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玄幻小說

pdjig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ptt-第947章以武會友 鏡姑娘分享-1gcp9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被叫起的男子也站了起来,笑着说道。
两人一人负手而立,另一个则手持折扇,翩翩风度。
随着两人周身灵气涌动,看似切磋,但却都用上了真功夫。
有琴音从房间里面传来,这琴音似金戈铁马,如滚滚长江东去。
带着厚重的战音,“轰隆隆”,似是让人眼前画面浮现,万军丛中敌将首级。
让人一时间热血沸腾,恨不得战天战地。
似是被琴音渲染,这琴房的左边,梅园中的两人也打出了真火。
一拳轰出拳道真意,
一把折扇,幻境梅花点缀绽放,天空都下起了漫天飘雪。
说是切磋,但这里的所有人几乎都想得到镜姑娘的亲昵。
没过多久,那折扇男子被败下阵来,被一拳轰碎幻境,身影也倒飞了出去。
“大漠孤雁白前来领教,”折扇男子落败,立马就有其他人想要上前赐教。
“诸位,不如让这些公子休息一个回合,再来战,”之前这雅园的女子笑道。
这样也算公平,避免了车轮战。
“那好,这位兄弟暂且休息,谁愿与我一战?”孤雁白高声问道。
“你不是想上嘛,”徐子墨看向小胖子,问道。
“这几个人我看不上,等那牛大力和左权出手时,方才配与我一战,”小胖子不屑的说道。
“你也喜欢那镜姑娘?”徐子墨问道。
“这倒不是,我是有问题想问她,听说她什么都懂,”小胖子回道。
“那她知道式血兽吗?”徐子墨笑着说道。
听到徐子墨的话,小胖子沉默了一下,随即左右打量了一番。
见没有人注意,方才低声说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式血空间的封印出现裂缝,式血兽逃出来那天。
我听说毁灭之主曾亲自拜访过镜姑娘。”
“真的?”徐子墨愣了一下,说道。
“道听途说,道听途说,”小胖子讪讪一笑,连忙否定道。
………
梅园中央,几人多转,对战已经开始了好几局。
几乎这里的人都会来凑个热闹,不管强弱,都会应战。
打了将近半个时辰,场中央终于还是只剩下一个人。
那是一名老者。
“可否还有人要战?若是没有,那这个名额便是老朽的了,”老者笑呵呵的说道。
四周寂静了少许,大多数人都已经上场败下阵来。
只听一声“我来”,之前那牛大力赤裸着上半身,从梅园外走了进来。
“是牛头帮的少帮主,”四周有人也认出了它,连忙说道。
牛大力看向老者,微微招招手,轻笑道:“一招。”
“年轻人,口气未免太大了些吧,”老者冷哼道。
牛大力没有说话,只见他的鼻子处,冒出两股白烟。
下一刻,头顶的牛角一道金光闪过,牛大力的身影瞬间变为虚幻。
“轰”的一声,已经出现在老者的面前,牛角顶了上去。
老者双手灵气涌动,暴动的灵气同样不甘示弱的轰了过去。
一声惨叫随之响起。
只见那金黄色的牛角直接贯穿了老者的身体,将他钉杀在牛角之上。
“杀你,污染了我的牛角,”牛大力淡淡的说道。
他目光恶狠狠的看向四周,令人不寒而战。
“左权,跟我打一场,”牛大力说道。
“我不急,”左权微微摆摆手,似乎等待着什么。
“不打就滚,”牛大力不屑的说道。
“还有谁要战?”
“我来试试吧,”小胖子走上前,淡淡的说道。
“你是谁?”牛大力转头看去,皱眉问道。
“管那么多干什么,战,”小胖子厉喝一声,直接杀了过来。
他肥胖的身体格外的灵活,就仿佛一条肥泥鳅般,杀向牛大力。
牛大力冷哼一声,宛如一头莽荒神牛般,大脚在地面一踏,地面便是无数条裂缝出现。
“九脉封印,”小胖子冷哼一声。
只见他的身影在虚空中幻化出无数的残影。
这些残影看不清真假,将牛大力包围了起来。
牛大力瞬间迷失了方向,一身蛮力不知如何使用。
下一刻,只见这些残影快到一种几乎难以用眼睛看到的速度。
哪怕是徐子墨,利用感知也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身影。
“砰砰砰砰”连续几道声音在虚空中响起。
“打完收手,”小胖子的身影快速抽身后退。
跟牛大力拉开了距离。
“你做了什么?”牛大力愤怒的看着小胖子。
他头顶的尖角原本有金光闪过,如今竟然感受不到一丝灵气的波动。
“我这封脉术可封脉门,七日内你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小胖子洋洋得意的说道。
“现在还要战吗?”
“你耍手段,”牛大力愤怒的喊道。
“我是给你牛头帮面子,不想伤你,”小胖子淡淡说道。
“若是没人再战,那我就得到这名额了。”
“左权,”牛大力似乎有些不甘心,看向左权。
“我不参加,”左权微微摇摇头。
“既然无人敢再应战,那我宣布这次比武会友的第一名便是白公子了。”
之前那名女子笑着说道。
“等等,”只见小胖子摆摆手,看向徐子墨,笑道。
“徐兄,这个名额让给你了。”
“让给我?”徐子墨诧异的说道。
“对,”小胖子嘿嘿一笑,走上前拍了拍徐子墨的肩膀。
“春晓一夜值千金,可别辜负我的好意啊。”
“为什么要让给我?”徐子墨疑惑的问道。
“看你顺眼,我这人做事不需要理由,”小胖子摆手说道。
“那这位公子跟我来吧,”女子看向徐子墨,说道。
“按照之前的规则,你可以让镜姑娘作陪一夜。”
徐子墨感觉一切都有些稀里糊涂,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下,跟着女子走进了琴房的深处。
穿过大堂,前面出现了一条过道。
这过道的两边,挂着无数幅的字画。
“镜姑娘酷爱文字和作画,”带路的女子笑着讲解道。
“这些都是镜姑娘所做。”
徐子墨兴趣缺缺,他对这些倒不感兴趣。
走进过道,从不远处响起了一道琴音。
如袅袅炊烟,柔和的响起。