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靈異小說

pb01j优美都市言情 御鬼者傳奇 起點-第7734章 陳年舊怨相伴-hde7b

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唧唧唧!”见到碎石坍塌,吓得尖叫的邪猿蛛老大慌忙向后躲闪,它还不慎撞倒了身后两个小喽啰,沉重的身躯将对方压得骨断筋折,当场喷血而死。
不过邪猿蛛老大根本就不在乎对方的死活,它现在想到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离开这里,眼看着前方的道路被彻底堵死,这家伙心中恼怒之极,随即对着周围那些邪猿蛛小喽啰大声嘶吼,指责对方办事不利。
那些小喽啰听到老大的吼叫声,俱都垂头丧气,敢怒不敢言,因为它们知道,谁要是有半点违拗之意,便会立刻遭到邪猿蛛老大的虐杀,就连尸体都保不住,会被对方趁机吞噬殆尽。
要么老老实实的做老大的奴隶,要么就是被它撕碎吞掉,这些小喽啰虽然不聪明,但怕死的本能还是根深蒂固的,故此都是战战兢兢在旁边待着。
紧接着,邪猿蛛老大嘶吼一声,示意它们立刻继续搬石头掘洞,好让自己尽快通过这片危险区域。
可就在这么个工夫,通道后方骤然响起一个吼声:“邪猿蛛,你们想要逃到哪里去?爷爷要把你们全部杀光,受死吧!”
“噌噌噌!”话音甫落的一刹那,甲貅王已经挟怒冲了过来。
它一路飞扬跋扈的狂奔,激得身后扬尘飙腾,好似土龙翻滚,那些邪猿蛛见到以后吓得惊慌失措,一个个都忍不住想要后退躲闪,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甲貅王的速度实在太快!
“嘭嘭嘭!”
“咣咣咣!”
霎时间,十余只邪猿蛛就被撞得粉身碎骨,碎肉漫天疾飙,掉得到处都是。
邪猿蛛老大见状也吓得要命,随即吼叫着命令所有手下小喽啰上去进攻,而它自己却悄悄后退,左瞧右看,打算找机会开溜。
“看起来这个就是邪猿蛛的头子了,抓住它!”下个瞬间,从不远处走来的关横扬声道。
“是,关爷!”
“噌噌噌!”听到他说的话,魔魈、土宫蟾霎时疾窜出去,朝着那邪猿蛛老大猛袭,见此情景,对方骤忽张嘴喷出大股漆黑毒雾,“呼呼呼——嗖嗖嗖——”这黑雾蓦地罩向二兽头顶。
“就凭你这种小伎俩也想脱身?别做梦了!”魔魈冷笑一声,骤然甩出自己的古金破冰镩,“唰唰唰!”眨眼工夫,破冰镩旋动如车轮,硬生生将漆黑毒雾吹散。
“嗤嗤嗤!”趁此机会,土宫蟾一口气吐出三颗泥浆弹,直袭邪猿蛛老大面门,这个家伙避无可避,顿时被打个正着。
“砰砰砰!”挨了打的邪猿蛛老大倒退出去好几步,这个家伙满脸都是碎泥浆,无法视物,此时此刻,它就听到四周围同伴的惨叫声此起彼伏频频不绝,便知道大事不好。
“嘭!”说时迟,那时快,魔魈和老猴同时飞扑上前,摁住邪猿蛛身躯左右,狠狠往地上一撞。
“噗——”邪猿蛛老大喷出大口血雾,这家伙才勉强看清楚,自己身边那些小喽啰已经让关横的伙伴撕碎碾压殆尽,一个活的都没剩下。
“呃……这……”下意识的,邪猿蛛嘴里吐出人言,旁边的若桃听得清清楚楚,便言道:“原来这个家伙会说人话呀。”
“哼,活了几千年的老东西,不会说人话才奇怪呢。”关横此时冷笑一声,而后说道:“喂,你要想死得痛快点,就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不、不……别、别杀我……”很显然,这个邪猿蛛老大十分害怕,但是旁边的若桃有些不耐烦了,“锵!”若桃闪电般拽出吞雷刃,顺手架在了邪猿蛛老大的脖颈上,她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道:“啰嗦什么,让你说,你就说,再敢废话,我直接劈了你!”
“别、别……我说、我说。”见到对方一副凶神恶煞似的模样,邪猿蛛吓得浑身栗抖体似筛糠,它只得哀鸣道:“我说就是了,你们到底想问什么?”
“你们住的这个地下区域原先属于一个叫做‘魔手甲妖’的种族。”
关横轻描淡写的开口道:“我想知道,甲妖们的住所遗迹在哪里,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那样的话,没有用处的废物就只有被杀一条路了。”
“不不不,你说的魔手甲妖我知道、知道。”
下一刻,邪猿蛛老大忙不迭说道:“它们原先住的地方,就在我们的窝巢正下方,我以前曾经在无意中发现了那个区域,因为没什么用处,故此一直置之不理。”
“但是就在两天前,窝巢因为地震彻底坍塌了,所以现在就算是想要过去也办不到啊。”
“坍塌?那个我们倒是不在乎。”关横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要做的,就是把我们带过去查看一下。”
“是、是,小的遵命。”事到如今,邪猿蛛老大已经变成了人家砧板上的肉,想要拒绝也不没那个胆量,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不多时以后,邪猿蛛老大带着关横他们来到了自己原先的窝巢近前,这里果然已经让大量塌方的石头堵住,关横一挥手,土宫蟾和石晶卫立刻走上前,利用土灵气和自己的蛮力清理石块开路。
此刻,关横乜斜了邪猿蛛一眼,而后道:“说说吧,你在那个魔手甲妖族的遗迹内都发现了什么东西?”
“呃……我想想……”其实邪猿蛛老大去过那甲妖遗迹的时候已经过去很久了,所以这个家伙没记住多少彼时经过,听到关横询问,它也只能绞尽脑汁回忆了。
“那个遗迹相当宽阔,比我们住的窝巢还要大得多。”
邪猿蛛老大思索了一阵,而后小心翼翼的说:“原本我们邪猿蛛是想把窝巢安在那里,谁知道招惹来一群原先居住在地底区域的恶兽,双方经过了好几次大战,互相争夺地盘,都是不分胜负。”
“到了最后,我觉得再争斗下去没有意义,就主动带着同伴搬出了遗迹,到了上方安家。”
关横听到邪猿蛛老大这么说,心中暗笑:“哼,以你们这种霸道无耻的性格,但凡有一点取胜的希望都不会放过对方,由此可见,邪猿蛛的实力不如那些地底恶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