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軍事小說

gh841精彩小說 迷蹤諜影-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非常權力熱推-0k286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谢团长,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
轿车停了下来,孟绍原点着了一根烟,随即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个手提箱交给了谢晋元:“这里面有六百两黄金,这是一个叫季云卿的大汉奸的财产。许经理会把你送上去香港的轮船,到了香港之后,不要久留,去美国。”
“你想让我脱掉军装?”
谢晋元一下就明白了。
“是的,谢团长。”孟绍原语气沉重地说道:“你的获救,牵扯的人和事太多了。还有一点,你是党国的英雄,可你在孤军营,接见过很多工农党的重要人物,工农党对你高度评价,甚至把你竖为国军里抗战英雄的典范。你要是被关一辈子甚至死了,你永远都是国党和工农党共同的英雄,可你一旦释放……”
谢晋元脸上露出了一丝悲伤。
曾经的英雄,一旦获释,面对的却是自己难以想象的……
“走吧,谢团长。”孟绍原用力吸了几口烟:“这世上,有些事我们能够控制,有些事我们根本无法控制。你不甘?可是不甘也得忍着。你死了,租界和日本人就会放松对孤军营的看守,你的弟兄们更有得救的机会。”
“我死?”
“日本人早就想除掉你了,你自己心里也清楚。”
“那代替我的那个兄弟呢?”
孟绍原没有说话。
可其中的意思已经非常的清楚了。
“走吧,谢团长。”孟绍原扔掉了烟:“从现在开始,你叫罗国祥。踏出了这一步,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谢谢你,孟先生!”
谢晋元虽然没有穿军装,还是端正的敬了一个军礼。
孟绍原回了一个礼:“保重,谢团长!”
谢晋元凄凉一笑:“你忘了,我现在叫罗国祥!”
……
1941年4月24日晨5时,谢晋元被日本人在孤军营收买的叛徒上等兵郝鼎诚等人刺杀身亡,年仅37岁。
全营官兵痛哭不止。
上官志标上前擒拿凶手时,也被刺伤。
此后,上官志标在医院里被成功抢救。
当他得到了谢晋元的死讯后,没有悲伤,只是沉默了许久。
然后,他低声喃喃说道:
“谢谢你,孟先生!”
……
1942年,谢晋元的家人前往美国……
……
“这次,很好。”
戴笠的话里还是带着嘉许的:“你让李士群打日本人,还把高松组给打掉了,我配合你,当你的诱饵,也算是值得了?”
“谢谢戴先生。只要计划好了,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你少和我吹牛。”戴笠笑了笑,忽然问道:“谢晋元呢?”
“谢晋元?”孟绍原一怔:“在孤军营啊。”
“还在孤军营?”
“是啊,还在,戴先生要见他恐怕不容易,太危险了。”
“你啊,你这个胆子到底是什么做的?”戴笠缓缓说道:“你把动手的地点选择在了胶州路,附近星加坡路就是孤军营,你真的没对谢晋元有想法?”
“没有,绝对没有!”孟绍原一个立正:“我倒也想救谢团长,可外国人看守的非常紧,一点机会也都没有!”
“没有,没有。”戴笠笑了笑:“绍原啊,有勇有谋这四个字评论你,我看一点都不为过。你呢,花花肠子也多,有些秘密,最好一辈子都烂在肚子里!”
“明白!”
没什么秘密是真的能够永远隐瞒的。
戴笠已经猜出来是怎么回事了。
但他没说。
他也有他的难处。
成功营救了谢晋元,的确是军统的功劳。
可问题是,有些功劳不但没功,还有可能闯祸。
谢晋元是英雄,但这个人太敏感了。
军统曾经制定过几次营救计划,但都没有具体实施。
上面也没人来催促。
关在孤军营里,谢晋元就是民族的精神图腾。
要是他出来了……
装糊涂吧,大家一起装糊涂吧。
难得糊涂。
戴笠也不再追问此事:“绍原,这次影佐祯昭又吃了一个大亏,你恐怕要提防他们的暴风雨一般的报复啊。”
“绍原明白。”孟绍原接口说道:“目前我还不怕,日本人对公共租界的影响力虽然一天大过一天,但毕竟他们还不能为所欲为。我担心的是,公共租界沦陷后怎么办。”
“你说什么?”戴笠呆了一下:“你说日本人敢占领公共租界?”
“早晚的事。”孟绍原很肯定地说道,他把欧洲和世界局势,整理了一下,尽量不惊世骇俗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危言耸听。”
戴笠还是半信半疑:“如果一旦出现你说的局势,你准备怎么办?”
“我已经在安排最坏局面出现后的事情了。”孟绍原立刻回答道:“上海这座城市太重要了,即便日本人占领了公共租界,也无非就是重新恢复上海潜伏区这个名字而已。只不过未来我的日子,没那么逍遥自在了。”
“哦,公共租界沦陷后,你还准备继续待在上海?”戴笠倒真的没有想到:“你现在依靠公共租界和工部局为后盾,进退自如,将来呢?你是日特组织的死敌,是李士群的死敌,到时候万一落到他们手里……”
“戴先生,不管怎么说,我究竟是上海区的区长。”孟绍原一笑说道:“总不能过好日子的时候我过,苦日子来了,我就扔掉弟兄们?戴先生,我说句大话,整个军统上下,没人比我更加了解上海。奢侈腐败的时候有我,风雨来临我先跑了,戴先生将来不管安排谁来接替我的位置,都会有对先生不利的闲言碎语的。”
戴笠忽然有了一丝感动。
这个小王八蛋,胆大包天,无法无天,什么出格的事都敢做,可他对组织,对自己,那是真的忠诚。
能力可以欠缺一些,但忠诚,绝不能少!
也不枉了自己那么对待他了。
“戴先生。”
孟绍原略略提高了声音:“为了确保在最困难的时期继续坚持敌后斗争,我需要更大的权利。”
“你说,需要什么权利?”
“我需要能够直接调动江苏等地的组织!”
“这个权利我不能给你。”戴笠沉吟了一下说道:“毕竟,各地都有各地的领导,但我可以给你另一项权利,现在非常时期,你有权不跟当地领导商量动用当地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