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仙俠小說

hutpo精品都市异能 修真極惡魔頭-第一百七十四章 復仇熱推-75bwn

修真極惡魔頭
小說推薦修真極惡魔頭
那箐柠是他的徒弟,可实际上只是他的奴仆,怎么可能比得上自己的孩子。
柳忆潇抱着药老的腰,哭哭啼啼地说道:“只有你对我好,是真的对我好。可是现在,我要死了。哎。”
“放心吧。有我药老在,你死不了!”
只见药老一挥手,落在柳忆潇身上的铁爪被抹去了印记,顿时发出轰鸣,随后法力四散。
同时,一个面具从空中掉落,掉到了他的手中。
“这是梨园百相面具,你先带上吧,可以隐匿自身的气息。我带你先出去。你现在不过是练气后期,想要报仇,还需要进阶。”
柳忆潇拿在手中,观察了一番后,带上了面具。
两人跨步走出了大牢。
药老盯着背后的地牢和漫天的黑夜,心中有些感慨:“可惜,这宗门,柳忆潇是呆不下去了。”
原本按照他的打算,慢慢培养自己的孩子,一步步走上正途,最后由柳忆潇来继承他的宗门。
“不过也没事,一个小小的宗门而已。只是一个大个玩具罢了。”
两人一路畅通无阻,没惊动任何人,来到了广场的小路上,准备下山而去。
“药老……我不服!”临下山之际,柳忆潇带着面具,站在台阶之上,目露不舍,“我真的,不能找她报仇吗?”
韩林化作的药老看着柳忆潇的可怜模样,心中一软,开口道:“你心中有仇恨,对修行不好。那这样的话,下山之前,我陪你先把那个女人杀了吧!”
人的能力越大,欲望也就越多。
可越想要走的远,越要压制欲望。
韩林经历过,自然懂得。
曾经的他在宗门的时候,也是满身的仇恨,以至于无可避免、没有选择余地,最终堕入了魔道。
这是必然。
然而,真正的修行哪有什么波澜壮阔,本身是很枯燥的,要耐得住繁华与寂寞。
绚烂的人生,很容易提前绽放而枯萎。
只见一阵风吹过,两人便从台阶上消失了。
韩林放出神识,笼罩着半个宗门,很快就找到了箐柠的住所。
他一抖披风,施展法力,如同瞬移一般,无视防御法阵,直接出现在了对方洞府之内。
“什么人?”
立刻便有值守的仆从发现了韩林两人,拿着武器就冲了上来。
“杀光,一个不留。”
韩林发话了,言语冰冷。
话语出口,只一瞬间,整个环境的气温陡然下降了两三层。
此地都是些普通练气士,柳忆潇早就在灵药的帮助下恢复了灵力,毫不客气地出手,照着众人就是一番虐杀。
血流成河。
横尸满地。
他们沿着路径,一路厮杀,直杀到箐柠的闭关密室外面。
“给我破!”
韩林一拍手,击穿面前的法阵。
烟雾过后,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
“是你小子。啊啊啊,我的门徒。你,你们干了什么!你找死!”
箐柠神识散出,立刻发现了洞府的惨状,不由得发怒了。
柳忆潇被气势威慑,连连后退了几步,来到了韩林的背后。
他不知道药老有多厉害,但是之前,面对普通的筑基修士,几乎都是瞬秒。
以药老稳重的性格,既然敢带他来,想来和箐柠战力应该在伯仲之间。
韩林倒是笑了,拿出鬼哭刀,轻轻一挥,刀身发出肃啸。
“那就试试吧!”
他为了不泄底,自然只能用筑基期修为和法力。要知道现在的人族,还没有明面上的金丹修士。突然冒出一个绝世强者,只怕引人注意。
“筑基后期?阁下是哪门哪派?为何与这狗贼狼狈为奸,荼毒我清虚门门人。阁下就不怕得罪我们宗门吗?”
箐柠开始套韩林的话了。甚至以宗门胁迫对方。
须知这清虚门就是此界最厉害的存在,可谓是庞然大物,哪怕是妖族都难以抗衡。一般人动手的话,更得掂量掂量。
韩林哪会回答对方,直接就出手了。
他不打算将修罗功法传授给柳忆潇,因此不方便使用修罗变这些神通,怕柳忆潇定力不足,眼馋于此。
这倒不是他小气或者藏私,而是他一旦以修罗功法成就自身,按照往常惯例,此界将会成为修罗界。
修罗界下,只能有一名修罗属性的大能,其他属性也将被大幅度削弱。
虽说若是选择修罗属性的修士能得到他韩林的庇护,可也失去了进阶化神的希望。
他自然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将来面对这样的情况。所以更愿意传授土木火等属性的功法。
“鼠辈受死!”
箐柠撑起手掌,幻化为一道灵爆,迎了上去。她原本认为自己修为不如对面,但自己毕竟出自顶尖门派,功法和神通一定能略胜一筹。但一交手,就发现了自己的想法多么可笑。
对面提着鬼哭刀,施展出火元斩,强大浑厚的灵力宛如猛虎下山,声势浩大,直接就破掉了她的幻灵手套的防护。
“竟然敢接在下的刀刃?可笑?你当你是顶尖体修?”
巨大的刀气顺势袭卷而上,瞬间搅烂了她的双臂,露出森森白骨。
她惨叫一声,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更是双臂麻木,鲜血淋漓,连动都动不了。
只一招,就被对方打败,失去了大半战力。
她挣扎着还想施展功法对抗,可下一秒却发现自己的额头不知道何时被印上了一枚白点。
刚刚激发的法力碰到灵台,放佛遇到了天敌一样,又瞬间卸了下去。
韩林一拍腰间,捆仙绳飞出,缠住了箐柠。
她被擒拿,可依旧面色不改,嘴硬的很;“你有本事杀了我。我的师兄和师傅会帮我报仇的!”
在一旁观战的柳忆潇笑了。
他看着面前束手被擒的箐柠,笑得狠毒无比。
他扭过头,眼里冒出血光,脖子吱嘎作响,冲着韩林说道:“药老。原本我是恨的。恨不得杀了她。可现在呢,不,我改变主意了。我要掳走她,折磨她,让她怀上我的孩子。对,要她给我生孩子!哈哈哈。”
他盯着箐柠,一字一顿阴森地说道:“你不是讨厌我吗?”
此刻的他已经魔性深种。
“你!你要干什么!”这个时候,看着完全入魔的柳忆潇,箐柠才是真的慌了。
她嗜酒成性,本来就是个好玩的性子,一直不拿这柳忆潇当回事。
纯粹就是戏耍。
对她这等存在而言,对面不过一个小修,哪怕毁了对面一生也毫不在乎。
可这个时候,她看到那双眼睛,不再是以前那种爱慕、躲闪、倔强。
而是冷漠的复仇,压抑的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