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玄幻小說

afryw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白板箭神-第1183章 實驗進行讀書-5uuo8

白板箭神
小說推薦白板箭神
“想到这里我就挺好奇一件事情的了,是不是所有在虚海里面凝聚的东西都可以在虚海外面变成一个虚丸?”王汉一边思考着,一边冷静了之后直接凝聚出来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灵魂轮廓,这个灵魂轮廓里面填充了空白的思维光球,这些思维光球就是处于灵魂本源中,而这个时候利用到的所有源质都是来自于虚海的了。而王汉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就将这个灵魂轮廓直接带离了虚海,直接来到了海面上,直接破碎了这个灵魂轮廓,随后他的面前又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虚丸了,“嗯……果然是这样的,虚丸不仅仅是虚兽能够凝聚形成,但凡是从虚海里面凝聚的,不管是人类的灵魂还是怪物的灵魂都是会在破碎了之后直接变成一个个小小的虚丸。”
三世輪回之靈珠的庇佑 采集作品
“所以是什么东西决定了一个东西死亡之后会变成虚丸的?”王汉重新回到了虚海中,虚海里面直接凝聚了一个思维光球,结果这思维光球在失去了他的保护之后直接回归到了虚海之中,王汉随后给另外一个思维光球提供了保护,接着将这个思维光球直接拿到了虚海外面,伴随着思维光球自主的破碎,王汉能够明显看见虚海的上空又多出来一个小小的黑点了,“这代表着思维光球也是可以直接变成虚丸的。”
進擊的寵妃 盛世清歌
嬌妻太拽,總裁快認栽 霓言
“思维光球可以变成虚丸,那么灵魂轮廓和灵魂本源也是可以变成虚丸的么?”王汉非常好奇这件事情,前后折腾了两次之后也是得出来一个结论了,“是的,不仅仅是思维光球可以在湮灭了之后变成一个虚丸,本质上只要是来自于虚海源质的灵魂来到了州郡中死亡后都会变成一个个小小的虚丸。如此新的问题出现了,只有灵魂可以变成虚丸,只有虚拟态的能够变成虚丸,真实态的不可以么?”
六界封神
真实态和虚拟态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他特性,真实态的东西一般非常的坚固,很难破碎回归到源质中,也就是说一块砖头哪怕是敲打的再怎么的破碎,它也是砖头的粉末,除非是直接从源质编织层面上直接给予解析,否则真实态的东西一旦凝聚出来之后,它本身就具备有很强的稳定性。虚拟态就类似于灵魂或者气息光球这些东西,它们的稳定性和真实态相比根本就不是在一个等级上的,只要结构发生破碎,那么它们就会瞬间裂开,彻底的回归到源质中消散不见,但是好处则是兼容性极强,能够承载很多复杂的功能,所以一个专业的州郡个体都是由真实态的身躯和虚拟态的灵魂合二为一的,枢纽创造出来非常厉害的机械本质上也是身躯配合上一些简单的思维光球,只不过枢纽是没有办法创造思维光球的,它只能通过掠夺敌人的思维光球来制作武器ꓹ 也就是用别人的思维杀掉别人的队友,好一招借刀杀人的感觉在里面了。
“从现在的推论来看ꓹ 这一点是应该成立的。”王汉随后也是直接凝聚出来了一枚金锭,将这金锭从虚海里面带入到了虚海的外面,随后直接反向编织这金锭的解构ꓹ 等到他这边将整个金锭从真实态彻底破碎了之后,他的面前也是出现了一枚小小的虚丸了ꓹ “嗯,是的ꓹ 只要这个东西是在虚海里面产生的ꓹ 那么这个东西一旦是在州郡里面死亡,那么这个东西就会直接变成一个虚丸。而之前虚兽之所以死亡了之后只有生命之石等变成了虚丸,主要原因还是灵魂等太过于脆弱,但是它的石头身躯却是非常坚固的,毕竟是枢虚兽的身躯,如果没有人彻底解析了这个身躯,那么它的身躯放在那边真的是千年不腐烂都没有问题的。”
冷魅狼王的罪寵:棄妃有喜 阿雨
“所以我现在可以继续往下走了。”王汉看着面前的几个虚丸ꓹ 他脑海中出现了之前那些小年轻说的话了,“那些小青年曾经说过虚丸会时不时的消失ꓹ 并且它每一次消失的时候旁边都会有很多的尸骸。之前听起来好像是非常玄乎的ꓹ 但如果我猜的没有错ꓹ 这虚丸应该是能够被源质直接抵消的。”
王汉直接用州郡源质直接凝聚出了他一模一样的灵魂轮廓ꓹ 接着将这个灵魂轮廓送入到了面前这个小小的虚丸中,伴随着这个灵魂轮廓的破碎ꓹ 整个虚丸就瞬间消失了ꓹ 是一瞬间的消失ꓹ 没有任何的时间持续,相当的玄妙ꓹ “是的,之所以消失的时候旁边死了很多人,应该就是这些人的灵魂破碎的时候偶然之间在虚丸里面炸裂了,所以用州郡源质制作的灵魂就直接填充了虚海的源质,也就是虚丸的源质被这中和了。所以源质不应该统称为源质,源质应该有不同的种类,就目前来说,我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偌大的世界至少有三种源质。”
“一种源质是呈现出来虚海的黑色虚无形态,这里简称虚海源质就好。另外一种则是州郡中呈现出完全看不见的透明形态,这里就叫做州郡源质。还有第三种应该就是虚海源质和州郡源质中和之后出现的源质了,这种源质暂时称呼为源质应该会更加好一些。而这第三种形态的源质应该也是确定存在的,并且前面两种源质变成了这种源质应该是有条件的,就像是州郡源质碰到了虚海源质,这应该就像是将一个油珠放入到了水中,这应该是相互排斥,不会相互融在一起的,那么我在虚海源质中炸裂了一个州郡源质,结果应该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就像是被摇匀的一个水油混合物一样,不至于会彻底的消失。否则如果仅仅是相互碰到一起就会直接溶解,那么虚海源质早就应该被州郡源质吞噬了,不会存在有被挤压的这种情况了。”
理解起来其实很简单,现在面前的虚海就是暴露在州郡中的,倘若没有任何的条件这两者就会发生反应,那么结果应该就是和王汉刚刚做的实验一样,州郡源质瞬间将虚海吃掉。实际情况则没有这样,州郡源质只是压制着整个虚海源质,并没有发生这种明显的吞噬现象。
“为了更加明显的观察到这个结果,我还有一个实验没有做。”王汉顺手直接利用州郡源质凝聚出来了一个金锭,接着将这个金锭带入到了虚海中,破碎了这个金锭后,虚海中果然就出现了一个透明中空的白洞了。或者这个时候用白洞来说不是很准确,准确来说应该是形成了一个透明的球,只不过在州郡中看起来是完全透明的,这放入到虚海中竟然就没有那种透明的感觉在里面了,呈现偏向为一种纯粹得白,“是的,虚丸在虚海中也是透明的,放在州郡中则是黑色的,白丸放在州郡中是透明的,放在虚海中则是白色的,两者相辅相成,颇有一种泾渭分明的感觉了。”
“那么如果我在虚海中做刚刚的实验呢?这个白丸会被直接填充成为虚丸么?”王汉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刚刚的结论给的还是有些仓促,果然是因为太过于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