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其他小說

iram2優秀都市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ptt-第三百七十一章 賬房師爺易雪主閲讀-lhvyb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老爷,您找我?”
王元霸有吩咐,易师爷很快就来了。
極品太子爺 浮沈
易师爷名叫易雪主。
年轻时在江湖上,也算是一号人物。
后来因为得罪仇家太多,幸得王元霸庇护,最终在金刀门当一名师爷。
易雪主神态很是恭敬,低着头,听候王元霸的吩咐。
“雪主啊,这里有本不知是曲谱还是剑谱的谱子,你看看。”
王元霸将手中的本子递给易雪主。
都市最強神醫 天崖明月
易雪主接过笑傲江湖曲谱,眼前一亮。
他的手中不断比划着。
似乎在弹琴,但又似乎在练剑。
岳不群此时心情非常激动。
“怎么样?易师爷?这可是剑谱?”岳不群连忙问道。
林平之瞥了眼易雪主,心想他的琴艺一般般,哪里能认出来。
笑傲江湖曲谱,难度极高。
若是乐理方面知识不到大师级,那是看都看不懂的。
易雪主没有着急答复岳不群,他眼中满是纠结。
岳不群见易雪主此状,也就没有再催。
他自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王元霸倒是不急。
是剑谱又如何?
曲谱又如何?
反正都是他外孙林平之的东西。
到时候还给他便是。
虽王元霸是如此想。
但王伯奋和王仲强却不是如此。
在他们看来,如果这是林家的辟邪剑谱,那他们两兄弟得到神功,就能一飞冲天。
到时候谁也不敢说他们是仗着王元霸的威名了。
“易师爷,怎么样怎么样?”王伯奋催促道。
“对啊,易师爷,你快说话啊!”王仲强也催促道。
王元霸瞥了他们两兄弟一眼,眼中带着厉色:“你们怎么跟易师爷说话呢,催什么!”
雷特傳奇m
王伯奋和王仲强神色唏嘘。
现在他们已经没有醉意了,被王元霸一吼,悻悻地低着头,不再说话。
林平之在那捂嘴偷笑。
这两熊包,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们的老子王元霸。
血焰 村長老害
王伯奋和王仲强瞪了林平之一眼。
在他们看来,林平之不过是他们的外甥,竟然敢笑他们。
他们心中已经将林平之拉入黑名单,找到机会就打算欺负一下林平之。
易雪主听到王元霸呵斥两个儿子,他抬起头望着王元霸。
“这个……”易雪主有些欲言又止。
岳不群想要问,可想到这毕竟是王元霸的地方。
而且易雪主也是金刀门的人,也就强行忍住心中的急切,只是一直盯着易雪主。
王元霸见易雪主欲言又止,很是豪爽地说道:“雪主有话直说就是,这里都是自己人。”
唯一像是外人的,无非就是岳不群。
但岳不群是林平之的师傅,也是他的准岳父。
自然也算得上是自己人了。
易雪主点了点头,径直说道:“这看着呢,像是曲谱,但又像是剑谱。”
林平之依靠梁柱,嘴角浮起微笑:“易师爷,那本就是曲谱,怎么会是剑谱呢?”
大宋一品駙馬
“曲谱?”易雪主继续看着手中曲谱,“嗯,越发像是曲谱。”
異類者外傳 林小妖
岳不群急了,他冷不丁地瞥了眼林平之。
什么曲谱剑谱?
曲谱就是曲谱。
剑谱就是剑谱!
像曲谱是什么意思?
“既然易师爷认为是曲谱,可否将此曲弹奏出来?”岳不群问道。
“这个。”易雪主脸上有些尴尬,“恕易某能力有限,无法弹奏出此曲谱。”
王元霸听易雪主如此说,从易雪主手中拿回曲谱。
“曲谱就是曲谱,哪有啥剑谱,平之你收着吧。”王元霸将曲谱递给林平之。
“慢。”岳不群喊道。
林平之望着岳不群。
心想老岳你非要打脸不可?
王元霸也望向岳不群:“岳老弟,有何指教?”
“既然易师爷无法弹奏出此曲谱,那金刀门中可还有其他人懂乐理?”岳不群问道。
“我金刀门虽扎根洛阳,但毕竟是江湖门派。”王元霸道,“除了雪主,老夫也不知道有谁懂乐理。”
王伯奋和王仲强不乐意了。
“易师爷,你快想想,有没有谁可能能弹出此曲?”王伯奋急忙道。
易雪主沉思了一会儿,继而说道:“能弹奏出此曲者,应该不多,不过她们都不在洛阳啊。”
星際走私帝國
林平之突然有了兴趣。
他想知道,在易雪主看来,这曲有谁能弹。
“易师爷,你说的是谁?”林平之问道。
“自然是闽地天香谷了。”易雪主笑道,“天香谷弟子皆宜伞剑为刃,她们一生所学,除了琴艺就是剑法,不过闽地离此甚远……”
林平之听到易雪主说起天香谷,也不觉得奇怪。
现在在怡红院坐镇的白云轩,就是天香谷的出身。
岳不群不甘心。
洛阳离闽地实在太远。
他很想尽快得知这到底是曲谱还是剑谱。
“易师爷,难道这偌大的洛阳,就没有能弹奏此曲之人?”岳不群问道。
易雪主沉思了一会儿,继而说道:“也不是没有,只是那人脾气古怪,从不见生人。”
王元霸也是好奇了。
他在洛阳这么久,还真不知道洛阳有此乐理过人之人。
“雪主,你倒是说说,他是何人?”王元霸问道。
“此人名曰绿竹翁,是一老篾匠,就在城西绿竹巷中。”易雪主说道,“我时常与他探讨音律,他的乐理确实高我许多。”
林平之没想到最终还是要去绿竹巷。
老岳这脸打定了!
岳不群目光炽热,他连忙道:“既然有此人,那快快请他来府上演奏吧?”
易雪主脸上有些尴尬。
“岳掌门,非易某不请,只是那老翁从不离开绿竹巷,根本请不来,只能我们前往才行。”
王仲强听这话不乐意了。
“我爹可是金刀门门主,难道就连这都请不来么?还需要我们亲自去拜访,这老篾匠真是好大的牌面啊。”
王元霸横了王仲强一眼:“能人异士性情古怪也属正常。”
王仲强悻悻地低下头。
“王兄。”岳不群说道,“如果这真是曲谱,岳某倒是想听听,若是剑谱,说不定那绿竹翁倒是能参透呢?”
王元霸望向岳不群,问道:“岳老弟你的意思是?”
岳不群面带微笑,笑道:“既然那绿竹翁有此本事,那我们明日去拜访一下,也好。”
林平之全程哑言,看着他们商量好明天去绿竹巷。
林平之也是有些无语。
不过他不是令狐冲。
也知道那姑姑,就是圣姑任盈盈。
也不知道曲非烟那丫头在不在呢。
怀揣着憧憬,林平之回去休息,等待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