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玄幻小說

snb5i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武煉巔峯-第五千四百七十三章 來晚一步鑒賞-mqqgc

武煉巔峯
小說推薦武煉巔峯
杨开不禁又想起苍说过的话,他们十人借世界树之力,领悟开天之道,传道受业,是为武祖!如此方让人族在那古老的恶劣环境中有了立足的资本,也是因为武道的昌盛,才抵御住墨之力的荼毒。
苍说那是一种自救的手段,他们十人是被选中者,杨开这样得了世界树馈赠子树的也是被选中者。
既是自救,那又是谁的自救?
这浩瀚寰宇吗?那冥冥之中存在的意志吗?
世界树是这个自救手段最重要的一环,这个自救的手段也正是借助世界树来施展的。
一者自救,一者毁灭,如此看来,世界树与墨之间确实不可能和平相处。
古老的存在之间,有太多未解之谜,苍或许知道一些什么,可现如今,古老的先辈早已凋零殆尽,便是如今的九品开天们,也难以洞悉往日的因果。
不再去考虑这些完全没答案的事情,杨开望着墨,苦口婆心道:“墨,收手吧,古往今来,人族为了抵御墨族,付出太多了,三千世界如此繁华,你又何必去毁灭它。”
墨饶有兴致地望着他:“我现在收手,人族会放过我?”
杨开道:“人族可与你划僵而治,如今的墨之战场统统归你,只要你答应不再入侵三千世界,人族也不会去干涉墨族。”
墨忽然笑了起来:“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也是蠢笨的。你一个八品开天,又如何能代表得了整个人族?”
杨开正色道:“我代表不了,自然有人可以代表。”
墨缓缓摇头:“不可能的,如今你劝我收手,是因为人族处于劣势,可若是人族哪一天有信心能够战胜我了,肯定会有想办法斩草除根,人墨两族百万年的交锋,血海深仇早已根深蒂固,这份仇怨,唯有一方的彻底毁灭才能终结,可不是简单的罢手言和能够解决。”
“事在人为!”
墨定定地瞧着他,忽然露出回忆的神色:“牧曾经说我很天真,我当时不太明白什么意思,如今倒是懂了。”
杨开也不介意它的嘲讽,继续谆谆善诱道:“墨之力一旦入侵三千世界,后果不堪设想,如此做对你也没什么好处,为何如此冥顽不灵?”
墨忽然大怒道:“是牧他们背叛了我,我从未想过要毁灭三千世界,是他们,他们觉得我的存在本身就是罪孽,所以他们将我封禁在了初天大禁,百万年不得脱困,可笑的是他们为了封禁我,自己也死了!”
杨开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尽管知道口舌之功毫无用处,可杨开还是忍不住想要尝试一下,如今劝说失败,那就没必要再劝说什么了。
正如墨所言,百万年血海深仇,只有一方的彻底毁灭才能终结,这一场人墨两族的战争,已无关恩怨对错。
说话间,墨缓缓站了起来,它的动作虽然极为缓慢,看起来极为蠢笨,可一举一动都给人难以言喻的压迫感,它头顶着天,脚踩着地,巍峨巨大的身形便是封墨地都难以承受。
“你好啰嗦!”墨轻哼一声,探手朝杨开抓了过来。
这一抓之下,仿佛天都塌下来了,杨开没来由生出一种极为沉闷的感觉,仿佛自己被无形重物压在肩上,动弹不得。
他却没有任何要躲避的意思,只是抬头仰望着那墨几乎已经看不到的面容,轻轻叹了口气:“既如此,那就随我一起放逐吧!”
话落之时,空间法则催动,小乾坤中的天地伟力,如泄闸的洪水一般流逝。
刹那间,整个封魔地都仿佛化作了一面镜子,镜面破碎,裂出一道又一道缝隙,纵横交错,密密麻麻。
那一道道虚空裂缝锋锐无比,便是上品开天也难以抵挡,若是不小心触碰到的话,怕是会被切为两半。
墨的大手抓下,一道道虚空裂缝在它手臂上割出无数伤口,墨血和墨之力洒落,它却不为所动。
然而下一瞬,封墨地这面巨大的镜子便被打碎了,整个空间都崩碎开来。
刹那的迟滞之后,整个封墨地如同塌陷,骤然朝中央处坍缩过去,空间被扭曲,封墨地中的一切,包括杨开和墨的分身,统统被那坍缩拉扯了进去。
破碎墟外,笑笑老祖一路横冲直撞,闯过神通海,紧赶慢赶抵达了圣灵祖地,然而方才踏入此间,便骤然凤眸微缩,目光所见,只见那前方偌大一片虚空变得极为扭曲不稳,在短短时间的坍缩之后,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黑洞之中一片混沌虚无。
她身形一闪,便来到了这黑洞外围,凝视着黑洞片刻,银牙暗咬。
来迟了一步!
眼前这一幕明显是杨开催动空间法则造就,她也不清楚这边局势到底怎么样,可杨开都被逼着如此施为了,显然局势不是太好。
她虽是九品开天,也不愿擅闯这黑洞,真进了里面,她未必能找到出来的路,略一沉吟,她掉头就走。
如今可以确定的是,空之域战场那一处漏洞,连接的是风岚域,所以若是墨族真的唤醒了圣灵祖地这边的墨色巨神灵,肯定也是要去风岚域的。
她只需在那边守株待兔,便能堵住对方。
心急之下,笑笑老祖将速度催至极限,很快便出了圣灵祖地。
然而未行多远,便察觉远方虚空有剧烈的能量波动传出,顺着那波动来源之地扭头望去,只见那边虚空忽然裂开,探出一只如山似岳的大手。
那大手之上墨色翻涌,墨之力浓郁至极,不过短短片刻便撕裂了虚空,一尊庞然大物呈现眼前,口中怒吼:“你以为这便能困住我了吗?”
“墨色巨神灵!”笑笑老祖眼帘一缩,紧接着她又看到了在那尊庞然大物身边的一个小小身影。
“杨开!”
不过不等她赶过去,杨开便又一次催动空间法则,颠倒了乾坤,将墨色巨神灵与己身一同放逐进了虚空夹缝之中。
虚空夹缝中,杨开神色艰辛。
墨色巨神灵身形太过庞大,实力也太强,他之前觉得既然杀不死对方,那就将对方永远放逐,迷失在虚空夹缝之中,墨的分身永远也休想离开,如此也能解了眼下的危机。
可他万万没想到,便是虚空夹缝那种地方,墨都能找到出路。
对方没有催动空间法则的痕迹,杨开也从来没听说过墨精通空间法则,可偏偏那足以让九品开天都忌惮的虚空夹缝,对墨来说竟是如履平地。
它抬手间便撕裂了那一道道虚空乱流,轻而易举地找到了虚空薄弱点,撕裂空间,从夹缝中逃脱出去。
本以为这是巧合,可当墨第二次遁出虚空夹缝之后,杨开便知这不是什么巧合了,虚空夹缝困不住墨!
似是瞧出了杨开的难以置信和不解,墨冷笑不迭:“我在混沌虚无之中沉睡了数十万年,天地未开之前这里就是孕育我的地方,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放逐我了?”
杨开恍然大悟,总算明白它为什么能这么轻易就从虚空夹缝中脱困了。
它是天地初开时候,第一道光的阴暗,正如它自己所言,天地未开之前它就沉睡在这种混沌虚无的环境之中,虚空夹缝对常人而言是禁地,可对墨来说,却是孕育了它的温床。
这样的地方怎能困住它。
杨开身心冰凉,值此之时,他已无计可施,毕竟他只是一个八品而已,可纵然如此,他也一次次地将墨拖进虚空夹缝中,借此来拖延它的步伐。
蓦然间,他似是听到了一声呼喊,紧接着他又察觉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正急速朝自己这边靠近,扭头望去,果然见得那边一道流光掠来。
待到近前,露出身影,杨开大喜:“老祖!”
来人正是笑笑老祖,她本打算去风岚域那边守株待兔,不过在半道上察觉到了墨色巨神灵的气息,便一路追了过来。
笑笑老祖也来不及与杨开多说,化作一道惊鸿,对着墨便是惊天一斩。
墨血纷飞如雨,墨吃痛怒吼,抬手便朝笑笑老祖拍下。
闷哼声响起,那一道惊鸿微微一顿之下,露出笑笑老祖的身影,不过却是嘴角溢血,显然吃了亏,闪身来到杨开身边,拖着便走。
墨也没有要追击的意思,它的实力虽然远胜笑笑老祖,可想要击杀对方也不是很容易,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赶路要紧。
也正是有这样的考虑,它才一直没有把杨开放在眼中,这个人族虽然实力不咋样,可精通空间法则,同样不好杀。
须臾,在距离墨数百万里之外的虚空中,杨开与笑笑老祖顿住身形。
杨开关切道:“伤势如何?”
笑笑老祖擦了擦嘴角鲜血,摇头道:“没甚大碍。”
杨开道:“可是龙族姬兄传了消息过去?”
“是,可惜我来晚一步。”
杨开不免神色黯然,他也是晚了一步,若是能在卢安和叶铭进入圣灵祖地之前拦住他们,或许不会出现这么糟糕的一幕。
现如今,祖地的墨色巨神灵已被唤醒,已非笑笑老祖一人可以解决的了。
可是谁又能想到,墨族会如此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