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懸疑小說

328u3小說 盜墓詭事錄 愛下-第一百九十五章:大結局熱推-ltfag

盜墓詭事錄
小說推薦盜墓詭事錄
孟天也是又继续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下棺材的构造,还有上面的一些个花纹,可是看到了一处的时候,也是突然的大惊失色了,说道:“怎么回事?棺材现在怎么会是,突然变得三长两短的了。”
张沙他们几个,听到了孟天是这么的一说,也是感觉到了炸毛了,顿时后背之中,就会说是已经,出现了很多很多的冷汗了。
恨不得马上冷汗,就是立马把衣服,给彻彻底底的,给浸透了那样似的了,这个也会说是,非常非常的好理解了。
张沙说道:“小子!你没看错吧,这三个棺材是三长两短的,我怎么一开始的时候 没有才是会看见啊。”
张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怕会是自己的眼睛出了什么毛病似的,可是自己的眼睛,肯定是不会有着什么问题的。
步步登頂
榮歸
看到的还是,三长两短样子的棺材了,也是感觉到了,是会非常非常的不对劲了。
这四个人也是会,变得突然会是,哑口无言的状态了。
就算是想要,开口说话的茅灵,也是会变得突然,闭口不言起来了。
这种古怪的气氛,也是会根本,阻止了他是要,说出来了一些个什么事情的了。
“三长两短”常用来指意外的灾祸或者危险的事情,那么它又是源于什么呢?
在乡下人们是很忌讳说“三长两短”的。通常认为,三长两短指的是未盖上盖儿的棺材。
因为用来装死尸的棺材正好由三块长木板、两块短木板构成一个匣子。所以在人们看来,这个词有些不吉利的意思。
“三长两短”特指棺材的说法猛一听不无道理,但仔细推敲一下就觉得这种解释有些不妥当了。
如果指的是棺材,那么应该是有棺材盖的;人死后棺材岂能不盖上盖儿?不盖之棺焉能下葬?
可是,如果有了棺材盖,那就不应当是“三长两短”,而是四长两短了?可见,这种解释有些牵强。
那么,“三长两短”究竟指的是什么呢?根据了解《礼记·檀弓上》记载,古时棺木不用钉子,人们是用皮条把棺材底与盖捆合在一起的。
横的方向捆三道,纵的方向捆两道。横的方向木板长,纵的方向木板短,“三长两短”即源于此。
顧楓的江湖 樓枯
到后来,人们用钉子钉棺盖,既方便又快捷,三长两短的捆棺材皮条也随之消失。
但是,这个词语却一直流传下来,在生活中经常使用。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火葬的推行,棺材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如果连棺材都绝迹的话,那么把“三长两短”指作棺材的说法也会像三长两短的捆棺材的皮条一样消失。
那个时候,恐怕知道“三长两短”来历的人会更少了。
这个也是根本就可以,慢慢的是进行理解的了,虽然多少都会说是,有着那么多的不对劲了。
孟天的眼睛比较尖锐机敏,所以说发现了一些什么样子的东西,根本说就会说是,非常非常的比较简单了。
孟天在墓室的,一处角落的里面,也是根本会是,发现了一些什么样子的东西了,茅灵非常惊讶的表情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啊?这里哪里来的一股子恶臭的味道,真的会是难闻死了。
味道也会说是,比较会是怪的要了老命了,孟天,你现在已经会是,发生了一些什么样子的东西了,真的会是比较奇怪的感觉了?”
“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还是依然在暗处之中,那样目不转睛的,一直是在盯着咱们的一举一动呢么?”孟天道。
张沙左右四周观察望视了一眼,在这之后就摇头:“目前还没发现踪迹,肯定是会有什么东西,在那么一直都会说是,在不断的盯着他们的了,但他们身上的各个地方,应该都是比较明显的。”
“快跑!”他们的身边,不知道会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一之下就发现不对,“就是这个墓室的里面,好像是突然之间,就已经会是,产生了那么一点的躁动了,变得非常的不安。”
“往哪里?到底会是往那个地方开始跑呢?”胖问道。
四个人一边跑,一边把自己的衣服,开始慢慢的进行整理,而且每个人都手里面,多多少少都是会,拿着一些什么别的东西的了。
可是跑进了那个洞口,之后开始变得漆黑一片的样子 慢慢的走了有一段的时间之后了,不知道到底会是怎么回事了。
而且还是感觉到了,非常非常阴森森的寒冷了,而且那种寒冷,也是由着脚底,慢慢的向着上面,开始是慢慢的涌了上来了。
孟天也是感觉到了,有一些是非常的出奇的奇怪了,而且也会说是,变得会是越来越着急了:“这是咋了,怎么会是感觉到了,有着那么一些,阴寒冷冷的一种感觉了。”
张沙听到了之后,再说自己肯定,也会是逐渐慢慢的,逐渐会是感觉到了,哪一种是神秘莫测的感觉了。
無限強化
张沙把他给推开了,然后站到了那一块区域,想去他们脚下的冰。
冰面上无任何异常,距离太远,也是根本就感受不到,寒冰的底下是个什么样子的情况了。
但是在这一大块的冰面的上面,好像是会有着一个,比较大的一个大花瓣的图案似的。
让人看了就和,看到了是彼岸花一样的,传说中的彼岸花 或许是真的存在。
但是它永远,都会说是,只是会盛开绽放花蕾,在生死的边缘来进行生长的。
曼珠沙华的美,是妖异、灾难、死亡与分离的不祥之美。或者是因为它深艳鲜红的色泽让人联想到血。
也或者是因为它的鳞茎含有剧毒,在一般的文学作品中,它的形象通常是与“疯狂、血腥”之类的概念相联系起来的。在炎之蜃气楼的邂逅篇《真皓き殘響》中,桑原水菜笔下写到景虎自杀的瞬间,看到喷出的鲜血如同盛放成群的彼岸花。
“要不要过去?”孟天问道,“这个充满着寒冰大冰坨的地方,实在是显得,太过于会是比较诡异的了,而且诡异还伴有着很大的离奇。”
“肯定会是有什么东西,在咱们之前,就已经会是,来到了这一块地方的了,咱们现在过去的话,也追不上他们。
除非他们往我们这个方向跑。”张沙说道。
“这个也是根本,就不用多说的了,不过去的话,咱们离得这么远,什么都不见啊。”
“这是什么狗日的狗地方,刚才从哪里进来的地方,也是分不清到底,会是在那个地方的了?”
叫了半天没有回应,就觉得也是会非常空荡荡的了,但是孟天从冰面的上面,所倒映出来的影子,竟然会是那么的诡异了。
“我应该会是知道到底会是怎么回事的了。”孟天说道,“这是一个冰湖幻境。”
“怎么个意思,什么说法啊?”
惡魔花美男:饒了你?沒門兒
“咱们四个应该是,中了这个千年古墓的幻境秘术了。”
“你再说什么样的胡话,又是没有喝酒。”张沙对孟天说道,“这时候说傻话啊。中的幻境,为什么自己的肢体,还是会一直拥有着痛感了。”
现在从一开始的内心不安,直到会是直接,这样的进入了,这样的一个冰之禁地之后。
孟天心中又是郁闷又是忐忑,好像是马上就要达到了极限是的,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如果当时张沙再强硬一点的话。
皇室④胞胎
不知道他们这三个人,还是会不会听张沙的话,走进了这一个,处处会是充满了阴寒的地方了。
如今他们要是真的出事了话,我也不知道该是什么情绪,是幸灾乐祸还是内疚。
他们之间也是一定会是,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了,足足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是会观察了一遍的工夫了。
虽然在这个的时候,其间无数次滑倒,到了的时候,也都会说是,变得彼此之间,都会说是心慌意乱的了。
身在辣文當炮灰
过了有着几个小时的时间了,四个人之中,其中有两个人变得会是,已经筋疲力尽地躺在冰面上了,好像是已经揭力的完成了,一个是什么样子的事情似的了。
意想不到的一件事情,那也就会说是,茅灵他的那个皮肤 已经冻得发青发紫了,但没有烫伤烧伤的痕迹。
不过就是旁人的角度之间,这么的一看的话,就是会觉得,也是非常非常的不对劲了
“到底是怎么了啊,是不是哪里变得不舒服了啊?”孟天问道,“是哪里不舒服啊,就是突然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的,也是实在会是,比较是奇怪的了。”
他说完了这一句话之后, 茅灵也是根本没有理会他,可是看了看茅灵的眼睛。
大遼英後蕭綽傳 一月山河
就是可以逐渐慢慢的意识到了,现在的茅灵,她可能会是正在产生了幻觉。
孟天的心里面也是知道,在茅灵的这个阶段,她未必能听到别人的声音,因为幻觉产生的时候,神志一定不是清醒的。
看着他们跑来的方向,后面还是有着一双,无形巨大的双手,在后面操控着局势格局,就对张沙说道:“张叔,咱们现在好像是已经中招了,这里肯定不可久留的,那儿到底有什么样子的脏东西。”
张沙眯了米眼睛,就摇头:“没有,什么都看不到,这个局越来越深了。”
他们四个人,不知道是因为幻觉的压力,还是因为着什么,都是被吸引到了一起,就是在一个巨大圆形发冰盘的上面。
一开始待的时候挺好的,可是突然破了一个大窟窿,四个人也都是掉进了里面,里面深不可测,就是像是一个巨大的万丈深渊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