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都市小說

6mzst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龍城江湖笔趣-龍城殘局6衆生浮屠看書-kgnr5

龍城江湖
小說推薦龍城江湖
曾经灯红酒绿的龙城夜晚,这时却显得很寂寥。幽暗的小巷里,有一个男人在疾行着。
街角边上的路灯,把他孤独的影子拉的很长。初春的夜晚依旧寒冷,而在这个孤寂的夜晚更是显得寒风凛冽。
只是这个人,这个在昏暗的月色下竟然**着上身,任由凛冽的寒风吹打在身上。
冷峭月光照在他身上竟然生一阵阵如薄纱似的白雾。他不冷,反而很热。
背后那张狰狞的鬼面在月光的映衬下,散发这阵阵煞气,如同从地狱降临人间的恶鬼一样。
而他胸口的那个狠字,更是像黑夜中散出了极光一样,刺痛了很多的人眼睛。
张三疯一个人在道上走着,穿过那条小巷就是马王府了。随着张三疯的靠近,一些黑影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但是看到来的人是张三疯后,都安静的退回到了角落里。
张三疯的狠,已经深入人心。他已经做到了,他凭借着自己的狠,让其他人畏惧,也让自己站上了那个曾经只有少数人踏上的巅峰。
马王爷知道,他的对手不是夏大山。夏大山是棋子,他也曾经是棋子。只是他现在打算跳出棋盘,变成下棋的人。
为了这一天,马王爷不知道筹划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他现在认为,他已经有了可以给那个曾经只把他当作一个棋子戏弄的石丰哥,一绝高下的时候了。
他跳了出去,拿起了棋子。他要跟石丰哥对弈!
马王爷已经老了,可是他对权欲的追求反而更盛了。如果用我们东北话说,现在的马王爷如果陷入一个黄昏恋的老头,老房子着火,越烧越旺了。
只是他恋爱的对象不是某个老太太,而是权欲,一个能让他登上龙城顶点的机会。
是的,只要是人,就会有欲望。而欲望,很容易让人陷入疯狂。一个疯狂的人,虽然可怕,可是也一样破绽百出。
曾经以老奸巨猾而著称的马王爷,此时已经被欲望所盘踞了。他所露出的真大破绽就是他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谨慎。
他为了与石丰哥一战,已经彻底陷入了疯狂。他手底下堪以重用的人都派了出去,他要一战定胜负。而他的后方大本营,这时候却变成嬴弱不堪。
所以当他看到推门进来的张三疯时,一向沉稳冷静的马王爷竟然突然感觉到一丝慌乱。
不仅是这个年轻人胸口的狠字,更是这个年轻人冰冷的眼神。一种野兽看待猎物的眼神。
马王爷仔细看了看这个年轻人,故作慎重的说道:“你是那个曾经跟小宝子混的后生?”
张三疯笑了笑,点了点头,算做了回答。
“你来干什么?”马王爷的底气已经不那么足了。
张三疯低头点了一根烟,舒舒服服地抽了一口,抬头看着马王爷笑了笑。
那是一个很灿烂的笑容,仿佛给冰冷的夜色增添一抹暖意。只是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却让马王爷如堕冰窟。
“我来干什么?”张三疯笑了笑,笑容依旧灿烂。“我来弄死你!”
冷,冷彻心扉的冷。人老了,反应终究是迟钝了。马王爷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冷了。仿佛身体中的温度,顺着眼前这缓缓流淌而去的血液一样,正在缓缓逝去……
当夏大山愤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的时候,我笑了。我知道我的阴谋诡计,我的那些龌蹉手段都已经成功了。
“姓赵的!你他妈的活够了吧!”夏大山咆哮着。
“夏老板,有话慢慢说。”我平静的说道。
“慢!慢你妈!”夏大山依旧在咆哮。“你他妈的阴我是不是!”
“没有,真的没有。”我心平气和的解释道:“夏老板,如果你把马王爷的主力都吸引过去,我怎么有机会去弄死马王爷?我说过,马王爷我会搞定,我办到了。”
“妈的!你阴我!”夏大山彻底愤怒了,“你他妈的让我派人过去,可是那里埋伏了一帮人!大海……大海……”
“令弟的意外,我很是歉意。只是我并没有说马王爷在那里啊,而是你自作主张派人过去的。”我解释了一句。随后安慰夏大山一句,“夏老板往前看,马王爷已经死了,以后你就是龙城的江湖教父,石丰哥的代言人了。走吧,你在那,我去带你,咱们去见石丰哥。”
过了半晌,夏大山无奈的说了一个地址,后就挂断了电话。
“三儿,江北路八十八号。”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周围又陷入了一片安静,我在等待,等待电话重新响起的时候。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是一分钟,也好像是一个小时。月亮之上的铃声吓了我一跳。高坑的歌曲瞬间让我来了精神。
“赵之隆?”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笑了,我终于等到了我要等的那个电话。“如果我没差错,你就是石丰哥吧?”
“你果然是个聪明人。”石丰哥笑了,笑声同样的低沉。“如果我没差错,夏大山和马王爷都已经废你手里了吧?”
“是的。”我坦言相告。毕竟面对的是这个城市的地上皇帝,他的眼线已经遍布在了龙城的各个角落,我没有必要隐瞒,也隐瞒不了什么。
“聪明人,我虽然不知道你打算干些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是个人才。我喜欢人才,有兴趣跟我干吗?”石丰哥倨傲的说着。
“当然有,”我笑了,“我今天做的这些,不都是为了得到石丰哥的赏识吗?”
石丰哥笑了,笑的很张狂。“好,带上你身边的那个疯子。海天酒店见!”说着,石丰哥挂上了电话。
“喂,三儿,搞定了吗?”我一直没有离开,还在海天酒店楼下的停车场里。
終極韓娛 榆滯裏王子
张三疯懒洋洋的说道:“搞定了。夏大山这个傻逼,竟然躲在他的货仓里了。你知道不,都他妈的是白货。妈的刚进来的时候以为到了面粉加工厂了,不过他这门口的牌子还真是一个食品加工厂……”
我笑着打断了张三疯的话,“石丰哥同意见咱们了。”
“真的!”张三疯兴奋的说道:“妈的!太好,咱们为了这个王八蛋熬了这么多年。终于算是熬到头了!”
是啊,多少年了,我也说不清楚,似乎太久了,久到已经让我遗忘了……
開掛的大神
“你就是赵子龙?”一个嚣张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我略带疑惑的回头看了看,一眼清秀的脸,上面满是嚣张。“我叫赵之隆,不是赵子龙。请问你是那位?”我客气的问道。
“我?我……”那人似乎犹豫了一下,含糊不清的说道:“我叫张……元霸,你叫我张三就行了!”
“元霸?”我乐,这名字还真霸道。同时也想起来了这个张元霸是谁。
“笑个屁啊。”张三很不满的说道:“领导让我来找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走!”
我一愣,只能跟在张元霸的身后。同时脑海里浮现出了这个人的资料。
张元霸,资料级别:保密……
他的资料是我的权限阅读不了的,来头不小。但是我知道,他跟我同期毕业的。那时候,他就已经是部队的搏击冠军了……
“报告!”我进门敬了个礼,让自己站的笔直。同时看了一眼,我的主管上级此时正毕恭毕敬地站到一旁,而那张属于他的椅子上正坐在一个没有肩章的男人。
“你就是赵之隆?”那个男人看着我问了一句,同时示意我坐在。
“是,首长。”我挺拔这身子,让自己坐的也依旧笔直。
“听说你的特长是制定作战计划,尤其是以心理战为主。而且,我看过你的资料,”那人低头翻阅这一个资料夹,依稀可以看见那个资料夹的正面印着绝密的字样。“你对精神控制,潜意识控制,还有心理诱导都极为出色。你因为是一个心理作者专家。”
善弈者谋势,不善弈者谋子。善谋势者必成大事。是的,我的特长就是心理战,伐战攻心,咱们从心理上摧毁对手,就是我的特长。
總裁大大小小妻
能走进这座大楼里的人身份都是保密级的。换句话,我们是特别工作人员。
简称,特工。
“好,现在组织决定安排给你一个任务。”那个人看着我一脸严肃的说道:“最近龙城出现了一个神秘人物。我们传回来的情报表面这个人得到了境外组织的支持,而且他在龙城的势力十分庞大,而他的资源却很少,只知道,所有人都称他为石丰哥。只是犹豫区域问题,我们无法直接干涉。所以我需要你去潜入龙城,一个要控制住这个人!记住!哪怕,不择手段!”
不择手段,这四个字,说的很重。
“是!保证完成任务。”我站了起来,再一次敬礼。
“这位是小张,”他指了指张元霸,说道:“你们已经见过了,他会和你搭档,而且到龙城之后你们联系一个叫八马的人。他的代号是八号,是我们最早一批潜入龙城的人,他会全力协作你完成任务。”
张元霸,张三;八马,八号。而我现在的名字是二隆,代号是,二号……
我记得很多年前我看过一部电影。那时候囊中羞涩的我没有钱去电影院,只是去录像厅。
只是那时候去录像厅的人多数都是为了去看一种男人和女人在床上打架的电影。而很少有人像我一样,去录像厅为的是看国师拍的大片。
虽然当时我是为了去看那部叫做《英雄》的电影。虽然当时我耐着性子跟一帮半大小子一起看完了两部男人和女人在床上打架的电影。虽然,当时那部电影给我带来了深深的震撼。
只是现在回想起来,那部电影的情节我却记得不清晰了。反而是在看《英雄》之前,那两部男人和女人打架的电影,演员的相貌,体位、表情,都历历在目,跃然于脑海中。
那部叫做《英雄》的电影,我记住的只是大概的流程。似乎在说一个叫做无名的家伙,打算弄死秦始皇。他这个傻逼不知变通,十几年就练一剑。练成之后却发现弄不死秦始皇,所以他只能去找一帮想弄死秦始皇的人。
让他们当自己的投名状,让他有机会接近秦始皇十步之内,他才有机会弄死秦始皇。
只是那时候,我满足想的就是男女打架的电影,并没有安心去看这部让我期待已久的电影。甚至最后对电影的结尾也大肆吐槽,因为这个无名没有弄死秦始皇,秦始皇没有感谢他的不死之恩,却把他变成了草船。
当时我真的不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傻逼。只是当我站在石丰哥的面前的时候,我才真正有所感悟。
国师老谋子为的是艺术,为的是表现情怀。而电影,就是讲故事,跟写小说一样,都是在讲故事。
都是在扯蛋……
“石丰哥,终于见到你了。”我看着眼前这个相貌普通,脸色阴沉的人,但是身上却散发着一股不动如山的气势。
“我该想到。”石丰哥自嘲的笑了笑,“两个普通的小混混,怎么可能搞起这么大的风浪。你们是“那边的”人?”
我点了点,张三疯则依旧一脸戒备的望着周围。“石丰哥,虽然你在龙城只手遮天。可是你要知道,从古到今再牛逼的帮派,在**眼里不过也只是个五斗小民罢了。”我靠在椅子上,打算让自己舒服一些,“跟我们走吧,争取一个宽大处理。对大家都有好处。”
“好处?”石丰哥笑,“说个数吧,只要你能让我走,多钱都可以。”
“钱不是万能的。”从门口面传来个声音,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人是八马,让我意外的是跟在他身边的人竟然是苍狼。
苍狼看到一脸意外的我,笑了笑,说道:“二号,你好。我的代号就是掘地苍狼。”
我笑了,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金山内部,我能得到苍狼不遗余力的支持了。
石丰哥也笑,“看来能在龙城里放满钉子的人,不只是我一个人啊。”
“走吧,石丰哥。”八马笑着说道:“为了,我和苍狼已经十多年都没回家了。”
张三疯也一脸不情愿的说道:“妈的,为了你,我他妈的婚期都耽误了!”
長恨歌 王安憶
而我还在笑,笑着对石丰哥说道:“只要我说个数出来就行吗?”
所有人都愣了,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我依旧盯着石丰哥,“只要说个数,对吗?好,你听好,19901020!”
石丰哥看我的眼神彻底变了,变的惊恐了起来。使劲的往后靠,似乎想把自己都挤进椅子中。“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我笑了,看了看石丰哥,起身冲着张三疯,八马。还有苍狼点了点头,说道:“带他走吧,快点,趁着我还没有改变注意。回去之后,他会交待他所知道的一切。”我看到苍狼和八马有些尴尬地把手从身后放了回来。
我知道,刚才那一刻,他们已经做好了击杀我的打算。
苍狼点了点,过去拉起了石丰哥。说道:“十分钟前,咱们的船就已经到了……咱们一起回去?”
我摇了摇头,转身冲着石丰哥打了一个响指。石丰哥一脸的苍白,好像虚脱了一样,只是用眼睛狠狠地盯着我。
“你们先回去吧。”我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回去根本组织说,我回家处理一些事情,就回去报道。”
说完,没有理会任何人,推门走了出去……
天已经快亮了,朝阳把晨光洒向了大地。老天是公平的,勿论是好人、坏人、穷人、还是富人,都能享受阳光的恩赐。
只是老天把这公平的阳光洒向了一个不公平的世界。
是的,我是一个心理作战专家,催眠就是一项必可不少的技能。我刚才对石丰哥说的是一串神奇的数字密码。
这个秘密只有我和他两个人知道。从进屋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开始对他催眠了,那串数字密码只是开启他潜意识的钥匙。
那串数字密码不能给他带来什么伤害,但是却会让他想起过去,想起我是谁,想起他那段黑暗的发家史……
只是我不能杀他,因为任何,因为命令。我知道,如果他死了,我就会成为他的殉葬品。而像他这种地位的人,被带回组织也没有什么可能被处决。
他会被招安,会成为我们组织在龙城的代言人。为了龙城的稳定,为了国家的稳定,光明和黑暗,都是我们所要掌控的。
为了国家,或许我的仇恨已经无足轻重了。面对升起的朝阳,享受着徐徐吹过晨风,一切都不重要了的。
是的,我放下了过去的仇恨。或许以后我会这个石丰哥成为同事吧?
想到着,我笑了。看着已经升起的太阳,我轻声说道:“太阳,明天依旧会照常升起。”
渣攻你這是喜脈啊
说完,我打了一个响指……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