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玄幻小說

o0f1f熱門都市异能 我明明超兇的討論-第三十章 前前後後鑒賞-lifzb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
小花猫聪明归聪明。
可惜受限于自身的眼界与格局,以至于她对妖魔与人类的这场博弈都缺乏足够的认知。
夏凡虽然同样身为看客。
但宛如开天眼的他了解的东西却比小花猫要更为全面。
妖魔已经接二连三的出招了,其意都昭然若揭。
接下来自然要轮到人类方面的回击。
只是敌在明,我在暗。
再加上妖魔隐藏太深的关系,人类方面都显得非常被动。
若是人类方面强行出手的话确实能收获少许成效,可却无法对妖魔形成实质性的重创。
因此。
人类方面很可能在放长线钓大鱼。
从而在关键时刻给予妖魔方面致命一击。
比如首席大学士的死引起了当朝皇帝的震怒,并严令夏明渊在限期内查出结果。
问题是如果夏明渊查不出结果呢?
这个问题很快便得到了解答。
我有修圖系統
贬斥。
是的。
魔教妖妃:皇上有種你別跑
或许谁都没有想到。
在最新的朝会之上,当朝皇帝当着满朝官员的面狠狠斥责了夏明渊一番,甚至以夏明渊办事不力为由将他贬为了镇妖司的副司率,而大司率之位则由皇室成员,当朝皇帝的亲弟弟庆王暂代。
消息一出立刻震动了整个玉鼎王朝。
各大宗门更是派出代表与当朝皇帝接洽询问,毕竟任谁都明白夏明渊的重要性是不可取代的。
而当朝皇帝表示。
他只是假意贬斥夏明渊给予天下人一个交代,同时还有麻痹妖魔方面的意思,实则上夏明渊依旧掌握统领着镇妖司的实权,等到夏明渊查出一系列事情的真相结果,他自然会让夏明渊官复原职。
但对于绝大多数不明真相的人而言。
夏明渊显然已经有了失宠的迹象。
一时间坊间都谣言四起,甚嚣尘上。
不少人都觉得常年统领镇妖司的夏明渊是功高震主引起了当朝皇帝的猜忌。
以往当朝皇帝信任夏明渊,无非是当朝皇帝自信能镇得住夏明渊。
可是在传出当朝皇帝命不久矣的流言后。
当朝皇帝担心未来的继承人镇不住夏明渊,甚至会沦为夏明渊的傀儡。
所以为了解决这方面的隐患,当朝皇帝才会拿夏明渊开刀了。
不得不说。
寂寞寂寞就好
这类谣言对于不明真相的普罗大众而言还是很有市场的。
反倒是有识之士心里都清楚。
当朝皇帝不可能昏聩到妖魔与人类即将爆发大战前自毁长城。
就算当朝皇帝真的打算罢黜夏明渊,各大宗门首先都不会答应。
毕竟各大宗门太清楚夏明渊的重要性。
若是没有他来稳定住玉鼎王朝这个大后方,各大宗门在未来与妖魔的大战都先输了三分。
身为漩涡中心的夏明渊反而依旧从容自若。
在安抚完镇妖司各司成员后,他便将大司率的权力移交给了庆王。
都市高手混社團
庆王在皇室成员中的名望很高,同时为人都相当谦和敦厚。
这些年来。
庆王一直都负责皇室内部的事务,可谓是当朝皇帝管理管事的大管家,再加上对方从来都没有出面干涉过问朝政,平日里向来都深居简出行事低调,这让很多人都下意识遗忘了这位庆王殿下。
在接手夏明渊移交的权力后。
庆王便曾召集镇妖司各司的司率会晤,并明确表示自己是暂代镇妖司的大司率之位,往后镇妖司的具体事务依旧由夏明渊负责处理。
如此一来。
镇妖司上下都放心了下来。
这不单单是夏明渊在镇妖司内威望素著,同时也担心庆王真的奉了皇帝命令抢班夺权胡乱指挥。
而庆王则直接打消了镇妖司上下的顾虑。
反正以后该怎样就怎样,当我不存在就好了。
此举让人觉得庆王非常识大体且有自知之明。
熟料夏明渊却表示自己不能僭越,往后镇妖司的相应事务还是要交由庆王决定,而他只负责从旁协助做好自己的本分。
面对镇妖司各司成员的不解。
夏明渊却说自己劳累了这些年想要放松一下,希望众人能理解云云。
“李焕,我们的夏大司率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当消息传到念凡耳边的时候。
念凡都有些搞不懂夏明渊在想什么。
要知道眼下正逢妖魔与人类暗地里交锋最激烈的时候,结果你率先甩手不干了?
“大司率此举自有深意,哪是我们能揣测的。”
天下第一地主婆 七味美人
李焕冷哼一声不以为然道。
“……我倒是觉得我们的夏大司率在以退为进。”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
念凡自然知道李焕内心深处是非常崇敬夏明渊的。
你可以说他千般不是,但只要说一句夏明渊的坏话,他就能怼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你想得太简单了……”
李焕眼神充满鄙视地瞥了眼摸着下巴思索的念凡道。
“连你都猜得出来的事情,难道妖魔方面猜不出来吗?”
“但如果妖魔的想法都和你一样呢?”
念凡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笑嘻嘻道。
“任谁都知道我们的夏大司率智计深沉,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都隐藏着深意,问题是我们的夏大司率反其道而行之的话……”
“我承认你说的确实有点道理,但是你对我们的大司率还是了解的太少了。”
李焕眉毛一扬道。
“不是我了解得少,而是你对大司率的崇敬太盲目了。”
念凡撇撇嘴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
農門飛出金鳳
李焕语气平静得没有一丝感情波动。
“我说,首席大学士的死你们镇妖司方面真的没有查出什么线索吗?”
念凡不动声色道。
“虽然首席大学士的死让司里列为了绝密,但我还是借助大司率给予的特权成功调阅查看了案宗,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司里确实查到了一个线索,但这个线索却没有记录在案宗里。”
李焕淡淡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线索得?”
念凡颇感好奇道。
“你以为我是谁?”
李焕语气不屑道。
“若是连案宗里隐藏的那些蹊跷我都看不出来,这些年来我在镇妖司都白混了!”
“那你说说,到底是什么线索啊?!”
念凡连忙追问道。
“九皇子与十三皇子。”
李焕突然道。
咳,把腿打開 靈力不足
“嗯?”
念凡闻言顿时一头雾水。
怎么无缘无故就扯到九皇子与十三皇子去了?
“我们的首席大学士其实最属意九皇子或者十三皇子登上皇位的。”
李焕轻轻眯起眼睛道。
“因为首席大学士与当朝皇后母族乃是姻亲关系,从血缘上来说,九皇子和十三皇子还要称呼首席大学士一声伯父。”
“可这与首席大学士的死有什么关系呢?”
念凡不由蹙眉道。
“先听我说完,急什么急,如果有首席大学士的支持,未来九皇子与十三皇子未必不能与四皇子争夺皇位,可如今首席大学士死了,意味着九皇子与十三皇子最大的助力都没了,你觉得谁是最希望首席大学士死?”
“……四皇子。”
念凡瞬间双瞳一缩。
“你是说……”
“最关键的是我还特意查阅了之前三皇子之死的完整案宗,你猜猜我发现了什么?”
神筆聊齋
李焕嘴角轻轻勾起道。
橫刀萬裏行
丹帝
“四皇子曾经有段时间与三皇子交往过密,但后来不知何故才中断了联系。”
“……啧啧啧,事情突然变得复杂又有趣了。”
念凡沉默片刻,旋即便摇头轻笑了起来。
“看来接下来我们要忙碌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