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科幻小說

a6egj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txt-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咱還是當個人吧!推薦-oe78k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小說推薦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二楼。
林山几人静静喝着茶,听着耳边传来的各种交谈,尴尬?咋可能,又不是相亲,还要追求啥气氛?
历来。
茶馆。
酒肆。
饭庄。
都是听‘小道消息’的好地方,林山倒是听了不少八卦,高雅的,低俗的,无端揣测,背后诋毁。
“。。。”
好吧!
就当听一乐,看看人之百态,由于空间之门的消息被封锁,一般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世界已然不同。
不过。
知道了好像也没用。
不知。
反倒少了一些担忧,林山的精神力,并没有覆盖全城,有时候,精神力用多了,总感觉眼睛多余。
视野太摘。
耳朵也是。
林山不由猜测生灵进化到一定程度,在器官上,是否会不断退化,因为用处越来越小,几近装饰。
如肺。
呼吸。
自己现在还需要吗?
不。
还有胃。
消化。
好像也不需要,直接就能从外界吸收,根本不需要胃部—肠道—血液—细胞—这一整条吸收链。
骨骼。
皮肤。
组织。
心脏。
……
仔细一想,越来越有道理,器官的本质,是为机体适应和生存,但如果适应和生存,不需要它们。
那么。
人。
会向什么方向进化?
非人?
额!
这就不知道,反正林山没见过进化到下一阶段的人类,非人类生灵倒是见过不少,星木,银团等。
不过。
无论如何。
基于自身人类外表的认同,林山倒是不希望真的往‘器官退化’方向进化,想想咱还是当个人吧!
。。。
等了好一会儿。
饼来。
各式各样,摆满了一桌,一看就比下面卖的好上一些,轻轻一闻,香气扑鼻,没有什么奇怪味道。
“大人,请慢用!”
西巴笑着。
此时。
客流高峰期已经过去,他倒是不怎么忙了,站在一旁,细心地介绍着,眼前可是他手艺的巅峰了。
“嗯!”
“好!”
“味道不错。”林山夸赞。
的确。
味蕾模糊一些,是挺不错,他的味觉,早就被强化到一个离谱的地步,几乎每个味觉神经都很清晰。
因此。
平常吃东西,不敢全开。
否则。
味道之复杂,将会直接让他感觉不知道吃了一团啥,只有模糊味觉,对某种主味道放大才能吃下。
舔。
糯。
带着一股花香。
挺好。
一听。
西巴乐得合不拢嘴,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人有多‘壕’,能随随便便拿出金币消费,什么没吃过。
因此。
一句夸赞,让他心里乐坏了。
“您喜欢就好。”
“大人。”
“今晚是否有时间,留下来吃个便饭,上次您走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西巴邀请说道。
上次。
走时。
他们晚上吃的,还是中午从酒楼,打包回去的剩菜,算起来,自己还没真正请林山吃过一顿饭呢。
此恩。
太大。
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报答。
“行!”
林山答应道。
反正没啥事。
就当休息,等办完道一的事情,再回去工作,算起来,这是唯一一个能随便去民间溜达的外文明。
“太好了,我马上去准备食材,您慢吃。”
“好。”
说完。
便见西巴转身离开。
吃饱。
喝足。
队长带着手下离开,继续去工作,林山则是在二楼窗边,靠在椅子上,看着下方来往的人群眯着眼。
半憩着!
不困。
但是如此悠闲的下午,已经好久没有过了,偶尔试试,也不错,他还见着一些乞丐来店前领吃的。
主要是一些剩下的边角,或者饼渣。
不好看。
却能垫肚子。
一问。
倒不完全是善心,这些乞丐有个类似于‘丐帮’的组织,对一毛不拔的饭店,有的是一些闹心手段。
因此。
就有了眼前这一幕。
在王都。
赌场。
娼院。
人牙。
帮派。
……
全都‘合法’地存在着,治安虽然不是太好,但是相较于其他地方,甚至山匪横行之地,就好太多。
“站住!”
“别跑。”
“。。。”
林山眯着的眼睛,微微一张。
只见。
街头。
几个官兵,正在追一个蒙面的年轻小伙。但几人的身形,显然有点拖后腿,几下子就被拉出好一段距离。
周围。
纷纷让开,无人阻拦。
好吧!
正常操作,大家生活不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里可没有监控,或者强大的执法机构,惹到坏人。
上门。
灭口。
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因此。
闲事。
一般人根本管不起,也不敢管。至于年轻人被追原因,林山一眼就看见了他手里握着的两个钱袋。
也不知是。。
“还我的钱!”一声大喝,从一位官差口中发出。
“。。。”
破案了。
呵!
这小子胆子挺肥,光天化日,连官差的钱都敢偷,林山猜测,如果不是人傻,就一定是有原因的。
果然。
奔跑中的蒙面年轻人嘴里一呸。
“不要脸,你的钱,还不是刚才敲诈来的,该死,人家都那么穷,这样下去只得卖女儿,有没有人性。”
边跑。
边骂。
显然。
他是一个有正义感的小偷。
“站住。”
“都给我拦住他。”其中一个官差气急败坏地大吼着,一路上,连个伸一脚的都没有,这群刁民。
“拦住有赏。”
一听。
也没人动。
钱。
能给多少?谁知道人家有没有同伙,连官差的钱都敢偷,绝对是‘悍盗’级别,都不敢惹祸上身。
“你们。。”
官差们气得要死。
“一脚。”
“来一脚,咱立马就能追上。”几人心里呐喊者,脚下使出了全力,忽然间,感觉脚被绊了一下。
“啊!”
“哎呦。”
“。。。”
几个官差,化作几个滚地葫芦,有的一口磕在了地上,掉了几颗牙,再一抬头,小偷越来越远了。
追?
疼!
这一磕,可是磕到神经了。
“可恶。”
“抓到他,一定要乱棍打死。”
“该杀。”
“。。。”
几人跪坐在地,嘴里骂骂咧咧,但由于蒙面,他们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但不妨碍他们说几句狠话。
对了。
谁绊的他们?
此刻。
脑子一蒙,刚才奔跑时,周围人都离得远远的,怎么都不至于全体滚地,回想起来,好像是。。。
左脚拌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