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科幻小說

2g8ep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txt-第四十九章.羣雄割據推薦-gixgj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此地鬼域一破,那笼罩在邙山之上的阴气鬼雾也开始缓缓消散,那些隐藏在暗中,暗自观望的异类们,也目光一闪,再次蛰伏回了不可知的黑暗之中。
这邙山之上,究竟隐藏着多少异类妖鬼,根本无人可知,数千年来,这里埋葬了太多的人与物了,光是各朝皇帝的陵墓,在这邙山之上就不下三十座,更别提是普通人了。
而这一次,那群异族,借助这邙山之中天然的灵脉,化作恶煞幽冥之气冲出邙山地表,将邙山笼罩,欲要借邙山为根基,将世间一点点蚕食,拖拽进邙山鬼域之中。
而邙山之上的那些异类们,若说心中没有半分想法的话,根本不可能,要知道,早在那些异族进驻这邙山之前,每逢王朝更替,天下大乱之时,邙山之中的异类们可也没少出世祸乱天下。
只是这一次有着那些异族做马前卒,为王先驱,他们自然乐意坐享其成,而且还能用那些异族来试探一番,如今的修行界之中,还留存着多少力量。
而结果现在已经现出,那些异族以魂飞魄散为代价,给他们敲响了一记警钟…看来如今还不是世间归墟之时,如此的话,便再继续等候时机吧。
如今中原龙脉已被斩断,正是道消魔长之时,终有一天,这世间会陷入末法之劫,失去制衡的地煞阴气会笼罩整个世界,到了那时候,自然就是他们出世之时。
半个时辰之后,陆植等人已经下了邙山,而相较他们来时,却是已经有三名道友永远的留在这了邙山之中,气氛不免有些伤感。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每一次这邙山之上发生动乱,他们修道之人便定要前来镇压,消除祸患,而每一次,都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陆植默默的打量着那秀丽的邙山,心中却是叹了一口气。
这邙山之上的祸患,却是几乎无法可解。
此地虽然已经完全被转化成了一方独立于现世的鬼域,但他们却是不能一举铲除掉此地的祸患,非是他们惧怕那邙山之中的异类势大,纯粹是因为此地的特殊。
这中原大地之上的灵脉,乃是由那昆仑神山之中延伸出的一条祖脉,然后分化成众多分支。
而这邙山山脉,便在那祖脉的主干之上,所以哪怕明知这邙山之上的异类鬼魅们是祸患,但众人却是仍旧没办法将他们彻底解决。
毕竟就算他们将这邙山之上的异类扫灭,可只要这邙山还存在一天,便会再次催生出一批的新的妖魔鬼魅来。
而此事,陆植也没有能解决的办法,这是一个无解的结,更不能直接行暴力手段,快刀斩乱麻。
毕竟斩开一团乱麻容易,可若是不小心破坏了这邙山之下的祖脉的话,那可真的就要殃及天下了!
若祖脉出了变故,天灾人祸不断都是轻的,所以谁也不敢轻易对这邙山动手。
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那高耸秀丽的邙山之后,陆植也不再纠结,与燕赤霞等人一同离开了此地。
邙山一行后,众人便各自告辞离去了,毕竟此时正逢天下大乱之时,众人都有自己的要紧之事要去处理,却是难得能有时间清闲论道了。
陆植也回到了郭北县之中。
转眼之间,便是两年时光匆匆而过。
两年过去之后,这天下的乱象,总算是初步的平稳了下来,各地揭竿而起的反王,义军们,或是兵败身死,或是成功的打下了一片基业,开始一边稳步发展,一边谋划天下。
虽然这天下间仍旧是一番群雄割据的混乱模样,但好歹各地都已经有人掌握了大权,站出来维持平稳,治理地方事务。
而孔乾这两年来,麾下的势力也扩大了不少,整个关中地区,都已经被他纳入了版图之中,中原大地近三分之一的疆土,都已经落入了他的手中。
相比起其他那些不过控制了一县一地,甚至是就只占据了一条小山沟,便敢自称皇帝的小势力来说,孔乾毫无疑问便是如今这天下最大的诸侯,也是最有希望能重新一统天下之人。
其实早在一年之前,孔乾便已经将关中地区完全打下来了,之所以没在继续扩张,也是感觉根基还有些不稳,需要沉淀稳固一段时间。
有着陆植相助,他身上的潜龙气运如今已经完全稳固,甚至已然有了化龙之向,只待这一次秋收之后,大军粮草充沛,新兵们也历经一年的训练,成为能战之兵,便是他再次举兵,一统天下之时!
而陆植这两年间,也同样没闲着,这关中地区内的地气龙脉,都已经被他梳理了一遍。
孔乾已经占据了整个关中,关中内的时局已经重新趋于平稳,所以梳理起关中地区的地气龙脉并不算太难。
再加之梳理地气,能调节关中地区的‘天时’,让草木繁盛,粮食增产,又无天灾人祸,倒是好好的反哺了孔乾及其麾下的将士官员们一番。
而反过来,已经渐渐生出了几分王朝气运的孔乾他们,也能够镇压住这关中地区的气运,不让地气反复肆虐,发展的自然便更加迅速稳定。
这一日,孔乾差人请来了陆植到他军帐之中,商议要事。
陆植一进帐中,孔乾便马上起身热切招呼道:“陆道长,你来了。”
“孔将军,可是有何事吗?”
孔乾点头,随后转头朝身旁的侍卫吩咐道:“去把那白莲教妖女带上来。”
白莲教妖女?陆植目光微闪,瞥了孔乾一眼,但也没急着过问,毕竟孔乾将他请来,自然会与他说明的。
不多时,便见那侍卫重新压着一名容貌娇俏,神情呆滞的红衣少女回到了帐中,一把将其压下,跪倒在地。
“这是?”陆植挑了挑眉,转头朝孔乾问道,“这女子,可是被你身上的神符伤了神魂?”
孔乾说道:“陆道长果然目光如炬,就是如此。”
“一年多前,这女子混入我府中,我那夫人,见其可怜,便收了她做丫鬟,而后..我夫人便将她纳了给我做妾..”
“却不成想,她竟然是那白莲教的教徒!”
“就在昨晚,我睡梦之中,忽然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有红衣女鬼要索我的命,正当我惊惧之时,陆道长你赠予我的神符突然出现在了梦中,光芒大放,只听那红衣女鬼一声哀嚎..”
“我惊醒过来,然后便见这贱人瘫倒在我身上,手上还抓着一朵已经烧焦了大半的纸扎白莲…我这才惊觉过来,这贱人居然是白莲教的妖女,潜伏在我身边是为了害我性命!”
陆植点了点头,说道:“原是如此,那你派人请贫道来,是为了审问她吗?”
孔乾点头:“就是如此,这贱人害我不成,反被道长的神符所伤,但她却是变成了这幅痴呆傻愣的模样,想审问她也没办法。”
“所以我才特意封锁了消息,然后带着这贱人偷偷来到了这军中大帐,并马上派人前去请了陆道长来。”
“还望陆道长施展神通,让我审问这贱人一番…毕竟那白莲邪教,一向卑鄙阴毒,还有些见不得光的巫蛊厌胜手段,我实在担心,潜伏在我身边的,不止是她一人。”
“我倒是无事,有着道长赐下的神符仙剑护身,这些妖人也害不了我,可若是他们对我的夫人老娘,孩子下手…不得不防呐!”
陆植若有所思的说道:“的确,这些阴邪手段倒是的确需要防一防。”
孔乾如今赫然便是当世最大的诸侯,若无意外的话,这天下必是他囊中之物,而那些野心阴邪之辈,难免将其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想方设法的来害他以及他的身边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