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歷史小說

07xjr超棒的言情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討論-第八百六十八章老弱戰烏合-3cjdu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于是一千老弱病残与三千多的五花八门打了起来。
这一千多老弱病残扛着云梯缓慢的向着前面小跑了过去。
为什么会说是缓慢的小跑过去呢,其实很简单,老弱病残说的真是一点不假,这一千士卒老的有,弱的多,幼的一片,就是残疾的也是能看到一些的。
你说这样的兵能有什么作为,他们在那个沈指挥的眼里就是浪费粮食的炮灰啊。
炮灰不先上去消耗还等着什么呢。
城墙上面现在一片热闹,两千叛军挤在东门这里,一个个的手里拿着武器拍打城墙,发出啪啪啪的敲击声。
他们拍打城墙不过是为了增加一些他们内心的勇气,毕竟这可是与明军正规军作战。
不过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他们手里并无远程攻击武器,小小的一个禹县连几把像样的战刀都凑不出来,更不要说是难得的弓箭了。
然后上面的这群造反的头头最有学问的就是那个算命先生了,你说他一个算命的也就认识些字,根本不知道如何领兵打仗守住城池。
就算是看到下面有人向上攻击,他们也只知道在城墙上面等着,等着下面的那些明军冲上城墙之后再与他们对战。
真的,如果建奴和鞑子要是看到了这些叛贼是怎么守城的,那他们可能真的会泪流满面。
想当年,想当年啊!老子可是顶着那些人的箭雨大炮各种雷石滚木,恶臭金汁,向上冲的,每向前一步都要付出血肉的代价,再看看你们,多么的幸福啊。
就这么明军冲到了城墙根底下,不紧不慢的向上面送云梯。
这云梯虽然是简易版本的,可是也加装了仿制被掀下来的倒钩,卡在城墙的边上,这样城墙上的人就难以把云梯给掀开了。
“梯子是梯子!”
“明狗上来了!给我打!”
当第一把梯子被架起来的时候,城墙上面开始了沸腾,他们拿着手里的木棍什么锄头的对着那个梯子打过去。
想着把这个梯子给打断了,然后把明军打下去。
可是这只能说他们想的很简单,那锄头什么的也不是锋利之物,打在梯子上面除了发出啪啪的响声,好像也并无任何的作用。
其实这些叛军根本不懂如何守城,只知道用他们手里的的武器对着明军一阵乱砸。
这可是让下面的明军送了一大口气,毕竟打仗可是要死人的,若是城墙上面的叛贼太强的话,那么死的可就是自己了。
没想到上面的这些叛军什么都不懂,就是一群老百姓,如此一来这场仗可就好打很多了,起码可以保条命啊。
当第一个明军露出头的时候,只见十几个木棒木头叉子什么的对着他打了过来,这个明军看年纪也是不小了,经验十分丰富,把头往下一缩,拿着小盾牌护着脑袋,那木头棒子还有锄头打在他的木村盾牌上也是震的他手发麻,几乎就要把持不住了。
不管上面的那些叛军会不会打仗,可是干活都是一把好手,所以有那么一把子力气。
“啊!”
一个举着长枪的十四五岁明军小伙子刚探出身子,结果一把钢叉对着他扎了过去,那三股钢叉直接戳穿了他的双肺,从云梯上掉了下去。
躺在地上,身体不住的抽出,嘴里的血一股一股的涌出来,他想说话可是只能张开嘴巴,因为他的肺已经透了。
模糊的双眼看着周边的同僚,但是没人理会他,一个被扎穿了的人是没有机会活下来的,所以那些人看都不看他的继续向上攀爬。
这个时候下面的几十个老兵也开始握住他们自己制作的简易弓,这弓是他们特地制造出来保命用的,威力不大甚至都要到了墙根地下才拿出来,因为远了射程不够没有威力。
就算如此这箭支也是少的可怜,淅淅沥沥的箭支朝着城墙上面射过去。
那些拿着武器守在云梯前面的叛军立马的就遭到了箭的袭击。
躲闪不及,一个晒的很黑的汉子被一只箭射中了皮面,抱着伤口蹲在地上嗷嗷大叫。
然后下面的箭支还在不断的射上来,城墙上面的已经开始出现了被箭支射伤的人。
这些人毕竟是百姓,面对这威慑力强大的箭支他们的恐惧可想而知,不要说是他们了,就是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兵见到弓箭也是心惊肉跳。
被这弓箭这么吓了一下子,只见第一个成功跳上城头是一个十几岁的汉子,他举着比他人还高的木头抢,对着一个叛贼就扎了下去。
“哈!”明军小伙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因为这杆木枪没有铁的枪尖,只是把一根木头尖端给削尖了而已。
即便如此,这一枪也是扎穿了一个叛贼的肚子,只见他摊在地上,随着血流出来的是青色的肠子,那肠子流的长长的,拖在地上。
那个被扎穿肚子的叛贼已经被吓哭了,抓着他的肠子就往肚子里面塞,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肠子已经被扎成了两截,就算他把肠子塞回去也于事无补了。
战争是残酷的,那个手拿木枪的明军小子刚把叛贼的肚子给扎穿了,还没来得及得意,直接就被后面一个手拿铁锤的人,抡起铁锤砸在了他的头上。
这一铁锤直接让这些明军的狰狞的表情永远固定在了脸上,只见他半个脑袋直接就被打的蹦碎开来,那红中夹杂着白色的东西飞了旁边人一脸。
此时已经不管你之前是什么百姓还是什么了,这是战争,你死我活的战争。
就算这两只军队刚才的表现犹如菜鸡互啄,可是现在他们是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要做的是什么。
杀了对手,不管一切的杀了对手,无论他是什么人,只要可以把他们杀死就行了。
可以说战场是最能改变一个人的,不论你之前是什么职业,打完一场仗之后你都是兵。
就这么城墙轻易的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明军源源不断的从云梯向着上面爬,前面冲上去的士卒已经在城头上打开了局面,现在他们已经在城墙上建立了桥头堡供后面的明军上去。
就这么城头上胡乱一片,甚至刚刚去操作攻城锤的那些人也放弃了破城门,开始顺着云梯向上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