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玄幻小說

5tqdc好看的都市言情 《紫血人之唐王寶藏》-第二百零四章:終章-空冢長歌熱推-4ygq5

紫血人之唐王寶藏
小說推薦紫血人之唐王寶藏
在飞机上,赵将军低着头一言不发,对小天的询问毫不理睬,呆呆的望着窗外。小天的心情越来越沉重,他停止了询问,也顺着机窗眺望夜色中的天空。繁星闪烁的天空中,一颗明亮的星星不断的散发出紫色闪烁的光芒。在这紫色炫丽的光芒中,一股奇怪强烈的感觉在小天心里油然而生。
直升飞机刚一落地,武教授和程主任就迎了上来。这是一片空旷的麦田,青翠的麦苗刚刚长到没了人脚的高度,远处在麦田的中央一大块被新近翻整的土地高高隆起,被帆布遮盖的区域,四周有工作人员竖立的请勿靠近的警示标志。
武教授引领着大家走向这一区域,并不断介绍着:“已经确定,是她的墓。这墓是一座斜坡墓道,多天井和小龛的单室砖券墓,坐北朝南,水平全长36.5米,深10.1米,带有5个天井,墓葬的规模和形制跟她正二品的身份大致相符。经过详细勘探没有被盗扰的迹象,目前出土的文物主要是壁龛里的骑马俑、动物俑和人俑,由于墓室中没有发现棺木和完整的尸骨,也没有木制品腐朽之后的痕迹。”
“没有被盗的痕迹却没有棺椁?只凭借陶俑能确定是她的墓吗?”赵将军不放心的问。
“嗯,确定无疑。因为我们发现了最重要的物证—她的墓志铭。”武教授肯定的回答道。
“只有墓志铭的无棺空冢?你们说的她究竟是谁?会是谁的墓呢?外公为什么在这个时刻要带我来这里看这座刚出土的空墓?”小天奇怪的向赵将军问道。
拒嫁豪門:總裁大人求放過 夜湮
赵将军和武教授都没出声,依旧默默的把小天带到了巨大帆布遮盖的甬道口。斜斜的甬道两侧架好了灯。赵将军和众人在甬道口都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目光注视着小天。
小天浑身不由得一颤,目光望向了深深的甬道,脚步不由自主的一步步迈下甬道。在甬道尽头硕大的墓室的正中央,原先应该是摆放棺椁的位置空空如也,只有正中间一块四方形黑色石头低矮的墓志铭。周围架设的灯光聚焦在这里,小天带着微颤的身子默默的走到近前,开始阅读起墓志铭上镌刻的文字。
夫道之妙者,乾坤得之而为形质;气之精者,造化取之而为识用。挻埴陶铸,合散信息,不可备之于人,备之于人矣,则光前绝后,千载其一。
婕妤姓上官,陇西上邽人也。其先高阳氏之后。子为楚上官大夫,因生得姓之相继;女为汉昭帝皇后,富贵勋庸之不绝。曾祖弘,隨〔隋〕藤〔滕〕王府记室参军、襄州总管府属、华州长史、会稽郡赞持、尚书比部郎中,与觳城公吐万绪平江南,授通议大夫。。。。。。。。
逍遙小閑人 星夢的風雪
长长的碑刻墓志铭有近千字。小天在默念的不知不觉中早已泪流满面。在读完墓主的生平后,小天不由自主一遍遍的念着墓志铭上最前面的字句:“夫道之妙者,乾坤得之而为形质;气之精者,造化取之而为识用。挻埴陶铸,合散信息,不可备之于人,备之于人矣,则光前绝后,千载其一。”
猛然间一股刻骨铭心的痛涌上心头,自己一副青衣长衫,道冠长须,一副古人打扮泪流满面,手持刀凿亲手镌刻这个石碑的场景立刻涌现在脑海里。
泪流满面的小天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摸向时隔千年的石碑。在接触到碑文篆刻的一刹那,碑文字体中缓缓极其细微的线条在字体中流淌,慢慢的汇聚。一颗晶莹透亮的紫血血滴慢慢的凝结从碑文中飘出。顿时间墓室中紫光四射,透过晶莹的血滴,绚丽多姿的无极花园出现在眼前。婉儿一身七彩霞衣,在无数上下翻飞的彩蝶中翩翩起舞。舞动中的婉儿目带秋波,含情脉脉的向小天伸出了葱葱玉手。小天耳边回荡着婉儿的声音:“相公,婉儿终于等到你了。。。”
晶莹的紫血滴飘进了小天伸出的手心,转瞬间就消失在小天的手纹当中,一个紫色卐字行手纹豁然出现在小天手掌当中。
小天身体剧烈的一颤,霎时间的记忆立刻充满了大脑。“婉儿。。。”小天噗通一下跪倒在墓志铭前,抱着石碑撕心裂肺的哭嚎着,内心如刀绞般的疼痛。
墓室甬道外,听到小天悲痛狂呼婉儿的呼声,赵将军,程主任,武教授面面相觑,表情无以言表的惊讶,又带着些许的激动。
许久许久,赵将军看着木讷的小天满脸泪痕的从深深的甬道中一步步的走来,赵将军刚要上前问话,小天默默的摇了摇头,对着赵将军伸出了带着(卐)字形手纹的右手。
“啊,手掌乾坤,小天你记起来了?”赵将军不安的问道。
“嗯。”小天点点头擦干泪水问道:“外公,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你全都知道了?”胖子吃惊的问道。
小天默默的点了点头,目光中恢复了几年前胖子熟悉的光彩。
“唉,赵将军长叹一声,看了看手表说道,“也许不会超过12个小时。”
“准确的说是5小时42分31秒。”小天静静的回答道,随即头也不回的走向麦田边的直升机。表情严肃的赵将军一行急忙跟在其后。
鬥破家宅:庶女要翻天
地下基地的第八区已经彻底的改变了形状,成了空荡荡的一个水泥大厅,四四方方的魔幻立方已经开始不断变得扭曲,像一个闪光的怪物不断的从墙壁四周吞噬着被光芒吸附进来的水泥块。大块的水泥,石块不断的在光芒中被吸入变形的魔幻立方,消失的无影无踪。第八区的墙壁和天花已经是钢筋四露,摇摇欲坠。水泥中的粗大钢筋在魔幻立方四射的光线中不断变形,像是一股无形的巨大引力在扯拽着这些粗大的钢筋网格。
帶著手辦軍團在火影 筆下藏劍
理想豐滿 馮侖
小天眼中闪着微微的紫光,丝毫没受基地上方不断掉落的天花板,杂物,镇定的一路走向第八区,赵将军和胖子紧跟其后。各区的大门全部敞开着。骚动的人群停止了慌乱,静静的站在通道两旁注视着小天。
在人群中看到熟悉的幽灵队成员面孔时,小天对他们报以了淡淡的微笑,嘴里轻轻的念着他们的代号:“3号,1号,5号。。。。”
聖火丹聖
在第八区的外围,警卫人员布起了警戒线,远离魔幻立方散发出来的光线。
小天静静的走到警戒线边,看着混乱如同怪兽般扭曲变形的魔幻立方,扫过大厅狼藉的场面,微叹一声转过了身。
“外公,就到这里吧。”小天看了看墙壁上挂着倒计时的数码显示说道:“您知道这是我最终的使命。乾坤合璧,带我看到了未来,我必须把我所见到的写入***,这个早已注定,我必须去完成这段历史,这才是蝴蝶效应最后一阵波澜。”小天静静的说着,紫色的目光带着感激和欣慰恋恋不舍的扫过周围熟悉的人群。
“人类的未来是光明的吗?”赵将军殷切的问道。
“嗯,世界大同,我们的民族将在科技的带领下引领人类进入宇宙永恒的家园。”小天脸上带着开心的微笑。
赵将军的脸上也泛起欣慰的笑容。
小天说完转过身,掀起了警戒线走入了一片光芒之中。魔幻立方原先杂乱四射的光线立刻集中聚焦在小天身上。小天的身躯被光线高高的托起,慢慢的朝着扭曲的魔幻立方中央越来越近。
下堂醫妃不為妾 橘寶
一片绚丽夺目的紫光闪过,人群都被强光炫的睁不开眼睛。整个巨大的基地为之一震,随即平静了下来。
紫光瞬间消失,当众人的目光恢复了视觉感应,放下了遮挡的双手。空荡荡的第八区再没有了魔幻立方,更没有了小天的身影。胖子目瞪口呆的转过头看着倒计时的数码管上显示停留在00.01.
“他的使命终于完成了,再见了,紫血人。”
赵将军眼含热泪掀开警戒线,静静的走向原来魔幻立方所在空荡荡的位置。一张纸轻飘飘的不知从哪里飘出,缓缓的落在赵将军的手中,纸片的边缘还有线装装订的孔印。墨迹未干的纸上画着一个美丽的女子盘坐着双手向前,正在为她前面盘坐着手缕胡须的年轻道士双手推背。赵将军不禁出声的念着纸上的诗句:一阴一阳,无始无终,终者日终,始者自始。茫茫天数此中求,世道兴衰不自由,万万千千说不尽,不如推背去归修。
旁边走过来的胖子接过纸片看完后惊喜的喊出:“这是婉儿留下的那本***缺失的最后一页,《***》第60像.他找到婉儿了。”
赵将军脸上微微一笑。
叮铃铃,胖子的卫星电话突然响起,他接听后激动的对着赵将军喊道:“生啦,生啦,是个男孩!”
赵将军脸上顿时泪流满面,“小天,你听到了吗?”
“终者自终,始者自始。”赵将军最后默默的看着手中的《***》。
———————————————————————————————————
一个月后的一个夜晚在赵园中,月儿半夜被一阵微风惊醒。看着怀中熟睡的婴儿,月儿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客厅的电视还没关,月儿抱着婴儿下了床,把婴儿放在客厅的摇篮里。正要转身关电视,月儿却被电视中的歌舞怔住了。在李刚玉化妆成绝美的大唐舞女身姿中,婉婉的歌声传来“爱恨就在一瞬间,举杯对月情似天,爱恨两茫茫,问君何时恋,菊花台倒影明月,谁知吾爱心中寒,醉在君王怀,梦回大唐爱。”
末世到修仙
那似乎遥远而朦胧的梦中记忆涌上心头,月儿不禁泪流满面。静静的走到窗口,月儿推开窗,在明亮的月光下,窗台一簇簇怒放的金菊散发着令人神往的迷离芬芳,遥远的天际中一颗闪亮的星星散发出璀璨的紫光。
在婴儿咯咯的笑声中,月儿惊讶的回过头,却发现幼小的婴儿双眼闪着光,小手伸出摇篮伸向了桌子上的那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