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仙俠小說

fnd5e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大數據修仙 線上看-第兩千二百零五章 血脈真意分享-qba6f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可怜天见,玉孢天虫一直以为自己是植物,而且是那种天赋异禀的。
眼下听说自己是虫卵里孵化出来的,真的是有点挑战三观,
“你总得有个来历吧?”冯君淡淡地回答,“你要一定认为自己是种子,我也没意见。”
颐玦真仙闻言却是激动了,“冯山主,你知道玉孢天虫的来历?”
数遍整个天琴位面,没有任何人知道玉孢天虫的来历,大家倾向于以为,此物是天生奇物,就像五行精灵一样,是秉天地灵气而生。
“多少知道一点,”冯君沉声回答,“是虚空造物……再多的我也不方便说了。”
这不是他拿乔,本来大佬跟他说的也不多,他没缠着大佬继续问下去,那么点出来关键信息之后,他也没必要多说。
果不其然,颐玦没有再问了,但是玉孢天虫却是好奇了起来,“那你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吗?还是说……我是单亲家庭出来的?”
植物说的单亲家庭,那就是真的单亲家庭,雌雄同株或者单性生殖。
冯君忍不住看它一眼,冷冷地发话,“你请教人就是这个态度,连个‘请’字都没有?”
“请字?”玉孢天虫冷笑一声,它是真的植物性思维,耿直得一塌糊涂,“如果不是颐玦长老不让我动手,我就直接抓住你搜魂了,你这么弱小……也配我说一个请字?”
“不要胡说!”颐玦冷哼一声,“冯山主是灵植道战略性的合作伙伴,你若是再出言不逊,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来自长老的怒火!”
“他明明就是很弱小,我只是在说实话!”玉孢天虫忍不住辩解一下,“我认为,实话不能算出言不逊……好吧,我不说了还不行?”
它感受到了毁灭的危机,于是果断停止了争辩,不过看它的表情,似乎是感到有点委屈。
“惹火了我的话,等我出窍之日,连你的本体都诛杀!”颐玦一本正经地警告它一句,然后才看向冯君,歉然地发话,“实在抱歉,不过你也知道,树木成精的,都有点问题。”
冯君真的没生气,他甚至有点想笑,这种感觉,就像是他某次进了一个客户的家里,那客户在城中村居住,养了一只大狗,也是非常凶悍,据说咬伤过两个客人。
他去的那次,狗主人也把那狗踢开了,但是那狗依旧冲着冯君狂吠。
玉孢天虫大约也是这样,明知道某些事情不合适那么做,但依旧控制不住本性——由此可见,它狩猎时表现出的老练和狡诈,也是一种本能,自身控制情绪的能力并不强。
冯君懒得跟这缺弦儿的家伙计较,他甚至觉得刚才自己那么认真,真的有点不值得,“无所谓,我就是提前告知一下,那一株穿空藤我看上了,打完之后,我愿意高价买下来!”
“我……”玉孢天虫还想说什么,最后终于没有再出声,因为它感受到了,颐玦对它的忍耐性,可能已经接近极限了。
颐玦笑一笑,“用不用花钱买,还两说呢,先准备动手吧……对了,你说穿空藤对玉孢天虫帮助不大,为什么这么说?”
既然要动手了,她就帮着缓和一下这俩的关系,顺便把它感兴趣的东西问一问,否则一旦开战,差之毫厘就谬以千里了。
她倒是不担心玉孢天虫不出力或者阳奉阴违,契约之下,它的任何情绪波动都瞒不过她。
但是出力和出力也是不一样的,“竭尽全力”和“不惜透支潜力”……肯定不是一回事。
就像那株龙鳞树,在面对玉孢天虫的时候,也是各种小心眼,直到最后没辙了,就疯狂地冲上来,甚至不怕以命换命。
颐玦是搞灵植的,对这里面的分寸把握得很好,代问一句实属正常。
冯君当然也愿意解释一下,“它自身血脉的提升,其实跟建木无关,而且它身上的气息本来就很杂了,再吞噬了建木气息的话,对它很可能弊大于利。”
他这话不算虚言,因为大佬曾经不屑地表示,玉孢天虫是一次失败的尝试。
从天虫现在的表现分析,合成它的两种生物或者说多种生物,级别绝对不差,但是上限也肯定到不了建木那种层次,否则大佬说话绝对不会那么毫无敬意。
既然是低于建木层面的组合,再加一丝建木血脉进去,会出现什么情况?
反客为主都是好的,在各方的平衡被打破之后,玉孢天虫神智混乱、走火入魔之类的,都很正常,极端情况下,不排除自火暴的可能性。
玉孢天虫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了,不过这次还好,它学乖了,“这不可能,它引起了我进食的欲望,甚至可能会让我打破生命桎梏,进阶出窍……这是我的直觉告诉我的。”
得,它要不说“出窍”二字还好,说出了这两个字,颐玦无论如何都不会支持它得到穿空藤了。
所以她沉声发话,“你的直觉……不说也罢,正经是冯山主见识广博,推演冠绝天琴位面,不可能出错。”
玉孢天虫的直觉,有时候真的不是很靠谱,就在它以为可以拿下穿空藤的时候,穿空藤硬生生地破开了虚空,而它这种不靠谱的行为不止一次,在灵植道也不算特别秘密。
玉孢天虫听到她的质疑,也是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它更意外的是,“他竟然会推演?”
“冯山主尤其擅长推演晋阶,”清矶长老也看出来了,这个天虫还真不是一般的耿直,“出窍”二字也敢随便说,你心里就没点数吗?
她就算不是灵植道的人,也猜得到,只要灵植道没有到了存亡断续的紧急关头,绝对不可能允许这么恐怖的东西晋阶出窍。
玉孢天虫明显有点心动,嘴上却说,“那得帮我推演一下,我才会认可他。”
“呵呵,”冯君轻笑一声,我需要你的认可吗?
不过他也没再说什么,跟这种家伙较真,其实有点跌份儿。
“好了,”颐玦沉声发话,“准备出手,还有什么话,可以打完了再说。”
两分多钟之后,天虫拎着颐玦的肩头,一个瞬闪来到了铁骨的上方,也不见它如何动作,铁骨的身上顿时罩上了一层深褐色的网。
“呵呵,”正在打坐的铁骨猛地一睁眼,冷冷一笑,身上蓦地一层粉色的光晕,直接撑住了那一层网,“终于来了吗?”
粉色光晕神奇无比,竟然弹开了菌丝大网,而且菌丝变得明显细了很多,也淡了很多。
颐玦的青罗天网紧随而下,此物拿在手中,就是盈盈一握,轻若无物,但是展开之后,足有百丈方圆,更难得的是还有锁定的功能,只不过追击的速度比较慢而已。
青罗天网向下罩去,接近粉红光晕的时候,顿时被弹开了!
“弹开了?”颐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青罗天网算是极厉害的真器,当然,它也有不止一种手段可以破掉,可是被弹开这种情况,她还是闻所未闻,“那是什么?”
铁骨一个瞬闪,闪到了十余里外——虚空不是完全不能瞬闪,只不过要耗费大量灵气。
他还可以瞬闪得远一点,但是灵气消耗不起,他冷笑一声,“早就知道你们要来,咦……还多了一个清矶?以为这样就能奈何得了我吗?”
“交出粉色光晕的秘密,”颐玦身悬虚空,冷着脸发话,“我只拘你元婴回去!”
“哈哈,”铁骨真仙大笑了起来,状若疯狂,“好一个颐玦仙子,人前道貌岸然,背后可不也是夺人机缘之辈?亏你还这般理直气壮!”
颐玦却是面无表情地回答,“我颐玦行事,还用不着你来评判,你如何对我,我就如何回报……不过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罢了。”
就这么一段话的时间,清矶长老也带着冯君飞了过来,铁骨长老见状,缓缓向后飞去,脸上没什么表情,“现在已经到了虚空,你们真的还要纠缠吗?”
“那是自然,”颐玦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好的生死之战,你若不死,怎么能算完?”
清矶长老闻言也出声了,“我作证,你若是拒绝继续交战,那我少不得就要帮衬一二,维护真仙之战的体面了。”
名门大派里出来的,还就是不一样,明明都要夹击铁骨了,她偏偏说得义正言辞——其实这也是防备着对方有什么后手,万一传出两人多欺少,她也占据了大义。
在天琴位面,永远不要小看对手的后手——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不可能出现的。
铁骨真仙看她一眼,表情怪异地发话,“我知道你想多欺少,不过麻烦你辨识一下,看得懂我体外的红光是什么吗?”
清矶真仙顿时语塞,她还真的看不出来,这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她身边的冯君沉声发话了,“不过是虚空防御罢了……粉红色,是血祭虚空巨兽之后,得到的血脉真意?”
“小贼,”铁骨冷冷地看他一眼,面色狰狞,“虽然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寝你的皮,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眼光,真的比这两个蠢女人高!”
然后他冷哼一声,“知道吗?我一直没有激发它,就是在等你们来,在此物的防护下,你们的攻击是无用的……现在还要战吗?”
(月底了,凌晨惯例有加更,预订下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