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其他小說

2663l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木葉養貓人 槿木槿木-第三百零八章 兌現承諾【求月票】展示-s45c3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继雾隐村忍者的率先抵达后,其余三大隐村参加中忍考试的忍者们也都陆续抵达木叶。
只是让舍人感到比较惊讶的是,除了因为受到他控制,而选择亲自带队参加这次中忍考试的雾隐村第四代水影外,居然还有一个其他村子的影选择带队前往木叶。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熟人,刚刚上任不久的,砂隐村的第四代风影,罗砂!
罗砂带领着他的风影护卫队以及砂隐村应该参加中忍考试的下忍们。
对于罗砂的到来,舍人是有些意外的,甚至之前没有任何一点信息透露。
不过仔细一想,好像罗砂的这次到来,也算是在情理之中,甚至他这次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舍人也大致猜了出来。
除了砂隐村和雾隐村外,岩隐村和云隐村这一对冤家倒是都没有让他们的影亲自来木叶。
以大野木稳健的性格,他根本就不可能将自己陷于危险的境地中。
再加上他上次和舍人交手时,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自己在实力上的确是不如舍人,那他就更加不可能来木叶。
至于说云隐村的第四代雷影艾,作为和舍人还有波风水门同一时期的忍界强者,他比大野木更不想要遇到舍人。
云隐村也和岩隐村不一样,从此时的名义上来看,云隐村还没有和木叶停战,他们云忍能来从参加这次中忍考试,一定原因上还是迫于外界的压力。
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展现出了云隐村一方有着停战的意思。
来自各个国家,各个隐村的忍者汇聚于木叶之内。
导致木叶大部分没有重要任务的忍者全都行动了起来,维护木叶安全的同时,也算是监视这些来自于外村的忍者。
不过这些外村忍者也还算是有自知之明,在木叶内还算是比较安分。
等到所有要参加这次中忍考试的隐村全都来到木叶后,作为木叶的第四代火影,舍人也是在第一时间召集各个隐村的负责人来开一次中忍考试之前的会议。
和他们沟通一下本次中忍考试将会举行那几个阶段的考验。
当然通过考验地规则是由木叶说了算,他们只需要知道一个简单的过程就可以。
火影大楼的会议室。
舍人作为东道主,同时作为火影,坐在会议室内的首座这是毋庸置疑的。
其实,此时增个忍界除了岩隐村的第三代土影两天秤大野木,其余各个隐村都进入了第四代影的时期。
第四代火影木遁舍人,第四代雷影艾,第四代风影罗砂,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
而此时的舍人毋庸置疑地已经成为这所有的影中,实力最强的那一个。
罗砂、大野木、艾这三个人都败在过舍人手上,并且是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
枸橘矢仓当然也败在过舍人手上,甚至此刻还被舍人控制着,只是当他和舍人战斗时,并没有任何人看见而已。
甚至,其余几个隐村,对这个刚刚上任成为第四代水影不久的枸橘矢仓,都不是很了解,情报不是很多。
“咳咳,首先还是要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来到我们木叶参加这次中忍考试。”舍人讲着客套话,在他身旁,坐着的,是火影的护卫队队长波风水门,以及本次中忍考试的总负责人奈良鹿久。
而坐在另外两侧的,一是砂隐村的第四代风影罗砂,以及由罗砂亲自挑选出来的他的护卫队成员马基。
另一边则是雾隐村的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和站在他身后的雾隐上忍青。
因为他们都是影,所以待遇不一样。
看起来相对没有那么舒适的,就是岩隐村和云隐村这次的负责人。
岩隐村这次带队的是土影两天秤大野木的儿子黄土,云隐村则是曾经来过一次木叶的土台,深受第三代雷影器重的土台,依旧是第四代雷影艾所依仗的云忍之一。
再之后,才是各个小隐村的负责人。
土台看着此时一脸笑容,从容淡定模样的舍人,心中还是有些感触。
他怎么也想不到,当初舍人从忍者学校的毕业考试他也参加并且目睹了,甚至当初的艾也和舍人交手过。
当时他就觉得舍人不一般,在对身为九尾人柱力的玖辛奈动手的同时,还分出了一个人去处理舍人,只是最后全都失败了。
“鹿久,给大家讲解一下这次中忍考试进行的模式以及所需要注意的点吧。”舍人对身侧的鹿久说道。
因为这次中忍考试舍人为了偷懒已经将其全权交给了鹿久,到现在就算他身为火影,也不知道中忍考试的具体流程。
不过他也不是很在乎,因为这次的中忍考试,并不只是一场中忍考试,它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想要和这几个隐村的负责人接洽一下。
特别是云隐村,以后实战还是和,就看他们这一次如何表态了。
众人显然也都知道这次的情况,所以在听着奈良鹿久讲述本次中忍考试流程的同时,眼中也不停地流转着神色。
这次中忍考试一共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最基础的团队测试,也就是最简单的笔试,所考量的并不是笔试的成绩,而是一个团队三人的合作能力。
毕竟参加这次中忍考试的忍者数量还是太多了,这一阶段应该是能剔除掉很多人。
第二阶段是实战测试,将会在木叶内部最危险的森林,死亡森林中展开。
这一阶段,也是本次中忍考试中,唯一允许出现击杀,出现生死战的阶段,任何在死亡森林中战死的下忍,不管是被哪个村子所杀,不管是用什么手段所杀,阶段结束后,一概不追究。
第三阶段,也就是最后一个阶段,则是每一次中忍考试都不可避免的,单人战斗能力。
最后谁能晋升到中忍,与每一阶段,每一个人所展示出来的能力进行评估。
这一点上,倒是所有人都对木叶很放心。
毕竟只是一次中忍考试,关乎到的也就是几个中忍的名头,木叶还不至于在这上面做什么小动作。
他们所关注的,可能还是这最后阶段中,第一名的这个头筹。
尽管鹿久解释说,这第一名不是很重要,不过傻子也知道,谁能拿下第一名,在之后的谈判中,或多或少能占据一定的心理优势。
只是听奈良鹿久说完,别人可能没有多少反应,不过舍人却是略带惊讶地看向他。
这中忍考试的流程,怎么就和他前世所了解的,那么相像呢?
该不会负责的人,都是奈良鹿久吧?
“以上,就是本次中忍考试的具体内容。
另外,为了不让各道流程的各位影响到这第一阶段,所以在各位进入这间会议室的同时,本次中忍考试已经开始了。”
听到奈良鹿久这么说,会议室内的大部分人都是表情一变。
他们还想着要不要回去后给自己的队员们警示一下,哪知道根本不给机会。
“下面给各位投影此时考场内的情况。”
说着,就有暗部的工作人员将此时正处于火影某一栋大楼内进行考试的,来自于各个隐村的下忍们。
自从电视这项科技被点开,出现电视后,忍者世界中的显影成像能力,就能通过科技的能力呈现出映像了。
而且还孩别说,哪怕只是及基础的显影成像能力,居然也能将考场内的每一幕都清楚地展示出来。
这就不得不佩服忍者世界中的那些科学家了,就这样的科技树,居然还能将电视,将投影这种东西研究出来。
说回此时的考场内。
这来自于各个隐村的下忍们可以说是大显神通,一个个五花八门地展示各自的作弊方式。
木叶日向一族的白眼,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还有油女一族的虫子,奈良一族的影子模仿术,山中一族的心转之术等等。
砂隐村的砂之眼,小型傀儡术。
雾隐村更干脆,雾隐之术,水化之术。
岩隐村的岩隐之术。
就是云隐村的下忍们比较尴尬,他们一身的战斗忍术或是体术,甚至是刀术,可就是没有几个能用在这次考试作弊上的。
所以云忍们也是破罐子破摔,直接就开始正当光明地看别人的考卷。
不得不说,这根本就不是一次考试,而是一次展示作弊能力的表演。
而最精彩的,则是此时坐在讲台上的考官,一副双目无神的模样,好像一点也看不见下面的人正在作弊。
“咳咳,这一届的下忍,还真是能力辈出啊。”舍人有点想笑,不过为了不让自己的“威严”受到影响,就只能用咳嗽化解尴尬。
“是啊,居然还有几个人就这么正大光明看的,还真是替考试这个词感动不值得啊。”黄土接话道,眼神轻轻撇了撇旁边的土台,显然是非常看不起此时云隐村众人的做法。
“怎么?几个大胖子隐藏在地板中,好像还挺沾沾自喜?”土台也是丝毫不示弱。
他们云忍还没去找岩忍麻烦,反倒是这些岩忍先找他们云忍麻烦?
这一点土台绝对不能忍。
其实他们双方就是互相看不顺眼。
云隐村觉得岩隐村突然背叛,甚至还从背后偷袭他们,导致他们正处于巅峰期的第三代雷影战死,这就是不共戴天的大仇。
而岩隐村则觉得,这次忍界大战他们岩隐村就是受到了云忍的教唆,才会对木叶出手,否则以第二次忍界大战的结果,他们岩隐村的第一目标肯定是云忍,就不用和木叶僵持这么久,还久攻不下,导致自己内部财政出现危机。
并且,云隐村只是死了一个三代雷影,可他们岩隐村,可是损失了上千名忍者,这可不是任何一个隐村所能承受下来的损失。
所以,两大隐村互相看不顺眼,也是正常。
对于他们两人的互相看不顺眼,坐在最首座的舍人是一点想要劝架的意思都没有。
最好岩隐村和云隐村打个半死不活,木叶趁机捡漏。
不只是他,一旁的罗砂也只是假装在看投影上的景象,不参与到他们的争论中。
不过黄土和土台也不是傻子,让人坐收渔翁之利的事情他们不会做,否则云隐村早就攻进土之国内了。
感觉差不多了,两人就适可而止。
接下来就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看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近一半参加本次中忍考试,来自各大隐村的下忍们,被淘汰,剩下的一半人,将会在木叶忍者的指挥下,有序地进入死亡森林内,进行第二阶段的考核。
会议室内的众人,也都可以散去了,接下来就要等这次中忍考试彻底结束后的那一次会议了。
不过在众人都选择起身离开后,罗砂以及马基却是待在原地没有动。
舍人看了罗砂一眼,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让鹿久和水门送其余人离开,自己则也坐在位置上没有动。
别人也都看懂了罗砂的意思,心中各自带着各自的想法,一个个离开。
待到所有人都离开后,舍人给了鹿久以及水门一个眼神,两人稍微犹豫一下后,也是离开了会议室。
与此同时,罗砂也对马基挥挥手。
马基毫不犹豫地走出会议室,并且将会议室的大门直接关上,最后就只剩下了罗砂和舍人两人。
随着所有人的离去,会议室内的空气略微变得有些凝滞。
罗砂不开口,舍人也就不开口。
只是舍人饶有兴趣,甚至是略带戏谑地看着罗砂,可罗砂却丝毫不敢和舍人对视。
他万花筒写轮眼的能力,已经让他吃过不止一次亏了。
终于,过了许久,罗砂终于还是忍耐不住,率先开口。
“你答应我的事情,究竟什么时候兑现?”罗砂沉声道。
舍人眉毛一挑,“答应你的事情?不是已经做到了吗?你现在可已经贵为砂隐村的第四代风影,在砂隐村中所拥有的话语权,可是一点也不弱于曾经的第三代风影吧?
你不要否认,这其中有着我们木叶不小的功劳。”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罗砂的语气略微有所缓和。
因为他不得不承认的是,他能如此顺利地成为砂隐村的第四代风影,和木叶的支持,的确是有着很大的关系。
不过他当初在战场上,答应那次交易最重要的,可不是帮助他成为风影这件事。
只是成为风影的话,凭借他自己的能力,虽然会麻烦一点,但成功的几率依旧很高。
“哦——你说的是你们砂隐村的一尾人柱力吗?”舍人非常夸张地“哦”了一声,表示自己是突然才想起来。
看着他这副模样,罗砂脸色不是很好看。
“你们的一尾人柱力还有必要进行尾兽控制吗?他已经年纪这么大了。”
“在上次战争结束后,前以为人柱力分福因为身体承担了太多的压力,所以刚回到砂隐村,就圆寂了,甚至守鹤又再一次暴走。”
“嗯?分福和尚圆寂了吗?”
这倒是让舍人感觉有些意外。
在他看来,分福虽然没能做到将一尾守鹤完全控制,不过他的思想,他的各种理念,还是给了守鹤不小的影响,给了它不少的改变。
“那现在的一尾人柱力是…”
看着罗砂成熟的脸,再计算一下时间,突然发现,好像,我爱罗也应该出生了吧?
那罗砂的老婆,加琉罗,也应该是已经死了。
这可惜,年纪轻轻就死了老婆。
“是我的第三个孩子,我爱罗!”
好在罗砂没有去看舍人的双眼,否则估计他此时会被舍人的眼神气着。
轻轻摩擦了一下下巴。
“你果然还是对自己的儿子下手了啊,罗砂。”舍人难得地收敛起了自己的笑容。
他同样作为人柱力,最清楚不过尾兽那种无形之中会给予人柱力的影响。
这种影响可能不是尾兽有意的,不过这一点并不受尾兽的控制。
让一个人刚刚出生的婴儿就承受这种影响,渡这个小孩来说,显然并不是一件好事。
再加上砂隐村的封印术又不太理想,守鹤又是所有尾兽中比较特殊的一只,人柱力所需要承担的压力和影响更大。
也真的是苦了我爱罗。
罗砂又是一个思想老旧的人,他信奉一个人最强大的力量就是仇恨。
所以他不会给我爱罗任何一点点的父爱,他会给的,就是培养我爱罗的仇恨。
其实感觉原著中,我爱罗是要比太子鸣还要凄惨的一个人。
“既然作为我的儿子,那么就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这是我给他一定成长基础和环境所应该付出的代价,等到他长大了,就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舍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你让我爱罗成为人柱力的时候,也没问他呀,有本事等他长大了,你问问他作何感想?
“说话,你想怎么做?”
不过,对于砂隐村,对于我爱罗,舍人还真的是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管,罗砂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这次中忍考试他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要以怎么样的一种态度去面对云隐村。
是恢复和平,还是结成同盟,亦或是继续战斗甚至扩大战斗,还是像雾隐村这样,用控制的手段暗中掌控云隐村。
不过云隐村不同于雾隐村,想要控制不会那么简单。
“按照我们组开始所约定好的,帮我让我爱罗成为完美人柱力。”
“那你应该等到我爱罗成长到能自由使用自身查克拉,并且拥有足够自我意识的时候再过来,现在他还只是一个小婴儿,你想让他成为完美忍住力?确定没和我开玩笑?”
舍人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向罗砂。
可惜,罗砂根本就看不到眼中的那一抹鄙夷。
“因为我们砂隐村的封印不够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