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玄幻小說

wmctw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從贅婿開始君臨天下 翰林書蟲-第200章天下譁然看書-9qk97

從贅婿開始君臨天下
小說推薦從贅婿開始君臨天下
“朕,回来了。”
陸少盛寵:豪門童養媳
再建天宮
威严声音穿透无尽空间的阻隔,刹那间响彻整片大陆。
……
漠北大雪山中。
“大祭司,这个是否真的是那位?”
皇道龙气弥漫周身,一眼望去便是感到无尽的威严与霸道,仿佛天生的霸者。
而大祭司则是笼罩在一片黑袍之中,声音也是飘忽不定,似男似女似老似少,一切都如同那黑袍般神秘。
“这声音,确实是周朝那位太祖,没想到倒是回来了!”
闻言,上首霸者不禁挑眉,突然出现一位武道巅峰,一人便可镇压天下的大帝,任谁也无法无动于衷。
不过也就是如此了,皇者从不畏惧战斗,不论对手有多么强大,他都不会退缩。
大祭司看了一眼镇定自若的男人,不禁微微颔首,这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气质,不愧是有一统蛮族的雄心的霸者。
“不必忧心,不过是想要苟且偷生的货色,他不会是你的对手。”
没错,在大祭司眼中,就算是以寒门创下三千载皇朝的周太祖,也不可能与眼前之人争锋。
因为,时代已经变了。
……
海外昆仑仙山之中。
不知名的庙宇之中,唯有十数雕像香火不绝。
有骑牛老者仙风道骨,有佛门罗汉怒目金刚,也有拈花仙子风姿绰约,每一位皆有除尘绝世之风姿。
絕愛:哥,別愛我
“周大牛回来了!”
周大牛,便是周太祖曾经的名讳,不过自从他在争龙之局中夺得一席之地后,就渐渐没人敢这么叫他了。
而在大周建立之后,大帝境的实力,更是让这个名字被彻底淹没。
但在这个人口中,或者说正在交流的这些人,没有一个畏惧这所谓的“太祖”,甚至连尊重都没有。
“可惜了,这注定不是他的时代了,纵然回来也不过是成为开启时代的踏脚石罢了。”
“哼,成为世家马前卒,使我等失去了大时代的先手,简直该死之尤。”
“这里落后一步,便从那里取回来罢了。”
“要不是时机未至,当初便本帝亲手干掉这个小崽子。”
“话说那个预言靠不靠谱,我等的寿元也不是无尽的,本座可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
家田喜事
“那一位亲口所说,不会有错的。”
数位神秘伟大的存在隐秘地交流着,甚至有几位表现出了暴躁不耐的意思,种种恐怖的能量在流动着,仿佛一触即发。
但是在提到“那一位”之后,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还以都彻底地消失了。
都说大帝之威镇压万古,但自太古以来,真正能威压一个时代,整压天地万载的,少之又少。
少到无尽岁月,也只有一位。
话音落下,庙宇再度回复了平静,仿佛真的只是泥塑的雕像静静矗立。
……
南疆雨林之中。
如果武德王府的人在此,就会发现,数位蛊之一道的巅峰强者,统领南疆异士与他们做对的几位首领,齐聚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寨之中。
然而这等叱咤风云,纵然郡王势力也为之头疼的强人们,却是安安分分地坐在议会室的下手。
而且神情死板,目光呆滞,明显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
“已经有帝极境存在苏醒了吗?”
“一个勉强跨入的家伙罢了,不值一提。”
“当心,天地主角之位未曾改变,大时代还未曾到来,一位帝极境足以颠覆战局了。”
“嗯,气血两亏,寿命已是将近,不会影响我等。”
“多派一些后辈,别让人族闲下来。”
從西伯利亞開始當神豪
“也好,我族先蛰伏下来,等待时机。”
几道声音默默交流之后,下方数位身影化虹而去。
不多久,大周西疆之地战连连,每年一次的边疆战争又开始了。
不过这一次,战斗的更为惨烈,战场似乎化作了绞肉机一般。
南疆之地的修士们似乎不计代价一般,开启了惨烈的消耗战,即使自己的损失远远大于大周。
……
极西之地十万大山之中。
“预言开始应验了,尚需等待最终时刻来临。”
一道老迈声音出现,压制了数十道蠢蠢欲动的气机。
“归来者必将逝去,逝去的终将不朽。”
欲靈
留下了一举箴言,老迈身影当先沉睡,其他身影也是悄悄散去,唯有一个名字在他们的思维间碰撞。
“极武!”
……
此时,归来的帝君展露其绝世的战力。
美人何處
苍首剑圣以身化剑,展露出巅峰战力之一角,有了几分当年逆战大帝的几分风姿。
但是周太祖更强,逝去之前,其战力比之当初更强数倍。
赤手空拳,就接下了对方的搏命一剑。
而后手中缓缓用力,手中巨剑顿时出现道道裂纹,随后便开始一点点崩碎。
光华流转,巨剑自动消散,一道遁光自其中窜出。
周太祖眉头微皱,左脚向前微踏一步,但是心口突然传来了一阵刺痛,使得他不免有了一丝停顿。
片刻的疏忽,拦截的时机稍纵即逝,他已经来不及困住越倾城,只能眼看着对方逃脱到了空间的入口,站到了大陆之上。
一招之差,周太祖也没有多么失望,反而是用手捂住了之前被令求道布下的仙阵所化的长矛洞穿的伤口。
伤口处鲜血不断流淌,以大帝级别的恐怖肉身也无法愈合,这根本就是大道的伤痕了。
“不愧是曾与朕争锋的对手,早就察觉到了吗。”周太祖不由叹息。
越倾城确实惊才绝艳,昔年甚至能与踏入帝路的自己交锋。
但是现在的自己可不是当初的新丁,能瞒过武道强人心血来潮,突破帝君强者的护身帝气,凭越倾城一人根本做不到。
明显是令求道与越倾城两人联手,算计了自己一招。
越倾城神色淡漠,坦坦荡荡地说道:“自然是早有所觉。”
“我等与你周大牛相识也短,你岂是那种为了家族二放弃自身利益的人。”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越倾城冷笑。
能力败天下所有对手,自极端不利中杀出重围,成就寒门到皇族的华丽蜕变,周太祖岂是儿女情长之辈。
事实上,即使是争龙之局的选手中,他的心狠手辣也是拔尖的。
听到后辈说的,周太祖为家族舍去数百年寿元,硬生生斩出一道支脉时,几乎将越倾城气笑了,这种假消息也信,还有没有脑子了。
不过大帝存在秋风未动蝉先觉,所以他并没有将自身的猜测告诉后人,就是怕他们心有所所思,被对方察觉到了。
可怜不久之前,大修士们就因为法相实力不济,没告诉他们任何计划。
现下,这些大修士们也感同身受了,因为没能跨越神劫的存在,他们也不能阻挡大帝的因果探索,所以也就不能得知计划的真正目标。
斩杀因不明原因,回归的周太祖。
与此同时,深沉恶意与恐怖真元,一同自越倾城周身浮现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