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都市小說

wv6kq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初戀做成秋-第二百二十四章 大結局看書-orckz

初戀做成秋
小說推薦初戀做成秋
阿哲走了,沈子轩站在七班外的走廊上低着头平静地说了一句。原本笑容满面的林景皓脸部表情变得无比僵硬,他的手慢慢地握成拳,指甲陷进肉里,溢出丝丝血迹,可景皓却依旧木愣愣的呆站着。
大愛晚成:許你竹馬情深 邢嘉儀
“他是笑着走的,我们应该为他高兴。”子轩抬起头依旧淡然的说了句,可那发红的眼圈却又像说明什么,他拍拍景皓的肩膀,“自己多保重,我也要走了。”
“表哥!”景皓喊住了转身欲走的子轩,“你要去哪?”
三公主的復仇戀
“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蚊子说他会代替我,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子轩没有转身背对着景皓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可那充斥在空气中的落寞却是让人感到压抑。
大秦帝國風雲錄
“柔姐怎么办?”景皓咬着牙低声问了句。
“她也要走的,是她先决定要走的。”子轩淡淡的说道。
“和你一起走吗?”景皓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不,我一个人走。我们要走的路不同,我不知我们以后还能不能再见,看缘分吧。”子轩微微地低了低头,“景皓,不管发生什么要坚强,不要鲁莽,千万不要像我一样,这是我对你的忠告,一定要记住。”说完,子轩迈开脚步朝前走去。
景皓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子轩远去,这一次他没有再冲上去挽留,不知为何,景皓心中认为表哥走出这一步是对的,所以他不会拦着。
“表哥,保重!”景皓对着即将消失的身影大喊了一句。
中午放学,大家都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吃饭。馨怡与嘉玲约好中午去笑笑小站吃午饭,嘉玲正在帮着馨怡收拾桌子。
402女生寢室
“馨怡。”林景皓走了过来,轻轻地喊了声。
馨怡抬头望着身旁不远欲言又止的景皓,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在等待景皓的开口。
“景皓,你怎么了,看起来脸色有点不对啊,没事吧?”一旁地嘉玲关切地问了句。
無限仙武世界
“我没事。嘉玲,你能先走吗?我找馨怡有事情要谈。”景皓望着嘉玲开口说道。
“可是……”嘉玲望了一眼馨怡,但瞟向景皓的时候,看着他恳求地目光,嘉玲点了点头,“馨怡,下次再约你。”说完,嘉玲便一个人走出了教室。
景皓和馨怡就那么一句话不说的站着,直到教室里最后几道身影也是走出了教室。
“你找我什么事?”馨怡看着景皓依旧低着头只能开口问道。
“阿哲……阿哲他……”景皓支吾着半天鼓起的勇气又一次土崩瓦解。
“阿哲怎么了?你找到阿哲了?”馨怡先是有些犹疑,忽而变得有些欣喜,她望着景皓有些迫不及待。
看着馨怡期许的目光景皓发现他变得如鲠在喉,一股凉彻心扉的悲意喷涌而出。
“你说话啊,阿哲怎么了,你告诉我阿哲怎么了啊?”看着景皓木楞地站着一句话也不说,馨怡突然变得莫名的惊慌起来。
“阿哲,阿哲他,走了。”景皓低着头许久嘴里才蹦出几个字来。
“走了?什么走了?去哪了,他什么时候回来啊?你告诉我他什么时候回来啊?”馨怡抓住景皓的手臂不停地摇晃着,焦急地看着景皓。
“走了,就……就不会再回来了。”景皓强忍着悲痛静静地说道,但就在这一瞬间他的目光便是一片朦胧。
“蹬蹬蹬!”馨怡恍惚的疾退几步,颤巍着就要倒下,还好她靠在了课桌旁,手撑着桌子。
“不回来了……不回来了……”馨怡不停地念着这么一句话,不知多久之后,她突然朝前走了一把,一把抓住景皓胸口的衣裳,状似癫狂的摇晃着景皓,“你告诉我,你告诉我,他为什么就不回来了,他为什么一声不吭地就抛下我了,为什么!”
景皓任由馨怡摇着自己,就像木桩一样呆呆地站着,他缓缓地闭上眼,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他的脸颊缓缓落下。
“你说话啊,说话啊,为什么哑巴了,快告诉我,快告诉我,阿哲没有走,他没有走,他只是暂时离开了,他还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的。”馨怡靠在景皓的胸前嚎啕大哭起来,她的手不停地捶着景皓的胸口,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着。
“馨怡,对不起。”景皓不知道怎么安慰馨怡,这一刻他自己的心也是无法平静,他抬头望着窗外眼中充满着无尽的悲伤。
“我不要你跟我说对不起,我不要。你为什么要一直瞒着我,竟然要瞒着我,现在却又要告诉我。为什么一次一次的对我那么残忍,为什么一次一次的不顾我的感受,我只是想见阿哲,我只是想见他而已,即使是最后一面,为什么连见他最后一面的机会都要剥夺,为什么。”馨怡依旧不停地拍打着景皓的胸膛,可慢慢地她手上的力道一下下变轻,她已经累的没有力气在折腾了。
泪水早已打湿了景皓的胸膛,感受着胸口丝丝钻入心扉的凉意,景皓无言以对,他犹记得推阿哲回到病房,阿哲招呼自己然后趴在自己耳边说的一句话,“在我走之前,别告诉馨怡,如果可以,能瞒多久就瞒多久,所有的罪让我来承担。”
景皓还是违背了阿哲的话,他知道如果将这一切隐瞒下去,馨怡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过上一段平静的时光,但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景皓不敢想象在一***积月累憧憬着阿哲回来的期望后,当某一天突然明白心中的希望完全只是一种奢望,那时候的馨怡又能经受得住这样的打击吗。
景皓不知道自己今天做的是对还是错,但不知为何他还是选择了告诉馨怡,难道是因为那个不欺骗的承诺吗,也许不仅仅如此,但谁也说不清。景皓知道,告诉馨怡的那一刻,馨怡一定会连自己一起恨上,更也许是深深的痛恨,但景皓却并不后悔,他觉得这样是为馨怡好。
“为别人好,呵呵,为别人好,哈哈。”景皓突然想起了陈柔与阿哲之间发生的那一幕,为别人好,景皓心中狂笑着,然后既然是无比的苦闷,“是啊,为别人好,不顾别人感受的为别人好,多么可笑的借口啊。”景皓自嘲的冷笑着。
馨怡的哭声不知从何时起,渐渐地平息了下来,她已经有些声嘶力竭了,但她还是趴在景皓的胸前啜泣着,红肿的眼眶和满脸的泪痕流露出无比的疲态。
醫賤鐘情:老婆大人請矜持
景皓没有再开口,他就这么站着,甚至连馨怡擦着泪水从自己的怀中钻出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教室,景皓都没有发现。
一切似乎即将终止,也许新生会来,却不知还须多少等待。
阿哲的故事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流转慢慢地被尘封在了许多人的心底,忙碌的高一不知不觉迎来了它的终点,又要放暑假了,高一结束在即。
都市最強神壕 路東法師
嘉英学校校大门,三道身影静静地站着。
“真的选择要走吗?”男生望着眼前的两道身影轻声问道。
“我想昨天馨怡已经将我们家的情况跟你说清楚了吧,所以我们必须走了。”一个穿着职业装的的女士平静地说道。
景皓苦笑,是的,馨怡昨天跟自己说了很多,最多的就是馨怡的家庭,这也是景皓一直想了解的,但了解的那一刻心中却满是苦涩。馨怡的父母在馨怡读四年级的时候因为一次不知缘由的争吵彻底谈崩了,其实他们已经不只一次的争吵了,但那一次真的吵得很凶,然后他们离婚了。馨怡的妈妈原本准备带着馨怡和陈柔一起走,但馨怡的父亲却怎么也不肯,于是馨怡的妈妈便拉着箱子一个人离开了家。就这样五年过去了,半年前馨怡的妈妈回来了,她带来了一个律师,经过一番法院的审判,馨怡的妈妈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馨怡的抚养权,她准备带着馨怡去大城市接受更好的教育,甚至有计划让馨怡出国。尽管馨怡哭着闹着不想离开,但执拗的妈妈却一点也没领情,馨怡将希望寄托在爸爸身上,可没想到爸爸却是一声不吭的走在门前站了好久,最后却是劝着馨怡听妈妈的话。馨怡心中最后的一点期望都破灭了,尽管陈柔一直柔声细语的劝慰馨怡,告诉她爸爸的苦衷,告诉她爸爸的头发一夜间白了很多,可馨怡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了。陈柔后来希望景皓能够劝劝馨怡,可当看到馨怡茫然无助一脸落寞的坐在自己的面前时,景皓发现自己再一次语塞了。
景皓重新抬起头望着陈柔和馨怡,“路上保重。”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却藏着太多太多说不出的感伤。
当陈柔拉着旅行箱与馨怡一起走出校门朝前走去的时候,陈柔突然低着头闭上眼睛心中默默地念了一句,“景皓,对不起。”
陈柔说谎了,其实在昨晚与妈妈谈心的时候,妈妈已经有些心软,如果馨怡不愿离开的话,妈妈已经有些放弃让馨怡离开了。但陈柔却是劝了妈妈一次,她劝妈妈带馨怡走。她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都是因为一封信,一封医院医生交给自己的信,那是阿哲留给自己的,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带馨怡离开嘉英。只有这么一句话,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解释。但对于陈柔来说,阿哲的话她从来不会质疑,尽管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陈柔依旧执行了,所以尽管感觉有些对不起林景皓,但陈柔还是拉着馨怡离开了嘉英,有缘自会相聚,这是阿哲最喜欢的一句话,陈柔如是说。
一晃眼又是两年过去了,忙碌的高中三年在无数人喜悦的欢呼声中落下帷幕。九月,嘉英学校又要迎来它的新一批学子了,看着脸上洋溢着激动憧憬笑容的新生拉着箱子走进嘉英,嘉英的秋注定又将充满活力。
“学校的枫树林又要红了。”一道身影站在灵芳亭,目光跨过荷塘望着远处那片枫林,枫叶已是翻着点点红意。
今天,林景皓又一次踏进嘉英,这个暑假他已经很多次回到嘉英来了。走一走曾经走过无数遍的小路,看一看奋斗了三年的教室,还有食堂,宿舍,球场……在每个留下回忆的地方,景皓都一次次重温,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
这是他最后一次来嘉英了,明天他就要坐上通往厦门的火车,厦门大学,这是他思考了好几天的决定,尽管以他的分数他可以选择更多好的学校,尽管家人无数次的反对,但景皓还是决定了,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看过海,他想去看看,也许只有海的宽广胸怀才能包容他那心中的一丝难以忘怀的执念吧。
“景皓,实在不行,就放弃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这是郑涛临走前对自己说的,郑涛也是选择了一所南方城市的学校,温柔水灵南方女孩才是他的菜,这是他的原话。
幸福式捆綁 知夏
“景皓,别再一棵树上吊死,有空来我店里喝酒。”这是赵宁的话,赵宁放弃读大学是最让大伙吃惊的,他的分数足以让他进一所较好的学校,但他放弃了,没想到他是将郑涛挂在嘴边的大学无用论实施的人,他跟着他开连锁餐饮店的爸爸继续打拼去了,他说他不后悔,他说会等大家回来一起喝酒。
“景皓,当初谢谢你,我希望你能找到幸福,大学有着太多的机会,以你的浑厚的底子,手到擒来,我们也等你回来。”这是一凡的话,他与若惜手拉着手与景皓告别,一凡高考考得并不太理想,他选了一个本省的普通大学,可最让人感动的就是若惜竟然也是进了这所大学,她的分数让他成为了最高分数就读本所大学的学生,这让校长多次乐的合不拢嘴。
“不管什么时候,我支持你。”这是秦廷拍着景皓的肩膀说的,秦廷去了南京,报了那里的一所著名军校,大家都知道秦廷一定会选军校,没有任何质疑的选择。秦廷似乎还在犹豫是否接受雯菲,但看着雯菲脸上露出的笑容,她偷偷地告诉大伙,也许她马上就要成功了。大家都很高兴,都真诚地祝福着两位。
“景皓,有好消息了一定要通知我!”这是嘉玲的话,她选择了做一个定向生,她报了一所医科大学,五年期满,她就会被分配到小县城去做一名白衣天使,然后努力拼搏,争取走进更大更繁华的都市行医救人。
“哥哥,一定要把姐姐找回来。”小雪啪嗒在自己脸颊上亲了一口坚定地喊道,赵叔叔最后还是没有选择带小雪离开,而是在嘉英市买了套大房子,将一家人全都安顿在那,尽管这样他要经常飞到海边经营他的公司,但他说这样的生活他很满足了。
子念去了浙江,她的老家在那,她说要回去奋斗,学好知识建设老家。
最可惜的就是若惜,谁也不知道她去哪了,高考完就不见踪影,景皓一直没见到他,有次好不容易拦住凌辰,可凌辰却是一直装傻充愣,嘻哈打岔,弄得景皓很是无奈。
“所有的朋友,真诚的祝福你们,都要过得比我好!”林景皓对着荷塘,对着草地,对着蓝天,对着在嘉英留下的一切,大声喊道。
最后一次望了眼这个让自己永远无法忘怀的地方,景皓转身准备离开了。但当他回头的那一刻,他看到在通往灵芳亭的那曲曲折折的回廊之上站着一道身影。
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一双明眸如星系般深邃,秀挺的琼鼻下是一弯醉人的弧度。一袭淡绿色连衣裙,一双白色高跟鞋,整个人无不给人一种如出尘仙子般的静美。
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白皙脸颊,景皓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迈步走了过去,然后四神相对,久久不语。
“好久不见。”馨怡嘴角挂着淡淡地笑意。
“好久不见。”景皓的笑灿烂无比。
“以后去哪?”馨怡轻声问道。
“厦大,去那看海。”景皓笑的很轻松,“你呢?”
馨怡莞尔一笑,转身离开。
“喂,你还没告诉我你在哪呢?”景皓一脸焦急的大喊一声。
馨怡回眸一笑,“厦大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