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都市小說

iyfq0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第一千一十章 零元購閲讀-w0nj3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这话一出,金宇哲的脑袋就有些转不过弯儿了。
不是过来安慰自己的吗?怎么转过脸就开始挥起镰刀玩儿起了收割?
结果还没等金宇哲这边反应过来,跟在庄建业身后的那位叫做赵主任的志愿军老兵,直接就把庄建业拉回来,旋即声色俱厉的大声呵斥道:“庄建业,你疯了吗?大宇集团的烂摊子你接得下来吗?你要清楚搞他们的是波音和空客,你忘了当时是怎么跟这两家巨头签的协议?
放弃100座以上的干线客机,他们放腾飞集团一条生路,至此安心做他们的打工仔,为他们劳碌一生,白纸黑字就在那儿摆着呢,你忘了嘛?啊~~~庄建业!”
“我没忘!”
庄建业一把就打掉赵主任揪他的手,冲着面前的老兵怒吼:“我永远都不会忘,我们亚洲人凭什么就只能做欧美的打工仔?难道就因为他们比我们早一百年实现了工业革命了吗?
生存聊天遊戲
即便如此,难道就不能让人追赶了吗?我不甘心!”
“不甘心也得忍着!”
“当年你坐着坦克攻入汉城时为什么就可以挥洒男儿的澎湃热血,我就不能!”
我說,我愛你 汣染
“我……”
赵主任被庄建业的这一句话堵的是哑口无言,斑白的额头上,血管噗噗的直跳,显然是气的不轻。
庄建业就如同发狂的野兽,奶凶奶凶的对赵主任的虎目对视,良久,庄建业一把推开庄主任,附身瞪着正直愣愣看着一老一少吵架的金宇哲,用一种豪气满怀的气势,一字一句的说道:“一亿美元,这事儿,兄弟帮你担了!”
说着从旁边又拉过一把椅子,一屁股坐在金宇哲旁边,然后从餐桌上拿起一瓶白兰地,也不用杯子,就对着嘴吨吨吨喝了一大口,打了个长长的酒隔,这才伸手在金宇哲的肩膀上拍了拍:“当时,波音和空客的人找上门,我的确是怂了,没办法,我庄建业还要养将近八千职工,我垮了,他们怎么办?我以我跟波音和空客低头了。
可是现在,我看到宇哲你的情况,我觉得我不能在这么颓废下去了,你们大宇集团是亚洲的希望,未来的引擎,真的不能受到半点儿伤害,我们腾飞集团有什么?就是烂命一条ꓹ 波音、空客算个什么东西,他要战ꓹ 我便战,就算粉身碎骨,我要让那些欧美人知道ꓹ 咱们亚洲人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
话音未落ꓹ 便冲着不远处那个下午提问过他,并参与签字仪式全程直播的韩国KBS电视台记者招了招手:“对ꓹ 对ꓹ 对,就你,过来!”
庄建业如同唤狗一样,把那位KBS记者叫道跟前,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就招呼过去,把那位KBS记者直接打蒙了,旋即庄建业指着那位记者的鼻子说道:“恨我不?”
记者恐惧的摇头。
“啪~~”又是一巴掌!
“恨我不?”
“不敢~~~”
洪荒元符錄
“啪~~~”另一边脸也挨了一下。
“再问你一便恨我不?”
已经倒在地上鼻血直流的KBS记者总算是开窍了ꓹ 流着眼泪连连点头:“恨!”
大唐極品紈絝 風雪花還在
“大声点儿!”庄建业喝道。
夢之遊記
“我恨你!”记者咆哮。
“很好!”庄建业附身把那位记者从地上扶起来,又帮着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既然如此ꓹ 我给你个弄死我的机会ꓹ 立刻会电视台ꓹ 告诉全世界ꓹ 我……庄建业,为了大宇集团ꓹ 跟空客和波音不死不休!”
记者有些懵ꓹ 可还没等他想明白ꓹ 就听庄建业一句:“快去!”就把这位KBS电视台记者吓得连忙跑出宴会厅,一溜烟跑回电视台ꓹ 准备向庄建业这位当众羞辱他的魔鬼发起只有他们媒体人才有的恶毒报复。
庄建业可懒得理那位被他揍一顿的记者回去怎么搞,能播出去最好,播不出去他也有办法让空客和波音知道。
总而言之让他们搞不清楚自己想干什么就行了。
母皇
至于现在嘛……
庄建业从茫然的金宇哲手中拿过来那部属于旁边头发花白的老高管的诺基亚手机,找到刚刚接听的号码,按了回拨键,待接通后,脸色已经被酒精刺激的通红一片,一只手插进裤子口袋,怎么看怎么像个劫匪多过企业掌门人的庄建业笑着说道:“金老爷子,你接不下的摊子,我帮你接了,一亿美元怎么样?”
“太少了,这会让我们集团账面非常难看,我不好交代!”电话那头,金社长完全失去了早前对庄建业颐指气使的前辈派头,一阵咳嗽后,语气十分温和。
庄建业也不墨迹,直接说:“那你开个价吧!”
“57亿美元,你看怎么样?”金社长也算干脆。
黑道絕色之美人傷 蘇念兮
毒2(選讀)
庄建业点头:“金社长您大气,57亿美元就57亿美元,成交!”
说完,便把电话递给金宇哲,搞得金宇哲真的以为自己不是在宴会厅,而是身处庄建业这个悍匪的绑票居所,以至于拿电话的手都有些颤抖,说话更是打着颤音:“喂~~社……长,社长……我是……我是宇哲!”
“你不用说了,我从闭路电视里都看到了!”
新京酒店顶层某豪华套间内,摆着各种各样医疗、疗养器械的房间深处是一张普通的病床,在哪里大宇集团的真正掌门正背靠床头,眼睛一眼不眨的盯着前面的实时回传的闭路电视镜头,一边在助理的协助下对着电话说道:
“这次我们认栽了,腾飞集团要什么,都给他,让他们去狗咬狗,航空制造我们不干了,算是买个教训。”
听着电话里老父亲的话,被刚才庄建业一番突如其来的折腾弄得大脑宕机的金宇哲终于是反应过来。
庄建业一番鸡飞狗跳实际上就是在变向的压价,从2亿美元一口价到1亿美元大包大榄,最后直接57亿美元,零元购打包拿走。
是的,57亿美元,这个看似比2亿、1亿大得多得多的数字实际上就是个零。
很简单,大宇集团收购腾飞集团联合中信公司控制得民航客机合资公司那22%的股份标的就是57亿美元。
下午刚签的字,白纸黑字就在那儿摆着呢!
不认?
不认,刚才那位名叫赵主任老兵吼出的话可就要应验了。
祖傳玄術
只不过不是应验到腾飞集团的身上,而是他们大宇集团这里。
问题是腾飞集团有志愿军敢跟欧美死磕,他们大宇集团有吗?
畫愛
正因为如此,赵主任哪里是在跟庄建业吵架,分明是透过闭路电视告诉顶层的金社长,当年就能开着坦克冲进汉城,现如今同样能无所畏惧的把大宇集团冲的稀里哗啦。
要是不信,试试?
终于想明白的金宇哲脸色那叫一个精彩,这NM,庄建业哪里是慷慨激昂,哪里在好心劝慰,分明就是跟波音和空客合起伙来,冲着大宇集团的心窝子捅刀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