摇头晃脑地解释道:“六十四诸天之世界主,在世纪劫来临时,那是首当其冲!
为何这么说?经秋,你可知道,六十四诸天世界里,有多少善恶之事?那也是无穷无尽,数不胜数!
善事就罢了,那恶事,哪一件不是在世界主的眼皮子底下发生的?别管那恶事是大是小,哪一件,诸天世界主敢说自己不知?
世纪劫之下,就是诸天世界主,也逃不过善恶惩罚!至于我们,凭借诸天圣器成就圣元之位的修仙者,我们牵扯的善恶过失小得多,很容易便可渡劫成功!
到那时,自然是我们出手,扬善惩恶之大好时机!”
刘叶经秋听了托钵僧这一番解说,这才恍然大悟。
到这时,刘小棒儿才接过话来说道:“经秋,你也不必再去费什么心思去报仇了,你去普罗天天虹世界里,把你那东都天王大哥和逍遥天王三哥都接到你的山河图中去聚会,一起修炼,只静等世纪劫降临便罢了。”
刘叶经秋笑着道了一声:“是!”
托钵僧笑道:“小棒儿,你还说漏了一个人!”
小棒儿不解。刘叶经秋却是明白过来了,当即向托钵僧说道:“太师祖说的,莫非是漏了孤峰天王二哥?”
刘小棒儿一听,也就明白过来了,顺嘴问道:“怎么,经秋你跑一趟琉璃天世界,竟没找到你那孤峰天王二哥的转世身?”
刘叶经秋有些懊恼地答道:“师祖,可不是么,我找遍了琉璃天世界,竟然没找到!说起来,都怪我把转生魂珠给了……”
刘叶经秋一语未毕,托钵僧早已哈哈大笑起来:“经秋啊,看来你真得跟本老衲我好好学学《太上感应大法》神通喽!你都把他收在山河图中了,却还不知道他是谁么?”
刘叶经秋听了,这才恍然大悟:“啊!太师祖果然修得好太上感应大法神通!原来梦樵的弟弟竟然就是孤峰天王二哥的转世身!”
刘小棒儿听到这里,也哈哈笑道:“好了!这下子是一个也不漏了!经秋,你可以去天虹世界找上你的弟兄们,静静修炼,静待世纪大劫降临了!”
托钵僧又复大笑道:“哈哈!哪里是什么‘静等’?依我说,经秋,你不是已经去了天虹世界一趟了么?
如今你再去,那也不是静等,待上一段时间,闭关结束时闲着无事,只管去打那天虹帮帮主周天虹的耳括子去!”
刘叶经秋听了,又惊又赞:“太师祖,你连我先前去天虹世界里打天虹老贼耳括子的事儿都能推算得到?”
“当然!你这回再去,到世纪大劫降临,中间还有三万六千年呢,闲时打他天虹上人几个耳括子,乐呵乐呵,有何不可?”
刘叶经秋听到这里,奋然道:“是!徒孙谨遵太师祖和师祖教诲,这一番再去天虹世界,一定要好好地多打周老贼几回耳括子!”
托钵僧、刘小棒儿和刘叶经秋三个相视而笑,笑声里,刘叶经秋告退而出。
山河图再一次凭空飞去,飞向那茫茫无尽的诸天世界里去了!
——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