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歷史小說

jpbt9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起點-第五十一章 謝罪看書-05gxo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当天夜里,李斯就离开了。
作为一个日理万机的权相,能够亲自过来宣布任命,已经给足了楚阳的面子。
而对于李斯来说,他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不管是外儒内法的治国方略也好,还是加入理宗也罢。
他最看重的,还是楚阳身上表现出来的潜力。
毕竟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咱们这位陛下对于这位年轻人的欣赏,只要他日后没有行差踏错的话,进入中枢只是早晚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如果能结下一个善缘,那日后自然会有诸多好处。
毕竟他李斯已经到了举世皆敌的地步,如果再不准备后路,等到始皇不在的那天,也就是他的末日了。
李斯离开后,楚阳全府上下都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中。
萧何,樊哙,甚至包括何二与那五十名家丁全都喝了个酊酩大醉。
除了在庆祝劫处逢生外,对于楚阳的官职大家也有了新的憧憬。
朝里有人好做官的道理,谁都明白。
尤其是楚阳可以自行招揽门客这件事情,让所有家丁都热血沸腾起来。
他们以前虽然是楚府家丁,但那只不过是偷偷摸摸的临时工,名不正言不顺的,还生怕被人发现。
现在则完全不一样了。
有了这官府认可,他们不但在一夜之间全都转正了,成了体制内的人,而且每个月都会领到固有的俸禄,更让他们心动的是,他们对外的身份。
堂堂郡尉的随从,那可不是一般的威风。
庆祝的宴会进行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楚阳便收到了一封请柬。
看到请柬上的内容,楚阳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请柬是郡监李平送来的,说是在燕归楼摆下酒席,专门向楚阳谢罪,请他务必要参加。
这个李平还真有意思。
醉醫
前脚看到自己与李斯的关系,后脚就来烧冷灶了。
说什么谢罪,恐怕多半是想通过自己搭上李斯这条线吧。
不过也好,自己初任郡尉,对泗水郡的事情还不熟悉,正想找人打听一番呢。
楚阳叫来樊哙带着五六个家丁,浩浩荡荡地朝街上走去。
现如今他贵为郡尉,再也不需要偷偷摸摸地掩人耳目了。
一行人刚走到转角,就和萧若兰撞了个满怀。
“听闻楚公子高升,若兰特意代表宝来阁前来祝贺!”
萧若兰今日穿着暖黄色的长裙,扎着两个马尾辫,少了往日那般东家的模样,倒是多了一分少女的姿态。
“萧东家客气了。”
楚阳笑着接过女孩递过来的东西,很快眉头便皱了起来。
“七成?你要将宝来阁七成股份赠与我?”
楚阳打量着眼前的女孩,不知道对方这是要搞什么名堂。
要知道,在这之前,他就已经拿到了宝来阁近半的利润,再加上吞并悦来轩剩下来的资产,这才一跃成为了沛县的首富。
邪眼當道 涅雨後
现如今,宝来阁又送来了额外的两成,难不成这萧家大小姐打算改行了?
“公子不必惊讶,以公子眼下的身份,就算是拿掉整个宝来阁,也是一句话的事情,之所以将股份赠与公子,纯粹是贺礼罢了,莫非公子当了官,便瞧不上我这一份心意了?”萧若兰笑着说道。
朔明
楚阳笑了笑,也不接破。
他知道这是萧家在看到自己发达了,所以举全族之力,将宝压在自己身上,生怕自己换了合作对象。
霸情冷少,誘妻深入 朵琳
既然如此的话,他自然也就没必要去拒绝了。
不管是萧何也好,萧若兰也罢,这两个人他还是比较欣赏的。
“罢了,既然你来了,就随我一同去赴宴吧。”
孤身赴一个大老爷们的约会,总感觉缺点什么,有萧若兰在一旁,也能化解一下气氛。
萧若兰欢快地点了点头,乖乖跟在了楚阳的身后。
燕归楼是整个泗水郡最为豪华的酒楼,眼下虽是清晨,里面却已经人声鼎沸。
时间尚早,李平还没有到,楚阳便与萧若兰找到一处雅间耐心等候。
他们刚一坐下,就听到隔壁房间里面传来一阵动静。
“此次黄老夫子来此开馆授学,真是令我泗水郡蓬荜生辉啊!来,学生替家父敬夫子一杯!”
“白公子严重了,老夫这次能过来也是幸得令尊邀请,说来惭愧,稷下学宫这一脉到了老夫手里,想不到凋零到如此地步,老夫忝为稷下学宫最后一任祭酒真是面上无光啊……”
絕色冷妃 陌夕影
“黄夫子这话可就太谦虚了,谁不知道您可是陛下钦封的大秦博士,身份清贵,多少人想让您开馆授学都求之不得呢,谁要是敢说三道四,我白途定让他生死两难!”
“哎呀,怎么没酒了,老夫子稍待,我去寻壶酒来!”
随着刺啦一声,房门打开,就看到一个身着华服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年轻人脸上带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模样,举手投足间更是带着几分霸道。
他粗暴地将过道上的人推到一边,旁若无人地横冲直撞起来。
就在走过楚阳这边房间时,又突然折了回来。
“咦!若兰!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途一脸惊喜地看着萧若兰,从门外不请自进。
“若……若兰见过白公子,我在这里等人。”
看到来人,萧若兰的表情变得不自然起来,眼中更是闪过一抹厌恶。
騙子生活 悅影寒
“哎呀,浪费这时间做什么,你随我来,我给你引荐一位高人,你不是最喜欢商学一道么,这人可是……”
不等对方把话说完,萧若兰便打断道:
“多谢公子的好意,若兰有事在身,就不过去了。”
“你能有什么事,还不快随我……”
白途猛地冲到萧若兰身边,伸出右手朝萧若兰肩膀抓了过去,突然只觉得手腕一疼,整个人嚎叫起来。
“你……你好大的胆子,你不知道我是谁么,居然敢对我动手,我要你不得好死!”
“我不管你是谁,既然萧小姐说了不想过去,那么今天就没人能让她离开!”
楚阳将白途手腕一翻,狠狠一用力,对方更是疼得哭爹喊娘。
“来人!快来人啊!还不快给我把他绑了!”
随着白途一声叫喊,就就看到从外面冲出来十几个随从。
看到自家公子受了委屈,那些随从一个个眼中怒火中烧,直接朝着楚阳这边冲了过来。
白途一脸冷笑,眼中更是带着嗜血的神色。
这些随从可都是他精心训练的,个个武艺超群。
这个小子居然敢在萧若兰面前装英雄,简直是找死!
然而,还没等那些随从近身,就看到五六个魁梧的大汉从一次侧冲了出来,将楚阳护在了身后。
根本不用等楚阳命令,这些人便结成战阵,直接开始冲杀。
只是一个照面,对方那十几个人便横七竖八地被干翻在地,一片狼嚎。
望着眼前的一幕,不只是白途,就连一旁的萧若兰也愣在了那里。
这些都是什么人!
为何如此厉害!
就便是大秦锐士,恐怕也不是对手吧!
尤其是萧若兰,眼中的惊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她经营宝来阁,早些年成天走南闯北,自然看得出来,楚阳手下的这帮人可都是见过血的。
难不成,这是朝廷派给楚阳的护卫么?
眼见自己的手下被人虐成了这样,白途脸色涨的通红,看向楚阳更是怨毒起来。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人,不由一阵狂喜。
他疯了一般地朝那人跑了过去,一边跑着,一边高喊道:
“平叔!你可要给我做主啊!这里有人居然私募随从,而且还在闹市行凶!你快点将他拿下法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