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仙俠小說

yrrrk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求聖者 起點-第三百四十九章 晴天霹靂分享-4vcrx

求聖者
小說推薦求聖者
平滑无瑕的冰面顿时裂开,朝着四周扩散何止数里,就好像干旱龟裂的大地,铺上了一层蛛网!
贤一开始打量突然出现的这人,很显然来者是祸非福,除了样貌看上去容易让人联想到野坟里的尸体外,他将更多的目光,集中在了秦七手中的那根拐杖上面。
妖蝠王
一击将厚厚的冰层击开无数条裂纹,虽说声势浩大,但事实上并不是太过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不足够表现出多么强大的力量。
有黑色的烟雾从拐杖低端涌出,仿佛由一股无形的手牵引,顺着寒冰中裂开的缝隙,同样朝着四周扩散开。
这种黑色极为纯粹,没有掺杂一丝的杂质。因为太过显眼,故而贤一清楚的看见烟雾所扩散之处存在于四面八方,裂缝中每一个空隙都没有放过,就好像是一张天罗地网扔进了海中,而最中心的是困在网中间的一条鱼。
“长老会…七长老秦七?”
贤一听过这方面的隐晦记载,未曾想好如何应对,便随口问了一句。
“呵呵呵…正是老夫。”阴冷的笑声响起,让人听的头皮发麻,秦七衣衫上有几处破洞,猜测他不是个对生活有讲究的人,要随意很多。
可不知道为何,贤一却觉得他更像是被埋进了土壤中许多年,如今重见天日,却全身上下的东西都已经变得腐朽。
得到了确信的答案,贤一两道眉头皱在一起,犹如是要连成一条直线一般。
他听说过秦七的事情,知道对方乃只差半步就能进入主宰境的人物,更可怕的是此人已经有数百年没有突破,而当今已经寿元快尽。
生死无常,无定数,没有任何人敢说看猜透,更何况是看透?
然而秦七却能准确的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要死,这样的强者才是最可怕的。
贤一正在思索,突然之间觉得地面缝隙中冒出来的黑色烟雾有问题,可惜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特戰中的特戰 不屈的意誌
他的四肢开始无力,眼眶内出现模糊的两个秦七,又几乎要重叠在一起。
与此同时,他内视的时候才发现,身体内的血脉中偶尔有几条黑色的比发丝还要细的蠕虫在游动。
“不用拖延时间,因为我不会轻敌,不会给你留任何反抗的余地。”
话音落下,秦七突兀的张开双臂,有更多的黑烟从他身体内涌了出来,结成妖魔鬼怪,嘶吼着,朝着贤一的方向扑去。
丈六金身纯净无比,能精华世界一切的邪恶与黑暗,贤一正欲结阵,却发现他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甚至连他体内的筋脉,也被无数根黑色的丝线堵了起来!
浓郁到极致的黑色烟雾,化成恶鬼,怨灵,束缚住贤一的手脚,向他索命!
他所处的四周,方圆数里外,变成了一片黑暗的世界。
娛樂圈最強替補 月亮有個坑
无处可躲,无处可藏。
秦七面目狰狞,伸出他像鬼爪一样的手,朝着无法动弹的贤一的脖子抓了过来。
攻势未至,贤一脸上便出现了五道鲜红的伤痕,强烈的炙痛感传来,犹如脑袋被按入了火盆中,只少了一些烤焦的肉味。
肉眼可见的速度,他脸上开始生出许多白色疙瘩,密密麻麻,像癞蛤蟆背上的皮。
此种关键时分,贤一再不作犹豫,右手一翻,两指中间便夹着一张黄色的符纸。
符纸上书写着一道神秘的字符,看似繁杂毫无章法,却事实上从头到尾都是由一笔构成,从中不得停断,不得有半分的偏差。
花樣年華
周围方圆半里天地间的元气,开始莫名变得絮乱起来。
这是接近神符师的修行者,呕心沥血才绘出的一张符纸,价值无比的珍贵,无法用世俗的银钱衡量,其未能,足够与任何主宰境之下的存在抗衡。
夹在贤一手中的符纸无火自燃,很快化成了一团灰烬。
虽说风雪交加,那是因为雪原之上自古便是如此。事实上今日晴空万里,明亮的太阳悬挂在天空上,给人的身体上带来少数的暖意。
就在这时,一道三指宽粗细的雷霆,从天空上劈了下来。
虽说声势不算惊人,可它所携带的狂暴和毁灭的气息,比任何的事物都要强大!
因为这道符并非是雷字符,而名…天罚!
如此的动静,秦七自然知晓,谁知他脸上猖狂的笑容更甚,竟然不闪不避,继续朝着贤一攻来!
轰!
巨大的火花在雪原上绽开,隐约闻到一股血肉焦臭的味道,再看场间的秦七,右臂手腕处空无一物,竟然选择用手掌硬抗,接下了这一道雷霆!
修行者虽说比常人强大,这种强大体现在各个方面,比如说伤势的愈合速度和能力。
但这种能力不是无限的,若是遭受了断臂断腿这种伤,除非是血肉分开的瞬间便采取措施,否则很难愈合,更何况秦七的手掌完全被雷霆劈成了粉碎,除非服用圣药一类的神物才有可能恢复!
若果是换做其他人,无论性情实力如何,在面对和自己实力差距巨大的敌人情况下,万万不会使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
可惜他是秦七。
寿元将尽,快要死掉的秦七。
贤一错愕之余,身体飞速朝后退去,眨眼便逃离了数里的距离。
他没有时间去感受那种形同鬼魅的感觉,因为下一瞬,秦七另外一只形同鬼爪的手,狠狠朝前拍了出去。
一道血肉模糊,却分辨的十分清晰的掌印,出现在贤一的后背上。
我就是傳奇
巨大的力量传来,他整个人的身体像是攻城车投出的巨石一般,朝着前方飞去。
“桀桀桀…国师大人,请去死吧…”秦七无视右手的疼痛,近乎变态般的笑着,笑声未持续太久,便戛然而止。
“咦?”
雪原上,已经看不见那人的身影。
秦七很容易就找到了地面上的血迹,他朝前走了十几步停下来,然后又迅速后退几步,似乎在惧怕着什么。
将死之人,终究还是怕死的。
秦七的衣袍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几道刀痕,使得他的衣物看上去更加破烂,仿佛是碎絮一样,让人担心会不会被风给刮走。
在他的面前的大地上,出现了一条裂缝。
朝着裂缝下方望去只见漆黑一片,仅仅有三尺宽,故而很难察觉,却南北连绵不知道多少里,凭着他的目力也看不见尽头。
这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裂缝所在的上空中,乃至裂缝中,有无数毫无规则,强大,肉眼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力量,就连他强大的肉体,都在一瞬间被伤。
连他都感到惧怕。
虽说不知道这些疑似空间碎片一样的存在的分布规律,但他确信一件事,从上方落下去,必死无疑,整个人会像是屠夫砧板上的剁肉一般,被切割的粉碎。
秦七抬头,天空上的太阳仿佛变暗了一些。
冷酷校草的倔強甜心
他等待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发现仅此而已,原来那个猜测是错误的,不过是虚惊一场。
于是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开始朝回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