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都市小說

p9gr0精品都市异能 這個明星來自地球 愛下-第733章:沒有白費閲讀-s7c5n

這個明星來自地球
小說推薦這個明星來自地球
听到姜绮的询问,众人有些惊讶。
大概是没想过姜绮这么大胆,在镜头前就敢问韩觉要非龙套角色。
角落里,姜绮的经纪人惊慌不已,一边责怪姜绮的没心没肺,一边又暗暗期待韩觉能够应下姜绮这个“真徒弟”的请求。
“适合你的角色是有一个,还没人选。”韩觉倒是心平气和,没有小看任何人想要在大银幕里表演的野望,他问姜绮:“是女二号,你想试试吗?”
姜绮的经纪人被大饼砸中似的,幸福到晕眩。《情书》作为韩觉【黑客事件】后第一部作品的,也是他退出歌坛后的第一部作品,是最近圈内最具风头的项目之一,各经济公司闻风而动,手段齐出,没点手段的话,就连试镜邀请都拿不到。姜绮如果赶上这趟快车,以此为起点出发,下一部电影直接可以接女主的戏了。
令人意外的是,面对韩觉的邀请,姜绮直接摇头摆手,不好意思道:“我演技不行啦!我就是想推荐一下我的好朋友遥遥,翁遥。她去年就一直在演技班学习,今年上半年拍了一部电视剧,导演说她很有灵气,所以我就想……”
听着姜绮的推销说辞,她那经纪人几乎一头栽倒。
韩觉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你们现在还住一起?”
姜绮摇摇头,说翁遥已经回去跟她姐姐一起住很久了。
她知道翁遥当初从家里搬出来的,是因为和堂姐吵了架,有分歧。平时言语里也颇少提及堂姐,一副绝交不往来的样子。但是当翁楠希在网上被攻击之后,翁遥又急得不行,第一时间又搬回去跟她堂姐一起住。姐妹两的隔阂,似乎借此被填补上了。后来便只有团体活动的时候,翁遥才回到组合宿舍来住。
“但是一直还有联系的。”姜绮预感到韩觉并不是单纯想问问情况,于是连忙补充。
“那行,”韩觉点了点头,“你回去帮我问问她,我这里有个角色,她有没有兴趣来试试。如果档期满了就算了。”
“好的!”姜绮很替好友高兴,准备等会儿就把消息告诉翁遥。
张子商向韩觉投去担忧的目光,不明白韩觉怎么这么想不开,竟然一连请好几个流量艺人来参演电影,难道就不怕晚节不保吗?
张子商想问,但在顾凡的危险凝视下,终究还是没敢把纸袋从嘴巴边上拿开。
“咚咚咚。”
化妆间的门被敲响。
顾凡的经纪人过去开门。
进来的是《街舞》的导演,是专门过来跟韩觉和林雨他们打招呼的。主要还是跟韩觉打招呼。
“韩老师,你好你好!”
“好久不见了。”韩觉站起来跟导演握了握手。一年一见,也算是熟人了。
导演仔细打量韩觉的脸色,发现对方并没有对街道上拿他做文章、蹭热度的行为表示不满,故热情地跟周围的人都打过招呼,东拉西扯一阵后,露出了此行的真目的。他怂恿韩觉,说既然来都来了,要不就出个镜玩一玩,“广场上好多舞者都是您的粉丝。”
顾凡站起来准备制止。他心疼韩觉好不容易回国一趟,结果这一晚上的,又是录节目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的,尽展示才艺了,未免有些辛苦,简直比没隐退时还要忙。
但韩觉给了顾凡一个眼神,表示自己来就好。他笑着对导演说:“我毕竟已经说过隐退了,就不好意思一下又一下地出现在节目里了。”
导演望了望边上《我恋》的林雨和正在运作的摄像机,沮丧得很,也羡慕得很,没胆量说韩觉任人唯亲。
就在导演放下希望的时候,韩觉突然说句:“不过,我听说你们节目组好像在找一个人。”
导演怔住,不知道韩觉在说什么。
“你们街上不都贴着通缉令么?”韩觉说,
导演绝望地点了点头,以为韩觉是赶尽杀绝,算账来了。
“这个【神秘人】,我大概知道是谁。”
“嗯……嗯?!”
“今天他好像也来了,你可以让他去玩一玩。”
“他可不就是……”导演好久才反应过来,猛打了个哆嗦,激动道:“好,好好!!没问题!”
屋子里的人也都兴奋起来,明白韩觉这是要上小号搞事情了。
“什么?【神秘人】也来了?是要重出江湖了?!”
“还是韩老师会玩……”
“胡说什么!那是【神秘人】,关韩老师什么事!”
顾凡笑了一会儿,无奈地感慨道:“唉,这真是太对不住其他三位队长了,看来今年的冠军又是我们战队的了……”
韩觉走到角落,说是要给【神秘人】打电话,然后装模作样地嗯嗯啊啊几句,走回来,说已经跟【神秘人】谈好了,【神秘人】在电话里同意了上场玩玩。“他说他等下就到,你们先帮他准备个化妆间。”
“诶诶,好咧!”导演眉开眼笑地召集人手,跟欢快的店小二似的,赶忙去隔壁收拾出一个给【神秘人】用的化妆间。
没多久导演就回来说收拾好了。
“很好。”韩觉点点头,准备变身了。他跟顾凡和张子商他们做了告别:“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您慢走!”导演配合地欢送走韩觉。
顾凡和张子商他们也挥手。
导演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韩觉,问:“您那个朋友怎么称呼呢?就叫【神秘人】?”
韩觉极其明显地被问住了,只得当场绞尽脑汁起名,好不容易才想到了一个答案,说:“他叫顾安,对,顾安。”
说完,匆匆离开了顾凡的化妆间。
林雨他们连忙也收拾好器材,要跟着过去拍摄。
眼看着林雨很自然地就要跟着韩觉一起出门,张子商和姜绮大声问道:“等等等等!那我们呢?!”
“啊!”林雨大吃一惊,差点把张子商和姜绮忘了。
“‘啊!’?”张子商简直难以置信,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导演!
“你们是不是把我们给忘了!”姜绮目光灼灼地逼视着节目组,《我恋》节目组每个人都避开了视线。一路过来拍韩觉拍得太专注了,他们是真的忘了【三七情侣】才是他们的拍摄主体。
林雨讪讪地说:“我这不是看到时间不早了嘛,让你们提早下班……”
姜绮怒不可遏,扑上去用两条胳膊绞住林雨的脖子。
林雨吐着舌头假装喘不过气,但手上还是悄悄使了动作,让摄像师赶紧跟上韩觉。
……
……
广播叭叭响起,通知广场的舞者们录制即将继续。
四位队长出现在了街道尽头,舞者们也结束了休息,认真活动着身体,调整状态,既是避免影响发挥,也是避免失误受伤。
唐野听到广播里的通知,站起来,跟身边的熟人们撞撞肩膀,击击掌,祝愿对方拿到晋级资格。
作为去年的冠军,唐野今天是来表演【冠军秀】的。像是毕了业的学生,衣锦还乡回来做演讲,让还没毕业的大家看看冠军的成色,憧憬憧憬。
经过了一年,尽管他年纪依然算轻,但大大小小各种场面走过一遭,无论是舞技还是信心,都不是去年的他可以比拟的,在其他【队长秀】之后出场,倒也不怕压不住场子。
冠军秀结束后,他也没想走,而是留在了录制现场,到处逛着,看看新的技术,新的思路,保持敏锐和进取。
仅仅是一年时间,故地重游,却是两种感觉。
面对周遭投来的各种含义的目光,唐野浑不在意。去年的自己,也和这里的千百位舞者一样,想要出人头地,搏一分名气,然后义无反顾地扎进来,在胸前贴一个号码,然后忍着疲惫等上十几二十个小时,只为了用几分钟展示自己的全部。
那时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人生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看着墙边【神秘人】的通缉令,唐野笑了笑,心头掠过很多感慨。对于现在的老板韩觉,该说的都已经在采访中说过了,不该说的,他也永远不会说,比如私信骂韩觉却反被骂了一通的事,韩觉或许已经忘了这事,但他始终铭记在心里,时时警醒着自己。
“快快快,顾凡那边好像有什么。”
“什么事啊?不会又来一个唐野搞事情吧。”
“不知道。”
“……”
几个舞者从唐野的身边跑过。
唐野猛地中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转头望着远处顾凡的街道,发现不断有人三三两两往那边涌去。
都是去看热闹的。
在《街舞》这个综艺里,【唐野】除了指代唐野这个人,还泛指一切胡搞乱来、心比天高、不知天高地厚的选手。
只要人类还没灭亡,这样的选手每年都有几个,但其中谁也没有唐野倒霉——碰瓷碰到了刚破关出山的韩觉身上;同时也谁也没有唐野幸运——紧接着第二年就成了冠军,曾经的黑料成为了传奇的一部分,还挺励志。于是有了“典故”的唐野,他的名字理所当然就被征用了。
唐野反应过来是有后继者了,那自己这个标杆得去看看才行。
于是他小跑着赶紧跟上步伐,也跑去看热闹。
“谁啊谁啊,怎么回事?”
“这人谁啊?”
“那个帽子,是豹子还是老虎?”
唐野挤在人群中,听着各种议论,远远看到了街道尽头的顾凡,也看到了站在顾凡对面的一个男人。
虽然看不到这人正面的样子,但是只从背影看去,唐野瞬间就看出了此人很不简单。
身形挺拔,是有舞蹈的底子,比例也好,可以想象等会儿跳起舞来再差也难看不到哪里去。
偏偏这人头上带了一个帽子,与其说是帽子,不如说是儿童睡帽,一只卡通老虎布偶的脑袋,橘黑相映,两只圆圆的耳朵立在头顶,既不街舞,也不街头,时髦值简直是负的。尤其是那双手,戴着干家务用的橡胶手套,滑稽得不行。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来搞笑博眼球的。
【越是在其他地方获取关注,就是心虚。】唐野在心里判定这人舞蹈水平不会太高,因为高手从来都不需要旁门左道吸引别人的注意。比如韩觉,唱歌也好,舞蹈也罢,总是一开口、一挥手之间夺人心神,其余时刻从不表现得张扬。
唐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来迟了,顾凡都没问虎头怪人“何许人也”、“打扮成这样是想干什么”……直接就“开始你的表演”了。
音乐响起,在众人审视的目光里,怪人低头酝酿,很有一番气势。
然而下一刻,
虎头怪人抬头挺胸,抡手迈步,动作毫无凝滞地跳起了……
“这什么???”
“广播体操?!”
“广场舞?”
“健美操???”
“哈哈哈哈,我草……”
看着那一板一眼跳操的怪人,围观的众人像是被闪了一下,站姿松松垮垮,差点扑到地上。
唐野的胳膊也差点从墙壁滑下去。
【来搞笑的吧!】唐野是老选手了,对于节目的选拔过程再清楚不过。
今天参与录制的每个舞者,事前都经过了各轮海选才走到这里的,所以每个人的舞蹈水平在全国范围内都处于平均值以上,不至于拉个人出来只会跳广播体操/广场舞/健美操……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人临时换了作品,纯粹来捣乱了。
周围人们的笑声已经近乎放肆了。
虎头怪人的一支舞很快就跳完了。
整支舞毫无亮点,唯一的优点,也就只有虎头怪人的厚脸皮和忘我了。
音乐停下。
大家都等着虎头怪人的命运是直接淘汰,还是被顾凡数落一番后,再被淘汰。
唐野觉得没有这么简单。作为过来人,他猜怪人很可能不服结果,导致最终被节目组的保安带走……
“好!”
只见顾凡突然鼓掌大喊:“精彩!”
众人嘿嘿发笑,难得看到一向好脾气的顾凡,都被气得说反话了。
“太棒了!”顾凡像是从某个旷世神作里脱离出来,几乎要热泪盈眶,他迫不及待地走向,把手里代表晋级的毛巾挂到怪人的脖子上,“我要给你晋级!”
“???”舞者们愣了好一会儿,才觉得这剧情走向是不是出错了。
“等等!”,“我是不是眼花了?”,“我草我草我草,这什么情况!”,“这他妈是剧本吧?!”……
大家情不自禁往前走了几步,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顾凡才会眼瞎脑子秀逗地把毛巾给了虎头怪人。
“……”唐野抓着头发也是久久无法言语了。
而虎头怪人也是个神仙,被挂了毛巾,还拍拍顾凡的肩膀,仿佛在说“你很有眼光嘛”。
面对意见汹涌的各位,顾凡抬了抬手,做出了解释:“我知道大家的疑惑,觉得不配晋级。但是,大家如果都这样想,那就太遗憾了。虽然这位朋友跳的舞的确很简单,几乎是广播体操的程度,但这代表他不会跳高水平的舞蹈吗?不是的。真正打动我的,是跳广播体操这个举动背后的深意——他是在用近乎儿戏的舞蹈,来表达对死板规则的反抗和嘲讽。”
大伙儿听得都呆住了。
“这个卡通老虎帽子,代表了纯粹和纯真……这个手套,代表了生活的繁重和琐碎……作为舞者,就是要身在疲惫的现状里,依然保持一颗纯粹的心……”顾凡滔滔不绝,简直把虎头怪人说成了行为艺术家。虎头怪人身上每一样滑稽的单品,在顾凡的眼中,都成为了大有深意的符号。
虎头怪人在一旁听得连连点头,让人看得极为不爽。
舞者们虽然不像隔壁玩说唱的朋友那样个性张扬,但在探索艺术的过程中,也不缺乏对自我的坚持。
“可能这位朋友心里是有什么了不起的打算,但我们这是来比舞蹈的,不是来比深刻的。”现场有胆子大的,怎么都不能容忍虎头怪人这么占据一个晋级名额,于是站出来表达了对结果的不服。
“对啊。”,“这就不公平了。”虎头怪人的晋级俨然激起了公愤,周围不断响起附和声。
这时的虎头怪人已经转过身来了,他的脸上带着口罩,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个表情。
顾凡出来打圆场,说:“其实这位朋友舞蹈水平是不差的……”
“那就让我们看看嘛!”
“对啊,让我们看看嘛!”
“水平不差就来对决嘛,哈哈——”
仿佛迫于舆论压力,顾凡终于退了一步,转头对虎头怪人说:“对不起了,这条毛巾看来暂时还不能给你。”
众人打赢了似的欢呼起来。
“那就按刚才谁说的,来对决吧,用一对一对决来决定晋级毛巾的归属,毛巾就给赢的人。”顾凡说。
“那比几场呢?”
“七场吧。”顾凡转头看了看虎头怪人,见到对方并不反对,就说,“大家只要不服他的,尽管上,但最多只比七场,七场里如果他能赢五场,就算他赢,怎么样?”
“那如果我们赢了的呢?”有舞者问道。
“只要赢了的,都有毛巾,好吧?”
“噢噢噢噢!~~”
大家欣然接受,欢呼雀跃,似乎胜券在握,把虎头怪人当成了刷分神器。
只有唐野,在顾凡那好似无可奈何的眼神中,隐隐觉得不对劲。他那沉睡在心底的噩梦,又悄然浮现——你要挑战我助理?好吧。如果你赢了他,我就给你毛巾。
唐野猛地拍了拍脸,安抚自己“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对于这个临时对决的小插曲,舞者们兴奋地排兵布阵,节目组也兴奋地布置机位。
很快,对决就要开始了。
首先出来对战虎头怪人的,是一个跳popping的青年,水平不弱,小有名气。
随机抽取的音乐开始播放,挑战者一号在众人的欢呼声里踩进音乐,开始进攻。
等轮到虎头怪人了,大家就仔细看着虎头怪人的动作,好根据对方的水平,派出下一位选手。
虎头怪人跳的也是popping,虽然虎头虎脑的帽子很夺人目光,玫红色的手套十分炫目,但舞蹈水平还是有的,的确证明了他不是个只会跳广播体操哗众取宠的小丑。
然而,水平不弱,却也不强。
音乐停下,顾凡最后判定虎头怪人获胜,大家也没什么话说,因为虎头怪人确实是要比对方强出那么一丝。虎头怪人模仿了挑战者一号的动作,没太多新意,但只比挑战者一号顺一点,质感好一点,点踩得多一点。
但大伙儿也不气馁,至少摸出了虎头怪人的水平,接下来派出对应的高手压过去就好了。
第二轮,挑战者二号登场。
来的是位长瘦青年,跳的舞种是Breaking,在街舞圈子里同样名气不小。打算直接用容易炸场的舞种优势直接决胜负。
令人惊讶的是,虎头怪人竟然也能下地,而且还完完整整地学了挑战者二号的动作,且在最后加了几个难度高出一点动作。
胜利还是虎头怪人以微弱的优势获胜。
这种“差一点就赢了!”的感觉,让舞者们有点惊讶,但也没到焦急的地步,只是觉得稳赢的局面,有了点刺激的波折,看来得重新排兵布阵才行了。
但一些眼力好技术高的舞者,却能感到哪里有些不对劲。
如果对手表现了6分的时候,虎头怪人的表现则是7分。
如果对手跳出了7分的水平,虎头怪人就是8分。
这要么是虎头怪人运气好,要么是他控制力惊人,压着实力在玩。
唐野觉得是第二种。而且能跟顾凡玩到一起的,唐野想起了一个人。
“唉。”唐野坚信虎头怪人就是他心里想到的那个人,因此对眼前这些积极的舞者们,感到有些同情。但随即又有一丝兴奋。
果然,当作为曾拿过冠军的挑战者三号和四号都接连败下阵来的时候,大家才意识到,展露出大赛冠军级技术的虎头怪人,实力惊人,先前只是藏拙而已。更可怕的是,三号和四号一个是甩手舞,一个是锁舞,而这两种舞虎头怪人都会,掌握程度还不低,让人不知道他到底会几种舞,哪种舞又是他最擅长的。
这哪是扮猪吃老虎啊……
“不会是韩老师吧?”
“别想了,顾凡刚才不是说韩老师今年不会来么。”
“要是能让韩老师来跟这个虎头怪人比一场就好了。”
舞者们叫苦不迭,都不知道对决还要不要继续进行下去了。
“最后一场我来吧。”一直围观的唐野,突然走到了场上,要求出战第五场。
舞者们大喜过望,自然是欢迎的。虎头怪人的晋级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但让对方这么戏剧性地赢走,着实又有些不甘。他们希望唐野能探探虎头怪人的深浅,搓一搓对方的锐气——尽管虎头怪人从头到尾都没说话,但这个行为本身就足够挑衅了,仿佛谁来都一样,都一样自不量力。
顾凡看到了唐野,有些惊讶:“你还没走啊?”
顾凡还以为唐野表演完【冠军秀】就走了。
唐野说,想留下来看看厉害的舞者,结果就看到了这个。
顾凡转头问虎头怪人:“跟他比一场?”
虎头怪人似乎笑了,然后点了点头。
顾凡让开了位置,宣布第五战的开始。
第五战是特殊的。
特殊在唐野的参战。
也特殊在这一战,不是单一舞种的对决。
在过去的一年里,唐野学习编舞,自然就接触到了一些其他的舞种,他学习能力强,再加上追逐韩觉的身影,就学了不少其他舞种的舞。
信奉天赋决定论,更像是在寻找不用努力也能成功的捷径。而这样的捷径,唐野在两年前就知道是不存在的。
今天,唐野在【冠军秀】里展现了不少,但真正判断一个舞者的真实水平,还得看对决时候的表现。
在一次次的欢呼声中,唐野于多个舞种间肆意切换。这其实很不容易,因为音乐是个框,每个框都有其适合的舞种。但唐野的强悍,已经能够在风格迥异的音乐里,跳其他类型的舞蹈而不怪异。
唐野尽情展示着一生所学,有曾经的沉淀,也有过去一年所学习到的新东西。
就仿佛此时此刻的对决是一场考试。
当唐野气喘吁吁地结束之后,虎头怪人沉默片刻,没有开始他的时间,而是走上前,把毛巾挂到了唐野的脖子上,于今天第一次开口,称赞道:“不错。看来两年前跟你说的那些话没有白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