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其他小說

vd80x精华玄幻小說 人生棋局之棋子人生 愛下-大結局{下}閲讀-hazpd

人生棋局之棋子人生
小說推薦人生棋局之棋子人生
天地为局,众生为棋,管你是一代天骄还是庸俗一辈,到头来亦是同赴黄泉,一坯黄土。
落地为子,入世为棋,任你如何纵横天下,风华一世,最终,亦是红粉骷髅,寂沉荒野。
祥云凤阁,瑞气龙楼,只见金虬伏栋,玉兽蹲傍,周围金铜玉鹤,倒于墨窗。琉璃金丝,半遮住床榻。此时一身着龙袍之人威严的站在房间内思忖。
只见一太监恭敬的说道:“陛下,裴大人进见!”
“传”
只见裴矩头戴乌纱幞头,身穿圆领窄袖袍衫拜跪道:“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
“谢皇上!”
“裴尚书,郑夜招你进宫,你可知所谓何事?”皇上{杨坚}坐在龙木椅上问道。
“这个,陛下乃天子,微臣一凡夫俗子又哪里猜得到陛下的心思呢?”裴矩低着头恭敬的说道。
“哎,开皇元年,你追随朕南征北战,先后南下灭陈,北击突厥,西退吐蕃,东平乱侯。当时我大隋才得以奠基。当年你谏言陈述实情,说天下统一,其实根基未稳,适时我朝正处在内忧外患,人心未定之境地。先朝残部负隅顽抗致使国内不稳,北有突厥频繁犯疆,若要国泰民安,我们当下必要休养生息。可是现在寡人身体日下,而突厥蓝都可汗正与胡人勾结串通,正在北疆边界集君囤粮,妄图窥视中原啊!”皇上叹道。
只见裴矩作揖说道:“皇上,现在武林已经尽除,微臣遵照你的意思致使武林各派互相残杀,而我朝却不用一兵一卒就将潜伏在武林当中的旧朝实力连根拔起,所以内忧已不忧,而外患实则不患,圣上既然已经答应蓝都可汗将兰陵公主许配给他的儿子达头可汗,想必圣上早已有心化解一场生灵涂炭的浩劫了”
重生之1976 yzmb
“哎,朕是答应了蓝都可汗,可是,朕那女儿是誓死不从,朕只怕到时候联姻不成,反倒被她弄得两军开战啊!”皇上啪着脑袋说道。
此时裴矩心里暗笑,原来这才是皇上连夜召见他的真正意图,因为兰陵公主与裴矩关系甚好,曾经裴矩任过太傅一职,细细数来也算是兰陵的老师,所以劝说之事自然由他来承担。
只见裴矩脸色发白的说道:“陛下,兰陵公主她外柔内刚,只怕……..”
只见皇上啪啪他的肩膀笑道:“裴尚书啊,这朝廷上下都知道兰陵只听你的,若是此次你能劝通兰陵,我大隋就可避免一场不必要的灾难,大隋臣民定当对你感激涕零,朕同样不会亏待予你”
只见裴矩立马跪下说道:“微臣受皇恩浩荡,为陛下开忧解难本是人臣之职,所以微臣定当竭尽所能化解天下苍生的一场浩劫,还我大隋的一个太平!”
“好,我大隋有你这样的臣子实乃天下人民之福,你现在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朕都答应你!”皇上连忙扶起裴矩笑道。
“微臣只想去地牢看一下,其他的别无所求!”裴矩说道。
“准凑!”随后皇上拿给裴矩一块金牌,此牌在不但可以随意出入天牢地牢,而且可以随意押解犯人出来。
一丝丝光线从墙壁上渗透进来,地牢里,只见酸臭腐烂的气味弥漫整个阴暗潮湿的牢底内,只见武林各派掌门以及弟子面容憔悴,浑身脏乱的卷缩每个铁门内。随着吱嘎一声,只见牢狱低头说道:“微臣拜见尚书大人”
“嗯”裴矩背着手踱了进来,只见他示意将牢狱内的火把油灯点亮,顿时只见牢笼内躁动起来,一群群干瘪枯瘦的人如魔鬼一样从牢门里伸出手悲冤起来。
只见狱卒拿着铁棍一路打下去吼道:“叫什么叫,叫什么叫!”
裴矩环顾了下四周对狱使说道:“昨晚从洛阳送来的那些人呢?”
網遊之炎黃神話 不二微
只见那狱使低头哈腰的说道:“在这边,在这边”
裴矩背着手一个一个的牢笼看过来,潇湘七剑,八大剑豪,彭掌门,左掌门……..
忽然,只见一浑身是血的男子奄奄一息的侧着头躺在草地上,旁边的老鼠此时已放肆的撕咬着他的衣服,只见裴矩对狱使说道:“你们把门打开”
“丁玲”的牢门放出一个口子,裴矩委身的爬了进去,只见他对周围的人说道:“你们先下去,又事我会叫你们”
“这,尚书大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亡命之徒,万一…..”狱使还未说完,裴矩吼道:“叫你下去就下去,少啰嗦!”
他们低着头皆沉默的退下,只见裴矩从身上去取出一药瓶,他扳开江湖的嘴放了一粒进去。
随后他试图用金疮药给江湖擦拭的时候才发现,江湖的手臂鲜血淋漓,筋脉早就爆裂开来,看来,他已经是一废人了。
因为噬魂真气急剧膨胀,当时的江湖魔气爆发,浑身丹田之气皆是一涌而出,只见裴矩说道:“这样兴许还有救,若是他筋脉不断,他体内的魔气就无处释放,那才会真的暴毙身亡”
忽然,只见“咳咳”两声,江湖朦胧的睁开了眼睛。
“江公子”裴矩笑道。
江湖艰难的点点头,他看着裴矩一身官服装,嘴角扬起一似微笑。
“老夫刚给你服用了还魂丹,只要你挺过两个时辰,你就不会有事的”裴矩说道。
“你为什么救我?”江湖半眯着眼睛说道。
“因为你不该死。这天下,本来就不是你的,可是你却无辜的成了棋盘中的一子才落为阶下之囚,哎!”裴矩说道。
“呵呵,没有什么无辜不无辜的,这就是一个人的命运,天下这么多人,偏偏让我来扮演这个角色,你说,这不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吗?”江湖笑道。
随后江湖微微挪动了下身子,瞬间刺骨的疼痛袭遍全身,只见他看着裴矩说道:“这一切,你们才是棋盘的弈手,你们是不是很喜欢戏人之生死来体现你们的聪明绝顶?”
“哎,我跟你一样,亦是棋子,这天地之间,试问谁又不是棋子?立于世事,我们破于无奈,为生者绞尽脑汁,为死者掩饰冤情,为欲望不择手段,为利益明争暗斗,我们的人生就早已注定了我们的使命,因为,人生为局,我们始终无法摆脱命运的掌控”裴矩叹道。
“对,我们世事一入无归程,棋子人生,人生棋子,我们皆是困在自己内心的囵囚之中。呵呵,裴大人,我见过你,你不会还不承认吧”江湖脸色惨败的笑道。
“呵呵,在同理镇上,老夫与兰陵还有赵信在醉仙楼上,当时你是一乞丐在街上大旽”裴矩说道。
跳樓價:腹黑奶爸5塊錢
“原来你记得,其实贾府西凉茶事皆是你们所为,你来同里镇其实是与拓拔熙暗中勾结,其意图也是要利用贾府拖垮玄剑,是不是!”江湖问道。
“没错,玄剑势力在中原根深蒂固,对朝廷本就是一种威胁。可是老夫万万没想到幽灵宫的人却在此时帮了我们一把,将整个武林彻底颠覆。其实很多旧朝实力皆隐藏在武林当中,我们不便于明目张胆的镇压,怕引起天怒人怨,所以我们唯有借助人的欲望野心,将他们一步步的逼向死亡之渊,最后将他们一网打尽。”裴矩毫不隐晦的说道。
“呵呵,其实郝天龙根本就没跟你在地牢里呆过,他是受了你们的旨意才故意这样说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天心也是你们杀的”江湖冷笑道。
“在圣上大举灭陈之初,我们就开始对玄剑有所提防,所以我们千方百计的救出郝天龙,使劲一切办法让他降服于朝廷,所以他对武林的事物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裴矩捋着胡须说道。
“哈哈,你们太可怕了,哈哈!”江湖狂笑起来,忽然,他眉头一皱说道:“那,兰陵知道吗?”
“她不知道”裴矩摇着头说道。
“哈哈哈哈……”江湖一颤,昏厥过去。
诗云:
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
玉辇纵横过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
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
百尺游丝争绕树,一群娇鸟共啼花。
游蜂戏蝶千门侧,碧树银台万种色。
复道交窗作合欢,双阙连甍垂凤翼。
梁家画阁中天起,汉帝金茎云外直。
英雄聯盟之仙域縱橫 幽夢之魂
楼前相望不相知,陌上相逢讵相识?
她,深眉蹙锁,孤倚寒窗。
她,心有千澜,滴滴落落。
一片落叶,飘过她幽怨的泪眸,她的心骤然凄凉。
粉色的罗帷在她窗前晃动,淡雅的郁金香静默的舒芳着尹馨之色,忽然小远说道:“公主,裴大人来了!”
“叫他们走,不见”兰陵冷冷的说道。
“他说……..”小远正想在说,只见兰陵哭道:“叫他们都走,没听见吗?”
只见帷幕一撩,裴矩款步而入,顿时他作揖说道:“公主何故发这么大的脾气?”
“如果你是代父皇来劝说我嫁给突厥,那你就马上走,我不想见到你”兰陵看都不看他一眼说道。
“公主勿怒,微臣正是来帮你想办法避免这场无谓的婚姻!”裴矩说道。
兰陵冷笑道:“谁不知道你裴尚书是我爹的心腹重臣,你少来骗我”兰陵噘着嘴说道。
只见裴矩双手一啪,顿时两人抬着一张担架走了进来,担架上,江湖浑身是血的躺在上面。
“公主请看”裴矩指着担架说道。
兰陵撇了一眼,顿时她脸上瞬间僵硬,江湖刚毅的脸角他一眼便能看出,只见她连忙起身跑到担架旁边哭道:“怎么会这样?快,快传御医,快….”
只见裴矩止住兰陵说道:“江公子他们聚众斗殴,杀害了很多无辜百姓,按大隋律例应斩首示众。”
只见兰陵往裴矩身上一推骂道:“你知道的,他根本就是被逼无奈的,你怎么可以这样诬陷他”
“公主,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被逼无奈他为何不报告官府?你身为大隋公主,既然包庇犯人,那大隋律例还有谁会服从?若每人像他一样意气用事,想杀就杀,那天下岂不大乱?自古法不阿贵亦不容情,本官定当会秉公处置以示我朝威严!”裴矩正色道。
“既然你要处置,好,那你们就连同我一起处置!”兰陵怒视着兰陵说道。
“公主乃金身玉叶,除了当今皇上以外,谁还敢动你?而这山野草夫,他现在已经筋脉具断,即使公主可以保他一时,那你能保他一世吗?况且现在洛阳御史已经凑本朝廷,说信阳洛阳武林齐聚,大有揭竿起义的势头,兰陵公主,幽灵宫本就狼子野心,这个你不会不知道?虽然江公子是被卷而入,但是造反者必定会诛灭九族,我只怕是谁也保不住他”裴矩说道。
顿时小远惊讶的说道:“怎么会这样?那,那现在该怎么办?”
裴矩低着头叹道:“要是我想杀他,我还会把他带到这里来?哎,虽然与他们相处只有短短数月,但是江公子生性淡泊,无欲无争,老夫也不想亲眼看见他被斩首城门啊”
“裴伯伯,你是我爹的心腹,你一定有办法救他的,求求你了”兰陵说着就跪了下去。
顿时裴矩吓得连忙跪下扶起兰陵说道:“公主啊,你这是为难微臣了,微臣虽然受皇上重用,但都是在国策政事之上,现在他们背负的是聚众造反的罪名,这朝中大臣个个唯闪不及,谁还敢为他们开脱啊”
“不行,我去找父皇去”顿时兰陵噘着嘴往外走去,只见裴矩说道:“公主去只会让他死得更快!”
兰陵怔了一下站在帷幕旁边说道:“为什么?难道我去跟我父皇评理他都不听?”
“公主,你们身为皇家,自然龙颜要紧,你贵为大隋公主去为一山野少年求情解脱,必定会招致天下之人议论猜疑,陛下为保龙颜金面,当下就会斩立决。你这一去,不仅救不了他,还会让他背负叛贼的骂名!”裴矩啜泣的说道。
随后裴矩又摇着头叹道?:“江公子命途多舛,生下来连自己的父母都没见过,一个小小孩子就在四处漂泊,最后还被武林误会追杀,今天,难道你还忍心在看见他在背负千古骂名,尸随野草吗?”
顿时兰陵心痛的蹲在江湖旁边,她哭着说道:“裴伯伯,你救救他,你可以救他的我知道”
“公主,微臣上有八旬老母,下有妻儿儿女,我一旦冒死谏鉴,万一皇上龙颜大怒,微臣全家不保啊”裴矩红着眼睛说道。
忽然,门口一侍卫说道:“禀尚书大人,现在皇上命你立马进殿,说北疆突厥已经挥兵南下,要你马上进朝商议!”
只见裴矩惊慌的说道:“糟了,突厥一旦挥兵南下,皇上为保大隋江山,必定会先安内在攘外,所以不单是江公子在劫难逃,就连中原武林也会一并铲除。”
兰陵顿时拉着裴矩的衣襟哭道:“裴大人,你帮兰陵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只见裴矩走到门口忽然折身回来,顿时他拍着头为难的说道:“微臣突然想出了个办法,不知道公主是否愿意救他?”
“只要可以救他,我全都答应”兰陵期待的看着裴矩说道。
“现在突厥扰乱北疆,如果…..如果公主可以化解这场战争,兴许……兴许可以保住江公子的性命”裴矩为难的说道。
顿时兰陵一颤,只见她退后几步说道:“原来,原来你还是在劝我嫁给那个什么达头可汗,滚,滚…..”
裴矩见兰陵咆哮起来,只见他作揖说道:“公主,比翼双飞自然是神仙美话,但是现在江公子已经命悬一线,救与不救在于公主殿下,微臣告辞….”
只见裴矩低着头朝大殿走去,只留下兰陵蹲在自己的闺房里看着江湖。
昏昏的烛光耀红着兰陵的眼睛,他早已帮江湖擦拭了药水,大夫也早已帮江湖把过脉,他们皆说江湖已从鬼门关里逃了出来,只是暂时气血尚微有待休息。
明月含着泪珠静静的高高悬在天空之上,斑驳的影子在秋风中摇曳,此时,兰陵看着残烛,残烛一闪一闪的摇动着他的心,他的脑海里时刻响着裴矩的话:“现在唯有你可以救他了”
“残烛啊残烛,难道这就是我的命?”兰陵捏着绢帕啜泣的哭道。
此时小远安静的走了进来,忽然兰陵说道:“小远,如果我嫁给突厥的达头可汗了,你说会是怎么样?”
小远站在旁边说道:“公主,如果你真去了突厥,小远也跟着你去。”
只见兰陵脸色苍白的看着她,晶莹的泪水滴落在冰冷的地板上,忽然,兰陵咬着牙齿说道:“小远,你知道什么是爱么?”
只见小远脸色绯红的摇摇头,兰陵苦笑一下说道:“爱,是在失去后才会心痛的东西。当你对一个人怀念的时候,他就已经失去了。而你,就在也回不到过去了。”
她转身来到床边自言自语道:“我不是月诗嫣,但是我有着她同样的的心。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真正的爱过我,但是,至少我对得起自己的感情了。或许这都是我的一厢情愿吧!我离开长安以后,小远,你可否替我照顾他?因为,我不想在看见他孤单的背影了”
“公主,小远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小远顿时跪在地上哭道。
“傻孩子,虽然我是公主,可是我却比不上一个平民女子,我只是一个棋子,一个在政治斗争下的棋子”兰陵忍着泪水苦笑起来。
那一夜,小远走出了房间,兰陵将烛光吹灭解开衣裳,她说:我只此一生,我会把最美好的那一刻留给我最爱的人。
道門鬼差
那一夜,江湖回到了回头崖下,他抱着月诗嫣在皎洁的月色下缠缠绵绵………..
第二天,兰陵面色憔悴的坐在闺房里,裴矩作揖说道:“公主,不知你召微臣来所谓何事?”
只见兰陵冰冷的说道:“我去突厥,但是你必须得答应我三个条件!”
顿时裴矩心里顿时激动不已,只见他作揖说道:“公主万莫意气用事,待微臣在想想办法,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兰陵冷漠的说道:“我父皇的性格我知道,他刚毅果断,他决定的事没人可以阻止”
“既然公主想通了,那微臣代天下千千万万的黎民百姓谢过公主殿下”裴矩深深的鞠躬说道。
“先不要谢我,我没那么伟大。我只有三个条件,如果你们不答应,我兰陵就是死也不会去突厥”兰陵说道。
“公主请讲!”裴矩说道。
“江湖他一生无名无姓,而后在武林中受尽白眼,我要让天下,乃至万古之后被人都要知道他的名字!”兰陵咬着牙齿说道。
顿时裴矩眉头一皱说道:“这?”
“如果裴大人认为很为难的话那就当兰陵没有说过此话!恕不送客!!!”兰陵说道。
“这个微臣答应”裴矩思索了会儿说道。
“第二个,我在嫁给突厥的路上,你们要沿途种下无花果树,直至突厥!”兰陵看着裴矩说道,
“没问题”裴矩说道。
“第三,我出嫁那天,一定要穿凤血七月袍,而且随从皆以凤衫血衣紫剑为左右。”兰陵流着眼泪说道。
裴矩叹了口气说道:“老臣答应公主。哎,没想到公主对他一往情深,早知道这样,当初微臣就不应该带你离开皇宫”
“不,至少我的记忆里有着一段心酸的回忆,假如哪天我在草原上心酸了,我就知道,无花果树开花了。”兰陵蠕着嘴说道。
……………………………………………………
……………………………………..
那天,大殿金碧辉煌,只见彩凤朱门并列齐开,下面一排排臣子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金銮紫殿上一身着龙袍,龙骨侧目的天子双手张合的说道:“平身”
“谢皇上”
此时只见皇上对着下面的人问道:“众爱卿,现爱女兰陵深明大义,为大隋千万百姓着想,愿北赴突厥换天下安宁,此等壮举历史铭记,千古流传。故此朕追封她为兰陵郡公主。”
“皇上英明,皇上英明…….“下面的臣子高呼道。
此时裴矩拜跪在中间说动:“启凑陛下,微臣有事启凑”
“准凑”
“禀陛下,自大隋开天辟地以来,我大隋在陛下的英明决策下兵强马壮,国泰民安。四方之狮无不望风而归,前朝旧部,无不卸甲归田。只是近来,洛阳武林拉帮结派,聚众寻事,故微臣认为,在武林中要选一人为我朝主持事礼,安抚流散之民,这样我朝上下,军心,民心紧紧相结,那我大隋江山将万世不朽,千古远长。”裴矩说道。
“嗯,裴爱卿说得有道理,孰不知何人能担此重人?”皇上说道。
还未待其他臣子答复,裴矩立马说道:“启凑陛下,微臣倒是有一何事人选!”
“噢!说来听听”皇上问道。
“中原玄剑前掌门郝天龙。此人早已归心我朝,为我朝的江山稳定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裴矩说道。
其实这些皇上跟裴矩早已商量过了,在此宣布也只是一个形式罢了。
“喧郝天龙进殿!……..”
只见好天龙单臂拜跪说道:“草民郝天龙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谢皇上”
只见皇上笑着看着他说道:“郝宗主身躯凛然,虎步熊腰,不愧是武林豪杰,当今天武林之中群龙无首,朕册封你为武林盟主,望你日后将武林发扬光大,为我大隋竭忠效力”
“谢皇上!”郝天龙再次拜跪道。
此时裴矩对旁边一人使看个眼神,只见旁边一人拜跪道:“皇上,微臣有事上凑!”
此人乃李渊,李世明之父。
只见皇上{杨坚}说道:“唐国公,你有何事”
“禀陛下,武林之词涵盖之面过于狭小,因为民间鱼龙混杂,褒贬不一,况且三教九流皆置身于其中,微臣在想,武林一词难以囊括,故此微臣再想可否改一深奥之词来囊括****,三教九流之众?”李渊说道。
“这?”杨坚思索道。
只见裴矩说道:“禀陛下,李大人之言不无道理,自周天子纷分诸侯以来,天下民间势力繁杂如云,要么是诸侯割据纷争,要么就是占山为王,而这些人皆为武林。武**林,以武为林,有武功的就是武林显然不入文策。所以用其他一词来囊括其中未尝不好!”
“裴大人之言正是微臣之意,正所谓侠客行天下,天下是正气之根本,武林是弘扬正气之所,故此微臣认为用意必须得无欲无争方可入大同史册!”李渊接着附合道。
“嗯,那你们认为哪一词更适合?”杨坚说道。
只见裴矩立于中间说道:“江流湖海,远远流长,江姓耿直,遇石不滞,遇火不阻,此乃一韧性也,正如天下侠客之心,激流而不退,动荡而不屈。而湖水之性宁静淡泊,无欲无争,此乃一品性也!正如天下风云变换,侠客不为名利所驱,利益所诱,品行端正,正义永存!故此,微臣认为用江湖一词囊括四海,同化武林是乃上上之选!”
顿时杨坚啪手赞道:“好,风雨一炉,满地江湖。侠客舞剑,正义永存。”
从此,江湖一词流传至今,而后诗云: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
………………………………………………………………..
江湖走了,在长安城外,只见大雁南飞,残阳染林,待他转过松柏树林之时,只见小远拿着包袱在羊肠小道上静静的等着他。
夕阳西下,只见一群身着血色衣衫的女子在塞外的平原上徐徐前行,秋风一来,吹起落叶飘飞。
兰陵掀开车帷,只见前方一孤独的沙丘在斜阳下静默哀立,沙丘之上,一颗枯藤古树,枯藤古树上站立着一只白鸟。
兰陵从车上下来,只见她取出一条丝巾缠在古树上,风吹起她的血袍在沙丘上呼呼作响,她一回头,一眼长安三千泪,天高山远烟水寒……….
滴答的车群消失在草原之上,她说待无花果开花之时,她将的人生就会从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