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都市小說

g4ad0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臧福生-355 這是小老鄉啊展示-5rek4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重视人才、关心人才、重用人才,这话到了一定层次才正儿八经算数,在基层反正一般都不是太能体现的出来。
简单的说,比如一个西北县医院,上级说给你们一台核磁或者给你们调二三个博士,你们选哪个?想都不用想,可以说只要是没核磁的绝对全都选核磁,绝对不会选博士。
有的县医院要是院长年轻一点的,更不选博士了,这里面的道道,一般人想一下就懂的。
原本欧阳想着今天怎么都不能让人给截胡了,好不容易才碰到这么大的领导,要是让他跑了,或者被别人截胡了,欧阳估计都得心梗。
首长还是很客气的,让欧阳说,也让陈老头。
“都是有功劳的,没有学校的老师张医生进不了医学的门,没有医院,张医生不能最快速度的提升,都有功劳的,都有功劳的!”
首长刚说完认可学校的话后,老陈头赶紧说话了,欧阳的语速太快了,他怕等欧阳开口,他就没机会说话了。
“首长啊,我们学校的后备力量太差了,您要给我们解决解决人才流失的问题啊!”
欧阳一听,乐了,心里嘀咕,“这老头一看就是在学校呆了大半辈子的,这事领导都未必能解决!”所以,欧阳心里得意了,也不着急了,先让老头把首长磨一磨。
欧阳什么人,太了解政府的事情了。
市级以下的领导,你可以张嘴要人,说不定他还真有人。但你不能张嘴要钱,这个级别的领导他都在钱的头里跑呢,你和他要钱,他能把你当敌人。
市级以上的领导,特别是主官领导,你张嘴要人,人家真不好答应你。因为弄不好,就成了一个省的制度,比如面前的这位领导,能给你答应人才?不可能,现在表态就成了国策了,能轻易开口吗?不能的。
“这个事情,我会一定重视的,西部开发迫在眉睫,重点是什么,不就是愿意在西部奉献的人才吗!如果华国有陈老这样扎扎实实为西部做贡献的人才,不需要多少,只要十万,西部开发都不是什么难事。
陈老,您现在一定要爱护自己的身体……”
陈老头激动的脸都涨红了,一个劲的说自己身体健康的很,还能再干几十年。
手术室内,彻底没了聊天的声音了,专家组的组长没心情了,原本想着年轻脑外的医生,自己还能提携提携。
现在一听,还哪里有什么提携的心情了。
专家组的组长没心说话,张凡更不愿意闲聊了。所以手术室的人都静静的做着收尾的工作,气氛好像比刚开始都严肃了。
老李瞅了瞅张凡,心里嘿嘿笑了一下,“话题终结者啊!”
收尾工作就很快了,没多久,老头脑袋上镶嵌了一块不锈钢纱窗一样钛合金钢网代替颅骨,然后覆盖上头皮,如果掀开头皮,直接可以看到如同番茄锅里面翻腾的脑花。
“张医生什么时候离开首都,患者的后续治疗,张医生要是有时间也参与进专家治疗组吧。”
“患者手术危险期度过以后,我估计就要回边疆了,没有多少时间,只能拜托大家了。”
张凡一听就知道这帮货就没想着让自己参与进来。
不过也好,自己的长处在手术,至于术后的治疗自己去了也没啥话语权,不去刚好。
下了手术,老头陪着张凡。“以前的时候还想着让你当我学生,你说你是卢老的弟子,我当时以为你再吹牛。
没想到是真的。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你现在的水平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了,当时你说你没想好,怎么现在想扎根脑外吗?
青鸟的脑外说实话很一般,如果真想在脑外,来中庸!”
老李就想着拉张凡来中庸。
如果说骨科找个有天赋的,很好找,而且华国的骨科也算有底蕴的。
找个普外的天才,相对好找一点。毕竟普外从业的医生是最多的,也是最基础的科室。
而找脑外的医生,等天赋被发现的时候,黄金窗口太快关闭了。
比如今天的这个手术,如果老李年轻而二十岁,二十出头的时候如果有现在的手术经验,他决定能撸起袖子上去搞一搞。
可现在,不行了,脑子里有货,但两个手已经不给力,短时间的还好一点,稍微时间一长,弄不好就是抖的把大脑弄成西红柿酱。
虽然夸张一点,但脑外这个科室,说实话越高端越讲究手术的操作。普外或者骨科,多损伤一点和少损伤一点,有时候根本没区别。
而脑外就不一样了,多损伤一点,你能让原本没羊癫疯的患者时不时的躺在地上给你呕吐白沫,而人家原本是没这个疾病的,就是因为医生多损伤了一点!
怎么避免损伤,只能精益求精。
“呵呵,李主任,其实,我觉得你现在手术到瓶颈期了,你是不是已经转向科研了。”
“谁说的,你少胡说!科研归科研,临床我还是一把刀,也就这种出血手术,现在做的少了,毕竟这种手术也就年轻医生做一做,我目前主攻方向是脑肿瘤。
嗨,你小子激我,怎么想挖我去你们医院?”
老李戏谑的瞅着张凡。心里想,“我去,这才多久啊,这小子都开始挖人了,哎,当年没当回事,现在人家把我当一回事了!”
说外科医生手术不行,就等于说女人长的不好看,不和你急,都是关系好的。张凡寻思着先让老李略生气一下,然后心里就毛糙了。
结果,没人是傻子,或者说张凡的道行还不行。
“呵呵,我们医院脑外始终差点意思。我你也知道,就是上手术还可以,做科研还不行,所以,我想让您把我们那边的脑外带带。
如果有好的课题,顺便带上我们的医生,我们现在脑外的专硕就好几个了!”
“呵呵,这样给你说吧,我们科室有编制的医生,大约三十多个,差不多一半的医生是博导。你有几个硕士就把你骄傲的!”
老李一副我是地主,你个穷小子,还想挖我的墙角。
张凡不屑的撇了撇嘴,没辙,自己都还没亮刀呢,人家就把枪拔出来了,搞不定啊。
刚出手术室,张凡就看到欧阳给他使眼色。
但是,这次张凡没理解欧阳的意思,主要是这次好像表达的意思太复杂了,一时间,张凡没理解过来。
看张凡迷惑的样子,欧阳朝着陈老头努了努嘴,然后又用眼角瞅了一下首长。
“天啊,这老太太胃口也太大了,要挖老陈还要通过首长挖老陈。这要真的挖走了,我估计能成母校的叛徒。
兰市的医疗系,也就老陈能拿出来亮一亮了!”
没办法和欧阳交流,因为这个时候首长陪着家属已经走了过来。
“谢谢,谢谢各位医生。这次家父多亏各位了……”
因为有首长在的缘故,家属很快的感谢完各位医生,还把自己的名片散给了医生,张凡看到首长笑着走了过来,赶紧把名片塞进了口袋。
“了不起啊,我的这位小老乡了不起啊!”首长笑着走了过来,抓着张凡的手,亲切的说道。
张凡只能让笑的腼腆,更不能为了套近乎打听:您老,兰市哪里的啊!这就是傻了。
欧阳和陈老头也走了过来。
“我说老乡是有原因的,我夫人是你们兰市人,我年轻的时候在你们兰市工作了好久,我也算半个兰市人,所以,我们难道不是老乡吗?”
“是,是,是!”张凡笑着说道。
“能扎根在西部,还能刻苦的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不错,有西北人沉稳的一面。怎么样,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
这个时候首长发话了。
这种手术,如果中庸的医生主刀,这句话首长不用说。
如果是个长青或者院士,也不用说,因为他们都是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
但对方是个小年轻医生。可是光嘴上夸一夸,也不合适,首长肯定不会寒了年轻人的心。
“生活上……”张凡想了想,自己生活上还真没啥困难。
欧阳着急的都快头上冒火了,她深怕张凡一句没困难,请组织放心就完了。
眼看张凡都快说出来了,欧阳也顾不得礼貌不礼貌了。
“张医生现在是我们医院的常务院长!”欧阳笑着从陈老头身前挤了过来。
老陈真是好人,还真给欧阳让了道。
“不错,能大胆使用有才能的年轻干部,这是我一直提倡的。”
“首长,其实我们的困难特别多。但是,我们能自己克服的坚决不给组织加负担。比如我们的肝胆研究中心,儿童医院,还有肠道肿瘤实验室,都是我们自筹资金建立起来的。
一点没给财政增加负担。虽然我们好多医生目前连一套房子都没分到,但是我们先单位后个人,这是我们边疆人的信念!”
首长严肃的点着头,心里还在感慨,还是边疆人朴素啊!
结果,还没点头完毕呢。
欧阳开始转头要条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